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九章 神秘古籍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免费读!

    英贤书院的后山,毗邻一座东西绵延百里的山脉,山中野兽、瘴气横生,甚至有传说中的精怪妖兽,危险重重,即便是西流城最资深的猎户,也不敢掠其十里而进,但它又像是一座屏障,将北莽铁骑牢牢的阻隔在西流关处,守护着西流城和西流城以南的千里大唐江山。

    “北有西流关,北莽难翻天”,说的便是在山脉簇拥、阻隔下由北莽进入大唐的最大通道:西流城数十里之外的西流关。只有攻破西流关,北莽才能长驱直入进入西流城,继而南下进入大唐腹地。

    所以,千百年来,北莽与大唐的交锋,主要围绕着西流关和西流城展开,城下百万白枯骨,绝非一句虚言。西流城和西流关,就像是两个历经兵燹战火的巨人,巍峨屹立,牢牢守护着大唐百姓的平安。

    山脉名为西流山,其原本的名字并非西流,亦不可考,相传西流城初建时,唐皇太祖登高而立,望山脉西去万里之遥,目不可及,如西去之洪流,叹言“滚滚山流西去日,青丝红袖不再时”,故名之为西流山,既是感叹光阴流逝,青春不再,也希望兵燹战火西流而去,永远平安,并于山下建西流关。反倒是西流山以前的名字,渐不被人提及,不为后人所知,至于现在,天下只闻西流之名,不再知有其他。

    此时,英贤书院的后山,毗邻西流山脉之地,有清朗的读书声缓缓响起:

    “夫天有太极,阴阳化形,衍天地元精,存乎天地自然之间!”

    “夫地生万物,万物有灵,纳天地元精,存乎天地自然之间!”

    “夫万物有人,人有窍穴,收天地元精,存乎天地自然之间!”

    ……

    “天之道,利万物而身长存,人之道,逆万物而身长生,故天道为顺,人道为逆!”

    “天有阴阳,道有长短,人有生死,是故生者逆,死者顺,循环往复,始归天道矣!”

    “上善若水,水善利于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也!”

    ……

    “吸为始,呼为终,一呼一吸之间,清气入体生真,浊气出体为恶,人道之始也!”

    一字一呼,一字一吸,不急不慢,极富韵律,宛如波澜不惊的溪流,有泠泠之音,充满和谐自然之意。

    随着唐笑风朗朗的声音,其身边的空气有了细微的变幻,如是石子落入湖水中掀起的涟漪,又似清风徐徐淌出的波纹,微妙而又玄奥。

    清晨的阳光染着露珠的澄净,折落在唐笑风的身上,明灭分明,像是一幅徐徐展开的水墨画卷,烙映着青春的记忆与黑白的善恶。

    良久,当朗朗读书声停息,那股天地自然,玄之又玄的韵律方才慢慢消逝;感觉到自己丹田内的真气又凝实增加了半分,唐笑风不禁轻声笑了笑,而后将手中那本泛黄破旧的古籍珍而重之的放入怀中。

    这是唐笑风多年以来养成的一个习惯,每天早饭后都会到山崖溪涧,山溪为伴,闲云为友,诵读这本在他看来神秘无比的古籍。

    说起来,若不是这本神秘古籍的话,今天早晨在山下,说不得他早就被雷虎和假宋三啃的连骨头都不剩了。

    因为,练武修行,是唐笑风从小的愿望,但也仅仅只是一个愿望而已。

    武者修行的第一步,便是丹田生真气,凝元而立。然而从小,唐笑风的丹田,就留纳不住任何一缕真气,恍若一个窟窿满布的水桶,一滴水也留纳不住。无论他多么努力,第二天丹田内的真气便会消失的一干二净,仿似从未存在过一般,大先生和小先生对此也束手无策。

    大先生是圣人,小先生是真龙,洛师兄、宁师兄等是少年俊杰,而他,只是西流城人尽皆知的废物而已。

    无法练武修行,在唐笑风看来,虽然一样可以活得很快乐;但闲暇之余亦难免有些遗憾和失落。

    神秘古籍是唐笑风数年前在书楼中无意间翻寻到的,当时只是觉得有趣,就随手带了回来;当诵读完整本书后,他莫名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内多了一缕真气,而且并未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

    虽然那缕真气很薄弱,不像那些天之骄子所谓的一夜丹田盈如湖,紫气东来出南关,但好歹也算有个盼头。所以这些年来,唐笑风每天都会坚持诵读几遍古籍,而后练习一些锻体拳法,打磨肉身,直到数月前,他终于堪堪迈入修行一境,勉强算半个江湖人了。

    关于神秘古籍的事情,唐笑风也曾暗中问过大先生,但大先生对此却是三缄其口,只是嘱咐他多读多看;没有答案,唐笑风自然免不了胡思乱想,却始终只是徒劳而已。

    有些事情,如果能凭空想透彻的话,这个世界也就简单多了。就像当年名闻天下的大儒方应龙所言:读万卷书方能明神,行万里路方能明心,两者缺一,就是天大的糊涂。闭门造车,胡思乱想,终归只是自寻烦恼而已,差了几分意思!

    或许,看管书楼的亡老知道原因,想到这里,唐笑风禁不住眼前一亮。在他心里,亡老是英贤书院除了大先生之外最有学问的人,因为,亡老几乎看过书楼内所有的典籍。

    英贤书院的后山,有一座石楼,里面全是书籍,从经史子集到山水游记,从星象医卜到功法秘笈,无所不容。据小先生说,书楼中的这些典籍,是从英贤书院建立后经数代人搜集整理留存下来的,十分珍贵,原本像这样的书楼有九座,只是随着英贤书院的衰败,其他八座书楼内的功法典籍、珍贵文集渐被瓜分殆尽,最后只余下这一座。

    不过,便是这一座,也是弥足珍贵,小先生曾言:只要能读完这一座书楼的书,便是在这春秋四国庙堂,也可谋个状元、翰林当当。

    而亡老,就住在书楼里。

    唐笑风先回厨房,取了两个馒头、一碟青菜,装进食盒,而后快步向后山走去。

    书楼位于英贤山后山,靠近一处断崖,清晨云雾未消时,远远望去,书楼若隐若现,仿似矗立于云海之间,飘渺难觅。

    书楼有门,不过书楼的门从未关闭过,至少唐笑风这十六年间从未见过书楼的门阖闭过,无论是刮风下雨,还是大雪纷纷。

    不关闭的门算是门吗?

    答案是肯定的,门也并不一定是用来关的,还可以用来敲。书楼的门,就是用来敲的,无论是大先生还是小先生来此,都要先敲门,再进门。

    这是一个规矩。

    无规矩,不成方圆,这是大先生常说的一句话,但进书楼前要敲门,却并非是大先生立的规矩,而是书楼中一位怪人立的规矩。据小先生说,但凡未遵从此规矩而妄入书楼的人,从来没有人活着出来过。

    书楼中的怪人,不但有一个很怪的姓氏,还长着一张很怪的脸,那张脸就像是从未见过阳光、生长在黑暗中澄净无暇的琉璃玉石一般,除了苍白以外,无其他任何一丝杂质。

    而且,这十六年间,唐笑风从未见这张脸变过,变红,变青,甚至是变老。

    但无论是大先生还是小先生,都称呼他为亡老。

    或许,他真的很老。

    而当唐笑风敲门进入书楼后,一眼就看见了盘坐在墙角看书的亡老。他每次来书楼,都会见到亡老坐在地上看书,甚至连位置也未曾换过,如非他手中的书籍不是原来那本,唐笑风甚至都以为对方是个死人。

    当然,书楼中是没有死人的;据说死人,从来都只在山崖之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