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七章 后手

时间:2017-10-10作者:叶知笑

    ,更新快,,免费读!

    看着唐笑风的笑容,假宋三心头忽然涌起一抹烦躁和不安,他见过太多死人,也杀过很多自诩铮铮铁骨的好汉,那个临死前不是战战兢兢,痛哭流涕,跪地求饶,所谓的慷付死,慨当亡,到头来终归只是口头上的好听话。

    都说生死间有大恐怖,偏偏眼前这个自己一根手指就可以捏死的小人物,面对即将到来的死亡,没有半分畏惧。

    突然,他想到了方才少年讲的那个故事,下意识道:“难道你也有柳睿云蛟龙庇佑,起死回生之后手?”

    说到这里,假宋三不禁摇头失笑,看着清冷静寂的街巷,怎么也不像是有后手的模样,看来自己太过疑神疑鬼了。

    “儒家有云:敬鬼神而远之,我当然没有什么柳先生那种大手笔了!”唐笑风摇头苦笑,继而试探道:“你,应该不是大唐人吧?”

    “哦,为什么这么说,你先前不还认为我是城外山匪安插在西流的探子吗?”假宋三调侃道。

    说到这个,唐笑风不由脸色一红,颇为尴尬和后悔,若非他判断失误,也不至于落至如斯险地。

    “太祖皇帝当年平乱世,开太平,大唐百姓皆仰之敬之,提到太祖皇帝时,皆不免与有荣焉,心有敬佩;而你提到太祖皇帝时,眼中毫无敬重仰慕之情,而且前辈先前说过一句“你们”,大唐百姓应该不会把自己的祖先往外推吧!”

    “所以,晚辈斗胆猜测你应该不是大唐人吧?”

    假宋三眉头一跳,脸上虽然依旧笑意盎然,但心中的杀意却愈盛,见微知著,见一叶落而知秋,这样的人,即便没有武功,也着实是危险的角色,若以后成长起来,于他们而言绝对是遗祸无穷;况且,他这次任务失败,全是眼前少年所为,此处回去,免不了刑罚加身,五毒噬身之苦。

    想到此处,假宋三不禁打了个冷颤,心中恨意勃发,嘴角的笑意敛去,只剩下森冷的杀机。

    唐笑风显然也注意到假宋三表情的变化,微微叹了口气,看来他是没耐心和自己耗下去了,想想也对,江湖很多大人物,阴沟里翻船,可不就是因为话多吗?

    “看来前辈迫不及待想要杀我了!不过临死之前,前辈能否告知晚辈,宋叔他,现在究竟怎么样了?”

    “你不是已经猜到结果了吗?”假宋三轻笑一声,凉漠而残酷。

    果然,唐笑风嘴角不由泛起一抹苦意,他一直不问这个问题,就是因为他已经预料到宋叔可能已经遇害,但始终保留着一丝希望,但现在看来,终归只是可悲可伤的虚假而已。

    “你既然这么想念宋三,我就大发慈悲送你下去见他吧!”假宋三桀桀怪笑一声,终于不再掩饰自己原本的声音,骈指点向唐笑风的眉心。

    却在此时,突然感到身体一阵疲软乏力,筋骨酥软,丹田经脉间的真气运转艰涩而滞沉,脑袋亦有些昏沉,不禁面色大变:“你下毒?”

    起作用了,唐笑风心中一喜,但仍戒备性地向后退了几步,江湖武者,体魄等较之常人强健许多,对毒药多少有些抗性,亦有不少压箱底的绝活本事,由不得他不小心:“我师兄特别研制的七绝涣气散,由七中对真气有特殊抑制作用的药物提炼而成,可通过呼吸进入人体,当然如果吞服的话,效果会更佳。对付三境以下的江湖人卓有成效,对付三境以上的江湖武者,见效就比较慢了。当然,这种七绝涣气散,虽然比较好用,但药材难寻,配制手段亦太过繁复,另外最大的缺陷就是颜色鲜艳,气味浓重,若是细心的人,可不会轻易着了道?”

    说着,唐笑风似有所指的看了一眼地上破碎的瓶罐纸包,假宋三顺着唐笑风的眸光,看着散落一地的红白等物,恍然摇头轻笑:“好手段,好算计,真是后生可畏啊!”

    先前唐笑风应该是将这种七绝涣气散含混在石灰粉、辣椒等物中,借助石灰粉和辣椒的辛重气味,以遮掩其颜色和浓重的气味,方才使他着了道。这种临敌应变的手段,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可着实没有,的确配得上一句“后生可畏”。

    “大先生是君子,没想到却有你这样一个弟子,也不知是幸,还是不幸啊?”

    唐笑风闻言轻笑一声,浑然不在意假宋三话语中的嘲讽之意:“圣人有言,君子方正,但君子亦不器。况且,敌强我弱嘛,用点小手段也情有可原。况且,我也不是大先生的弟子。”

    “哦,对了,前辈也同样不用试图拖延时间,用内力将这种毒药驱除,只要没有架天地大桥,内洞天而外无暇,凡中了这种毒,短时间内都没法动用内力,对于普通江湖人物而言,药效最少要持续一两个时辰,当前前辈武功高强,用不了那么长时间,但一刻钟想来还是有的。”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趁机杀了我,凝元杀通玄,端可谓江湖一桩美事啊!”

    假宋三嗤笑道:“英贤书院的人,不至于如此没胆量吧?”

    “前辈也不用激我!”唐笑风嘿嘿轻笑一声:“只要再等片刻,就有会有巡街衙役捕快路过这里,届时,前辈自然在劫难逃;再者而言,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天晓得前辈是不是还有什么杀手锏未用,若晚辈一不小心中了招,可就阴沟里翻船了。”

    “哈哈,好一个君子不器,好一个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口口声声的君子,却偏偏没有半点所谓的君子风度。”假宋三虽然在笑,但笑容里那股咬牙切齿的恨意任谁都听得明白:“小子,你会后悔的!”

    说完,不等唐笑风应答,假宋三身形转动,整个人便向店铺外蹿去,唐笑风紧随其后跃出店门,却已不见其踪影。

    直到此时,唐笑风方才彻底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算是安全了。但也只是暂时,若不尽快离开,等假宋三察觉,杀个回马枪,他可就亏大了。

    假宋三中了毒是没错,但却不是什么所谓的七绝涣气散,那玩意虽然有,但唐笑风从来都是只闻其名,不见其面,他给假宋三用的只是一种边城常见的令人致昏致幻的毒药,效果有限,持续时间也很短,他先前讲述那么多话,既算是拖延时间,等待药效发作,亦算是营造一种智珠在握的假象,让假宋三有所忌惮,唯此,他才有活命的机会。

    唐笑风擦了擦额头的虚汗,门外清凉的秋风拂掠而入,青衫紧贴着后背,只觉得一阵森寒,不知不觉间背后已是冷汗涔涔。

    苦笑一声,唐笑风不敢耽搁,犹豫着看了一眼已经陷入昏迷的雷虎,还是将其背在背上,顺着清冷的街巷朝集镇中央的街道跑去,只要跑到人多地方,量假宋三也不敢造次。

    至于雷虎,虽然算不得好人,但若没雷虎,他的计划压根就不可能成功,他的小命可就丢在这儿了,雷虎也算是间接救了他一命,这个恩情,怎么着也要还不是?

    一口气将雷虎背到街市,跟相熟的街坊打了个招呼,托他们将雷虎送去医馆;而后唐笑风马不停蹄的赶往集镇捕快的驿所,将宋记杂货铺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连同自己猜测那人不是大唐人和宋三可能已经遇害的消息都告诉了驿所值班捕快。

    将所有事情都辑录在案后,已是一个时辰后了;等唐笑风离开集镇捕快驿所时,宋记杂货铺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街上百姓都在谈论关于宋三的事情,有叹息,有怜悯,有冷漠。英贤山脚的集镇不大,有什么风吹草动,大到杀人掠货,打家劫舍,小到街头打架斗殴,偷看寡妇洗澡,无需半个时辰,很快就会传遍全镇,弄得人尽皆知。

    不过这些东西,永远都只是边城人茶余饭后的谈资,很快就会消失在人们的记忆中。不是因为边城人的心,被风沙磨蚀的冰冷无情;而是因为死人,是西流边城最常见的事情。

    唐笑风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已经是辰时三刻,阳光明媚灿烂。

    希望来世,不要生在边城,看大漠风沙;

    生在小桥流水人家,揽夕阳黄花。

    辰时,该回山喽!

    然而,唐笑风却不知道,在他转身离开之时,有数道似有若无的眸光正悄悄打量着他,有憎恨,有探究,有沉思。而后有数十个信鸽,扇动着翅膀,向南向北,朝不同的方向飞去。

    天地青阳闲云暖,碧云天,有黄花;

    云中谁递锦书去,凭栏杆,倚人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