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情深你若懂 第449章 我们打算对刘家动手了

时间:2018-09-06作者:芒果千层

    :

    第9章我们打算对刘家动手了

    我心头越发难受。

    这怎么能怪沈子衿呢,他比沈子若也大不了多少岁,再说他只是沈子若的兄长,对沈子若没有任何教导的义务,要怪也是怪沈放夫妻,把沈子若给教歪了。

    我张口,想说点什么。

    沈子衿却先一步,道:“行了,就在这里停吧。”

    前头开车的是周宁,他依言停下车子。

    沈子衿回头看我和周勋一眼,道:“我走了。”

    我点点头,轻声道:“明天再联系。”

    他应了一声,便下车了。

    我望着他站在马路边,很快便有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他上了车,车子开往另外一条路。

    周勋将我垂在额前的发丝别到耳后,道:“应该是表哥的手下,你不用担心。”

    我沉默地点头,将脸贴在他的胸口,轻声道:“周叔叔,我有点难受。”

    周勋捧起我的脸,从我的额头一路吻到嘴角,柔声道:“你要是想哭,那就痛快地哭出来,我在这里呢。”

    我眼眶发酸,就好像找到了主心骨,没忍住落下泪,低声道:“你说表哥会恨我吗?”

    周勋抚摸着我的发丝,声音越发温柔:“如果他恨你,这才回来,他就不会见你……放心吧,他只会对你感到内疚,毕竟是沈放抢走了岳母的东西,还害死了你外公外婆。”

    我蹭了蹭他的胸口,用手背擦了擦眼泪,道:“好在事情都结束了……只要沈放被宣判,我也算是给我妈妈和外公外婆报了仇……以后我也不会再计较……”

    沈放做了那么多坏事,就算我妈当年的绑架案已经过期不能炼,可周勋手里有他的所有犯罪证据,还有他这几十年来手上沾染的人命,判一个私刑应该不是问题。

    周勋轻轻的抚摸我的背脊,道:“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伏在他怀中,忽然想到什么,有些担忧地道:“但你不是要从沈放那里得到一些证据吗?”

    沈放现在肯定不会配合。

    周勋笑了笑,道:“他手里的东西,我们早就挖出来了。”

    换句话说,沈放已经没有了利用价值。

    我稍微松了口气,闻着他身上,我的心情逐渐变得安宁。

    过了片刻,我缓过气来,又抬头望着周勋,道:“对了,周叔叔,你怎么突然跑回来了?非洲那边的事结束了吗?”

    周勋捏捏我的脸:“嗯,我去见了当年的目击者。”

    是周爸爸当年被枪杀的目击者吗?

    我一下子从他怀里坐起来,认真地等着他往下说。

    他道:“对方是刚果的高层,我爸就是去刚果,才遭受袭击。对方当时就在场,他正好瞧见了凶手,还记得凶手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吗?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可我同时又想到,时隔多年,即使对方指认了凶手的长相又能如何呢?对方说不定早已经死了……况且凶手可能只是雇佣兵组织里的一个手下,即使找到了,也没法把背后的真凶揪出来。

    我不由把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

    周勋深深地看我一眼,道:“宝贝,你果然聪明。”

    我怔了怔。

    他这样夸我,偏偏我还不知道他夸我的原因。

    就他听道:“其实那只是对外的借口,我去非洲,真正的目的是抓捕盛庭。”

    我瞪大眼睛。

    他握住我的手,道:“可惜最后还是让他逃了,不过他身受重伤,这段时间应该不会再出现。”

    我不由反手握紧他,拉着他的衣袖,道:“周叔叔,你……那你有没有受伤?”

    盛庭可不是什么普通人,手下都是穷凶极恶之徒。

    周勋微微笑道:“我没事……你闻一闻,我身上没有血味,也没有药水的味道。”

    听他这样说,我索性坐在他膝盖上,和他面对着面,用鼻子上上下下地闻他。

    周勋虚虚地扣着我的腰,忽然从胸膛处发出闷闷的笑声。

    我一怔。

    他将脑袋搭在我肩膀上,低笑道:“宝贝,你太可爱了。”

    我:“……”

    他把车里的挡板放了下来。

    我赶紧抱住他的脑袋,喃喃道:“不……不行……我还有是要问……”

    他捧起我的脸,重重地咬住我的唇瓣,将我的话全部都吞没在他的吻里。

    他抚摸着我的脸,带着诱哄的语气,哑声道:“宝宝,真乖。”

    我继续咬他鼻子。

    他可能也知道自己刚才欺负我太狠了,又哄了我一会儿,转开话题道:“对了,宝贝,你知道我为什么要让表哥去非洲和我汇合吗?”

    我果然被他的话吸引住,抬头看向他。

    他拇指轻轻地抚过我的下唇,缓缓道:“他之前也在盯着盛庭……这次盛庭受伤之后,我们查到他逃去了法国,恰好表哥在法国的势力庞大,我在请他帮忙搜寻盛庭。”

    我惊讶不已,忽然想到,之前秦七只查得到珺瑶在法国,却怎么也差不多具体地址,原来是因为法国是沈子衿的势力范围。

    难怪他能将珺瑶保护得严严实实。

    我道:“那你们抓住盛庭了吗?”

    周勋摇头,道:“他没在法国停留,直接转机去了温哥华,让他逃脱了。”

    我不免遗憾。

    如果能抓住盛庭该多好,一来可以对周家有用,二来我也不用再胆战心惊。

    周勋像是猜出了我的心思,柔声道:“没关系,来日方长。”

    我望着他,道:“你一直没告诉过我,周家现在是什么处境……”

    前段时间帝都的气氛非常紧张,但这几天我感觉好像又缓和了不少。

    周勋抚摸着我的发丝,道:“我们打算对刘家动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