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十三章 满城血(五)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刀试天下最新章节!

    有人笑,自然就有人哭。

    魏破关爽朗灿烂的笑容显然让北莽人不怎么高兴,笑容未息,就是数百支漆黑的羽箭凌空落下,漆黑的箭枝,洁白的尾羽,来的悄无声息,阴森莫名。

    魏破关提刀虚抱于胸前,真气流转如意无暇,气机一静一动、一收一放间,仿若一柄撑开的雨伞,将漫天的箭雨全部阻隔在外;羽箭四散跌落,如溅落雨伞摔碎的雨滴,叮叮当当响个不停,颇有几分“雨巷人独行,伞雨相向鸣”的诗情画意。

    箭雨方歇,环绕魏破关一周的北莽盾墙豁然向两侧分开,骏马嘶鸣,蹄落萧萧如雷音,一队百十人的黑水骑纵马跃出。

    甫一出现,就又是一轮箭雨狂潮,魏破关照例是提刀圆如伞,叮叮当当一阵清脆的轻鸣响起,而趁着魏破关抵挡箭雨无暇他顾的这一瞬,这一小队黑水骑收起手中的弓弩,抽出腰畔恍若弯月的莽刀。

    莽刀出鞘,一瞬银锋耀目,黑水骑以队长为锋,两侧并排各斜绕十人如簇,其后五十人并分两排如箭身,余十人原地未动,以做全局策应。而后整个黑水骑小队开始冲锋,宛如一支劲弩射出的漆黑箭枝,掠向提刀横立的魏破关。

    骑兵冲锋,往往百十骑就是莽莽洪流雪崩,大气磅礴,故所谓“大雪滚龙骑,莽莽谁可御?”

    但偏偏北莽这一队百十人的黑水骑冲锋,却没多少洪流雪崩的磅礴大气,而是恍若一根毒箭,锋锐阴冷,无声无息。

    你魏破关有一人如盾守国门,我北莽亦有骑兵锐如箭,看你如何挡?

    “娘的,北莽黑水骑,果然邪门!”

    看着踏雪无声、阴森如鬼的黑水骑,魏破关不禁打了个冷颤,啐了一口夹杂着鲜血的唾沫,骂咧了一声,而后将鲜血殷殷的头盔扔在地上,满头黑发随风飘扬,仰天大笑一声,显得狂傲不羁。

    紧接着,魏破关右手握刀拖地,也像黑水骑一般,开始向前奔跑冲锋,冲向急驰而至的黑水骑。

    骑兵冲锋,初始势弱,而后慢慢加速提速,方才有雪崩洪流之势,魏破关距离黑水骑的距离在十丈开外,恰处于其最大速度冲锋的范围之内,若是以静制动,等来的就是黑水骑势不可挡的攻势,一箭摧城亦犹未可知,这可不是魏破关想要看到的结果。

    所以,他这一动,就是想要在黑水骑冲锋之始最弱的时候,截住他们,断了北莽黑水骑那势不可挡的冲锋,以动制动,以快制快,便是要你胎死腹中。

    显然,北莽黑水骑早已预料到了魏破关的举动,剩余十名站在原地未动的黑水骑兵,开始从箭囊里取出一支漆黑却雕镂有血线符文的箭矢,挽弓间,血线符文绽放出朦胧红光,灿若烟霞,继而,箭矢离弦而出,瞬有风雷裂长空。

    “血符箭……”

    北莽血符箭,就像是大唐的玄机弩箭、破元矛一般,专破武道高手的护体罡气真元,而且,速度奇快,劲力奇大。

    魏破关疾驰的身影一顿,而后咆哮一声,持刀于虚空中一斩一挑,潇洒写意,举轻若重,仿若泼墨挥毫的书法大家一般,但虚空却在这一挑一斩间出现阵阵漩涡乱流,十数支血符箭瞬间陷入其间不可自拔,渐渐变得无力,最后垂落。

    剩下的几支血符箭,也没伤着魏破关,但却阻了魏破关数息的时间,就是这数息时间的耽搁,黑水骑已然掠至眼前。

    银鞍照骏马,飒沓如流星!

    快到极致,冷到极致,也烈到极致,远观中的黑水骑如箭如弩,但等近了身,方才知道,那是无数箭矢汇聚而成滚滚黑水洪流,他料错了名震天下黑水骑的威势,也错估了对方的恐怖程度。

    《兵策》有言:北莽黑水骑,湍湍如流,势不可挡,果如是矣!

    魏破关苦笑一声,但他既然来了,就算是自不量力,也要截一截这湍湍如流的黑水骑。

    面对疾驰而至的洪流,魏破关眸光微缩,不闪不避,身如磐石,岿然不动,颇有几分“任尔东南西北风,我自屹立天地中”的慨然霸气。

    而后,魏破关鲸吸一口气儿,胸腹鼓胀如孕妇,洪钟大吕之音从其胸腹间传出,绵绵不绝,其脚下大地震颤如抖。

    “天钟劲,镇天地,斩……”

    一个斩字出口,天地间陷入一种诡异的静寂之中,无声无象无形,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下一刻,音浪滚滚而出,土石烟尘炸裂,冲锋而至的黑水骑像是被顽石阻了一下,有瞬间的混乱,但转眼就恢复正常,继续扑向魏破关。

    当然,魏破关也没指着这一声呼喝就能喝断滚滚黑水洪流,蓄势收力,双手握刀横斩而出,大地随即裂开一道六丈深、两丈宽的狰狞沟壑,震散的沙石烟尘聚拢如山峦屏障。

    当年西魏名将魏城雁回关外一刀平地截千骑,犹如巍巍千仞崖壁,截浩浩江河般,而今也是魏姓一族的本家人,西流城外,一刀赫然平地起山峦屏障,虽不及魏城一刀截千骑的慨然壮阔,但也算有异曲同工之妙。

    沟壑阻敌,山峦屏障拒敌,然而及近沟壑屏障的北莽黑水骑,却犹不减速,百名黑水骑兵同时举起手中的莽刀,而后豁然扔出。

    北莽莽刀弯如月,这一扔,就仿似天上同时出现了上百轮满月,霜华寒光凄如伤,毫不费力地斩碎了那道沙石烟尘屏障,继而,那上百轮弯刀满月,铺天盖地地斩向持刀而立的魏破关。

    两丈宽的沟壑,于北莽常年生活在马背上的牧民而言,只一跃而不足虑也,更遑论名震天下的北莽黑水骑。先前那百轮满月弯刀,一则破烟尘屏障,再则也意欲逼迫魏破关后退,如果魏破关后退,那么黑水骑就可以轻易跃过沟壑,再成滚滚洪流。

    黑水骑有黑水骑的打算,豪爽粗糙常年被郑无袖、薛小刀取笑满脑子都是肌肉疙瘩的魏破关,也有自己的小算盘。

    百余骑披甲冲锋的黑水骑兵,若没上个三五个魏破关,根本无无法正面抵御;但若是冲锋势弱,或者出现混乱,他魏破关一人,足以杀上十几个来回而后全身而退。

    而这条沟壑,就是魏破关打的小算盘,无论北莽黑水骑兵的马术有多精湛,在其腾空飞跃这道沟壑时,想要继续保持战阵,冲锋的势头无论如何都会稍稍减弱,这就是魏破关杀人破阵的机会。

    虽说方才那一刀他可以将沟壑劈的再宽再深一些,直接阻了冲锋,但如此一来,他怎能有机会杀了这百余名黑水骑?

    他魏破关下城,是来杀人的!

    杀不了人,他怎么对得起那些死去的兄弟?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