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二十二章 惊人言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免费读!

    小先生和洛溪雨的交手虽然算不得惊天动地,但也足以惊动英贤书院所有的人,当唐笑风来到前院时,除了小先生外,书院所有的人几乎都到齐了。

    大先生端坐在院中,身子笔直如松,正手持一叠信笺细细阅览,显得一丝不苟。大先生的身后,赵千山、宁子逸望着和大先生相对而坐的洛溪雨,眼中满是浓浓的厌恶,倒是洛溪言的眼里,淌着莫名复杂的情绪,晦涩难懂。

    左侧的长廊上,楚倾幽依旧男装打扮,斜倚在廊柱上,捧着一杯清茶,打量着院中的洛溪雨,眸中有浅浅幽光闪烁,待看到唐笑风时,楚倾幽笑了笑,瞬时朗朗如清风霁月。

    唐笑风点点头,向诸人打了个招呼,走到大先生身前,躬身行礼后,方才望向院中的洛溪雨,没有言语如刀,亦未有笑靥如花。

    洛溪雨抬头看了唐笑风一眼,同样没有说话,脸上亦不见任何表情,仿若两人是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一般。

    其实唐笑风也乐的这样,洛溪雨看似每时每刻都在笑,但他的笑容里有太多的冷漠与算计,对生命的冷漠,对世人的算计;和这样人的打交道,无异于与虎谋皮,有太多的危险和不确定性。

    “大先生以为如何?”

    看到大先生放下手中的信笺,洛溪雨轻声问道,不似先前的张狂无忌,显得有些拘谨。

    “镇抚使大人怎么看?”大先生反问道。

    “大先生严重了,大人两字晚辈实不敢当,先生称呼我为溪雨即可!”洛溪雨惶然站起身子,垂首行礼道。

    大先生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坐下:“这些消息可靠吗?”

    洛溪雨点点头:“消息是这两天临时收集的,为免打草惊蛇,晚辈不敢大张旗鼓地搜索收集,但上面所书内容,绝对属实!”

    “最近几月,怀朔、北幽两地战事吃紧,大督都月余前携西流数军驰援怀朔、北幽两地,西流关兵力紧张,此时北莽有所动静,应是谋于西流。”

    大先生之言,不啻于一道惊雷,响彻众人耳畔,惊得众人目瞪口呆。大唐九道,其中北疆道是大唐北方门户所在,下辖西流、怀朔、北幽、青武、宣化五州,镇守北莽百余载,是遏制北莽南下的咽喉之地,怀朔、北幽、青武、宣化四州虽没有西流地位重要,但也常年有重兵据守。

    今年十月中旬,北莽忽然出兵四十万南下怀朔、北幽两州,两州告急,其余三州急忙出兵相助,常驻西流的北疆大督都亦亲率西流银枪、大戟、横刀、白马四军奔赴两州,西流关虽然留有最精锐的龙蛇、青狼两军,但相比往时,力量的确是弱了不少。所以大先生之言,不是没有道理。

    再者而言,北莽若想南下大唐,西流是最理想之地,可以一路南下直通大唐腹地,畅通无阻,而怀朔、北幽、青武、宣化四州则不同,南下之路不是崇山阻隔就是河流截路,困难重重。

    仔细想想,大唐北莽对峙数百年,所有的大战从来都是围绕西流展开,西流城下百万骨,从来都不是一句轻飘无力的文人慨叹。然此次北莽四十万铁骑却舍弃了西流关,直扑没有前路的怀朔、北幽两地,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

    “怎么可能?他们怎么敢……”赵千山双目圆睁,不敢置信,但滑落嘴边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怎么敢?但这几百年来,北莽时常就是这样做的。尤其是现任北莽女帝登基后,更是频频出兵扰边。

    苦寒之地多英豪,女子亦可登天宝,说的就是北莽女帝燕碧霄。燕碧霄是前任北莽皇帝的小女儿,自幼熟读兵法韬略,棋琴书画无一不通,曾隐姓埋名于南楚稷下学宫求学,师从兵法韬略大家鬼谷扶龙,被鬼谷扶龙赞为百年难见之奇才;北莽先帝去世后,其五子争夺帝位,北莽王庭一时风雨飘摇,即将分裂之际,燕碧霄领其母亲乞伏一部五千余人,以雷霆残酷的手段,诛其五兄,登基为帝,成为北莽历史上第一位女帝。

    燕碧霄登基之后,通过合纵分化之法,联合弱小部族,分化强大部落,先后统一了北方草原六帐九部数百个部落,北莽国力大增。之后,燕碧霄五次兵临西流关下,虽然没有发生什么大规模战役,但小规模侵扰劫掠却从未间断过。

    北莽女帝的野心,昭然若揭。

    然而北莽的英雄豪杰,从来都是大唐的灾难。

    “以大先生之见,北莽和盗匪所谋为何?”洛溪雨抚着手里的茶杯,并无半点讶异,仿似早就知道了这些。

    “所谋为何?”大先生摇了摇头,道:“暂凭这些信息无法得出确切结论。”

    “倾幽,你来说说?”大先生忽然抬首,看向倚在廊柱上的楚倾幽。

    见到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楚倾幽洒然轻笑道:“叔叔说笑了,侄女才疏,怎敢在您老面前卖弄?”

    “呵呵,我李正这一生,晓琴棋,懂书画,明阴阳,知五行,但唯独于兵法韬略一途无甚了解,你师从那个老家伙,应该可以看出北莽人的谋算。”

    大先生抚着胡须笑眯眯地说着,眼神里满是宠溺。唐笑风从小在英贤书院长大,见到的从来都是大先生君子方正肃穆的神态,从未见过大先生对谁如此和睦宠溺,一时怔然无言。

    “这位姑娘是?”洛溪雨拱手问道,他方才一直以为那名女子是英贤书院新进的学生,但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这是我一位故人的女儿。”大先生简单解释了一句,眸中掠过一缕悠远而深沉的追忆,仿似远方那一抹秋黄,淡薄而清宁。

    见到大先生不愿多做解释,洛溪雨转头看向楚倾幽,试探道:“不知姑娘师从何人,竟连大先生也推崇不已?”

    “家师山野陋民,无名之辈矣!”楚倾幽双手倾覆,声如清风霁月,缓缓道:“叔叔所言,只是客套捧杀之语,镇抚使大人切勿当真。”

    “哈哈,姑娘说笑了,大先生推崇之人,岂会是山野无名之辈。既然姑娘不肯说,雨也不勉强,不过单就此事,还望姑娘不吝赐教?”洛溪雨笑着,眼眸深处有缕缕猩红丝线游曳不定,如同无数红色的小蛇。

    “赐教不敢当。”楚倾幽举杯轻笑,道:“不过我倒是可以从兵法上提些建议。”

    “用兵之法,无非以其正,以其奇,或两者相辅,北莽四十万大军压境怀朔、北幽两地,无论是真还是诱饵,此次北莽于西流之谋,必然以奇为主,以正相辅。所以,若想明晰北莽之谋,解西流之危,必先要了解决北莽之奇。奇之不明,不破,等待北莽大军到来之时,就是倒山磅礴之势,届时西流必然危矣。”

    “敢问姑娘何为奇?”

    洛溪雨脸上的笑意敛去,眉锋缓缓跳动,一如众人陡然加速跳动的心脏一般。

    院外,黄叶飒飒若蝉鸣,寒风正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