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十四章 满城血(六)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天经地义!

    魏破关嘿然轻笑一声,仗着自己强横的肉身和护体罡气,不顾空中的弯刀满月,一跃而起,径直迎上提马飞跃沟壑的北莽黑水骑兵。

    有我在,决不让尔等过界一步!

    北莽黑水骑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在魏破关跃起时,后方留守策应的十名神射手就将箭囊中的血符箭连珠般射出,就好似那一箭千金的血符箭只是芦苇麦秸等不值钱的物件一般。

    但魏破关这次也是铁了心,看也不看连珠成雨的血符箭,在临近那名充当箭锋的黑水骑队长时,脚踏虚空,身形再度拔高一筹,而后一脚踩向那人的脑袋。

    那名只差一步就能迈入抱一境的黑水骑小队长,压根就没想过魏破关会不顾弯刀和血符箭的威胁拦截,不要命地冲上来,还没反应过来,就连马带人被魏破关一脚踩了个筋断骨折,生生掉进下方的沟壑中。

    而魏破关借着这一踩之力,身形比以往更快一截向前掠出,倒是堪堪躲过了几支姗姗来迟的血符箭,而后兜头径直撞上空中的弯刀满月,上百柄莽刀弯月直接被撞了个七零八落。

    但魏破关显然也不好受,莽刀本就锋锐,再加之其上饱含内力劲气,纵然他修为境界高出对方一大截,也不可能全然无伤,胳膊、双腿、背部,甚至包括脸上,全身上下足足被砍出了数十道伤痕,其中有些伤痕深可见骨。

    瞬间,魏破关就成了一个血人。

    然而,以血见血,方才来得酣畅淋漓,为国为家为兄弟,何惧之有?

    魏破关大笑一声,状若疯狂,卯足了劲儿一刀斩出,直接将一名黑水骑兵和战马一分为二,在人和马还未坠落时,又被魏破关一脚踢向了后方的黑水骑兵。

    后方身在半空中的黑水骑兵见到前面小队长和那名同袍的惨状,再看到迎面而至的人尸马尸,悚然而惊,抽出腰畔备用的莽刀,十数人联手,刀光映寒,生生将自己的同袍兄弟和被他们视若手足的马匹给来了五马分尸。

    但身在半空,无法借力,他们是四境御风,倒是可以短时间内御空飞行,但他们屁股下面的马可不行,面对势若猛虎的魏破关,若不当断则断,势必死无全尸。

    十数名黑水骑兵相互示意,一脚踩在马背上,在马匹的嘶鸣惨嚎声中,一跃而起,合围向半空中的魏破关。

    魏破关刚躲过后方凌空射来的一支血符箭,看到扑向自己的北莽黑水骑兵,遥遥就是一刀劈落,在对方穷于应付那道刀芒时,魏破关已然掠至一人身前,在对方错愕的目光中,直接拗断了那人的脖颈,而后直接用尸体挡住后方射至的血符箭。

    但那支血符箭却端的势大力沉,直接洞穿那名士兵的躯体,射入他的左肩中。

    “嘶……”

    魏破关倒吸了口凉气,直接将肩膀上的血符箭拔出,用力甩出,直接刺穿两名北莽人的脖颈。

    接着,魏破关不顾背后两人砍至的莽刀,先是将眼前一人一拳轰成粉碎,在后方两名北莽黑水骑兵持刀砍入魏破关身体却无法寸进时那一喜一惊间,反手抡拳如落大锤,一锤就又是两人丧命。

    战场搏杀,魏破关最不怕的就是漫无组织纪律的乱战,他也最擅长这个,未当兵前,他就是个街头打架斗殴的混不吝,这街头混混打架,也不讲求什么阵法组织,扑上去就是一顿乱砍乱打,最后谁还站着,谁剩的人多,谁就是赢家。

    当了兵,成了将领,少不了要懂些什么用兵将兵之法,倒也少了那种蛮横无忌的厮杀,偶尔有那么一两次,也被郑无袖、肖寂笑话为混混出身,难登大雅之堂。

    但魏破关确实最不怕这种混乱不堪的打法,也最喜欢这种乱战,什么都不用顾忌,就是甩开膀子厮杀拼命,谁的力气大,谁就是赢家。

    魏破关一刀将空中最后一人枭首后,还停留在沟壑另一边的北莽黑水骑兵仿似终于看清了眼前局势,停止了飞跃沟壑的愚蠢行动,转而扯出腰畔的长弓,攒射起来。

    北莽黑水骑善骑善射,距离较近的魏破关,也终于尝到了那煌煌箭雨扯风雷的锋锐与无双,挡下一批,又是另一轮接踵而至,蕴含真气劲力的箭支,可以轻易洞穿他身上这套千锤百炼的精钢锁子铠。

    魏破关双指折断一支射向自己眉心的箭支,而后身体其他部位却传来钻心的疼痛,护体罡气被轻易刺破,两支血符箭轻易地射入了他的右腿和右肩处。幸而他方才稍稍移动了几分,否则那两箭就是自己的心脏和下腹。

    “喝……”

    一声长啸,魏破关双目圆睁,睚眦欲裂,手中横刀粲然挥出,刀光由下而上,再度是一式截沧澜,将攒射而至的箭支全部震碎,端是霸气凛然,无惧无畏,仿似要跃过那条泾渭分明的沟壑,最后与黑水骑决一死战。

    但让北莽人大跌眼睛的是,那赫然霸气的刀光和长啸声未歇,慨壮雄浑的气氛未尽,魏破关却于下一刻提刀转身,向西流关跑去。

    “一人破千甲,足以慰生平!古之韩昭、秦跃,双骑踏甲有三千;南楚剑坪有剑冠,一剑破甲三千六。可惜,我北莽不是被韩昭、秦跃踏甲的铁勒,也不是被剑冠一剑破甲的南诏,你魏破关想学他们,先得称量称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北莽军阵后方一人腾空而起,面色阴戾,右手一捏而后一举,就是一杆缠绕着九霄天雷的长矛被狠狠掷出。

    初无声,而后于无声中有雷音汇聚,如万流归川,渐成滚滚九霄天雷之势,叩落长空大地。

    雪地初阳天,一矛惊雄关。

    掠至半空的魏破关身形随刀光回旋,无半点生涩别扭之感,仿似先前那拼尽全力的逃跑就是为了这一刀回旋,仿似也早就料到了那雷矛一瞬的惊天,回旋间,就是刀芒摄血光,凛冽斩长空。

    雷矛刀光相接,气机翻涌不息,如清水落滚油,间不相容;继而,雷矛炸裂,化作无数细小的银弧窜动,方圆虚空瞬间铸就了一方雷池,雷池中央,魏破关手中的横刀一寸寸崩裂,那握刀的右臂,也于乱窜的银弧间,被千刀万剐,生生削去了皮肉骨膜,只余森森白骨。

    “九霄雷元矛,赤家的九霄御雷劲果然名不虚传。”

    雷池中央,断了横刀、折了手臂的魏破关咧嘴嘿嘿一笑,一口白牙显露:“不过,若是你老子赤雷到了,说不得还能留下我魏破关,但你赤虎小儿也妄想一矛杀我,也不称量称量自己有几斤几两。”

    魏破关以牙还牙地骂咧着,左手握拳轰然砸下,像是耍着酒疯的酒鬼,一不小心将乘满酒水的海碗掀翻,雷池中的雷光一瞬全部泼洒向失了准头的魏破关,巨响声中,银弧雷光崩裂,而魏破关也被这股崩裂的巨力掀飞,直接将城关上一座箭塔砸了个粉碎。

    木屑烟尘中,犹有魏破关带着南楚旦角绵长悠远的腔调响起:“今日血漫关,以一破敌千呦……”

    拖曳着呦呦的长音,魏破关转身入城。

    城外,凌空而立的赤虎,面色阴沉,眸晖冷冽,手一挥,万千北莽人再度攻城,入城后,他定要来个血漫西流关。

    城里,负手而立的唐书城一笑:“现在倒是有了几分韵味。”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