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八十八章 凤凰于飞(三)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风过边关霜雪明,血溅马蹄红梅声

    红泥小炉白玉盏,犹疑梦里踏歌行。

    红泥炉火,美酒微熏,五十弦翻塞外声,犹疑梦里踏歌行,望着城关下的铁蹄滚滚,鲜血飞溅,唐笑风微微有些出神,仿若微醉微醺,梦里一般。

    那凶狠如狼似虎,往日里令人胆战心惊的北莽三千士兵,竟然一个照面就被杀了个片甲不留。而反观西流一方,除了少数被流矢划破,被同伴误伤的人外,竟无一人死亡。

    先前西流关一举毒杀北莽三万士兵,虽也震撼,但毕竟是借助了天时和外物,算人谋心,以奇制胜,终究给人几分侥幸的感觉。

    现在,两方陈兵列阵,以正相峙,没什么阴谋诡计,拼的就是能力和实力,铁骑雷音烈,霜刀寒甲明,偏偏一个照面,实力更胜的北莽三千士兵,却像纸糊的一般,被撕扯的粉碎。

    虽说自己占了人数上的优势,但就像是一群蚂蚁,生生将一只老虎咬得尸骨无存,而到头来蚂蚁却无一伤亡,怎么看也不真实。

    但这种不真实的正面交锋,却无疑给了众人莫大的信心和鼓励!

    “呜”

    雪狼号角响起,北莽大军齐齐而动,黑压压一片,如潮水般,席卷而至。

    “龙城军为中,黑水旗和金帐卫为两翼,傲如雄鹰临天下,血鹰阵吗?”

    周学礼捻着稀疏的胡须,畅然轻笑一声:“看来苻融是真的生气了。”

    “不过想想也是,又当爹又当妈辛辛苦苦养活的一千龙城军就这样被杀了个一干二净,放我我也恨不得将这西流关踏个粉碎。”

    “楚姑娘,敢问刚才那个阵势,可有什么名堂?”

    忍了片刻,周学礼终究没能耐住心中的好奇,问了出来,就像一个酒鬼遇见不知名的美酒般,总要想方设法问个清楚明白,否则哪能甘心?他这个号称熟读天下兵书的谋士,也如是这般。

    “我以为先生能忍住不问呢?”

    闻言,楚倾幽轻轻一笑,似醉了无垠夜空,却也不再打趣这位名震天下的沙场谋士:“确如先生所想,此阵名为凤凰于飞。”

    “凤凰于飞?此阵仅见于九言兵书,就算是九言兵书上,亦只是寥寥数语,无完整阵势变化,姑娘所布之阵,难道是完整的凤凰于飞大阵?”

    不是周学礼怀疑,对于九言兵书上所言的“凤凰喋血,天下俱惊”的凤凰于飞阵法,他也曾仔细探究过,但翻遍了所有史籍资料,轶闻札记,最终却是一无所得。

    就算一些皓首穷经的名家大儒,也从未在九言兵书以外的其他书籍上见到过关于“凤凰于飞”的记述,故而所有人都认为“凤凰于飞”阵法只是杜撰出来的无稽之言,不足凭信。

    唐笑风常年呆在书楼,熟读各种典籍,九言兵书自然也有所涉猎,而洛溪言、宁子逸、赵千山三人,家学渊源,也自是熟读九言兵书,知晓“凤凰于飞”之名。

    但知晓归知晓,他们从来都只将其当成一个传说故事,未当过真。故而当听到下方所布之阵为“凤凰于飞”时,皆惊疑不定,有些呆滞地望着面前的女子。

    “此凤凰非彼凤凰,倾幽也只是借其名而已!”

    楚倾幽浅浅一笑,笑容极浅极淡,如烟霞流云,清润无物。

    就在此时,雪狼号角再次响起,北莽以龙城、黑水、金帐为首的三军,齐头并进,如展翅翱翔的雄鹰,旌旗号角为依,转瞬即至。

    “传令,全军严守,箭雨以待。”

    楚倾幽神情肃然,轻声吩咐道。

    传令兵手中白旗挥动,待北莽军进入十丈范围内时,西流军后方弓手万箭齐发,箭雨如瀑,射向北莽大军。

    北莽前军步卒擎盾如山,依旧保持着不疾不徐的速度向前推进,煌煌箭雨不得入。

    看到北莽大军的举动,楚倾幽淡淡一笑,仿似早就预料到一般,手一挥:

    “左右两翼,凤凌云”

    整个西流军,如傲岸凌云的凤凰,瞬间张开双翼。

    “哼,左翼虎跃,右翼龙腾,截断西流两翼。”

    西流军左右两翼甫动,苻融不屑冷哼一声,不怕你动,就怕你不动。

    左翼董彦率领的金帐卫如一头金色的猛虎,啸跃山林,从风而行,直掠西流军右翼右翼莫于声率领的黑水骑则犹如一条黑色蛟龙,无声无息,速度却极快,眨眼间就已行至西流军左翼前方。

    在黑水骑、金帐卫行动的瞬间,以龙城军为主的中军,亦开始缓缓行动起来,不同于金帐卫的狂傲,黑水骑的无声无息,苻融率领的龙城军和北莽步卒盾卫则如巍峨高山,稳而重,压向西流的前锋和中军。

    “三军齐动,看来苻融是想以龙城军拖住无袖的前锋和书城的中军,等黑水骑和金帐卫截断凤凰的两翼后,合围包夹,将我军一举歼灭。”

    “可是,截的断吗?”

    楚倾幽眸光微寒,冷声道:“传令,中军凤点头,左右两翼守如山。”

    楚倾幽身旁的传令兵手中旗帜横挥,本是缓缓张开双翼的凤凰,忽然间双翼回拢,铁盾横亘紧守,而原本未动的前锋凤首点出,银甲白马铁骑再度出现,直冲苻融所在的北莽主力。

    面对急掠而出的白马银骑,苻融倒也不惊,如同西流回拢的两翼,铁盾横亘,同样是守如山。

    而此时,董彦率领的金帐卫和莫于声率领的黑水骑已经掠近西流左右两翼,金色如虎,黑色如龙,没有丝毫停顿,直接扑杀向坚守不出的左右两翼。

    “枪林,箭雨”

    疾驰的金虎和黑龙,在靠近西流军左右两翼时,两翼横亘如山的盾牌缝隙间,刺出密密麻麻的长枪,森寒恐怖,紧接而至的就是后方攒射而至的漫天箭雨。

    然而金虎和黑龙毫不在意,金虎怒吼,黑龙咆哮,西流军左右两翼顿时枪折盾倾,仿似下一刻就会像先前探阵的北莽三千士兵一般,一个照面就会被杀个片甲不留。

    可突然间,已是岌岌可危的西流军左右两翼中,有两股洪流冲将而出,有黑甲黑如墨,如一缕黑烟,直接缠绕向怒吼的金色猛虎有衣着各异,如秋色氤氲斑斓的枯草落叶,萧萧而下,落向黑色蛟龙。

    黑烟薄而细,但偏偏仿若坚韧的丝线,虽伤不得猛虎,但却紧紧束缚着其行动,让其暂时难以摆脱,不得前行。

    萧萧落叶稀疏,但速度却轻快无比,绕着庞大的黑龙旋转不休,如鼠戏猫,偏生这只猫却逮不住眼前灵活至极的老鼠,难以有暇张口吞下眼前的肥肉。

    “黑甲卫,流字营,负隅顽抗而已。”

    西流军左右两翼的情况,当然瞒不过苻融,在看到如烟的黑甲卫和打扮各异的流字营出现后,他便知道西流军左右两翼抵挡不了多久,到时候就是他将整个西流边军一打尽的时候。

    “传令下去,中军坚守不动。”

    “坚守吗?正好。”城关上的楚倾幽微微一笑:

    “传令,凤探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