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刀试天下 第一百六十八章 人不如天

时间:2018-06-20作者:叶知笑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玄黄之气,真的是玄黄之气。”

    有心的,无意的,好心的,算计的,这一切的一切,都与唐笑风无关。

    当确认空中弥漫的雾气为玄黄之气后,他迫不及待的炼化起来。

    没有任何犹豫,没有任何担忧,这种机缘造化,一辈子,或许只有这么一次,他若还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就真真有些懦弱了。

    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武道一途,一言以蔽之,在于争,争资源,争机缘,争造化,不争,就什么也没了。

    持如履薄冰之心,行勇猛精进之事,心有猛虎,细嗅蔷薇,方才是武者之路。

    唐笑风盘膝而坐,双眼微闭,心思空明,一缕缕玄黄雾气,在他的牵引下,涌入他的身体。

    玄黄之气,原本就是这个世间最纯净的元气,不会排斥任武者的体魄,所以,那些玄黄雾气进入唐笑风的体内后,显得十分柔和乖巧,一点点磋磨着他体内的杂质污秽,改善着他的体质。

    一缕缕玄黄雾气,蜂拥而至,仿似一个巨大的蚕茧,将他紧紧裹挟在内。

    而置身于玄黄雾气笼罩之下的唐笑风,则没有任何不适,反而觉得十分舒服,全身像是处于阳光之下,温暖和煦。

    整个人,也像是回到了婴儿状态,回归母体,心思空灵明净,外界所有的一切,生死、贪嗔、仇怨、爱恨,都离他而去,无忧无虑。

    他放下了一切,也拥有了一切。

    渐渐的,唐笑风的呼吸微弱起来,几不可闻,但他的脸色,却没有任何变化,没有窒息时的铁青和苍白,反而更显红润健康。

    若有人在此,一定会发现,唐笑风现在正处于胎息状态。

    《道藏》有言:胎者,根源,始也,不动不摇,不忧不惧,不思不想,如婴孩之处母腹;息者,安住,止也,神气归根而止念,心不动念,无来无去,不出不入,自然常住。所谓人能依婴儿在母腹中,心性住而不动,自服内气,握固守一,是名胎息。

    简单来说,口鼻只是呼吸之门户,丹田为气之本源,人若能坐而忘念,固守如一,则可以不用口鼻呼吸,而是借助丹田生出的气息存活。

    胎息之法,是为道家追求的一种状态境界,所谓常驻胎息,太上忘情,固我长生,大道逍遥。

    常驻胎息,不但可以净化身心,平和心境,契合天地大道,有利于武道修行感悟;而且常驻胎息,固本培元,有助于养生延命,如玄龟一般,静止如一,寿命悠远。

    尤其是后者,对于一些寿命将绝之人,无疑是天大的诱惑。

    因而,道门之中,有许多关于胎息之法的功法,如《坐忘如一经》《胎息归藏法》《玄龟归一功》等等,都是道门的不传之秘。

    当然,就算修炼这些功法之人,也不一定能进入胎息状态,更遑论常驻胎息了。

    处于胎息状态的唐笑风,并没有发现,他的身体,经过玄黄之气的洗练、改造,一层层的污秽之物,从毛孔中渗出,皮肤、血肉变得更加细密、紧实;体内的脏腑、经脉等,也变得白皙无垢,坚韧结实。

    与此同时,经过玄黄之气洗练的神魂,变得通明灵秀,灵台愈发空灵,如归母体,神识、精神力也在一点点增长。

    他整个人,整个身体,整个灵魂,正在悄然发生着变化。

    ……

    “真是胆大包天,不知所谓!”

    山顶古亭中,老者紧紧盯着虚空深处,他的一双眼眸,此时已经全部变成了幽黑色,深邃无垠,神秘玄妙,仿似穿过层层空间,看到了正身处山河鼎内,炼化玄黄之气的唐笑风。

    “大机缘,往往意味着大风险,真以为玄黄之气,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吗?”

    老者嗤笑一声,收回目光,重新看向陈玄都,戏谑道:“师兄觉得,玄黄之气,有那么容易得到吗?”

    “天心易算,人心难测,玄黄之气易得,但人心劫难度,玄黄之气,自然不是那么容易得到的。”陈玄都平静道,仿似山河鼎中少年的安危,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一般。

    老者以为陈玄都是在故作镇静,也没有兜圈子,打哑谜,笑道:“好一句天心易算,人心难测,师弟慧眼如炬。”

    “山河鼎中,有唐皇以天地真龙之气布下的禁制,一旦有非大唐皇室血脉的人擅自炼化玄黄之气,最后绝对会被真龙之气抹杀。真龙之气,可不是什么小猫、小狗,都能抵挡的。”

    老者语气忽然一变,像是一个得了便宜的小贩,揶揄道:“师弟,你猜他,会不会死呢?”

    “我猜他,不会死!”

    青年抬手落下一子,啪的一声轻响,像是敲落在老者的心头,让老者原本笃定的态度,裂开了一丝纹路。

    “哈哈,师兄啊,都到这个时候了,你就不要故弄玄虚了。皇家的血脉,我可都认识,我从未听说,唐家皇室血脉中,有这么一号人物!”

    老者笃定道,显得信心十足,在老者看来,陈玄都现在就是就是在故弄玄虚。

    “师弟,记住一句话,天心易算,人心难测;但天,毕竟是天,高高在上,人算,终究不如天算。”

    闻言,老者心中咯噔一声,他一直以来,好像漏算了什么,摇摇头,将脑海中不切实际的想法抛到九霄云外,轻哼一声:“什么话,都让师兄说了,可惜,口舌之争,并不能决定胜负。”

    陈玄都也不再争辩,镇静道:“我还是那句话,我们,拭目以待。”

    “吼……吼……吼……”

    话音方落,一声声龙吼,响彻天际;

    煌煌真龙威压,瞬间覆笼整个天元山,所有人都感觉一阵气闷和心悸。

    “开始了!”

    陈玄都和老者同时暗道一声,两人抬首,看向山河鼎,和鼎中那名少年。

    两人虽然都说的信誓旦旦,笃定十足,但临到关头,却不免有些紧张。

    一个,关系生死;一个,关系输赢。

    他们都不想输,也都,输不起!

    甲子算计,数载之谋,成败与否,就在今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