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十五章 自寻死路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梁英卓眸中透出森寒如霜的光芒,整个人如蓄满山洪的河流,随时可能爆发开来。

    磅礴威压如高山横亘,白羽、江若愚等人感觉自己仿若蝼蚁一般渺小,仰之弥高,钻之弥坚,顿时噤若寒蝉,连大气都不敢出。

    而萧君华则依旧潇洒自若,轻抿茶水,道:“梁兄是怪萧某自作主张,没有处理好慕双言之事,打草惊蛇,对吧?”

    梁英卓没有说话,但其中之意却不言而喻。

    虽然慕双言和红裳这两个杀他儿子的凶手已经死亡,但其背后主谋还未伏诛,而且这些人是藓疥之疾,若不除去,可能会给萧梁两家带来不可避免的损失。

    正如萧君华所言,前车之鉴,不可不防。

    “呵呵……”

    萧君华苦笑一声:“毕竟是我萧家理亏在先,所以萧某原本想暗中擒住慕双言,而后查出九幽在常山的势力,给梁兄一个满意的答复。”

    “可惜,百密一疏,谁也没想到慕双言竟然隐藏了实力,的确是萧某疏忽了,还望梁兄莫怪!”

    看着萧君华成竹在胸的模样,梁英卓冷笑道:“别卖关子了,你有什么话直说?”

    “无眠,你将查到的消息告知梁兄!”

    萧君华重新躺回椅子,轻声吩咐道。

    “是!”那名和萧无央有几分肖像的男子抱拳道:“我们按照第二套方案,在慕双言不肯合作后,立即潜入双安楼,将双安楼内的所有人一举控制,而后从慕双言书房的密室内搜到一块令牌和一串玉佛珠。”

    说着,萧无眠从怀中取出一块手掌大小的乌黑令牌和一串晶莹剔透的玉质佛珠。

    “其中令牌为九幽门人的身份令牌,据查此令牌为九幽内门执事令牌另一串玉质佛珠应为城外伏魔寺无鉴大师亲手雕琢的菩提玉佛珠。”

    萧无眠接着说道。

    把玩着手中那块一面雕镂着九幽厉鬼,一面雕刻有“执事”两个小篆的漆黑令牌,梁英卓玩味道:“九幽执事,竟然还是个大人物!不过那串菩提玉佛珠,又能说明什么?你不会告诉我伏魔寺的无鉴大师是九幽之人吧!”

    伏魔寺的无鉴大师,是常山有名的得道高僧,佛法高深,最善佛法论辩,曾与白马寺传人慧月以仁善为题辩法。无鉴持仁,口吐莲花,慧月持善,步步生莲,辩论三天三夜不分胜负。

    而且无鉴大师修持因果之道,秉持仁念,于伏魔寺设长生堂,凡为父母子女祈福者,皆可点一盏长生灯,供奉于长生堂内,有高僧日夜念经祈福,以求众生平安长生。

    久而久之,伏魔寺中千盏灯,成为常山一大盛景。

    除了佛法精深,仁善仁德之外,无鉴大师琴棋书画,古玩杂学,无一不精,尤善雕琢菩提佛珠,可于弹丸之地刻镂菩萨佛陀,栩栩如生。

    而且凡由其所雕琢之玉佛珠,皆会以佛法修为加持,持之百病不侵,诸邪不染,向来为常山诸贵万金求赐之物。

    然则无鉴大师亲手所雕玉佛珠,有三不予:为恶者不予,不敬者不予,无心者不予。

    这三者,就算万金求之亦不得,他人亦不得相互转赠,否则将会被伏魔寺拒之门外。

    当然,玉佛珠虽然千金难求,但也不算什么罕见之物,以慕双言的能力,无论是偷抢拐骗,还是威逼利诱,从他人处弄到一个并不算太难。

    所以仅凭一串玉佛珠,并不能证明无鉴和慕双言有勾结,更难证明伏魔寺是九幽秘密扶植的势力。

    “当然不是!”

    萧君华轻笑一声,道:“梁兄仔细看看这串玉佛珠中的佛陀手指!”

    “手指?”

    梁英卓略显疑惑,接过萧君华递至的玉佛珠,放到眼前仔细端详了片刻,其的诸天菩萨佛陀手持各种印诀,形态各异,栩栩如生,但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可疑之处。

    正疑惑间,屋外的阳光攒射而入,落在手中的玉佛珠,梁英卓忽然发现一个菩萨的手指有些微异样,比其他地方略显透亮,每个佛陀的手指皆是如此。

    “这是……字?”

    看着那细微透亮交织而成的图像,郝然是一个个小篆古字。

    “不错!”

    萧君华也没有再打哑谜,直截了当道:“准确而言,这是一首诗。每个佛陀手指尖都有一个字,二十八颗玉佛珠,二十八尊菩萨佛陀,二十八个字,连起来就是一首诗。”

    “诗,什么诗?”梁英卓问道。

    “杨柳潇潇问暮歇,万家夜夜灯火明”

    “举杯负手登天意,笑傲苍生一剑情。”

    萧君华轻声念叨着。

    “呃……这好似不是那个名家所做之诗,意境虽然豪放,但字句对仗却有瑕疵。”

    梁英卓摸着手的玉扳指,皱眉道。

    萧君华点点头,这位梁家家主虽然喜武贪杯,于诗词歌赋一途并无甚天赋,平素也最看不起那些卖弄口才的酸儒腐秀,但并不说其真的不学无术,一些大家名篇,他还有所耳闻的。

    “这的确不是什么名家大作,而是慕双言自娱自乐所做之诗。”

    萧君华慢慢道:“常山城人人皆知,慕双言向来喜好附庸风雅,曾做诗词三百二十三首,因其为人和学识有限,所做之诗词皆被斥为狗屁不通的拾人牙慧之物,唯有这首登暮潇楼赋被知明书院的明老夫子称赞曰:不看其人,独观此诗,以字抒胸臆,宏者有之,意者有之,虽粗而不失为好诗也。”

    “鉴于此,慕双言常将此诗挂在嘴边,为其最喜欢的诗词。”

    “所以呢?”

    “我看过了,这串玉佛珠确为无鉴大师的手笔,于微小毫厘之地雕诗刻字,这常山地界可也只有无鉴了。无鉴会违背自己的原则,为常山人人皆知的人口贩子雕琢玉佛珠,且将其最喜欢的诗词镂刻菩萨佛陀手指间,甘愿亵渎神佛,可见两人交情匪浅啊!”

    说到这里,萧君华已经说得很明白了,无鉴就是慕双言背后之人,而伏魔寺,想来就是九幽在常山扶植的势力。

    梁英卓点点头,罕见的没有反驳,萧君华的话,他已经信了九成。至于其他可能,譬如威胁胁迫什么的,在梁英卓看来就是一个笑话。

    江湖谁人不知无鉴大师一身“药师琉璃金身”和“大伏魔手印”已臻至化境,半步宗师之下罕有敌手,伏魔寺这个名头,可不是舌绽莲花空口白牙叫出来的,而是实打实杀出来的名头,至今伏魔寺后山的伏魔塔中还囚禁关押着不少恶名昭著的魔头恶人。

    所以,慕双言想以武力胁迫无鉴什么的,确实不可能。

    至于无鉴、慕双言为何要玩这一手,费尽心思将假借萧无央之手杀梁青月,自然为的是挑起萧梁两家的争斗,而后他们趁火打劫,劫掠萧梁两家,能捞多少就捞多少,而后逃之夭夭。

    这些手段把戏,九幽之人可没少玩儿。

    “你现在有什么打算?”梁英卓问道。

    “这正是我今天请梁兄来的原因。”

    萧君华正色道:“既然已经打草惊蛇,那我们不妨在这条蛇反应过来之前直接将其打死算了!”

    “虽然白羽他们和慕双言动手的动静有点大,但我的人现在已暂时将双安楼控制,消息可能还未传至城外伏魔寺,所以我们不妨先下手为强,直接以雷霆万钧之势灭掉伏魔寺,既可为青月贤侄报仇,也可将这个隐患从我常山除掉。梁兄意下如何?”

    “青月之仇,我当然会报谋我梁家之人,我也绝不会放过。只是希望萧君华你不要打什么歪主意!”

    梁英卓眸光间射出如毒蛇般阴寒的光芒,道:“另外,青月之事,错不在你萧家,但却难辞其咎,这件事后,我希望你萧君华能给我梁家一个交代至少,给武氏一个交代。”

    事有轻重缓急,这个道理梁英卓自然能掂量清楚,如果不能除掉伏魔寺这个危险因素,将来势必会给他们梁家带来巨大的危害。

    与整个梁家比起来,梁青月的死就显得有些无关轻重了而且确切来说,谋害梁青月的主谋正是慕双言和伏魔寺,慕双言已经伏诛,能灭掉伏魔寺,也算为梁青月报了仇。

    至于后面那句让萧君华仍给梁家一个交代,只是让萧家给梁家一个台阶下。

    毕竟,梁青月死了,而萧无央活着,人死为大,这个道理,人之常情。

    且梁青月为武氏独子,是武氏未来在梁家在立足的根本,靠山倒了,未来也就没了,武氏肯定会发疯,无论是给梁家面子,还是用于安抚武氏,这个哑巴亏,他萧家都得背着。

    这个道理萧君华也明白,所以萧君华点点头,道:“梁兄放心,待此伏魔寺之事了结之后,我会给梁兄和嫂夫人一个交代。”

    “什么时候动手?”

    梁英卓点点头,好似对萧君华的回答很满意,外面的事大,家里的事也不小,他若不能将家里那位哄好,回去少不得要鸡犬不宁。

    “宜早不宜迟,我拟以今晚动手!”萧君华道。

    梁英卓眼中闪过一缕凛冽杀意:“明白了,今晚我会带人准时到的。”

    这是常山两大世家之事,他梁家难以独善其身。

    “大善!”萧君华覆掌轻笑一声,如歌似剑,锵然凛冽。

    我不就人,人来就我,自寻死路,何须留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