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十五章 来客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免费读!

    秋风送爽,也送来了一丝悲凉,但很快便随着章然和那两名中年男子的离去,而消失无踪。

    就连集市中的混乱也很快得以消弭,没有一丝痕迹留下,没有人再记得发生过什么,就像从来就没有任何事情发生一样。

    或者,对于边城人而言,这样的事情太常见了,常见到谁也不会去留意。因为,边城,从来就不是一个太平的地方。

    章然的事情让唐笑风有些恹然,心头仿似压了一块石头,沉甸甸的,本来开心的日子也变得有些沉重。不过想起章然临走时的笑容和比划喝酒的动作,应该是在暗示他下次见面一起喝酒吧,唐笑风不觉安心了许多。

    村镇的集市很热闹,以往行走在街头,看着琳琅满目的货物,闻着清香甜美的小吃,听着客商之间的讨价还价,唐笑风都有一种温暖的感觉,从街头走到街尾,短短数百米的距离,都能走上一两个时辰。

    走累了,到街尾的茶寮歇一歇,听南来北往的行商讲述着途中的趣事异闻,少年偶尔也会忍不住插嘴说上两句没见识的话,惹得茶寮众人大笑不已,届时,他会摸着鼻子尴尬的低头垂首,却又忍不住竖起耳朵偷偷地听着众人口中的半个江湖,一坐,就是小半天。

    然而今天走过街市,从街头到街尾,只用了半刻钟的时间,远远的和茶寮的老板打了个招呼,唐笑风觉得有些无味,在小摊上买了三两熟牛肉、两个馕饼和一壶酒,便准备回山。

    牛肉、馕饼和酒,是唐笑风给亡老和自己准备的,今天大先生和山下的那些老人会聊到很晚,唐笑风也不想去打扰他们,所以他准备到书楼坐一坐,和亡老小酌一两杯。

    书为伴,酒解忧,怎么也算是一桩美事。

    山道上,又已积了一层枯叶,不太厚,也不太滑,煞是好看。提着酒和牛肉,伴着还未完全踏出云层的晨曦,唐笑风顺着那条青灰的山道,慢慢向山上行去。

    书楼,永远是英贤书院最安静的地方,不染红尘萧瑟天。

    回山后,唐笑风径直绕过前院,来到了后山书楼。然而,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亡老压根就不在书楼。唐笑风有些不敢置信,在他印象中,亡老好似从来都没离开过书楼。

    “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啊!”

    看着手中两杯相敬可解忧的美酒,摸了摸鼻子,唐笑风不禁苦笑一声,笑声缱绻,在清寂的书楼内回荡不休,宛如一首轻快的乐曲。

    将手中提着的酒、牛肉、馕饼放在墙角亡老经常看书的地方,唐笑风伸手在衣袂上抹了抹,将手上沾惹的一些油渍擦拭干净。

    所谓以浊污书,于贤者不敬,于礼不合,往常看书前,唐笑风都会用清水濯洗或者用毛巾擦拭一下双手,不过今天来的匆忙,所以也只能凑合着用衣衫充当一下毛巾了,反正这件衣服也该换洗了。

    走到书架前,唐笑风随手取出一本书籍,正准备翻看时,书楼门口忽然有脚步声响起。

    抬首间,只见一个身着青衣长衫如风似仙的少年踏入书楼,少年黑发如墨,如夜色般流下,勾勒出一抹清瘦与孤高;清泠的双眸间,有淡淡的流光飞舞,仿若夜间最美最清的月华,偶然间,又似月华隐没的那一片无垠天,纳容了整片天地;微微勾起的唇角,若一弯清泉,洗去了那一抹孤高与深沉,化作万家灯火,变得轻柔缓和,多了几分红尘绿柳的生气。阳光倾泻,负手而立的少年,踏江山万里风流意,飘飘如是谪仙人。

    青衣写瘦月,凡间几人为。

    把酒问青梅,风华绝代人。

    唐笑风的脑中不知为何会出现这样的词语,但眼前之人,的确有一种令人自叹弗如的魔力。

    青衣少年慢慢走进书楼,身后的光芒在书楼的灰暗中渐渐敛去,看上去方才不那么遥不可及,反而多了一丝柔和与静谧,仿若秋雨过后的长空,澄净而清爽。走了几步,青衣少年忽然停下,望向书架阴影处执书而立的唐笑风。

    将手中的书本放回,唐笑风正想打个招呼,青衣少年却率先开口道:“李先生告知于我今天书楼没有人,先前冒昧,还望见谅?”

    青衣少年口中的李先生,是指大先生,大先生原姓李,只不过天下读书人和西流城的人都喜欢称其为大先生,所以很多人都只知大先生而不闻李先生也。

    “没事!”唐笑风走出书架,斟酌片刻,还是决定告诉青衣少年书楼的规矩,毕竟关乎性命的规矩,知道一下对自己总没什么坏处:“那个以后公子如果要进书楼的话,最好是敲一下门,亦不用等回复,敲一下即好。”

    “为什么?”青衣少年疑惑道。

    想了想,唐笑风还是觉得告诉外人亡老喜欢将妄进书楼的人扔下断崖云海这件事情,对英贤书院的声名不好,笑道:“这是书楼的规矩。”

    “谢谢!”

    ……

    青衣少年的到来虽然让唐笑风有些意外,平添了一丝往日里没有的新奇,不过青衣少年显然没有和他交谈的意思,只是简单寒暄了几句,就自顾去了书楼二层。

    而唐笑风则返回一旁的书架,重新拿起方才那本书籍,静静的翻阅起来。他想在一楼等等亡老,毕竟那里,还有一壶不算好也不算太坏的酒。

    想着酒,翻看着手中的故事,享受着书楼的宁静,渐渐的,唐笑风沉浸到书籍的世界中去,不知不觉间,已经是晌午时分,但依旧不见亡老的身影。

    “嘿,看来今儿个只能自己享受了!”看着空荡荡的书楼,唐笑苦笑一声,不过旋即又想起了二楼的青衣少年,唇角微扬:“孤杯独盏使人愁,闲云为伴令人悠,以酒会友,看来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二楼和一楼一样,也满是书架,但相比而言,二楼留存的书籍都是江湖人梦寐以求的功法典籍,比一楼的经史子集不知要贵重多少。

    当唐笑风来到书楼二层时,一眼就看见了倚着书架翻阅典籍的青衣少年,然而令唐笑风颇感意外的是,青衣少年翻阅的并不是什么江湖功法秘籍,而是一本名为《星易集注》的易数星象古籍。

    “这里的书很多,也很有趣,不过,可惜了!”看到唐笑风,青衣少年放下手中的书籍,微微叹道。

    唐笑风略显尴尬的笑了笑,知道对方在可惜些什么。书楼藏书丰富,但英贤书院喜欢看书的人却很少,至少小先生、赵千山等人就从来不来书楼,因此书楼的很多典籍都满布灰尘。

    蒙尘的好书,恍若明珠暗投,确实是可惜了。

    “不过也不算可惜,故事只说给喜欢故事的人听,这里的书至少遇见了李先生,遇见了沉先生,遇见了你。”

    青衣少年展眉一笑,有清风卷起闲云,裹了一抹深秋与清幽。

    “沉先生?”唐笑风皱了皱眉,李先生是指大先生,沉先生指的又是谁?

    唐笑风稍作沉吟,迟疑道:“公子所说的沉先生可是指亡老?”

    “亡老?他现在是叫这个名字吗?”青衣少年眉锋微挑,继而轻嘲一声道:“亡老,亡还是忘,未亡人,又怎么能忘?”

    “呃……”唐笑风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英贤书院的人他都比较了解,唯独对于亡老是两眼一抹黑,而且无论是大先生还是小先生,也都很少提及亡老的过往。

    好在青衣少年也没纠结此事,转移话题道:“你是李先生的学生?”

    “我不是大先生的学生,但英贤书院是我的家。”唐笑风耸了耸肩,坚定道。

    “家吗?”

    听到唐笑风的回答,青衣少年嘴角微翘,眸光轻柔绽放,仿若深夜中最纯粹的暗,映出的无暇明月,有璀璨星河为伴,淌出涓涓细流,幽幽而深沉。

    虽然青衣少年脸上没有流露出半分情绪,但唐笑风还是从其话语中感受到了无尽的哀伤与无奈。

    “相见即是有缘,如果可以的话,我请你喝两杯?”说着,唐笑风晃了晃手中的酒埕。

    男人的快乐在酒中,男人的悲伤,也在酒中,付之一杯酒,与尔同销万古愁。正好,他有一壶从山下买回的酒,绝对是消愁解忧的好东西。

    “酒?”青衣少年一愣,随即淡淡轻笑,宛如清风霁月,醉了人间:“我叫楚倾幽。”

    “楚清幽?”唐笑风嗫嚅道:“一抹香色倾城舞,半缕深秋锁清幽。”

    “不是清幽,是倾城的倾,清幽的幽!”青衣少年说道。

    “啊……不应是深秋锁清幽吗?为什么会是倾幽?”唐笑风不解。

    “曾经也有人这么问过!”青衣少年喃喃道,仿似看见了岁月那端的那抹身影。

    那时他歌我舞,红泥炉火,半缕深秋,黄叶为伴,酒香风清,他说:深秋锁清幽,何以为倾幽?她笑言:倾了这深秋与清幽,才能自由自在。

    那一年,她还小,他还在。

    “还有,我不是公子,而是姑娘,莫要再叫错了!”

    “姑娘?”

    看着莞尔一笑的楚倾幽,唐笑风微微有些失神。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