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情深你若懂 第201章 拜祭

时间:2018-09-06作者:芒果千层

    :

    第201章拜祭

    盛庭看着我,道:“可惜了,我本来很喜欢你,还想追求你呢。”

    他是当着周勋的面说的,我觉得他要么是开玩笑,要么就来砸场子的。

    我装作没听见。

    周勋嘴角微微勾起,道:“你来晚了,她已经是我的妻子。”

    盛庭笑了一声,看向他,道:“所以说三少你的运气总是那么好。”

    这话里似乎还有其他意思,我不禁疑惑地打量他们。

    周勋微微地笑,没有做声。

    盛庭也转了话题,道:“陶队是个厉害人物,这次要小心了。”

    我不禁皱眉,他们在打什么哑谜?

    为什么要小心陶知州?

    周勋道:“不要紧,他在查其他事,不会影响我们的生意。”

    我竖起耳朵听,却越听越糊涂。

    盛庭才来华夏多久,周勋就答应跟他做生意了?

    我一直以为秦雪曼还在和盛庭谈判阶段。

    而这所谓的生意是什么?

    他们要避开陶知州,想来也不是什么正经生意……

    我不由紧张起来。

    虽然我知道周勋是为了接近盛庭才会合作,可我真的不太赞同他做违法的事,哪怕只是为了引出盛庭和盛庭背后的人。。

    我担忧地瞅他一眼,但在盛庭面前,我自然不会说什么。

    而盛庭似乎就是来找周勋要这一句话的,得到周勋的保证,他就没再多说,很爽快地告辞了。

    走之前,他突然问我:“苏小姐,难道你不想知道你母亲当年发生了什么事吗?”

    我惊讶地瞪大眼睛,难道他知道内情?

    可他不是在温哥华长大吗?

    就连周勋,我问他时,他也说也没听过当年的事。

    那盛庭又能知道什么?

    我狐疑地望着他。

    他笑眯眯道:“我自然有渠道获得消息,如果你想知道真相,就单独来找我。”

    我眯起眼。

    他这是当着周勋说的,居然一点也不避讳……

    所以,他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周勋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变化,就像是没听出他的暗示。

    我也只能压下心底的惊疑,道:“我会好好考虑的。”

    盛庭大笑着走了。

    等他的车子开出院门,我不由看向周勋,道:“周叔叔,你觉得他真的知道我妈的事吗?”

    周勋摸了(摸)我的脸,道:“不用理他……岳母的事,我会叫阿宁去查的。”

    我应了好。

    迟疑几秒,我又道:“周叔叔,你……真的没听过沈家当年的事吗?”

    周勋牵住我的手,道:“毕竟已经是四十多年前的事了,我确实没听过……改天我找爷爷问问。”

    我点头。

    但不知为何,我却总觉得他有可能知道真相,只是故意瞒着我。

    ……

    一夜无梦。

    第二天一早去拜祭我妈,天气依旧阴冷,这次没有带上睿睿,主要是怕他感冒。

    好在他和宁姨也算是熟悉了,宁姨陪着他在玩具室里玩,他也没意见,还很乖巧地表示不要我和周勋担心。

    我忍不住亲了他好几口,这才出门。

    车子开去墓园。

    越接近,我就越紧张,有些近乡情怯。

    当初跟随周勋去(帝)都时,我没想到会隔好几个月才回来。

    而这次回来,我已经结婚了,也不知道外公和我妈会不会怪我先斩后奏。

    外公应该不会吧,他那么宠我,肯定会支持我。

    至于我妈……我想她可能会唠叨……

    她的婚姻不幸福,也许她也并不看好我和周勋。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因为他们已经没法再告诉我那些想法。

    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细雨,就和我的心情一样,充满了阴霾。

    周勋将我抱在怀中,亲了亲我的额角,道:“待会儿你说外公会不会嫌我老?”

    我一怔。

    随即意会过来,他应该是在故意逗我。

    我不由抿起嘴角,贴着他的脸,道:“你就比我大六岁而已。”

    他的指尖轻柔地抚过我的嘴角,低笑道:“可你一直叫我叔叔……外公肯定会以为我年纪很大。”

    之所以叫他叔叔,是因为第一次见面时,苏石岩就让我这么叫他,后来这个习惯就一直保留着。

    可实际上他并没有比我大多少。

    我认真思索道:“要不,我叫你哥哥?”

    “哥哥?”他重复一遍,嘴角的弧度更大,“也不是不可以……”

    我看着他,总觉得他的语气有些古怪。

    他将脸埋在我脖子里,发出低沉的笑:“如果宝贝在床上这么叫我……就更好了。”

    我:“……”

    原来他是在想这事呢,难怪语气那么古怪。

    我抬起他的脸,捏他的脸,道:“你太坏了。”

    他笑着握住我的手,放到他唇边亲吻,刻意哑着嗓音,道:“我只对你坏。”

    我感觉心跳声越来越大。

    他咬着我的手指,笑得格外迷人:“嗯……其实你在床上叫我叔叔的时候更有感觉……”

    我:“……”

    这回我没再客气,直接就咬了他的鼻子一口。

    他将我紧紧抱在怀中,笑得更大声了。

    我又是羞赧,又有些甜蜜。

    他就是故意在闹我,而被他这么一弄,我原本紧张的心情确实缓和不少。

    抵达墓园,周勋亲自撑伞,搂着我拾阶而上。

    雨淅沥,整个墓园很安静,只有寒风吹过树梢的声音。

    我外公外婆和我妈的墓是在一块的,只不过外公外婆并排着,而我妈在下面一排。

    本来我妈旁边还给苏石岩预留了位置,那时很久以前就定好的,可惜苏石岩终究辜负了我妈。

    所以就算以后苏石岩去世,我也不会再让苏石岩葬到这里。

    因为最先遇上的是我妈的墓,我们便先拜祭我妈。

    周宁在身后给我和周勋撑着伞。

    周勋搂着我,低声道:“岳母,我和念念来看您了。”

    记得上次在葬礼上,他叫的是杨姐。

    仅仅是一个称呼的改变,就能说明我和他的关系不一样了。

    我在心里暗暗感叹着。

    就听周勋继续道:“我会好好待念念的,您别担心。”

    他这句话特别严肃,就像是一个誓言。

    我忍不住抬头朝他看去。

    他神色也十分肃穆虔诚,没有丝毫敷衍的意思。

    我心头震动。

    他……确实是在向我妈发誓……

    而他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所以他以后……应该真的会对我好吧……

    我视线不知怎么,慢慢变得模糊起来。

    之后周勋吻了下我的额头,道:“你肯定有很多话要跟岳母说,我去一边等你。”

    说着他便带着周宁和保镖走到一旁去了。

    他这样体贴,我心头更加感动。

    我打着伞,蹲在我妈的墓前,轻声道:“妈,你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顿了顿,我扬起左手,让我妈看我无名指上的戒指,“我和周叔叔结婚了,他对我很好,我会和他好好过日子的。”

    照片上,我妈笑靥如花,就像在说,他同意了我和周勋的婚事。

    我不禁也笑起来。

    静了几秒,我又道:“其实一开始我是有些怪你的,你心里只有苏石岩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为了他,你竟然狠心扔下我……”

    照片里我妈的笑容依旧,好像在向我说抱歉。

    我眨眨眼,将眼里的泪水逼回去,低低道:“但现在我不怪您了……因为您将周叔叔送到了我身边……妈,我很爱他,我认定了他……我会努力让他也爱上我,您不用为我担心……如果到时候他还是没有爱上我,我也不会像您那样消极,我会好好地活着。”我抚摸着肚子,露出一个笑容,道,“我快要给您生外甥了,我快要有宝宝了……为了孩子,我也会坚强……”

    周勋就站在几米远处,当我不经意抬头看他时,他也在注视着我,目光温柔而深邃。

    我不禁冲他微笑。

    或许是因为有他在,所有此刻我心里只觉得特别安定。

    我再次看向我妈的照片,犹豫道:“只是沈家……我不知道要不要回去……”

    从内心深处说,我当然不想回。

    可我隐约有种直觉,只有等我回到沈家,我才能查清楚当年的事。

    我妈安静地笑着,并没有给我答案。

    我轻叹口气,又和她说了苏石岩和龚珊的下场。

    她生前那么爱苏石岩,我却把苏石岩送进监狱,不知道她会不会埋怨我。

    但说实话,我也并不在意她怎么想。

    苏石岩决定把我送进精神病院,让龚珊来折磨我,后来更是绑架我,把我送到古琼手里……这一桩桩,一件件,我妈在天上肯定看着,若是她还偏心苏石岩,那我也不想认她这个妈。

    我跪下去,磕了三个头。

    青石板硬邦邦的,因为下了雨,又湿又冷,我的膝盖和额头贴着地面,只感到阵阵冰凉。

    但我还是结结实实地磕了三个响头。

    当我起身时,周勋已经走过来。

    他将我抱在怀中,虽然什么也没说,可他温暖的怀抱却叫我从头到脚生起一股暖意。

    随后我们去了外公外婆的墓前。

    周勋大约是知道我很敬重外公,语气更加认真,说会照顾我一辈子,要外公放心。

    我望着外公的照片,反而不知道说什么。

    对外公,我只有浓浓的思念。

    我的童年几乎都有他的陪伴,比起我妈,我和外公的感情更深。

    记得苏石岩和龚珊事发那一天,我妈被刺激得晕倒,我把她送进医院,她醒来后疯狂地咒骂我,拿起床头柜上的茶杯砸在我身上。

    我心里难受,跑到外公外婆的墓前待了一整天。

    这里就像是我的一个港湾,我受了什么委屈,又或者有什么高兴的事,都会来这里和外公外婆絮叨。

    周勋在轻轻地和外公说着话,我则安静地站在原地,盯着我外公的墓碑看。

    我外公全名叫杨书清,在花临也算是有名的人物,他一生帮助了很多人,听说到现在还有许多人怀念他。

    我很骄傲有这样一位外公。

    只是不久前,我突然多了一个亲生外公,这让我完全接受不了。

    周勋已经和外公说完话了,他亲了亲我的脸,道:“外公已经答应,把你交给我。”

    我睨他。

    他嘴角微勾,摸了(摸)我的脸,道:“宝贝,我还有几句话和岳母说,你和外公聊吧,我待会儿来找你。”

    我点头,他应该是故意留出时间来给我和外公说话吧。

    等他走后,我蹲在外公的墓前,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