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十八章 人不寐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贵逼身来不自由,一杯浊酒忘忧愁;”

    “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

    当年剑仙李太白一句“酒在心,剑在手”,一句“满堂花醉三千客,一剑霜寒十四州”,成就了剑仙太白的赫赫威名,也为剑道开新途。

    剑者非天生,唯一“勤”字而已,剑仙太白后,剑道亘古不坠,未必没有这“酒在心,剑在手”的一言警醒和鼓励。

    “剑在手,唯练;刀在手,唯勤。”

    唐笑风眼神清亮,脑海中忽然想起大先生曾说过的话:“夫读书,勤温而不忘;夫习武,勤练而不坠;天之道,武之途,人之命,贵其勤而忧其惰也。”

    “读书修武,习剑练刀,皆如是也!”

    不由的,唐笑风想起了西流关的边军,一套普通的“大风诀”,铮铮铁马杀伐音,一把普通横刀,累累白骨铸雄关。

    他们的大风刀,他们的赫赫威名,靠的不是绝世武学,靠的不是天资绝艳,而是勤学苦练。

    君不见,风雨如晦,有人在挥刀,练刀;霜雪清寒,有人在习刀,修刀;凛风凄凉,有人在悟刀,得刀。唯勤唯苦,方有大风起时,横刀所向,莫可匹敌。

    “唯勤唯练!”

    两人同时呢喃了一句,抬首,眸光清绝,映着灯火烛光,一如初春潋滟清辉,揽了澄明,醉了清净。

    少年相视一笑,落灯花,人得道。

    ……

    “独酌刀法”

    躺在床上,借着微弱的灯光,唐笑风翻着手中的刀谱,低声轻念着。

    虽然连日来餐风露宿,奔波劳碌,但唐笑风却并不觉着疲倦,或者说,在西流关那数十日里,这种苦,这种累,已经习惯了。

    习惯是一种可怕的东西,就像此时,大部分人都已酣然入梦,宛如余味一般,打着不轻不重的呼噜声,偶尔呢喃几句梦言梦语,搅扰着夜的清宁,却偏偏让这夜也染了几分安然祥和。

    可唐笑风却很清醒,脑海里,一件件事,一个个人,穿梭交织不休,混乱,却又清晰。

    既然睡不着,天也快亮了,索性唐笑风就将桌上的油灯移到自己的床头,翻阅起怀中那本“独酌刀法”来。

    刀谱是他离开西流关时薛小刀送的,据薛小刀说,这本刀谱是他当年救了一个无良老头,老头临走前送他的。

    至于为什么是无良老头,薛小刀灌了一口闷酒,沉默了片刻,而后咬牙切齿的告诉他:那老头好吃懒做,整天指使他在村子里偷鸡摸狗,美其名曰为他俩改善伙食,其实就是那老家伙自己嘴馋而已;还忒的无耻下流,每一次事发,那老头子都会装作一副与自己无关、痛心疾首的模样,让他顶包。

    有一回他们一起去偷看村里的王寡妇洗澡,被人发现后,就因为他人小腿短,没那无良老头跑得快,于是被抓了个现行,从那以后,水嫩漂亮的王寡妇就再没正眼瞧过他;更为可恨的是,那老头临走前,竟然偷了他藏在床板下的半钱银子,那可是他存了半年,准备用来娶媳妇用的,可万万没想到,最终却是便宜了一个无良老头子。

    说起这个,薛小刀显得气儿不打一处来,一连灌了好几口烈酒,想来当初真是被那个无良老头坑的不清。

    当然,虽然嘴上这么说,但看得出来,薛小刀的眼里并没有怨恨,而是一种温馨和伤感。

    然后,这本刀法秘籍就被薛小刀塞到了他手里,用薛小刀的话来说,这本秘籍本就是用半钱银子买的,你送我一壶酒,我赠你一本书,两清而已,谁也不欠谁。

    当薛小刀将这本刀法秘籍递给他后,就顺道说起这本刀法秘籍的事情,从他初次修习练刀,加入西流边军;而后到军营比武打擂,拔旗夺营;继而到沙场征战,横刀立马。

    他用这本被魏破关讥笑为小娘们用的刀法,生生搏出了一片天地。

    为什么是小娘们刀法,用魏破关当时的话来讲,刀法,应该是大开大阖、豪气干云、一往无前的,像这种软绵绵的刀法,根本就是南边安乐窝里那些小白脸和娘们练的,像我们这种边关男儿,就应该用横刀,就应该起大风。

    话是这么说,但魏破关也不得不承认,这本刀法绝对算得上江湖中的一流刀法。

    江湖武学功法,亦是按照武者九境来划分的,大致可以分为普通武学、二流武学、一流武学,对应江湖中的三流、二流、一流人物。其中一流功法武学,在江湖上大都属于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每一样都会引起江湖的腥风血雨。

    其后的宗师和圣人,对应的则是沧海境武学和圣人境武学,沧海境功法武学也被称为绝学或宗师功法武学,每一种都是一家一宗的根基,安身立命之根本,被江湖大宗大派所把持自珍,外人难以得见。至于其上,相传还有直指大道根本的逍遥境功法,但也只限于传说,压根没有人见过。

    所以,独酌刀法能被称为一流刀法,绝对十分厉害,其虽然只有四招,但每招威力皆是不俗;但相应的,也十分难练,刀法晦涩,领悟修习起来颇难,招可明但意难寻,而且对修为真气需求颇高。

    而后,薛小刀将他多年来修习这本刀法的经验心得说给他听,从练刀的基础,练刀需注意的细节,练刀的方法,到刀法三得六失,刀道七法九真,全无遗漏。

    倒是关于“独酌刀法”如何修炼的东西,薛小刀一点也没告诉他,正如当年书楼中的亡老一般,只让他看各种刀法相关的基础书籍,遍览书楼所藏的百家基础刀法,却不置一喙。

    修行,各有各的机缘;习武,各有各的方法;练刀,各有各的方式。世有万象,人有百态,一人一种修行练武的方法,只可借鉴、学习,不可模仿,学者生,像者死。

    薛小刀倒没这么多大道理可讲,只是说了一句:刀如道,道如人,该怎么走,自己觉得好,就行,即便是走偏了,走错了,也怨不得谁。

    一壶酒,两个人,几番话,数缕风雪,倒也一番畅快酣然。

    “独酌刀,独酌歌,有酒有歌,本是妙事,但月下一壶酒,独酌无相亲,此一句,却也道尽凄凉无奈,此为我理解的这本刀法的精髓神韵,遇到我,放到这边关疆场,倒也契合,倒也契合。”

    临别时,薛小刀拍着唐笑风的肩膀,笑着:“你的刀,不在这里;你的路,不应像我。江湖路,有酒,当逍遥;红尘路,有歌,当潇洒。你还年轻,不该背负的太多。”

    那时,薛小刀笑着,转身而去,虽然笑着,但唐笑风却在他的背影中,看到了落寞和孤寂,看到了他的背上,有一座大山。

    “薛大哥,你也还年轻啊……”

    唐笑风望着窗外漆黑的长夜,眸光幽深清宁,似跨越千山万水,落到了那座风雪边关里,落到了那个总是嬉笑无羁的人身上,落到了那千千万万,夜里挑灯看剑,八百里分麾下灸,五十弦翻塞外声的百里吹角连营中。

    那里的人,人人背后有座大山,是家,是国,是天下。

    灯花落,唐笑风的思绪回转,而后笑了笑,挑了挑灯芯,焰火摇曳,驱散了指尖的黑暗和冰冷,映入他清亮如山泉的眸子里,溅起丝丝缕缕的涟漪,不见一丝瑕疵。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揽明月,相期醉云霄”

    “花间酒,无相亲,揽明月,醉云霄,以酒辅歌,有月影相伴,相期一醉,又岂会凄凉寂寞,我的刀,终究是不会像你的。”

    唐笑风轻轻念叨着刀谱开篇的总纲,说实话,这本刀谱像诗集更像过一本刀法秘籍,仅就这篇总纲,流传出去,怎么着也是青楼伶人、闺阁女子、文人墨客争相传唱的佳作。

    作为一本刀法秘籍的总纲,或在那些才子佳人眼中,只能用一句“莽夫”“有辱斯文”来评价,但在唐笑风看来,这首诗,衍生出来的这四式刀法,倒也唯美唯画,逍遥洒脱。

    这本刀法秘籍,算是唐笑风的第一本武功秘籍,虽然他当初在书楼遍览所藏武学,但要么是有所遗缺,要么是不求甚解,没有完整学过一门刀法或功法。

    而“独酌刀法”,既有招式,亦有总纲,修行功法,轻功身法,算是一门完整的武学典籍,这正是唐笑风所急需的。

    “花间劲,花间游”

    “劲纳丹田如繁花,幽幽云深不知处……花间折枝轻如许,踏步逐月影徒随……”

    夜清幽,人不寐,一灯如豆,轻声如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