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我的情深你若懂 107 流产?!

时间:2018-09-06作者:芒果千层

    :

    107流产?!

    可能是见我服软,周姑姑的脸色总算是缓和下来。

    她转向王叔,道:“您快去忙吧,我这里都是小事,劳烦您跑一趟,实在是抱歉。”

    看得出她对王叔还是很尊敬的。

    王叔担忧地看我一眼,终究什么也没说,恭敬地退出去了。

    周姑姑有把佣人都赶走,甚至连周姑父和她的两个儿子,她都没让他们留下来。

    她只留了小晚。

    而我就跪在屋子中央,正好面对着她们。

    但她们都没有理我的意思,凑在一起说说笑笑,把我当成了空气。

    小晚一边给周姑姑按摩手脚,一边和她讨论某些大牌新出的衣服和首饰,声音柔柔的,又温柔又细致体贴。

    周姑姑全程都很和颜悦色,完全没有刚刚的狠厉和蛮横。

    看得出她们的感情更好,比起两个儿子,周姑姑似乎更信任小晚。

    或许……因为小晚是女儿吧,又或者小晚格外会哄人。

    不管怎样,周姑姑为了让小晚嫁给周勋费尽了心思,就说明小晚绝对不简单。

    之前我还把小晚当成好姑娘,看来是我看走了眼。

    ……

    跪了大约半小时,就到了晚餐时间,周爷爷和周勋还没有回家,叫人打电话来,说是让大家先吃。

    之后佣人端了饭菜上楼,周姑姑看也没看我,直接和小晚开吃。

    没人叫我去吃饭,周姑姑也没有让我起来的意思,我只能继续跪着。偏偏饭菜的香味一直飘到我鼻子里。我又累又饿,膝盖已经麻木,要不是前几年我一直在锻炼,身体底子好,我估计早就晕过去了。

    王叔倒是还记得我,可他也没敢叫人送吃的上来,只是来跟周姑姑请示,让佣人带我下去吃饭。

    周姑姑面无表情:“阿勋没回来,她就得继续跪着!”

    拒绝了王叔的提议。

    小晚放下筷子,柔声劝道:“妈,还是别让念念姐饿着,到时候晕倒了,外公和勋表哥都会怪您的。”

    周姑姑拧眉道:“但我已经放出话……”

    小晚就给她出主意:“要不叫让送上来,让她陪我们一起吃好了。”

    说是陪她们吃,其实还是让我继续跪着。不过总比饿肚子好,所以我保持了沉默。

    周姑姑阴鸷地盯了我几眼,终究没有反对。

    小晚亲自去端了吃的来,送到我面前,背对着周姑姑,低声道:“吃吧,我刚刚打电话去问了表哥,他暂时还回不来。你也别逞强,吃点东西垫肚子。”

    说完还冲我笑了笑。

    我微微疑惑,她此刻的善意不像是作假。

    可……这是为什么?

    我都不知道该不该感激她,她这样反复无常,我反而有些害怕。

    不过她说得对,无论如何,保存体力要紧。

    虽然跪着吃东西很屈辱,可这也是没有办法。

    我食不知味地把碗里的东西全部都吃完了。

    结果刚搁了筷子,就听周姑姑嘲讽道:“做错了事,胃口还这么好……”

    她看我不顺眼,随便怎么样都能挑我的错,所以我什么也没说,低眉垂目地继续跪着。

    周姑姑冷哼一声,到底没再挑刺。

    就这么跪着,快到午夜,周勋还没有回家。

    周姑姑已经准备睡了,可她还没有放过我的意思。

    小晚在一旁小声提醒道:“妈,已经很晚了,念念姐……”

    周姑姑像是才想起有我这么个人,转目看向我。

    灯光下,她的眼睛阴森渗人。

    她缓缓道:“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我明白她的意思。

    她是想让知难而退,自己离开周勋。

    可我跪这么久,就是为了留下来,又怎么会妥协,所以我只装听不懂,诚恳道:“我以后一定注意,不让姑姑喝到变质的牛奶。”

    周姑姑没达到目的,顿时恼羞成怒,拿起床头柜上的杯子往我身上砸:“滚去廊上跪着,别打扰我休息!”

    杯子直接砸向我的脑袋,好在我还有理智,知道要躲开。

    眼看周姑姑又要发火,小晚连忙细声细气地劝道:“妈,您别生气,晚睡对皮肤不好。”

    周姑姑估计是听进去了,没再吭声。

    小晚就去叫佣人来扶我。

    我的膝盖已经麻木到好像不是自己的,稍微起身,又软倒在地上。

    最后是两个佣人架着我,把我拖了出去。

    我继续跪在走廊上,此时整座宅子安静下来,我能听见走廊尽头的窗户外传来淅沥的雨声。

    雨还在下,敲打着玻璃。

    身体的疲劳和膝盖的疼痛,让我的心情低落到了顶点,就像是这清冷孤寂的雨夜里,飘荡在夜风间的树叶,随时都会凋落。

    也不知道周勋什么时候能回来……

    正模模糊糊地想着,王叔上楼来,轻声道:“念念小姐,我已经和首长请示过了,他让您立即回去休息。”

    周爷爷的命令,我自然无法违抗,可我望着对面的房门,周姑姑就睡在里面,要是她知道惊动了周爷爷,说不定明天闹腾得更厉害……

    我一时踌躇。

    王叔似乎也想到这一层,道:“我之前就给首长汇报了这件事,首长很气愤,但后来也是考虑到幼韵小姐的脾气……我这才没有阻止她……现在她睡了,你尽管去休息,没事的。”

    也对,周姑姑都睡了,不用再顾忌她。

    我想了想,问道:“爷爷和周叔叔今晚上不回来吗?”

    王叔嗯一声,却并没有多说的意思。

    估计是去见什么重要的人,又或者是有重要的事,我也就没再多问。

    佣人扶着我起身。

    结果我刚站起来,眼睛突然一黑,竟然晕了过去。

    ……

    等我醒来时,外面已是天光大亮,还有日光照进屋内。

    看来雨已经停了。

    我慢慢地转动脑袋,蓦地想起罚跪的事,一下子坐起来。

    如果被周姑姑发现我半夜回房,她肯定会大发雷霆……

    结果刚一动,就感觉膝盖那里传来锥心刺骨的痛,我忍不住痛叫了一声。

    “念念小姐,快躺下。”耳边忽然响起宁姨的声音,接着宁姨迅速地把我塞回被子里,语气急切,道,“您现在这种情况,可不能乱动。”

    我诧异地望过去,发觉不止宁姨,小董小肖也都在。

    宁姨解释道:“是先生叫我们过来照顾您。”

    之前她们都留在别墅里。

    我点点头,问道:“周叔叔回来了吗?”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喉咙格外嘶哑。

    宁姨给我盖好被子,道:“先生在楼下呢,刚刚一直在守着您。”

    我哦一声,想问问周姑姑那边是什么动静,不过她们都没见过周姑姑,估计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正琢磨着要不要叫人去打探一下,宁姨已经叫小董端了鸡汤过来,道:“这是补身体的,您得全部吃完。”

    我看了看,这个碗比我脸还大,里面是半只乌鸡,还有一些中药,闻着倒是挺香的。我尝了一口,味道也很好。就是太多了,我哪里喝得完。

    可惜宁姨盯着我,我最后只能把汤全部灌下去,乌鸡却只吃了几口。

    见我把汤喝完,宁姨也就没再念叨。

    小董在一旁给我揉肚子,笑眯眯道:“你太瘦啦,多吃点好。”

    她脸圆圆的,总是带着甜美的笑,声音像是黄鹂鸟,很容易就叫人心生欢喜,我心情不觉也好起来。

    正说着话,周勋进来了。

    我一惊,想要坐起来。

    周勋却快步上前,按住我,道:“别动。”

    我眼巴巴地望着他,喃喃道:“周叔叔……”

    他嗯一声,握住我的手:“感觉好些了吗?”

    我点了点头。

    他沉默几秒,低头亲了亲我,柔声道:“又让你受委屈了。”

    此时宁姨她们已经悄无声息地退了出去,屋子里只剩下我和他。

    听着他的温言软语,我眼睛不觉变得湿、润。

    委屈当然是有的。

    他在周姑姑面前,几次质问我,虽然后来我想明白了,他应该是为了降低周姑姑对我的敌视,但当时那种境况下,我只有他可以依靠,他却用冷冰冰的眼神盯着我……那种滋味,当真难受到了骨子里。

    我一辈子都不想再体会。

    至于周姑姑的刁难……虽说身体受损,但心理上还好,倒并不觉得如何憋屈,毕竟早就知道她不会轻易放过我。

    我轻轻地摇头,紧紧地抓着他的手。

    他捏了捏我的指尖,又亲了亲我的额头,眼眸温柔得不像话

    我感受到他温热的气息拂在我的脸上,又闻着他身上熟悉的薄荷清香,忍不住泪盈于睫。

    就好像一直漂泊的心终于找到停靠的港湾,他让我感到心安。

    或许是瞧出了我的依赖,他一下下地摸着我的脑袋,没再做声。

    气氛越来越温馨。

    我忽然想起一个事,道:“你和爷爷……昨天晚上一夜没回……”

    他低头看了看我,言简意赅道:“有点事。”

    其实我是想问他和爷爷去了哪里,去做什么了,但他似乎没有告诉我的打算,我也不好多问。

    我又想起罚跪的事,连忙道:“姑姑她……在生气吗?”

    周勋原本温和的脸变严肃了些,淡淡道:“她没生气,反而很高兴。”

    我狐疑地瞅他。

    他语气依旧清冷:“她的病好了,当然值得高兴。”

    我咦了一声。

    也就是说,她不准备再装病……可这是为什么?

    按照她的性格,不可能因为我晕倒就放过我,毕竟她还没达到她的目的,她还没把我赶走……

    正疑惑着,周勋冷声道:“她把你害得流产,哪里还敢装病。”

    这是他第一次承认周姑姑是装病。

    可我的重点却在流产上……

    他说我流产?

    流产?

    ……这怎么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