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情深你若懂 第390章 你是O型血,我是A型

时间:2018-09-06作者:芒果千层

    :

    第390章你是o型血,我是a型

    周勋的眸光变得越来越幽深,沉沉地盯着我。

    我没有退缩,和他对视着。

    过了许久,他突然用力捏紧我的手指,几乎要将我捏痛。

    我吃痛地惊呼,他却还是牢牢地抓着我。

    他一字一句,开口道:“我不同意。”

    我胸口隐隐作痛,好不容易忍住那股酸涩和难受,我叹气道:“何必呢,我们离婚,对你对叶大小姐都好。”

    他眼眸幽沉,定定的望着我。

    我对上他的眸光,道:“你心里最喜欢的还是叶大小姐,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原因来挽留我,但我觉得你应该好好想清楚。”

    周勋紧紧抿着嘴角,没做声。

    想到他对叶北北的感情,想到这段时间我所受的煎熬,想到要和他离婚,我心脏便痛得不行,就好像要死过去一般,可我不能表露出来,还要装得若无其事。

    周勋轻轻地摩挲着我的手背,过了两分钟,又或者三分钟,低低地道:“我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确定自己不想离婚……抱歉,念念,不管什么原因,之前都是我伤害了你……但我希望你能给我一次机会……”

    他眼里带着一丝哀求。

    这和我所熟悉的他很不一样,他从来都是自信强大的,很少见到他如此示弱的样子。

    可……我真的没法再给他机会,因为我不相信他。

    根据他的说法,叶北北可能只有半年好活,这半年他肯定是会陪在叶北北身边的。

    那我呢,他要把我安置在哪里?

    是不是也会像之前几个月一样,对我不闻不问?

    我深吸口气,低头瞧着他,道:“不想离婚也可以,但我有个条件。”

    他幽沉的眸光直直地望着我,柔声道:“你说。”

    我道:“我的条件是,你以后再也不见叶大小姐。”

    周勋表情骤然变了,虽然是细微的变化,却还是让我捕捉到了。

    我难免有些低落。

    他一直没说话。

    我也没有催促他。

    他会犹豫是正常的,叶北北毕竟是他喜欢了多年的女人,更何况她还患了重病。

    说实话,若是几个月前,我不会提出这样的要求——若叶北北真是弥留之际,周勋想去照顾她,只要他和我说,我想我还是会答应的。

    一方面我做不到那么冷漠,另一方面,叶南庭为人不错,叶家和周家又是世交,我也不忍心为难周勋。

    可这几个月周勋的所作所为,还有叶北北很明显的占有欲,让我再也不想像个傻子一样被周勋丢弃到一边,我宁愿彻底和他断掉,也不要顶着他妻子的名分独守空房。

    更何况期间周勋一个电话也没有……

    周勋还是沉默着。

    虽然我原本也没抱期望,但他这样的静默姿态,让我心底的失望更甚。

    我已经给足了他时间,既然他还是无法抉择,那就算了吧。

    于是我用力抽出手,起身道:“就这样吧,希望你能尽早拟出离婚合同。”

    说完之后,我便不再看他,提步往餐厅走去。

    他没有任何响动。

    我走了两步,忍不住回头。

    他依旧蹲在沙发边,维持着刚刚的姿势,因为背对着我,我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我苦笑。

    他心里果然还是偏向叶北北的,刚刚我竟然还有一丝期待……

    我在心里轻轻地对自己说,忘掉他,不要再对他抱有期望,不要再为他伤心难过。

    走到餐厅,沈子衿和珺瑶同时抬头看我。

    珺瑶起身迎上来,低声在我耳边道:“你怎么哭了?”

    我一愣。

    原来我不知不觉落泪了吗?

    我自己倒是什么都没发觉,从客厅里走过来,只有几步路的距离,我虽然难受,却一直强忍着,我以为我掩藏得很好。

    沈子衿将筷子一放,冷声道:“周勋欺负你了?”

    我回过神,连忙摇头,道:“只是谈到了离婚的问题,我有点难过而已。”

    沈子衿不悦:“怎么,你是不是不想离婚,求着他改变主意?”

    虽然知道他没有恶意,可被他这么讽刺,我还是有点难过的,于是我没搭理他。

    珺瑶皱眉:“阿衿,别说了。”

    我抹掉眼角的泪,突然注意到珺瑶喊沈子衿的称呼变了,这是不是说明他们的关系变得亲密了?

    珺瑶并没有察觉出我的探究,扶着我坐到椅子里,轻声道:“念念,你是什么想法,和我们说说,我们也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我敛了心思,感激地看她一眼,道:“我打算离婚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你们不用担心我,桑桑的归宿问题我早就跟周爷爷谈好了,其他方面也都是小事。”

    珺瑶看了看我,迟疑道:“你……真的想好了?”

    我点头。

    沈子衿在一边道:“总算是聪明了一回。”

    珺瑶又喊了他的名字,嗔道:“你别刺激念念了,她心里不好受。”

    沈子衿撇嘴,到底没再多说。

    珺瑶拉着我的手,道:“我和子衿打算等会儿就走。”

    我不太惊讶,毕竟沈子衿那么忙,我猜他们应该是打算上午就走的,但是因为见了周勋,所以才推迟了时间。

    沈子衿突然看我几眼,对珺瑶道:“我和念念说点事,你去外面等我。”

    我拉住珺瑶,盯着他道:“你和她现在是夫妻了,有什么事是不能让她知道的?”

    沈子衿面无表情:“夫妻之间难道就不能有秘密?”

    我:“……”竟然无法反驳。

    珺瑶拍拍我的手背,起身道:“你们聊吧。”

    周勋还在大厅里,我有些怕她尴尬,想了想,道:“我们去楼上聊吧,你可以先收拾行礼。”

    珺瑶偏头去看沈子衿。

    沈子衿点头:“可以。”

    我发现珺瑶还是要看沈子衿的脸色,这说明他们的地位是不对等的,我不由暗暗叹气,有些替珺瑶担心,又想到自己和周勋,心情就更低落了。

    出了餐厅,周勋果然还在,他正抱着桑桑,低头(逗)弄着,眉眼温柔极了。

    我心头苦涩。

    如果他真的喜欢我们的孩子,那为什么在桑桑出生的时候,他没有半句问候?

    他甚至都没和我解释……

    这个事当真在我心里扎上了一根刺,我想我永远也无法释怀。

    大约是听到了动静,周勋抬眸望过来,目光落在我身上。

    我和他对视两秒,又错开。

    沈子衿干脆挡住周勋的视线,对我道:“走了。”

    我便低下头,跟着他和珺瑶上楼,期间没再看周勋。

    在上楼时,我感觉到周勋的视线一直盯着我的后背,我紧张得不行,却只能佯装镇定,一步步地走到二楼。

    终于看不见他了,我不由重重地松了口气。

    沈子衿瞪我:“没出息。”

    我只当做没听见。

    进了客房,珺瑶在房里收拾东西,我和沈子衿去了阳台。

    沈子衿也没绕弯子,掏出手机,打开一个页面递给我,道:“你自己看吧。”

    我狐疑地接过,看到屏幕上是一张dna检测结果单,名字是沈放。

    他为什么要给我看这个东西?

    还没发问,他已经开口,道:“当初我只对比了你和爷爷的dna。”

    一句话,便让我整个人都愣住了。

    我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他终于还是知道了……

    沈子衿缓缓转向我,眼神冰冷:“你和我爸的nda相似度只有百分之十九。”

    我一时说不出话。

    ……他果真还是发现了。

    我脑袋里闪过无数的想法,是装作不知情呢,还是跟他解释?

    在我迟疑的几秒里,沈子衿嘴角勾着嘲讽的笑,道:“你果然早就知道了。”

    我:“……”

    早知道我刚刚就表现出惊讶的样子了,也免得他更气。

    不过转念一想,如果眼下不承认,把真相隐瞒,等以后被他知晓了,肯定会更生气。

    所以我虽然避开了他的视线,却没有否认。

    他握着拳头,道:“要不是我看了桑桑的出生信息,也不会怀疑到这上面……桑桑是o型血,你是o型,爷爷也是o型,我和我爸却是a型……”

    我突然想起昨天医生给桑桑做检查时,他确实提起过桑桑的血型。

    原来他竟然是从那时候开始怀疑的,可惜当时我根本没注意。

    他冷笑:“难怪你一直不愿意叫我表哥,因为你早就知道你和我没有血缘关系,你觉得我不配做你表哥,是吧?”

    自然不是这个原因……

    我知道他是怒极了才会口不择言,所以并不怪他。

    他怒目圆瞪,眼里的愤怒几乎要溢出来。

    我想了想,道:“表哥,你觉得你爸知不知道我和你们没有血缘关系?”

    沈子衿脸色微变,瞬间哑火。

    我又道:“我和沈外公的dna是匹配的,说明我妈是沈家人,而你爸和我的dna不匹配,这又说明什么呢?”

    沈子衿死死地盯住我,没做声。

    我猜他应该早就想明白了,只是不愿意相信,于是我接着道:“假设你爸知道真相,那他为什么要隐瞒我呢?”我抬头和他对视,道,“我是前不久才知道这个事的,但你爸肯定一早就知情,当初他还反对我回沈家,是你极力促成,再有周叔叔在中间周旋,他才答应的……那么,他为什么要隐瞒真相呢?”

    沈子衿眯起眼,瞅了我好半天,突然挥动拳头,狠狠地砸在栏杆上,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他的表情很难看,我知道他现在心里波动肯定很大。

    正因为如此,我忽然有点犹豫,要不要把话挑明。

    难道要我和他说,沈放为了沈家的产业,设计绑架只有两岁的妹妹,养父养母因此被气死?

    如果他知道我和沈放是仇人,他会是什么反应?

    我静了许久,才道:“其实我一直是叫你表哥的。”

    沈子衿拿眼扫过我。

    我轻声道:“但是你爸妈……自从我回周家后,就再也没叫过他们舅舅舅妈了。”

    沈子衿眯起眼。

    我心里有些忐忑,既希望他能听懂我的意思,又希望他听不懂……

    他好半晌都没有动静。

    我犹豫着要不要离开让他冷静一下。

    他却忽然出声了:“你的意思是,我爸做过什么对不起你……不对,是他做了对不起你妈妈的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