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情深你若懂 第203章 当初就是沈家人让我和龚珊来害你

时间:2018-09-06作者:芒果千层

    :

    第203章当初就是沈家人让我和龚珊来害你

    苏石岩的脸色立刻变了,大怒道:“我不信!臭(婊)子,你一定在嫉恨你弟弟!”

    我嗤笑一声,明晃晃地表达了我的嘲讽:“陆志明和龚珊的儿子,跟我没有半点关系,我就是去认一条狗,也不会认他们的儿子做弟弟。”

    苏石岩整张脸都扭曲了:“你胡说!你肯定是在嫉妒我儿子!他是苏家的宝贝,你只是个赔钱货,你一定是在嫉妒他!”他转向周勋,急切地道,“上次你说过,龚珊怀的是我的孩子,是不是?!”

    周勋淡淡道:“我骗你的。”

    苏石岩的脸一下子变得阴沉可怖。

    周勋漫不经心道:“当初我是看你差点把龚珊打死,才转口说孩子是你的。我想着等孩子生下来再告诉你真相,可惜你一入狱,龚珊就扔下你跑了。要不然等十年后你出狱,得知你期盼了很久的儿子其实是别人的……那场面一定很好笑。”

    苏石岩脸色大变,突然大吼一声,就要挣开狱警朝周勋扑过来。

    狱警立即反剪住他胳膊。

    周勋神色淡然,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我不禁有些佩服他。

    他几句话就把苏石岩给激怒了,让苏石岩歇斯底里,几乎精神失常。

    苏石岩在那边疯叫道:“你一定是在帮着这个贱人来骗我!那就是我的儿子!是我儿子!你们两个小畜生,不得好死!”

    他看上去已经不正常。

    我心里痛快不已。

    他不是想要龚珊给他生儿子吗?龚珊确实生了个儿子,可惜不是他的。

    说实话,如果他没进监狱,我真想看他把龚珊和陆志明的儿子养大,等他老了后知道真相,会是什么反应。

    他应该会彻底崩溃吧,说不定会猝死。

    想想那样的场景,我就觉得畅快。

    他和龚珊把我妈气死,龚珊又把他气死……真是报应不爽。

    遗憾的是,如今龚珊已经死了,他也被关在监狱里,我永远也不可能看到那样的画面。

    周勋淡淡地扫过苏石岩,道:“如果你不信,可以去做dna检测,那孩子确实不是你的。”

    这句话就像是最后一根稻草,苏石岩彻底尖叫起来,整个人都疯了。

    他骂我白眼狼,骂周勋不得好死,骂龚珊是臭(婊)子……总而言之,错的是我们,只有他是对的。

    明明一切错误的源头是他,明明他才是(禽)兽不如的东西,可他却把所有的错都推到别人身上。

    像他这种人,就是死了,估计也不会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只会觉得全世界辜负了他。

    我漠然地盯着他。

    就是他此时此刻真的成了一个疯子,我也不会同情他。

    曾经他搂着龚珊在我妈的葬礼上耀武扬威的时候,我就想,他为什么还没遭到报应呢。

    即便现在他被气得发疯,我依然还是觉得他远远没有得到惩罚。

    毕竟我妈都被他和龚珊逼死了,他却还好好地活在世上,这太不公平了。

    我讽刺道:“你怪龚珊做什么,要怪就怪你自己瞎了眼看上她那种女人,你这是自作自受。她只是给你戴顶绿帽子,你就。要是当初你娶了她,还养着她跟奸夫的儿子,那才叫呢!”

    苏石岩啊啊地尖叫着,整个人好像都变得扭曲。

    要不是狱警紧紧地拉住他,他估计直接就朝我冲了过来。

    我双手抱胸,道:“其实你也用不着生龚珊的气,因为龚珊已经死了。”

    苏石岩原本在大喊大叫,闻言突然停止了嘶吼。

    他目光呆滞地盯着我,完全忘了反应。

    我重复道:“她死了。”

    苏石岩慢慢地转动眼珠子,像是换过起来了,接着大笑道:“死得好!死得好!这就是报应啊!臭(婊)子,骗了我那么多钱,还想骗我给她养野种!这种贱人,就该早点死!”

    我心里不由自主地涌起一股寒意,从头到脚好像都浸在冰窖里。

    当初他多宠龚珊啊,如今却为龚珊的死而拍手叫好。

    他这种人,当真是可怕,不但自私自利到了极点,心还是黑的冷的,恐怕连动物都比他有感情。

    我想,当初要不是周勋救了我,他肯定会亲手杀了我。

    因为我阻碍了他得到我外公的遗产,他为了钱,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

    我深吸口气,道:“我还有个消息要告诉你。”

    苏石岩笑得特别恐怖狰狞:“是不是那个野种也死了?!”

    他竟然……在盼着龚珊的儿子死掉……

    我想起他当初把挺着大肚子的龚珊绑在椅子上,拿鞭子(抽)打龚珊的场景……要不是周勋让他必须留着孩子,他估计早就把龚珊肚里的小孩给折腾死了吧。

    他那种人是没有良知的,对着婴孩也能下手。

    我毫不怀疑,要是龚珊和他结了婚,等他发现儿子不是他的,他肯定会把小孩给掐死。

    他当真像是从地狱来的厉鬼……心狠手辣得可怕。

    我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周勋轻轻地握住我的手。

    他的手掌温暖,一直暖到了我心里。

    我缓过神来,盯着苏石岩,道:“她儿子活得好好的,我要跟你说的是另外一个事。你还不知道吧,我妈是沈家的女儿……对,就是(帝)都那个沈家……你也知道,我妈是外公外婆收养的,这次我去(帝)都,沈家找上我,说是验了我的dna,证明我就是沈家人。”

    苏石岩瞪圆了眼睛。

    我嘴角勾起笑,道:“你不是一直想巴结上沈家吗?当初如果你不把我妈气死,现在你已经是沈家的女婿了……啧啧,本来唾手可得的东西,结果就被你自己给弄没了……真是报应啊!”

    苏石岩听了,脸色一下子变了,像疯了一样尖叫。

    这次比刚才更加疯狂,他不但嘶吼尖叫着,还用脑袋去撞墙,用牙齿去咬旁边的狱警。

    狱警大声呵斥他,可他却就像完全没听见,变本加厉地大叫着。

    这个样子,还真像个精神失常的疯子。

    我看得解气不已。

    他当初费尽心思想巴结上沈家,如今发现我妈就是沈家的女儿,他应该很后悔吧。

    对他这种人来说,让他失去往上爬的机会,比要了他的命还要叫他痛苦。

    欣赏了一会儿他的失常,我就没兴趣再看下去了,轻声对周勋道:“我们走吧。”

    周勋点头,牵着我往外走。

    结果在我们快要走出去时,原本还在大吼大叫的苏石岩突然安静下来。

    他在身后冷笑道:“臭(婊)子,我告诉你,你别得意!你以为沈家真会认你回去?当初就是沈家人让我和龚珊来害你,你觉得沈家真的想让你认祖归宗吗?!”

    闻言,我脚步不由一顿,回头去看他。

    可他却什么都不说了,只露出一个诡异的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