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五十五章 擒蛟手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山雨欲来风满楼,常山城内已然是暗潮汹涌;

    但平安镖局内,却是一片祥和。

    上了些许伤药已然安然无恙的唐笑风,正斜靠着廊柱,看院内的马元义正在耍练一套爪指相合的手法。

    爪者凶狠,开山裂石,阴戾毒辣;

    指者轻灵,无影无形,飘渺灵动;

    本是截然不同风格的两种武学,糅合在一起,却偏偏自成一派,既有爪法的阴狠毒辣,亦有指法的飘渺灵动,虚中藏实,静中藏动。

    爪法专擒关节咽喉等人体要害部位,指法专攻风池、曲池、檀中等人体要穴。

    整套手法在马元义使来,轻重随手,动静由心,龙吟蛟鸣声声,细微之处见玄奥,显然已经悟得真意,看的唐笑风心驰神往。

    “擒蛟手者,相传为白马寺俗家弟子孙龙岳仿两寺之一白马寺的宗师绝学九霄擒龙手所创,有九霄擒龙手五分威能,练至极致,上可擒龙摘星,下可拿岳断江,威力强大。”

    “当然了,说是这么说,功法威力大小,终究还得看人看命,就像这套堪称有九霄擒龙手五分威能的手法,落在我马元义的手里,只能开个碑裂个石,再就是杀个把人,算是辱没了。而这擒蛟之名,亦不免有狐假虎威之嫌。”

    “不过这门手法,兼爪指两法,擒扣拿点之威,比之一般爪法指法威力确实强上不少,我马元义能在这西流常山一道打下赫赫威势,靠的就是这套擒蛟手。”

    从西流到常山一路,关于马元义的事迹,唐笑风也略有耳闻,什么孤身赴九寨鸿门宴,独战小天门山,单手擒孤狼等等,虽不免有以讹传讹的夸大之嫌,但能在西流常山盗匪横行之地闯出几分名堂,手上若没有真本事,又岂会让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豺狼虎豹却步。

    所谓龙不与蛇居,与虎谋皮者,非虎难为也!

    至于“擒蛟手”之名,唐笑风虽然没听过,但白马寺“九霄擒龙手”的大名,他可是如雷贯耳。

    相传当年有白马寺苦行僧人,行经某地,偶遇百年难得一见之暴雨,大雨倾盆,经月不绝,山洪江河泛滥,淹没屋舍田园无数,民不聊生。

    僧人怜悯百姓疾苦,一声阿弥佛陀,悲天之无情,伤民生之多艰,抬手有佛光普照,禅音唱和,地涌金莲,百姓病苦顿消。

    继而,僧人捏手成爪,左手指天,有金龙扶摇而上九天,冲破万里乌云,暴雨停歇;右手指地,有青龙汲水,卷起泛滥江河挂南山。

    那名苦行僧名南莲,就是“九霄擒龙手”的创始人。

    然而,九霄擒龙手真正扬名江湖,为天下所知,是为白马寺致悟圣僧。

    其游历江湖时,曾路遇邪魔九道之一的阴司弟子滥杀无辜,金刚怒目,凭借“九霄擒龙手”连挑阴司十一分舵,其中更有数名宗师境强者,龙吟声声震云霄,生生杀得阴司这个邪道巨擎退避三舍,成就了擒龙圣僧的赫赫威名。

    “九霄擒龙手”亦被江湖人称之为佛门杀伐无双的镇宗绝学。

    江湖《武经》有言:九霄擒龙手者,既有擒龙之名,便如天龙一般,可大亦可小,大者九霄擒天龙,威势无双;小者细微拿百穴,见微知著,堪为擒拿手法精妙之冠矣。

    “擒蛟手”既为仿照“九霄擒龙手”所创,能得马元义称赞,必有其独到之处。

    “马大哥,这、这太贵重了吧……”

    虽然这套手法十分厉害,但正所谓无功不受禄,唐笑风也不能平白接受马元义的好意。

    “嘿,你这臭小子!”

    闻言,马元义笑骂一声:“这镖局里不知有多少人哭着求着我教他们,老哥我还懒得正眼瞧呢。今儿个舔着脸教你,还被你小子嫌弃了!”

    “嘿嘿,大哥误会了,我这不是无功不受禄嘛!”

    唐笑风嬉笑着,说实话,他对这套“擒蛟手”可着实是眼馋的紧。

    马元义笑道:“埋汰我不是,你救了妞妞一命,又认了我这个大哥,我怎么着也得表示一下吧!”

    “今天你和仇二癞子打斗,眼力经验倒是不差,但应敌手段太过单薄!翻来覆去就是基础拳脚刀法,最后那一式刀法虽然堪称精妙,但你领悟却是不够,内力消耗太大,作为杀手锏还算不错,但却不适宜作为平常应敌手段。”

    到底是在江湖上混迹多年的老前辈,别的不说,单就这份眼力就不是唐笑风所能比的。

    马元义说的不错,他的刀法拳脚经过沙场生死的打磨锻炼,基础倒也颇为牢靠,但武功招式却是差了不少。

    都说万丈高楼平地起,但基础打得再结实坚固,若不在上面添砖加瓦,终究也只是虚有其表而已。

    说到底,还是他武学积累太少,这江湖路,走的也太短。

    “这门擒蛟手,在江湖上算不得什么一流顶级武学,但也不算差,对于现在的你而言正合适。江湖高手虽然讲究一个博之者不如专之者,武功在精而不在多,但也说一个艺多不压身,多增添一点应敌手段,也不是什么坏事。”

    说着,马元义瞥了一眼唐笑风,笑道:“知道你是练刀的,可老哥我刀法稀松平常,上不得台面,只有这套手法还拿得出手,你小子该不会是瞧不上吧?”

    “嘿嘿,怎么会,老哥这套手法小弟可是眼馋的紧,这不是不好意思嘛!”

    知道马元义是在开玩笑,唐笑风嘿嘿嬉笑道。

    “哈哈,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正所谓天予不取,反受其咎。老弟你遇事有原则底线,不贪不痴不嗔,心性纯良,这固然是好,但江湖一途,该杀的人要杀,该争的机缘也一样要争;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方才能真正在这个江湖里肆意撒泼打滚,活的滋润,否则,再是仲永,也不免徒悲切。”

    马元义敛了笑容,谆谆教导道。

    唐笑风闻言心中一动,自从大先生、英贤书院出事以来,他行事过于谨慎和小心翼翼,虽然行走江湖本就该如此,但却不免少了几分勇猛精进之心。

    武道修行一途,行事散漫,淡泊无争无所谓;张狂无羁,凶狠毒辣亦无妨,但却不能没有步步登天阙的雄心壮志,就算是蚍蜉撼大树,夏虫欲语冰的奢望,也好过什么也没有。

    “谨受教!”

    唐笑风轻叹一口气,眸中闪过一丝清芒,一瞬灿若星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