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十七章 满城血(九)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怎…怎么可能?”

    坐在大王子右下首一名身材壮硕、豹头虎目的大将轻声呢喃了一句,诧异的眸光里满是不敢置信,手中装满琼浆的杯盏微微倾斜,酒水洒落,湿了衣襟而不觉。

    “我三万北莽虎狼之师,另有赤虎领军,对付区区唐军散兵游勇,怎么可能全军覆没?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谎报军情?”

    左侧下首,一名身材瘦削声音尖锐的人拍案而起,大声怒斥道,仿似只有如此大声,方才能遮掩自己的惶惑与不安。

    “小人不敢,小人不敢。”

    跪在大帐中的传令兵不断地磕着头,解释道:“赤虎…赤虎将军的首级,现已…已经被挂在西流关城头,小人和许多兄弟亲眼所见,不敢有半句谎话。”

    “难道…难道城中大火不是赤虎所为,而是唐书城所设的陷阱?”

    帐内诸人心念一动,方才意识到或是先前想差了什么,当时看到赤虎攻破西流关,须臾城门关闭,城中大火熊熊,以为是赤虎为防止西流众人逃跑、行那屠城杀戮之举。毕竟,赤虎嗜好杀戮屠城之事,人尽皆知,他们也就没在意。

    原本想着等到赤虎将西流关一干负隅顽抗之敌清扫干净,就是他们入主西流之时,却不曾想,数个时辰的等待,等来的居然是一场噩耗。

    “三万人尽殁,赤虎身亡……”端坐在上首的大王子轻声呢喃着,目光有些恍惚。

    想起今天早上起来,还是信心满满,升王帐,坐明堂,行那先祖万世荣光,踏西流,敬北莽,手到擒来之事,却偏偏成了现今之噩耗,显然让他有些难以接受。

    “究竟是怎么回事,赤虎是怎么领兵的?”

    大王子冷冷问道,垂下眼帘,望着帐中跪着的传令兵,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沉稳平静,但却总有一抹挥之不去的震颤与不敢置信。

    三万人,三万人啊,其中还有五千黑水骑,即便是只有五千黑水骑,在他眼中,也足以踏平那些无粮无器的散兵游勇,更遑论其后面还有整整两万的多的精锐步卒。

    “禀告大王子,据、据属下推测,不关赤虎将军的事,而是…而是…”

    使劲吞咽了口唾沫,那名传令兵小心翼翼地瞥了一眼软塌上的大王子,见到对方凛如刀剑的双眸,赶紧低首垂眸:“是苦荊藤!”

    “苦荊藤,那是什么?”

    大王子问道,眼中积郁的怒火,仿若要将帐中所有的人都毁灭殆尽。

    “不可能,苦荊藤枝干虽然燃之有毒,但气味辛辣浓重,我等又岂能不知,赤虎又岂会不知,他又不是傻子?”

    堂下一人站起身子,向大王子解释道:“苦荆藤是荒原上的一种有毒植物,枝干焚之有毒,但因气味辛辣浓重,一闻就可分辨,少量又对人体无害,所以基本上没什么用处。”

    “大王子,小人不敢妄言,西流关大火所逸散出的烟味中确实含有苦荊藤,小人从小在荒漠雪原长大,识得这种味道。”

    “既然知道,为何不提早禀报?”大王子冷斥着,眼睑微垂,看似平淡无波,但袖中的双手却早已紧握成拳,青筋毕现。

    “王子容禀…”感受到上首那人古井无波的眼眸深处蕴含的冷冽杀意,跪在帐中的士兵身子一抖,颤声道:

    “因为最近我军攻势如虹,西流边军人员紧缺,没有轮值替换人员,已数天没有休息,为了防备我军偷袭,常在烽烟中杂有苦荊藤的根茎,用以提神,苦荊藤的根茎燃烧后虽同枝干一般气味辛辣,但却没有毒。”

    “而且…现在是北风天,我方大军处于上风口,空气中的气味很淡,对人体也无害。所以…所以小人先前没有察觉,待知赤虎将军出事后,小人、小人这才想到的。”

    “若我所料不差,这几日唐军用苦荊藤的根茎作为醒神之物,一方面是为了防备我军偷袭,另一方面则是为了麻痹赤虎。因为这十数天以来西流关常用苦荊藤根茎为烽烟之故,城中的气味本就浓重,所以待含有苦荊藤枝干的房屋东西燃烧后,兼有苦荊藤根茎和火油气味的双重遮掩,本就不易察觉。”

    “再者而言,赤虎虽然生性谨慎,但残忍嗜杀,先前魏破关以近乎自杀的方式挑衅赤虎,以赤虎的性格,破城后,定会有屠城报复的举动,再加上贪重名利,未必没有想在王子面前表现的心思。这几方面原因,导致了赤虎没有及时发现城中大火的蹊跷,方才致使我北莽三万勇士尽殁。”

    说话的是一名年约而立的男子,男子身材矮小,但眸光粲然,气势雄浑,虽是坐着,身姿却如巍峨山峦般难以撼动,望之让人有一种心神安定之感。

    男子正是慕容龙城亲卫龙城军的统帅苻融。

    赤虎虽然隶属龙城军,但苻融向来不喜赤虎的残忍和不守礼矩,慕容龙城离去前,曾叮嘱大王子和苻融图谋西流之事,可为即为,步步为营,徐徐图之;不可即止,只需陈兵西流关外即可。

    慕容龙城离去后,苻融虽然是龙城军的最高将领,但毕竟上头还有个大王子。大王子在北莽向来不受宠,欲想借此机会踏破西流关,以讨女帝欢心,方才有先前不计代价、以命填城之举。毕竟,若能攻克西流关,也算是名扬天下的不世之功。

    苻融虽然不同意大王子莽撞攻城之举,但几度劝说无果,反被以金帐卫统领、赤虎等为首的主战派排挤。束之高阁后,他也就熄了劝说大王子徐徐谋之的心思。

    当然,苻融并不认为此次攻打西流关会失败,毕竟以多打少,以强击弱,以逸待劳,怎么着也该是手到擒来之事!

    只是跟随慕容龙城日子久了,习惯了自家统帅那种步步为营的打仗方式,不喜欢这种草菅人命的野蛮打法,用兵打仗,将兵布阵方是正途,用的是法,而非是蛮力。

    虽说兵书有言:少则用谋,多则倚力!北莽十万甲士,人多力强,数倍于西流,以力压之,倒也符合兵书所言,并无不可,但倚力却并非是这种草菅人命式的打法,在他看来,这只是莽夫所为。

    但胜者为王,一功掩十过,他也不会自讨没趣!

    可苻融怎么也没想到,眼看功成之际,却被唐军给狠狠摆了一道,多少有些出乎他的预料。

    就事论事,苻融的推测并没有什么错误,但此时苻融以平静舒缓的语气娓娓道来,听在大王子等人的耳中,不啻于一巴掌,狠狠打在他们脸上,响声端地清脆悦耳。

    金帐内出现了一瞬的静寂,沉闷凝重。

    山雨欲来,风满楼。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