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五十九章 小人之心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虽然,周承玄心底里未必认为自己是实打实的读书人,但这绝对是他的痛脚。

    显然慕双言也是个不肯吃亏的主,周承玄先前暗嘲了他一句,他接下来就原封不动的还了回来。

    “老狐狸……”

    周承玄心底里暗骂了一声,明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平静道:“读书人是读书人,我周承玄骨子里就没那种经世济人的大胸怀,只懂得打打杀杀,所以注定了只是个江湖人,也讲不出什么大道理,慕兄可能要失望了!”

    “再者嘛,这个话题可是慕兄先提出来的,怎么着这道理也该慕兄来说,周某洗耳恭听才是,宣兵夺主,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慕双言自讨了个没趣,不置可否一笑:“周兄今儿个请我来,应该不仅仅是为了喝酒庆功吧!”

    闻言,周承玄也没有再兜圈子,直截了当道:“现在萧梁两家已然内斗在即,不知慕兄先前承诺之事可还算数?”

    “当然算数!”

    慕双言眸光深沉如渊,让人看不出半分虚实真假:“我是生意人,生意人最讲究个诚信,以诚待人,方可有来有往嘛!”

    周承玄轻抚手中杯盏,对于慕双言所言端的嗤之以鼻,和吃人不吐骨头的恶狼讲诚信,不是傻,就是蠢:“既然如此,那东西呢?”

    “东西自然已经准备好了!”

    慕双言轻笑道:“只要等萧梁两家狗咬狗,两败俱伤之后,功法和丹药自然会双手奉上。”

    “这么说,我还要等一段时间喽!”

    周承玄略显不悦道:“慕兄也说了,做生意最讲究诚信,然而我的诚意已经展现了,一手挑起萧梁两家的争斗,彻底得罪了常山城两大家族,你们却只是动动嘴皮子,这可不像是做生意的样子。”

    “而且功成之后,你们若是卸磨杀驴,过河拆桥,我一个小人物,可斗不过慕兄你和你身后的庞然大物。”

    渐渐的,周承玄的言语间已经有了浓浓的不屑和嘲弄。

    闻言,慕双言并未生气,也不奇怪周承玄为何会知道他背后有人,毕竟,这是显而易见的事实,他一个人人厌恶鄙夷的人口贩子,若背后没有一个不惧常山萧梁两家的庞然大物支持,他慕双言嫌命长了去无故招惹常山两大世家。

    慕双言轻抿一口酒水,轻笑道:“怎么会?我们现在可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你若不高兴掀了桌子棋盘,我也会跟着倒霉不是!”

    “是吗?”

    周承玄不置可否道:“不可否认,你我现在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但棋子弃子,一字之隔也。现在萧梁两家还未动手,我还有掀桌子的资格,就是棋子;但等萧梁两家动手拼个你死我活之后,我就算掀了桌子棋盘,来个鱼死网破,届时木已成舟,恐怕我就是一颗随手可弃的弃子了吧。”

    “周兄说笑了!”

    不可否认,周承玄说的是大实话,他现在若是鱼死网破,告知萧梁两家实情,说不得他还有活命的机会。毕竟现在只是死了一个梁青月,还没有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

    但若等萧家和梁家两败俱伤之后,周承玄也就没了价值,再坦诚相告,可就真的是自寻死路了。

    而且到时候,为免周承玄暴露他们的踪迹,说不得慕双言他们早就先杀人灭口了。

    当然,现在动手杀人灭口的话,自然是最好了,毕竟,现在周承玄已经没了利用价值,而且有暴露他们踪迹的危险,杀了他,自然是一了百了,就算萧梁两家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到时候也是死无对证。

    想到这里,慕双言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凛然杀意。

    “哈哈……慕兄现在不会是想着杀了我以绝后患吧!”

    周承玄晃着手中的酒杯,似笑非笑道。

    闻言,慕双言握酒的手忽然一抖,流光潋滟,脸上泛起丝缕笑意:“怎么会,周兄何出此言?”

    “没有最好!”

    周承玄耸耸肩道:“慕兄的为人我倒是很相信,只是麻烦慕兄告诉你背后的人,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招,只要我出事,你们的事情就会第一时间传到萧君华和梁英卓的耳朵里。”

    “慕兄最好不要怀疑,我在常山也生活了这么久,几个朋友怎么着还是有的!”

    果然,慕双言心里暗叹一声,他们不是没想过在梁青月方死时就杀了周承玄以绝后患,但一来怕打草惊蛇;再者就是怕周承玄暗中有所安排。

    毕竟,敢以命搏前程的人,哪个又是省油的灯。允许自己做初一,不允许别人做十五,这种道理,江湖上了从来都没有。

    “哈哈,周兄说笑了!”

    慕双言笑道:“为表诚意,今儿个兄弟特意先将玄真破障丹奉上,至于沧海境功法,等事成以后,慕某再双手奉上。”

    “哈哈,既然如此,那周某就却之不恭了!”

    闻言周承玄大笑不止,显得颇为兴奋,玄真破障丹虽说比不上沧海境功法珍贵,但也算江湖上不可多得之物。

    至于慕双言所说的日后将功法奉上,周承玄并未在意,能将玄真破障丹给自己,已然是对方的极限,若自己还不依不饶、得寸进尺的话,恐难免引起慕双言的怀疑。

    “至于先前得罪之处,还望慕兄海涵。周某只是一介小人物,江湖险恶,不得不防啊!待及此时了结之后,周某必然摆酒谢罪!”

    周承玄难掩脸上的喜意,笑意盈盈,一改先前的傲然孤高的模样。

    看着周承玄前后相异的表现,慕双言暗中冷笑一声,不由对周承玄看轻了几分,这种有奶就是娘,无奶骂祖宗的小人物行径,终究成不了什么大气候。

    当然想是这么想,慕双言脸上的笑容却丝毫不变,反而更显热情:“周兄客气了,此事周兄才是最大的功臣,应是慕某设宴款待周兄才是。”

    “哈哈……”

    周承玄轻笑一声,小心翼翼道:“不知慕兄背后之人是谁?”

    当看到慕双言警惕的眼神时,周承玄急忙解释道:“慕兄莫要误会,周某一介浮萍,江湖风大浪险人心恶,有个靠山,也好过漂泊无依不是?”

    慕双言了然一笑,所谓背靠大树好乘凉,江湖人费尽心思拜入宗门,入赘世家,求的无非如此,着实无可厚非:“哈哈……周兄能加入我等,是我等的福气,等事成之后,幕某定当引荐周兄成为自己人。”

    “那到时候就多赖慕兄美言了!”

    听闻慕双言模棱两可的回答,周承玄心中不禁冷哼一声,当然他只是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能问出慕双言背后之人固然好,问不出来也没关系。

    周承玄亲自给慕双言斟了一杯酒,喜形于色道:“慕兄今日之恩,周某没齿难忘,日后若有差遣,周某万死不辞!”

    “周兄客气了,日后你我两兄弟相互扶持,共同进退而已,没有什么恩不恩的。来,我们喝酒!”

    慕双言亦颇显高兴,此行若能拉拢到周承玄这个帮手,也算不虚此行了。

    “好!”周承玄兴奋的应承了一声,满杯而饮。

    事情已经谈妥,宾主尽欢,自然是红炉小酒杯盏空,邀月对饮满楼声。

    几壶玉兰酿下肚,两人间本是猜忌凝重的气氛也缓和了几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