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十四章 悲凉秋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免费读!

    英贤书院的青石山道上,黄叶随着夜里的秋霜悄悄潜入,满满遮掩了山道的枯燥单调,眸里梦中一片金黄,缀着未消的青霜,点点清盈,斑斓璀璨,在清晨的阳光下淌出秋的美妙。

    不似秋风萧瑟天,一片金黄,暖了人间。

    “唉,每年的这个时候,都好麻烦啊!”

    山道间,四人缓缓行来,望着铺满黄叶青霜的山道,赵千山摇了摇头,显得颇为无奈。

    “是啊,虽是四季美景连碧天,秋意萧萧满人间,但这样的秋意秋景,年年看,年年见,见多了也确实无聊啊!”

    宁子逸拍了拍赵千山的肩膀,感叹道:“难得你我意见相同啊!”

    “哼,小白脸,我们的意见可不相同,听清啊,我说的是麻烦,你说的是无聊!”赵千山拍掉肩膀上宁子逸搭着的手,冷哼道。

    “呵呵,麻烦可不就是无聊吗?石头人的脑子也是石头做的,啧啧,还真一窍不通啊!”宁子逸望着赵千山,笑呵呵道。

    “小白脸,你是不是想打架啊?”赵千山扔下手中的扫帚,挽起衣袖,满脸凶狠地望着宁子逸。

    “唉……”宁子逸摇摇头,脸上显出惋惜之意,叹道:“说不过,没有理,就诉诸武力,古之圣贤所谓的以理服人,到了你这里,就变成了以力服人,北方的那群蛮子也就这样了吧!”

    “哼哼,理是说给讲道理的人听的,像你这种只知道诡辩的小白脸,是不配听理讲理的,也听不懂。”说着,赵千山扬了扬拳头,“只有这个,才能让你明白什么是真正的理儿!”

    “好了,洛师兄已经开始清理落叶了,如果你们还在这里偷懒的话,恐怕……”唐笑风话音未落,眼前人影一闪,宁子逸便出现在他身边,搂住他的肩膀道:“小风啊,我可没有偷懒,我只是在教那个蛮子什么是理,如何做个斯文人呢!”

    赵千山再次冷哼一声,正欲上前辩驳,忽然感觉到山道间冷冷的眸光,下意识缩了缩肩膀,拿起身边的扫帚,跑到洛溪言的身旁,谄笑道:“师兄,我来帮你!”

    “没骨气!”

    望着一溜烟没影的赵千山,宁子逸耸了耸肩嘲讽道,然而话音刚落,就见到洛溪言清冷肃然的眸光,顿时哑然,乖乖的拿起手中的扫帚,清扫起山道间的落叶来。

    唐笑风轻笑着摇了摇头,看着铺满青石山道的黄叶和青霜,长长叹了口气。

    说实话,打扫山道,确实是件无聊和麻烦的事。因为年年如此,再有意思的事情也会变得无聊,况且,打扫山道,本就不是件多么有意思的事儿。

    不是有意思的事儿,但却不能否认,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儿。

    每年的十一月初十,是英贤书院的院纪日,这一天,既是当年太祖皇帝劈山立祠祭奠英魂之日,也是百年后太宗皇帝立英贤延英才之日。所以每年的十一月初十,英贤书院都会对外开放,让西流百姓得以祭拜古之英魂,让所有士子学者瞻仰古之先贤。

    英贤书院有过辉煌荣光,据闻当年英贤院纪时,宾客盈室,络绎不绝,从山顶到山脚,处处地地都是人,经月不绝。不过现在,每年只有山下集镇的西流老人,还记得英贤山,记得山上的书院,记得当年西流城外、英贤山中的不屈英魂,也只有他们才会来英贤书院转转,和大先生、小先生聊一聊那些故事,说一说当年旧事。

    所以,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大先生怕秋霜黄叶湿滑,会伤了山下的老人,便要求唐笑风他们清扫山道上染了青霜的黄叶,为那些或记得或不记得的人,留一条干净安全的路。

    山脚通往书院的路只有一条,山道两旁是茂密的树林,每年秋季寒霜来时,落叶都会积满山道,一夜一层。枯叶沉淀,青霜铺着,再加上些微陡峭的山道,就是山脚下那些常年浪迹山林、经验丰富的猎户一不小心也会滑倒,更不要说一些上了年纪的老人。所以,每年秋季十一月初十的一大早,大先生就会让几个人趁着百姓还未上山时将山道清理干净。

    小时候是大先生、小先生和邵大叔,现在,则是他们。

    英贤山很高,所以山道也很长,四人都是练武修行之人,体力无虞,但也足足花费了一个多时辰才从山顶清理到山脚,回首,漫山的枯黄间,一条青黑小道扶摇直上,像是一条跨越了千年的沧桑古道,从古到今,从过去到现在。

    当四人清扫到山脚时,已经有老人提着东西,结伴开始慢慢登山。老人们是山脚村镇的乡民,同样也是西流边军的家属,他们的父亲曾经是边军,他们也曾戍守西流关,就连他们的儿子,现在也在军中服役,一代又一代,一待就是一辈子。所以,那些老人都是独自上山,从来没有子孙陪伴。

    当看到四人后,那些老人都热情地打了打招呼,随后慢慢登山,一步一台阶,缓慢但却坚实。

    “他们是英雄!”

    “是的,他们都是!”

    赵千山喃喃道,宁子逸也回了一句,两人相视一眼,本喜欢吵嘴的他们,这次却没有拌嘴和针锋相对。

    因为,他们真的是英雄,默默无名,但却守护着大唐千百载安宁的真英雄!

    目送老人们远去,清扫山道的工作也算告一段落,但唐笑风四人并不打算回书院,因为每年这个时候,大先生会放他们一天假,让他们到山下的集镇、西流城中游玩、闲逛。

    院纪,本应有活动,本应盛大,本应所有人参加,但大先生却说:纪的本意是念,都已经在心里了,就不用纪了,我们这些老人聚聚就行了。

    一顿饭,一群老人,一些旧事,一个萧瑟秋意间永不忘却的记忆。

    ……

    英贤山脚的集镇,因为距离西流主城不远,往来商旅向来喜欢在此歇脚,所以集镇并不显得凋敝,反而很繁华。当然,村镇最繁华的地方,还是位于中央的集市,客栈、酒肆、饭舍应有尽有,南货北物也有不少,更有一些稀罕、神秘物件。

    村镇的市集,是唐笑风去过最热闹的地方,不远处的西流主城,他虽然远眺过它的高大巍峨,但并未进去过。说起来,这也算是唐笑风心中的一件憾事,西流城与英贤山挨着,距离山脚的村镇也并不远,但他每次下山,都是来去匆匆,没时间去往西流城一游,这也成了唐笑风心中一个不大不小的遗憾。

    因而,当唐笑风看见那座巍峨、高大的巨城时,不知不觉放缓了脚步,停在了集市街道的中央。

    就在此时,唐笑风的耳中忽然传来一阵骚乱之音,抬眼望去,却见一个短襟打扮的瘦小青年正在人群中穿梭游弋,如是一条游鱼,任何接近或者靠近青年的行人都会莫名的向两旁退开。

    而在青年的身后,两个商旅打扮的中年汉子则紧追不舍。作商旅打扮的两名中年人身材魁梧,在人群中不像青年那样可以借着行人间的空隙穿梭自若,但仗着高大魁梧的身材和蛮力,两人可以轻松地将挡在身前的行人推搡扔开,就像是扔一块小石子一般轻松,所以两人的速度也不慢。而这种行径也是造成街市混乱的主要原因。

    瘦小的青年是街头卖菜的章然,年纪约莫二十来岁,每次下山买菜,唐笑风都会找上章然,因为章然的菜是集市上最新鲜的,也是最便宜的,所以唐笑风和章然很熟,两人常常一起喝酒聊天,少年给章然讲书中的故事,章然给少年说西流城的趣味,章然是他在山下唯一的一个朋友。

    虽然唐笑风不知道那两名商旅打扮的中年汉子为何要追章然,但他相信,章然不是一个坏人。所以当看到章然被两人追逐时,唐笑风毫不犹豫地冲了上去。

    而章然也在那一瞬间看到了唐笑风,阴郁的脸上扬起一阵轻松的笑容,但却摇摇头,示意唐笑风不要妄动。唐笑风虽然不明白章然的意思,但还是下意识停驻了脚步,望着人群中的章然。

    章然看着唐笑风,再次咧开嘴笑了笑,洁白的牙齿衬着清晨的阳光,格外明亮,像是天边最干净、最澄明的一抹光芒。

    章然张了张嘴,仿似在说些什么,但并没有声音传出,继而章然又比划了一个喝酒的动作,随即转身没入人群,向远处跑去,那两名中年汉子亦紧随而去。

    唐笑风静静的站着,一阵秋风掠过,莫名有些悲凉。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