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六十八章见先生(完)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大先生与燕狂徒那一战,燕狂徒为的是北莽江湖武林和北莽女帝,无退路;大先生为的是西流百姓,亦无退路。

    既然都无退路,求的便是既分胜负,也分生死;既然是分胜负求生死,自然打的是小心翼翼。开始都是所谓的“试应手”,交手间先试探对方的底细与虚实,然后才是所谓的“压箱底”绝招,所以虽然打的也是有声有色,却始终是由缓到急,由小到大,徐徐渐进,少了几分酣畅淋漓。

    相比之下,大先生和黄东鹤之间的战斗,就直接明了的多,一开始就是全力以赴,所谓的压箱底绝招底牌尽出,倏忽间气象万千,畅快舒心,但终究是雷声大雨点小,留了几分余地,只分胜负,不分生死。

    “结束了吗?”女冠道士眸光灼灼,低声问道。

    “还没结束!”

    燕狂徒咧嘴大笑,双手握拳,显得兴致高昂,战意澎湃,大有出手以一敌二,欲以试试大先生的提剑三尺有青锋,试试黄东鹤的滚滚洪流剑气重。

    正如燕狂徒所言,这提剑落剑间,并不是结束。

    黄东鹤倚着崇山,嘴角殷红斑斑,却面带微笑,呆滞的双眸间淌落一缕星辰流光,口中微道一声:“返人间……”

    “返人间”,在一个返字,从人间而去,回到人间,方是谓“返”;

    “人间”一词,相对于九幽仙庭,从九幽而回,从仙界而至,方可谓曰“人间”。

    故黄东鹤双手持崇山有滚滚洪流一剑时,抛却的那柄轻剑灵鹤,上得九霄云巅,似仙人骑鹤而归仙界门庭;而黄东鹤现在一呼,灵鹤出仙庭,归凡尘,是谓“返人间”。

    明光如萤,如灯,如豆,如星,灵鹤几不见,飘渺不可寻,不似先前那一剑的厚重与磅礴,反倒真如仙庭谪仙一般,空明、澄净、清澈、灵动,不染红尘凡俗,却也至纯至性。

    “崇山重剑如其人,大智若愚;灵鹤轻剑如其性,至纯至性。”

    当看到这飘渺、空灵几乎没什么威力的一剑“返人间”时,燕狂徒直接站起身子,眸光肃然有神,双手架拳,轰然有声,如临危境。倒是一旁的女冠道士没什么感觉,看到燕狂徒如临大敌的模样,有些莫名其妙。

    而灵鹤长剑下的大先生,更是眉头深锁,凝重莫名,脚下微微转圜,两脚相互交错,两步成两仪,两仪化四步而有四象,四象流转间即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天地风雷水火山泽,八步成卦,玄之又玄,终一步而至九极。

    但这一步,大先生始终没有落下,而是倏忽回转,八卦成四象,四象回两仪,两仪归元,又回到了原点,其双脚也回到了原地,仿似从来都没有动过。

    “以步算天机,量天尺,还是无法躲开这‘返人间’的谪仙一剑,好一个黄东鹤,好一个‘返人间’!”燕狂徒喃喃赞叹道。

    莫道有天机,人间算不尽。

    烈烈长风下,大先生轻叹了一声,再抬首间,洒然一笑,吐出的清气聚而不散,凝化为剑,一剑无形无质,却是浩然清正,朗朗乾坤

    一口清气入丹田,提剑三尺有青锋;

    一口清气吐浩诺,三山五岳倒为轻。

    “朝游北海暮苍梧,袖里青蛇胆气粗”,当年的剑仙吕纯阳两袖青蛇胆,但行天下事,剑音朗朗,乾坤清正。

    吕纯阳仙逝后,这春秋江湖虽然每过几甲子都会出现几个练剑用剑的天才,但要么太过孤傲,要么太过锋锐,要么太过清冷,反倒是少了几分清正浩然,以至于后世江湖人哀叹“纯阳剑去无留意,亘古长夜空独回”,言外之意是说吕纯阳仙游后,他浩然清正的剑意便成了绝响,空谷独有一回音而已。

    吕纯阳当年以儒入道,虽然最终走上了道家清净无为的路子,但心底终究还是藏着儒家的那份清正浩然,一念而思无邪。

    今大先生没走吕纯阳以儒入道的路子,书生意气重,当然浩然气也就重,一口浩然气,一柄浩然剑,丝毫不比当年吕纯阳的“两袖青蛇胆”来得差,甚至更为纯粹。若纯阳剑仙在世,恐怕也要叹一声“后生可畏”。

    浩然剑即出,飞上半空,两剑相接,天地间,朗朗乾坤有清音。

    一口清正浩然气,一柄重返人间的谪仙剑,一触即离,虚空骤然颤抖塌陷,烟云瞬时被绞灭吞噬,化为虚无;数息后,方有清越如玉磬的声音响彻天地,剑鸣清音,不倚不靡,清正悦耳,不似先前那般刺耳恐怖。

    清越的剑鸣声在空中回响,经久不绝,宛如一曲绝音唱和,虽是弦断人止,但余韵流留,绕梁不绝。

    纯阳剑仙曾言:

    闻是道如剑,却是剑如道;

    一口人间气,两袖青蛇意。

    剑音未绝,大先生举手拜服,言道:“见过黄先生。”

    黄东鹤亦举手拜道:“见过大先生。”

    两相见面剑问剑;两相见礼两相散。

    拱手行礼见先生的大先生和黄东鹤,相视一笑,继而黄东鹤将崇山重剑重新背负在背上,弯腰捡起被大先生一口清正浩然气震落的灵鹤轻剑,轻抚而高歌道:

    “年少曾无知,端羡天外天;一朝得开悟,我辈剑中仙。”

    “此去非坦途,赠先生一剑,望先生一路珍重。”

    话落,黄东鹤转身一步而百里,消失不见,唯余一柄长剑悬浮于空中,剑音清越。

    伸手接过黄东鹤的灵鹤轻剑,斜挎腰畔,大先生拱手拜谢道:“谢过前辈。”

    起身间,大先生已是气机无暇,真气溢满,精神饱满,如同下山一路北行,一步一聚气,一步一藏意,行千里路而养千里浩然意,行至赤峰城前时那般,无损无碍。

    黄东鹤一路东来,打一架而还一段过往恩情,是为人伦道德;临行前,赠一剑而送无碍无损的圆满气机于大先生,是为敬佩。

    他做不了大先生那样一人战一国的大事,但并不妨碍他佩服大先生的这般行径和为人,所以,他愿赠一剑,不为家国,不为天下,只为眼前之人为大先生而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