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十章 江湖险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如何?”

    距离先前小巷不远的一间民居内,白羽和江若愚相对而坐,周承玄和萧量、萧重两兄弟站在一旁。

    闻听白羽之言,萧量回答道:“我暗中问过清风楼的老板伙计及相关食客,证明唐笑风所言非虚,他的确是和平安镖局的王钟、赵乡、柳青去清风楼喝酒,另外还有一个名为余味的少年。”

    “萧重,你呢?”

    白羽点点头,看向一旁的萧重道。

    “已经查过,唐笑风此前曾和慕双言手下的仇二交恶,事因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仇二掳掠之人恰为马元义的外甥女,所以唐笑风才没有因为见义勇为而被仇二所杀。事后,马元义曾携他亲至双安楼要人。”

    “此前,那名唐笑风应从未和慕双言有过交集!”

    “这件事我知道,听说慕双言还要为马元义摆什么升龙宴,向马元义赔礼道歉。不过,现在是没机会了!”

    周承玄接话道。

    “又是多管闲事吗?看来的确是机缘巧合了!”

    白羽轻笑一声道,心里却不由松了口气,此时着实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至于萧量和萧重所说之事,自然是他安排的,早在他和唐笑风说话之际,萧量萧重两人就已经随着他们沿途留下的记号追踪而至。

    而后在唐笑风说明缘由后,白羽便暗中传音让萧量和萧重去查证。

    防人之心不可无,小事情,却是江湖的大道理。

    如果证实唐笑风有所欺瞒,他们也可在第一时间将其控制。

    “白大哥,何必这么麻烦,直接将其控制或者……也免得他泄露我们的秘密。”

    说着,萧重比划了一个杀人灭口的动作。

    “你啊……以后做事多动动脑子!”

    闻言,白羽不由斜睨了一眼憨头憨脑的萧重,语重心长道:“唐笑风只是个无足轻重的小人物,但平安镖局的赵天雄可不是个简单的人物,此时事关紧要,多一事终究不如少一事。”

    “再者说,唐笑风是大……”

    白羽将到嘴边的“大先生的弟子”几个字咽了回去,此时倒不宜说这些,转而道:“以后做事多动动脑子。”

    “这个嘛……”

    萧重摸摸后脑勺,无言以对。

    看着这个武功天分不错,但脑袋却缺根弦的同伴,白羽不由深深叹了口气。不过糊涂之人也有糊涂之人的妙和乐,至少不像他们这样因为工于心计而身心疲累。

    “好了,既然证明唐笑风没什么问题,就不用纠结此事了。据我估计,家主那边应该很快就有所行动,我们还是赶紧回去吧!”

    白羽拍拍手,而后看向房间内一个普通商贩打扮的中年男子,道:“慕双言的尸体,就麻烦林哥你帮忙安葬了,选个风水好的地界,毕竟,也曾是大人物啊!”

    “大人物也好,小人物也罢,生仅三尺立锥之地,死则黄土一坯,六尺横躺之处,功名利禄,金银富贵,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多此一举罢了!”

    闻言中年男子轻叹一声,虽在抱怨,但却并未拒绝白羽的要求,背起慕双言的尸体走出房间。

    “呵……”

    白羽尴尬一笑,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林哥你这样三尺立锥风雨地,一饭一箪一壶饮的洒脱逍遥啊!”

    “好了,该走了!”

    白羽收敛脸上的些微伤感,低声吩咐道。

    临出门的那一刻,落后白羽半步的江若愚忽然开口道:“白羽,你先前太过功利了,这样不好!”

    闻言一愣,江若愚的话就像他的性格一样简单直接,有时也显得没头没脑,琢磨了一会儿,也没明白其所指为何?

    “待人以诚,容人以心,你不该嘴上一套手上一套的!”

    江若愚又继续说了一句。

    “哦,你是说唐笑风啊!”

    白羽此时方才恍然,知悉江若愚在说先前他对待唐笑风的态度,有些虚伪和算计,说实话也的确如此,但那又如何?

    白羽耸耸肩,不以为然道:“终究不过一个无名小卒罢了,他若能成长到你我这个地步,再说吧!”

    纵然唐笑风机敏聪慧,甚至于杀了半步宗师的慕双言,但也只是一时侥幸而已,在他眼里,和可以用一根手指捏死的蝼蚁无异,正如他所说:无名小卒罢了!

    看着远去的挚友,江若愚摇摇头:曾几何时,他们志比天高,心如赤子;曾几何时,他们都变了!

    ……

    “啧啧……萧家的人可真是没用,若非那个小子横插一手,差点就坏了老夫的好事!”

    一个声音略显苍迈、全身裹在黑袍中的人影,斜倚着墙角,远远打量着不顾形象,坐在废墟中的唐笑风,啧啧轻叹道:“说实在的,我也是小看了慕双言的城府,居然这么能忍,若非这件事,我竟然还不知道他竟然是半步宗师。”

    “啧啧……可惜啊,一个半步宗师到头来竟然死在一个无名小卒手中,英雄悲凉莫过如此啊!”

    说到这里,黑袍人略作停顿,捻着胡须得意一笑,道:“不过成王败寇,一人英雄路,百代无名鬼,慕双言也好,萧君华也罢,纵然你们再厉害,还不得乖乖成为我棋盘上的棋子,哼,算人者,人恒算之!萧家、梁家、九幽,你们这次就好好狗咬狗吧!哈哈哈……”

    恍若疯癫般自言自语了半晌,黑袍人最后瞥了一眼唐笑风,眸中露出一抹阴狠,消失不见。

    黑袍人走后不久,一个身着青幽锦绣长袍,袖襟处绣有墨竹的少年,斜倚着黑袍人先前所扶的墙壁,以手扶额,微微沉吟道:“萧家,梁家,九幽,韩家,韩啸川,看来所谋不小啊!”

    继而,少年抬头看向浑然不知发生何事,依旧端坐在地上疗伤的唐笑风,眸中闪过一缕浅浅的笑意,颇有几分西山盼青云,暖阳送人归的温柔静谧。

    “真是个呆子,几天不见,又弄得浑身是伤!江湖险,庙堂恶,最是险恶人心间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