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五十章 大自在法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江山如此多娇,代代有英豪。

    有武者,御风揽月,我自逍遥一醉;有文者,提笔流芳千古句,胸中自有安天计;有兵者,将百万雄师,争天地风流。

    这个天下,有江湖草莽,有庙堂贵胄,秦皇汉武过往事,数风流人物,还看今朝。

    屋子里,微微清寂,却是汹涌激荡的气象万千。

    “都督严重了。”少顷,楚倾幽淡淡开口,却是转移话题,道:“都督,可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唐书城没有反驳她的话,而是夸赞,显然是赞同她的观点。她先前所言,仅是根据现有一点信息的推敲猜测,兵法之道,在于策,在于谋,但所有的计谋与策略,都建立在信息的基础上,而不是凭空臆想出来的猜测。

    她懂,唐笑风懂,棠无愁懂,在座的所有人都懂,所以,这个从军几十载,烟发岁岁渐白首的西流都督,自然不可能不懂,他既然敢这么说,就一定有这么说的理由。

    “别的不敢说,但这次主持攻城的人绝非慕容龙城。我和慕容龙城打了几十年交道,他的性格,用兵特点,我虽不敢说了如指掌,但也算知道不少。北莽大军南下西流,未及攻城前,行军慨然有度,铁甲若洪流,磅礴大气,稳如山峦,无懈可击;计设无愁、穿云,金帐、龙城为主,烟水为辅,谋之以十分,没有一丝一毫的破绽,龙蛇、横刀两军两万人,仅余寥寥数人逃生,这些自有慕容龙城的影子,据无愁所说,他也的确看见了慕容龙城。”

    提到薛穿云和死去的龙蛇、横刀将士,棠无愁的眸子,倏忽黯淡了几分。

    唐书城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眸光灰暗的棠无愁,道:“无愁,你有没有想过,穿云为什么死了,而你,却还活着?”

    闻言,棠无愁一愣。他犹记得,薛穿云是隔着数十丈远,被慕容龙城一拳轰碎丹田脏腑而死,那一拳之下,围绕在薛穿云身边的数十名横刀精锐甲士,也都碎成了齑粉。薛穿云死的很简单,却也很惨烈。

    既然慕容龙城可以挥出一拳,当然可以挥出两拳,三拳,他可以杀了薛穿云,自然也可以轻松杀了他,毕竟他的武道境界,和薛穿云相差仿佛。但偏偏,他活了下来。

    他以前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他一直以为是兄弟们用自己的命,换了他一条命。但现在看来,事实却并非如此。

    “是…是慕容龙城故意放我走的。”棠无愁的眼神愈发黯淡,就像是一汪短缺了源头的死水,有惠风波澜,却了无生机。

    唐书城摇摇头,道:“无愁,你活着,是因为慕容龙城想让你活,想让你给我们传递一个讯息,他确实到了西流关。”

    “但…无论什么原因,故意也好,无意也罢,活着,总比死了好。活着,就有希望,不是吗?”

    “谢都督,我知道该怎么做。”

    棠无愁点点头,清风卷起素衣,几分浅凉与凄苦。

    唐书城走到窗前,云层中落下的缕缕微光,滑落在他斑白的双鬓间,如染了一层霜华:“不过,从这几天攻城的情况来看,急切,莽撞,以命填城,虽循兵法之道,但却太过拘泥于章法,细微处有一种生疏窠臼之感,不若慕容龙城的老练毒辣,行军用兵间不着痕迹。”

    “再者,从我军斥候搜集的信息看,慕容龙城已有十数天未曾露面,基本蜗居于大帐之内,即便偶尔出现,也有大量龙城军卫相随,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看不太真切。慕容龙城已是逾七境沧海的宗师高手,有半步圣人之能,除了寥寥数人外,这世上又有谁能威胁到他?况且还是在北莽军营之中,就算是大先生亲临,也不见得能杀了他,又何须重兵保护?”

    “所以,我相信,慕容龙城已经走了,北莽营帐中的那个人,不是慕容龙城,至少指挥北莽军队攻打西流关之人,绝不会是他。”

    “那都督心中可有决断?”楚倾幽问道。

    唐书城皱眉头:“从这几天攻城的情况来看,骄而不燥,急而不慌,涩而不艰,有章法套路,有兵法韬略,但在某些地方,太过于拘泥套路章法,不太像沙场百战老将,以我的判断,他应该师从某个兵法大家,熟读兵法韬略,但却从未上过战场,属于纸上谈兵一类的人。”

    “都督的意思是说,对方只是一个未上过战场的小娃娃?”魏破关大吼一声,一掌拍在旁边的木桌上,整个木桌在无声间崩散为碎片。

    “老魏,你这么激动干嘛?”半躺在椅中的薛小刀白了一眼魏破关,在碎片迸溅的瞬间,左手轻挥,碎片木屑纷纷拢回,集聚在一起。

    魏破关嘿然讪笑一声,摸了摸鼻子,返身坐下。

    而就在此时,唐书城的眸光骤聚,右手伸而微拢,虚空如春风吹乱的湖水,泛起层层褶皱涟漪,在众人还未回神间,唐书城微拢的手掌紧握,层层涟漪陡然破碎,屋中渐有春雷阵阵。

    春雷渐起时,有闷哼声混杂,恍惚间,一抹烟影凭空出现在屋子中央,在碎裂的波纹涟漪中若隐若现,宛如黄昏时夹杂在白云中的一缕夜色,不甚真切。

    而早在唐书城握拳的瞬间,薛小刀、郑无袖就已经出现在棠无愁身前,魏破关、肖寂也已挡在唐笑风几人的前面,至于楚倾幽的旁边,则是唐书城。五人看似随意站立,但隐隐间已然形成合围之势,将烟影围困在中央。

    “你是什么人?”

    唐书城挥挥手,示意众人不必太过紧张,来人的隐匿之术虽然精妙,但也不致于瞒过他的感知,况且,他也没有从对方身上感觉到任何杀意。

    “在下影行,见过唐都督。”

    烟影渐渐凝实,但却仍旧如一团飘渺不定的烟烟,如是有风,便会乘风而散,消匿无踪。

    “洛家的影衫卫?”唐书城皱眉,道:“你不在西流城保护洛家的小子,跑到这里干什么?”

    影衫卫与鹰扬卫不同,鹰扬卫属于国家监察机构人员,而影衫卫则是京城洛家的私卫,主要责任是暗中保护洛家重要人员,当然,在某些时候,也会帮洛家铲除异己和政敌。事实上,洛家就曾不止一次动用影衫卫将自家的政敌满门诛灭,这本是见不得光的事情,也是所有人抵触的事情,但洛家偏偏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干过。

    而且事后皇帝对于洛家的惩处,只是象征性的罚俸减粟,并未予以实质性的惩罚。所以,人人都知道,洛家影衫卫,就是皇帝明养在洛家的一条狗,谁不听话,就放狗咬谁。相比于鹰扬卫这个明里暗里会受诸多人物掣肘的国家机构,影衫卫,才真正属于皇帝一个人。

    “奉少爷之命,将这封信亲手交予都督。”说完,一封裹挟着烟雾的信笺从影行手中飘落,在及近唐书城时,烟雾散去,只余雪白的笺纸和密密麻麻的字迹。

    唐书城接过信笺,扫视须臾,忽而惊怒,狂暴无匹的真元气劲从唐书城身上崩散出来,如决堤的浪涛洪流席卷而出,屋中众人踉跄而退,若非郑无袖、肖寂的护持,唐笑风几人说不得早已跌倒在地。

    即便如此,唐笑风等几个境界较低的人也是气血翻涌不止,喉头腥甜,磅礴浑厚的真气仿若天河倒悬,压得他们喘不过气儿来。

    继而,唐书城向前一步跨出,伸手抓向如烟似雾的影行。

    雾气变幻,仿似氤氲的雾气被狂风裹挟一般,急剧晃动起来,影行的身影,也随着变幻的烟雾扭曲虚灭,仿若要融入虚空天地间一般。

    然而,就在影行即将消逝时,一只手,径直湮没入虚灭消散的雾气中,沉而稳,却是一往无前。

    在唐书城的手探入雾气时,有轻微的碎裂声在屋内响起,而后像是有人在平静的湖泊中扔了一块石头,虚空陡生涟漪,丝丝缕缕的浓郁烟雾从涟漪波纹间逸散出来,染了澄净,仿似先前扔进湖中的不是一块石头,而是一锭上好的松烟墨。

    随着浓郁烟雾的逸散,唐书城冷哼一声,似不屑,似不耐,被烟雾裹挟的手掌猛然向后扯出。

    扯动间,气劲急泄如狂风,桌椅倏然碎裂,门窗洞开,嗡鸣声响彻云霄。

    嗡鸣声中,被烟雾浊染的虚空渐渐湮灭,露出影行的身影,而唐书城的手,正掐着影行的脖子。

    “魔山的《大自在天子法》……”

    唐书城冷哼一声,道:“难怪有如此强的隐匿能力,洛家可真有能耐,什么时候和魔山扯上关系了?”

    “都…都督明鉴,洛家和魔山没有任何关系,这也不是魔山的《大自在天子法》,而是…是二爷根据魔山的《大自在天子法》自创出来的《大自在法》。”

    “洛家二爷,洛天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