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最强打脸秒杀系统 第60章 不许撸

时间:2017-10-10作者:杀手锏

    只见,黑玫瑰来到餐桌边,双手用力抓着李萌萌的胸口,直接把她拎在半空中!

    此时,短裙大腿还在滴尿的李萌萌顿时吓傻了,她忍着胸部传来的剧痛求饶道:

    “屎玫瑰,本公主错了,你就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这时的李萌萌已经被吓得黑白颠倒,语无伦次了!

    屎玫瑰?

    “你!去!死!吧!”

    黑玫瑰一边爆喝,一边抓着李萌萌的胸口,把她朝另外两个心机婊狠狠砸了过去!

    下一刻,李萌萌这个“人肉保龄球”,把两个“瓶子”瞬间击倒!

    全中!

    三女应声倒地。

    就在她们疼得呲牙咧嘴的时候,黑玫瑰又拿起板凳,朝着三人狠狠砸去!

    “够了!”

    只听,黄尚把皮鞭仍在地上,一个瞬步闪到黑玫瑰身边,拉住胳膊阻止。

    李萌萌虽然嘴巴刁钻,但脸上已经留下了手指大小的疤痕,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

    已经是很残酷的惩罚了。

    最主要的是,李萌萌是天弃兄弟叫来饭局的,如果再受什么大伤,会让天弃面子挂不住的。

    “放开我!让本座弄死这个反复无常的死丫头!”黑玫瑰甩着两个大木瓜,大喝道。

    打不过丐帮帮主,还打不过这个死丫头吗?

    就在此时,一名瘦弱的光头小弟闯进了包厢。

    “大当家!出大事了!老爷子他......呜呜呜......”由于情绪过于激动,话还没说完竟然哭了起来。

    老爷子?

    听到此话,黑玫瑰的心情仿佛掉入了冰冻深渊之中,寒心彻骨,冰彻心髓。

    三年前,身为光头帮的创始人,黑玫瑰的父亲在一次帮派大战中,被对手砍成了植物人。

    这三年,黑玫瑰每天都在祈盼着父亲能苏醒,虽然极为渺茫,但只要人活着,就有希望!

    而现在,自己的手下却亲自戳破了她最后的幻想泡沫。

    这一刻,伤心绝望的黑玫瑰放下板凳,脸上的怒色渐渐消散,取而代之的则是满脸的哀沉之色。

    悲。

    “甄哇噻,通知殡仪馆,准备大葬。”黑玫瑰哀声道。

    通知殡仪馆?

    准备大葬?

    听到此话,这名叫甄哇噻的小弟顿时愣住了,随后擦了擦眼泪解释道:

    “大当家,小的刚才是想告诉您,老爷子他,醒了。”

    醒?了?

    你小子怎么不早说!

    原本悲情四溢的黑玫瑰听到手下竟然来了个“神转折”,顿时火冒三丈,暴跳如雷!

    啪!!!

    只见,黑玫瑰用尽全身的力气,一巴掌扇到甄哇噻的光头上,把他整个人扇飞到三位名机婊身上!

    咚!

    甄哇噻落地后,拼命晃了晃脑袋,试图把眼前的“金星”全都摇出去。

    但紧接着,他突然感觉哪里不对,大声嚷道:

    “哇噻!怎么这么骚?好骚啊!”

    之后,甄哇噻再也受不了这骚气熏天的气味了,一下子从三女身上站起。

    “哇噻!竟然有人在公共场所随地小便!还是女生!而且看样子还是没脱裤子直接尿出来的!”

    听到别人如此大声“宣传”自己的丑行,平时喜欢八卦的李萌萌瞬间感觉脸上无光,羞愧至极!

    甄哇噻让她尝到了自己的尿,哦不!是自己的**被他人随意宣传的滋味。

    难受。

    “哇噻,开车送本座去医院。”黑玫瑰瞥了一眼甄哇噻,急声说道。

    去医院?

    没门!

    “不把毕爱国的事说清楚,谁都别想走出这间包厢。”黄尚站到房间门口,捡起地上的皮鞭,在手中来回把玩着。

    黄尚心想,这个小光头来的正好,我看是毕爱国的事情重要,还是你老子的事情重要。

    “毕爱国没死,但你不让本座走的话,他可就真的死定了!”心急火燎的黑玫瑰咬着牙威胁道。

    听到此言,黄尚眯起眼睛,用手来回撸着黑玫瑰!

    的皮鞭。

    “别用那种手势撸本座的鞭子!你这是对本座的亵渎!”

    此时,黑玫瑰恨自己不喜欢用枪,否则早就一枪把黄尚给爆头了。

    听到这名妖艳女子的喝止,黄尚不但没有停止手法,反而撸地越来越快了!

    噗滋!噗滋!噗滋......

    看着自己的贴身武器被人当成玩物撸来撸去,但自己又打不过对方,无可奈何的黑玫瑰用了一招“缓兵之计”说道:

    “今晚,午夜十二点,你自己来‘帝豪夜总会’见毕爱国。”

    “自己来,多一个人,他就是死!”

    黑玫瑰虽然行为上已经让步,但是语气依然霸道,没有一丝退让之意。

    自己去帝豪夜总会?

    “没问题!不过,这鞭子我得留下,见到毕爱国再还你。”黄尚一改冷峻之色,笑嘻嘻地说道。

    黄尚已经弄清楚了黑玫瑰的身份,如果毕爱国真死了,自己也有了复仇目标。

    但如果毕爱国没死,为了避免黑玫瑰鱼死网破,把她放走,是为上策。

    尤其是看到黑玫瑰对这鞭子的重视程度,用它来质押,更是多了一道保险。

    把鞭子留下?

    “好,本座就答应你,不过......你不许对着本座的鞭子撸!”黑玫瑰狠声警告一句,转身走出包厢。

    然而,就当她刚走到房间门口之际,突然感觉后背发凉,一股寒气顺着脚底板直袭头顶!

    下一刻,额头冷汗狂冒,眼神充满恐惧之色的黑玫瑰缓缓转过身......

    你?你是?王......

    就在黑玫瑰准备开口相认之时,低胸装王露把玉指轻抵朱唇,示意不要乱说话。

    黑玫瑰见状,双瞳一缩,欲言又止。

    下一刻,走出酒店门口的黑玫瑰长处一口气,暗叹: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丐帮帮主和这个女人扯上关系,只有一个下场——死!”

    与此同时,包厢内被痛扁一顿的恶汉们,纷纷一瘸一拐地离开了房间。

    临走之时,艾思闭回头放下狠话,说道:

    “小比,晚上看老子我不弄死你!艹!”

    说完,艾思闭用尽全身的力气逃出了酒店,暗中惊呼:

    “他玛的,吓死老子了!”

    听到此话,黄尚本想用瞬步追出去,但发现一旁的张天弃正一筹莫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