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师拉斐尔传 第六十章 一家人不说两家话2

时间:2018-09-26作者:残砚

    夜色低垂,在奥托雷皇室的别墅之中,拉斐尔就着眼前的湖光月色,躺在躺椅之上,房内的火炉被仆从翻动的温度正好合适。顶 点 小 说 x 23 u s.c om

    细雪、美景、暖炉、躺椅,这些组合起来会让你的困意顿生。拉斐尔的眼皮为此有些耷拉了下来,将身子往上好的貂皮棉被之内缩了缩。

    只是今夜,怕不是一个能够让人安然入睡的美好时刻了。

    一道黑色的影子,悄无声息的落入别墅的围墙之内,守卫们没有察觉到分毫的异常。这道黑影扫了一眼周围的情况,确认没有问题之后,就缓缓向着别墅内部移动而去。步履轻盈,在积雪之上之留下一道淡淡的脚印,不过在细雪的覆盖之下很快就消散一空。

    ……

    “恩?”拉斐尔的目光微微张开,不过在转了一个身之后又合了起来。

    “这个狮王也不过如此嘛,还以为他真的如传闻中那么的神通广大。”房门被轻轻的推开,黑影在心中如此想到,手中握上了一柄短刀,轻步走入房内。

    “来者是客,何必还要拿着一柄短刀?克里斯蒂娜尼达姆将军。”拉斐尔轻声言语着,让身后的那道黑影猛地一僵。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只是一个来杀你的刺客。”这人用嘶哑的声音说道,手中的短刀在灯光的照耀下如一条银蛇,直接向着拉斐尔的要害位置刺了下去。

    “既然是一个刺客,那看来我就不需要留情了。”拉斐尔的身形猛地消失,房间的地面化作一片泥沼,直接就将这人给拉了进去。拉斐尔的施法度实在是太过于快捷,让来人一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同时一柄散着寒气的冰棱柱在来者的喉咙前面轻轻地飘荡着。

    “好吧,好吧。我认输了,你确实如同达莲娜所说的那般出色。”克里斯蒂娜尼达姆倒也光棍,直接就将自己手中的那柄短刀往地板上一丢,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拉斐尔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了躺椅之上,一如他先前的姿态,将一个鹅毛枕头垫在自己的背上,一双眼睛放在了来人的身上,一副审视的样子。

    “我都认输了,你还不愿意放过我吗?”克里斯蒂娜尼达姆被拉斐尔看得有些毛,赶忙开口说着。

    “一个刺客在我面前认输,我通常不会选择放过对方的。”拉斐尔似乎对于能够将这种在未来大放光彩的大人物在自己的手中被轻易玩弄而感到有些愉快。

    “那你想要怎么样?我可是克里斯蒂娜尼达姆,帝国的将军。你难道想要把我在这儿杀死吗?”她的语气显得有些调皮,言语之间倒是有一种调侃的味道,看来是吃定了拉斐尔不会对她怎么样了。

    “勇气可嘉,可惜就是太过于鲁莽了。”将沼泽退去,冰棱柱也随之退开。稍稍打了个哈欠,这段时日在侏儒的飞艇之上过得轻松,让他的身子都有些懒了起来。

    “你有办法解救达莲娜吗?”但见克里斯蒂娜尼达姆扯去自己的面巾,略微有些局促的出声说道。显然对于自己办出来的荒唐事感到愧疚。

    她的面容算不上非常漂亮,但久经沙场的那种经历让她显得极有味道,眉眼之间的杀气和略微刚毅的面庞,让人不禁都会在心中想起一个词,‘巾帼不让须眉’。

    “如果不是你先前出手,我早就已经将达莲娜她们安全的送回了巴塞洛缪城之中。也正因为你的如此举动,让我被奥托雷十一世威胁前来此地。你说说看,你这件事情办得是不是很愚蠢?”拉斐尔轻哼了一声,如果不是眼前这人从中作梗,事情的展说不定会很顺利。

    “你这话可不能够这么说,我又怎么会知道他们是你的手下?再者说,一群人穿着夜行衣在黑灯瞎火的情况将人带走,怎么都会让人感到有异。再者说,就算我不出手,难道你觉得奥托雷十一世就不会有所察觉吗?”克里斯蒂娜尼达姆显然对于拉斐尔的怪罪很不满意,出口回应着。

    “口才和思维倒是不错,或许我确实把奥托雷十一世想的太过于简单了。不过看起来你对于奥托雷十一世没有什么敬意呢。”拉斐尔觉得眼前这人还真是挺有意思的,如果要拿什么词来形容呢,那拉斐尔一定会说出洒脱二字。

    “敬意?我为什么要对他产生敬意?我手中的一切都是依靠我自己获得的,本就应该属于我。奥托雷十一世只不过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罢了。”克里斯蒂娜尼达姆耸了耸肩,显然对于拉斐尔的这个命题不感兴趣。

    “那么你又为什么会这么的关注达莲娜呢?她应该也跟你没有什么关系吧。”拉斐尔倒是有些好奇,为什么她们两人会凑到一块去,一个将军,一个学员。怎么看都不怎么的对搭。

    “或许是看她顺眼吧,反正那些我看得顺眼的人,往往都在我未来的时候帮了我一把。就好比最早遇到的一个铁匠大婶,我就是看她顺眼所以跟着她学习锻造。如果当初没有学会那一手锻造技术,我可没有机会进入军队之中。或许这也是一项特殊的能力吧。”克里斯蒂娜尼达姆摊了摊手,好似这一切都只是顺其自然的展而已。

    “这说不定还真会是一个特殊能力,顺眼。呵,真是一个很有趣的答案。”拉斐尔还真是没有想到居然会是一个如此戏剧化的原因,不禁觉得,这个世界还真是有趣得紧。

    “话说,你有没有办法救出达莲娜啊?”说了半天的话,拉斐尔都还没有回答自己先前的答案,让她心中略微有些着急了起来,她在达莲娜被抓之后,也是动用了自己的不少人脉,但却一点点的波纹都没有荡漾开来。

    所以,在听到拉斐尔前来布卢默塔的时候,她就在第一时间打听到了拉斐尔的住所。趁着夜色从自己的军营之中赶来,就想看看这个在达莲娜口中无所不能的男人到底有什么通天彻地的本事。

    “办法不是着急就能够想出来的,奥托雷十一世既然想要那达莲娜她们作为威胁我的筹码,你觉得他会那么容易就让我把人给救走吗?不过他其实也算漏了一些玩意,他估计专门将达莲娜她们放在了足以屏蔽我精神力搜索的位置。而且布卢默塔就这么大点地方,想要一一排查并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拉斐尔显得成竹在胸,似乎对此一点都不担心。就如同他所说的,奥托雷十一世想要拿她们来威胁自己,那她们必然安全无虞,并且必然是好吃好喝的招待着。

    “既然如此,你为什么不偷偷去探查看看?难道你就希望达莲娜她们被奥托雷十一世掌握着?”克里斯蒂娜尼达姆显然对于拉斐尔的不作为有些奇怪。

    “我前面说了什么?奥托雷十一世既然抓了她们三人,必然就不会让我们轻易救走。而且忘了告诉你了,已经有人上来想要抓你了。”拉斐尔耸了耸肩,这就是为什么他先前说对方鲁莽的缘故了。这种别墅要是这么容易就被闯进来,那奥托雷皇室早就被人暗杀干净了。

    “什么?”克里斯蒂娜尼达姆说着,赶忙将自己的嘴巴捂了起来,因为她已经听到了从下方传来的一连串脚步声。

    拉斐尔对着她所处的位置一点,一个隐形术施展而出,克里斯蒂娜尼达姆赶忙收敛自己的呼吸靠在了一个柜子的旁边。

    “咚咚咚~”拉斐尔的房门被敲响。

    “拉斐尔先生,我们现有入侵者进入别墅之中,您这儿有没有什么异常?”士兵说着,拉斐尔能够明显感觉到一股精神力渗入房间之中。

    “没有,你们可以进来探查看看。”拉斐尔知道,如果自己不让对方进来探查,奥托雷十一世肯定会寝食难安的。

    “打扰了,拉斐尔先生。”说着,房门被拉开。士兵并没有进来,扫了一眼室内,跟门外的那个魔法师摇了摇头,“看来入侵者应该是去往别的地方了,很抱歉打扰到您的休息了。”士兵说完,将房门带上,脚步声渐渐传远。

    “所以说了,不要太小看奥托雷皇室了,人家能够屹立多年而不倒,肯定是有自己的本事的。救达莲娜的事情我会去办,你也不需要太过于操心了。”拉斐尔说完,也不待克里斯蒂娜尼达姆继续言语,手一挥,对方就已经出了别墅所在。

    “呼~魔法还真是一个可怕的东西。”克里斯蒂娜尼达姆看着旁边的昏暗和突然打在脸上的寒风,不禁说了这么一句,然后快步的离开了此处所在。

    ……

    次日,拉斐尔起了一个早。昨日虽然整个别墅翻天倒地的都在寻找那个入侵者,不过却并没有影响到他的休息。

    拉斐尔虽然对克里斯蒂娜尼达姆说了自己并不着急,其实那只不过是他的说辞罢了。如果你们有注意的话,就会觉依耶芙特亚伯拉罕并没有在拉斐尔的身边。而之所以并没有将这些事情完全的说出,主要还是怕这些事情泄露了出去。

    虽然克里斯蒂娜尼达姆在历史之中帮助了达莲娜,但此一时彼一时,拉斐尔并不打算以老旧的眼光看待现实中的人。此刻环境的不同还有人心的复杂,让拉斐尔如何随随便便就相信一个外人?

    而且依耶芙特亚伯拉罕去办这件事情,拉斐尔十分的放心。那些人或许都将她当做是自己身旁的贴身女仆,肯定不会想到她会是一个实力出众的强者。幻影讲究的是什么?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这让依耶芙特亚伯拉罕能够完全将自己身上的能量全都遮蔽起来,不会有丝毫的泄露。

    而在此刻自己身处一种被监控的状态之下,依耶芙特亚伯拉罕无疑是一个绝佳的侦查人选。毕竟谁会去在意一个女仆的行踪会是如何呢?

    就在拉斐尔坐着冥想的时候,房门被轻轻地给敲响。

    “拉斐尔先生,您起床了吗?接您的马车到了。”门外,侍从的声音传了进来。

    拉斐尔整了整自己的衣袍,走出了房间,在侍从的引领之下进入了马车之内。“奥托雷十一世,不知道这场戏到底会如何收场呢?我还真是期待呢。”

    ……

    皇城之内,再次闻到其内的味道,让拉斐尔有一种恶心的感觉。像是那种尸臭的味道,果然是一个病入膏肓的所在。

    在侍从的引领之下,踏过长廊,进入一个富丽堂皇的厅堂之内。这个厅堂布置得十分温馨,给人以一种家园的温暖。

    “表面功夫做得倒是不错。”拉斐尔心中不屑的冷笑一声,抓了自己的人威胁自己,然后在虚情假意的玩这么一出,这是想要跟自己打感情牌?是不是真的吧自己当做傻子了?

    通过一个帘子,其内倒是坐了不少人。奥托雷十一世、迪巴拉奥托雷、鲁伯特奥托雷、高德佛里奥托雷以及达莲娜三人。她们三个气色很好,只是在神色之间显得很不自然,在见到拉斐尔的时候达莲娜和列蒂西雅都在轻轻的向他摇着头,显然是想要让他离开。

    “拉斐尔,一段时间没见,你又做出了那么多令人赞叹的事情。你能够成为这一届的狮王,还真是让我脸上增光啊。”奥托雷十一世脸上挂着和熙的笑容,一副前辈赞赏后辈的模样。只是拉斐尔却能够感觉到其中所蕴含着的恶心和虚伪。

    “多谢陛下的肯定,能够为奥托雷帝国争光,那也是我的荣幸。”既然奥托雷十一世不想要直接跟自己撕破脸,那拉斐尔也很想看看人的下限到底会在什么地方。

    “此次让你前来,实在是我太想见到你了。你也是知道的,你父亲当初曾经救过我。所以我一直把你当做侄子看待。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我怎么也不能够让你的这些功绩被人给压下,所以想说让你来布卢默塔接受这本应该属于你的荣耀。”

    奥托雷十一世说着,眼睛微红,似乎真的是为了拉斐尔的成就而感到自内心的激动一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