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变臣 第六十章剑走偏锋

时间:2019-03-13作者:宇十六

    粉蒸肉、豆瓣鱼、红烧排骨、苦瓜蛋饼、炒南瓜、油淋白菜,萝卜棒骨汤,六菜一场,香味浓郁,色彩鲜艳,看上去就让人食欲大开。两个孩子吃得头都不抬,原本最不爱吃苦瓜,江安义用将苦瓜剁碎掺入蛋液中煎成蛋饼,两个孩子立时喜欢上了苦瓜蛋饼。</p>

    范炎中的心火旺盛差不多快好了,脸上的赤红被成了健康的红润,笑容也多了许多,跟人说话不再动不动就发脾气了。范师本很感激江安义,父亲的病可以说是江安义治好的,加上江安义时不时露上两手,一家人食量大增,比以前胖了几斤。</p>

    范志昌突然抬起头冒出一句:“江叔叔,亚圣曾说‘君子远疱厨’,你那么喜欢下厨弄菜,莫非不是君子乎?”</p>

    童言无忌,大家哈哈大笑,范师本笑过后绷起脸教训道:“亚圣说‘君子远疱厨’是要人有仁民爱物之心,这句话应该从头读,‘君子之于禽兽也,见其生,不忍见其死;闻其声,不忍食其肉。是以君子远庖厨也。明白了吗?”</p>

    “不是很明白。”范志昌乌溜溜眼睛地瞪着父亲,满是不解。</p>

    范炎中放下筷子,道:“夫子说过‘食色性也’,如果真要远离庖厨,那你岂不要饮毛茹血,生食粮米。”</p>

    江安义替范志昌摘去脸上粘着的饭粒,笑道:“是不是君子看一个人的德行,看他对待生死、贫富、权势的态度和做法。至于做菜这种小事夫子是不大管的,夫子不是还说‘割不正,不食’,他老人家和你一样,可挑食,我可没看到你吃青菜喔。”</p>

    “吃了。”范志昌连忙夹了一筷子青菜,低头扒饭。范茜丽揭发道:“哥哥刚才把南瓜偷偷地拨到了地上,被我看到了。”</p>

    “唉,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范志昌小大人般地摇头叹息,逗得大家哈哈大笑,范茜丽娇嗔发怒。</p>

    吃罢饭,泡上从安龙寺带来的茶叶,众人在院中闲坐消食。江安义有意挑起话题,问道:“敢问先生,朝中衮衮诸公,几人称得上君子?”</p>

    臧否人物,是范炎中所喜,一个时辰能滔滔不绝说个不停。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江安义通过范先生的话语认识了两朝宰相韦义深,六部九卿各为谁,这些信息记在脑中,总会有用得到的地方。</p>

    一连三天,吃完饭后江安义总要找各种话头挑起范炎中的兴趣,让他谈谈朝中知名的大臣,甚至当今天子的习性喜好。范炎中似有查察,停住话语,若有所思地问道:“安义,你想打听些什么?”</p>

    被范师看破,江安义不好意思地把自己的意图说了一遍。范师本听得目瞪口呆,江贤弟的心思也太灵巧了,居然想到从父亲的口中探听万岁的心思,谁可能成为主考,近而推测策论的出题。</p>

    范炎中叹道:“这世间聪明人真不少。我听闻刑部郎中张宏充费时十数年编撰了一本《历科持运集》,揣摩历科及第的文章,被人视为宝书,老夫也颇为意动,可惜无缘一见。安义你和张宏充一样,把心思用偏了,读书怎么能取巧?”</p>

    隐居在近水村,范炎中对外面的情况并不了解,张宏充已经死了,他那本宝书不知落在何处?江安义颇为心动,如果能得到这本书,能省去不少功夫。知道江安义的心思后,范炎中不再谈论朝庭大事,江安义也识趣把重心转到苦读上来,不过,夜深人静时总会想起范炎中提及的那本《历科持运集》。</p>

    十二月初六,第一场雪悄然落下,把近水村装点成银妆素裹,江安义依依不舍地告别范家人,踏上归程,他和范师本约定,来年二月初八,一同相约进京赶考。</p>

    再次经过苍澜岭,江安义已知当年的掉石是张伯进会同秦海明要害自己,如今张伯进已经生死不知,秦海明仍旧逍遥在外,有仇不报可不是江安义的性格,所以江安义决定到文平府找秦海明算帐。</p>

    天擦黑的时候进了文平府,稍事休息,江安义出了客栈,打听着来到南门张家的祖宅。门前贴着官府的封条,风吹雨打已经残破不堪,江安义没敢从大门进去,围着宅院转了一圈,找了处低矮处,看看四下无人,一耸身,翻入院中。院内长满了枯草,将近四个月没有住,这座老宅越发残破不堪,抄家的时候兵丁出手粗鲁,窗棂也被拽落在地,房门也东倒西歪。</p>

    江安义来此是为了那本《历科持运集》,按着方位找到正房。正房的大门敞开着,借着模糊的月色,能看到屋内桌倒椅翻,墙上张挂的画也被撕落在地。一阵风过,屋内蛛丝飘荡,阴气森人。</p>

    小心地踏进屋内,上房内已经被翻得乱七八槽,值钱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床内侧的暗箱也被打开了,江安义估计这里是张宏充的住处。转身来到右边,果然,地上多了许多书,书上印着黑乎乎的脚印,这里应该是张伯进的住处了。</p>

    将所有的书归拢,一本本地翻看,一个时辰过去了,那本《历科持运集》没有找到。江安义站在屋中间四处打量,内侧是床,床已经被翻过,没有暗格,左侧是书架,书散落一地,右侧靠窗,桌上的文房四宝零落不堪,旁边是椅子,平日张伯凹凸 进应该就坐在此处读书。</p>

    江安义缓步来到桌边,甩袖拂去椅子上的灰尘坐下。这本书张伯进肯定是每日要观摩的,应该就在屋内,甚至就是桌边。但这本书很重要,张伯进肯定不会随手放在桌上,那他会放在哪呢?</p>

    手沿着桌子的四沿摸索,江安义用指敲击着听着声音看是否有机关。桌子是酸枝木制成,隐透着红光,四周雕着花,外侧的雕花已经被碰损了,可惜了一件好物件。</p>

    虽然屋外的月光微弱,但屋内的摆设在江安义的眼中一清二楚,江安义注意到椅子旁的雕花十分光亮,应该是经常被摩擦到。伸手从雕花处往桌底摸去,江安义面色一喜,触手处有一处凸起。</p>

    江安义伏在地上,果然见桌下面有一个暗匣。暗匣上有一处按钮,伸手按下,暗匣前端放平,里面是厚厚的一本书。取出书,封面上五个字“历科持运集”。翻开,一篇篇正是历科以来高中三甲的进士文章,旁边是密密麻麻的批注。</p>

    江安义大喜,有了此书相助,自己及第的希望大了几分,只是事关重大,可不能让范老爷子知道,要不然骂个狗血喷头是轻,搞不好老爷子一生气将自己逐出门庭,那就得不偿失了。</p>

    第二天一早,江安义来找秦海明。自打张伯进父子进了监牢,秦海明又活泛了起来,今年的乡试是参加不了了,但不妨碍秦海明广交朋友,德州乡试排第四的任行和就成为他形影不离的好友,经常吃住在秦家。</p>

    江安义找上门时,秦海明正和任行和在书房中下棋,听下人通报说有个姓江的书生找他,秦海明心中一紧,心中有鬼,生怕是江安义来找他。</p>

    见秦海明神色不对,任行和笑道:“秦兄,可有什么不妥,要不要小弟帮你打发掉?”</p>

    任行和这段时间志得意满,大小宴请不断,府中大小官员见到他无不笑脸相迎,阿谀奉承之声满盈于耳,收礼收到手软。好友秦海明出手大方,在文平府送了他一套二进的院落,十月初他与临泉县令的小女完婚后,就搬到了文平府住,每日里美酒佳人春风得意。</p>

    秦海明巴不得有人出来挡横,当即喜道:“有劳任贤弟。”</p>

    任行和吃人嘴软拿人手软,也想着能还还人情,站起身大包大揽道:“什么狂生敢来秦宅撒野,任某非得替秦兄教训教训他,让你出口气。”</p>

    两人来到宅门,秦海明退后一步,缩在门后。任行和见门前站着一个青衫书生,衣着虽朴素,但气宇轩昂,说不出的文采风流。秦海明暗暗叫苦,任行和气不打一处来,居然还有人敢在自己面前摆谱,长得比自己还俊,这不是存心打我的脸吗?</p>

    任行和踏前一步,抢先喝道:“你是什么人?要到秦宅撒野先问过你家任公子。”</p>

    江安义一愣,见来人焦黄的面皮,微微的黑须,有点斜肩,看年岁不过二十出头,身着华服,金簪别头,玉带环腰,还悬着玉佩、香囊,倒像个卖珠宝玉器的商贩。</p>

    “你又是谁,我找秦海明理论,干你何事?”</p>

    任行和从袖中掏出把香扇,刷地打开,自以为风度翩翩地轻摇两下,撇着嘴道:“连本公子你都不认识,你在文平府大街上随便拉个人问问,任行和任公子就是本大爷。”</p>

    五魁之中江安义不认识任行和,闻言笑道:“原来是今科乡试第四名的任行和任公子,久仰久仰。”</p>

    “哼,正是你家公子爷。”任行和斜着眼睛看着江安义,见江安义神色不变,立时怒从心头起,扇子一合,指向江安义的鼻尖,道:“大胆狗才,既知你家公子大名,还不给我滚开。”</p>

    江安义愕然,他听闻任行和中举之前不过是寒家子弟,这才刚刚中举怎么就变成这样一副嘴脸,这样的人将来为官牧民还不知会怎样残民自肥。</p>

    “任公子中了第四名就如此大的威风,如果要是中了解元,这文平府岂不要容不下你了。”</p>

    江安义语带讥讽,任行和越发火往上撞,抬腿向江安义踢去。江安义哪会被他踢到,轻轻一转身,任行和踢了个空,向前跌去,前面就是台阶,一下子摔倒在地,额头磕在阶上,红肿了一块。</p>

    “好啊,你居然敢殴打举人,来人啊,快抓住这小子,别让他跑了,把他送官问罪。”任行和坐在地上吼道。</p>

    秦府的仆人听到声音想帮忙,秦海明连忙止住,事情闹大吃不了兜着走的是他。秦海明哭丧着脸从门内蹩了出来,冲着江安义深躬到地,陪笑道:“江公子,秦某自知对不起你,不过那都是张伯进的挑唆,我和你并无仇怨,只要你肯放过我,秦某愿意重金赔罪。”</p>

    任行和坐在地上傻了眼,秦海明怎么不帮着自己反帮着外人,连忙问道:“秦兄,这小子是谁?”</p>

    秦海明苦笑道:“他是今科解元江安义。”</p>

    “啊”,任行和羞红了脸,爬起身也不好意思与江安义见礼,自顾自地走了。</p>

    秦宅门前围了一圈人看热闹,大家兴奋地指指点点,谁也没注意到一个破衣烂衫的黑脸汉子,在角落地偷偷地看着江安义,看到有人经过,急忙低下头,弯着腰向胡同深处走去。</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