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师拉斐尔传 第五十一章 巡逻龙?打手龙!

时间:2018-09-18作者:残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大人,那些兽人正在靠近。”贾斯丁走到了位于甲板位置的拉斐尔身旁,虽然拉斐尔正拿着一个望远镜在看着远处的情况,但此刻身为副官的自己还是有必要将一些情报进行重点提醒。例如对方正进入他们的第二个陷阱之内。

    “不得不说,贾斯丁。或许是我有点高看这些兽人了,没有想到他们居然如此容易就被激怒。”拉斐尔的言语之中带着些许的无语,他一开始还认为那些布置根本无法起到作用,只是不忍心打击部下的积极心所以没有说出。没有想到居然是一下一个准,就好似这些兽人自己往陷阱里面钻一样。

    “先前那些兽人也是这般被我们捕获的,我们都已经有些心得了。”贾斯丁赶忙正了正自己的仪态,能够让领主大人对他们刮目相看,这种机会可不是年年都有的。

    另一方面,兽人的船只已经渐渐地被魔火给吞噬了下去,那些在船舱内的兽人都已经将武器拿在自己的手中,站在甲板之上。所有人的表情之中都带着嗜血的兴奋,没有人感到恐惧,正如没有人会觉得他们会失败一样。

    “砰砰砰!”

    船只下方传来一阵阵剧烈的响动,船只再次剧烈的摇晃起来。

    “发生什么事情了?”年老兽人的眉头紧紧的聚在了一起,今天所发生的事情让他的心情很不好。只是杀一群人类而已,居然诸事不顺。

    “大人,触礁了!”后面一个兽人一路狂奔,汇报了船只的情况。

    “触礁?这么大一片海,就让我们这么幸运的给碰上了?这个人类还真是有些手段,我还真是有些小瞧他了。”年老兽人冷哼一声,不过脸上却不见慌色。

    就见他跪在了地上,如最虔诚的僧侣,口中念念有词。空中,一道气旋微微转动起来,似是在响应他的呼唤。

    “天神之怒!”

    随着最后这句有些含糊其辞的声音传出,那个气旋之内猛地降下了一道道的怒雷,如蟒蛇在天际间窜动,直接射向拉斐尔舰队所在的位置。

    “幽魂先知,确实是一个有趣的职业。”拉斐尔抬头望了一眼空中的那个气旋,他在其中感觉到了其他位面的力量。

    “反制。”拉斐尔的手扬起,一个个晦暗的法阵字符重重叠加,堆叠起来,接着冲向那从空中落下来的怒雷,这些怒雷在触及到这个气波的时候,如同老鼠见到猫一般,纷纷往反方向冲了回去。

    那速度竟然比落下来的时候来的更快,法阵冲向气旋,如一位裁缝在缝补衣物,气旋缓缓的停止了转动,最终归于平静。

    “看来对方还真是有些本事。”年老兽人见到自己的招式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被破解,脸上写满了凝重,先前的不屑一顾在此刻已经消散一空。

    对方的实力值得他们重视,也值得他们一杀!

    脚下的船只已经在向一侧倾斜了过去,不过船上的兽人依旧没有恐慌,甚至是那个年老兽人失手的时候亦是如此,似乎他们有一个很大的倚仗一般。

    “大人,那些兽人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我们要不要用一轮炮击送他们回家?”即便在这儿,贾斯丁都能够感受到来自那些兽人身上传递出来的浓浓杀气,这让他的心没来由的一突。生怕这件事情在中途出现任何的变故。虽然这些兽人是很好的陪练,但如果为此将性命都搭进去,明显就不划算了。

    “不急,对方的后手要出来了。”拉斐尔将手中的望远镜收回了储物戒指之中,任由海风将他的衣服吹得猎猎作响。

    “……”贾斯丁听到拉斐尔如此说,就明白领主大人肯定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此刻也不在打话,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对面渐沉的战舰。

    这个时候应该是由阿猛他们来完成收尾工作的,但在刚刚他们要有所动作的时候,拉斐尔就给他们传递了一个蛰伏的命令。这让他们纷纷停下了行动,静静地呆在水下,默默地观察着海面之上的情况。

    “太过于嚣张不是一件好事情,年轻人还是要懂得收敛一些自己身上的锐气,否则只会伤到自己和旁人。”一道十分平缓的声音自对方的船舱之内传出,所说的是大陆通用语,说话人的语调十分和善,如同一位正在教导学徒的导师一般。

    言语间,一个兽人缓缓的自兽人的包围之中走了出来,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华丽长袍,手中的木棍十分的笔挺,其上所散发出来的力量震荡着周围的空气,一看就是高档货色。比起那个年老兽人拿着的玩意好上了不知道有多少。

    “这些话从一群刽子手的嘴巴中说出来,还真是极具教育意义不是吗?”拉斐尔露出了一丝微笑,言语间的讽刺之意任谁都听得出来。

    “我们是为了生存,跟你们人类的贪婪不同。你们为了自己的私欲而在这片神赐之地胡来,兽神只是按照艾欧上神的命令清洗你们这些不识好歹的家伙而已。”这个兽人祭祀立于船首的位置,这人竟然出奇的年轻,让人对祭祀这个职业产生极大的感官变化。

    “清洗?你这句话说出来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你有本事不要在我面前说这句话,跑去三神神殿这么高喊,那我才是真正的佩服你。在我面前放这些狠话又有什么意义?”拉斐尔真是被这个兽族祭祀的言语给逗乐了,崇尚杀戮的兽人居然将自己放在如此崇高的位置之上。还清洗?

    别的不敢说,要是真的让兽人占据这片土地的主动权,那不用等什么远征之年了,这个世界肯定天天都是远征之年了。

    “……”兽人祭祀被拉斐尔这句话堵住了嘴巴,跟这些个人类吹吹逼倒还好,要是真的跑去三神神殿之中那么喊,被清洗的就不是人类了,而是他自己了。

    “伶牙俐齿的家伙,不知道你手上的功夫有没有你嘴上功夫来得出色。”兽人祭祀决定不再跟这个人类扯些有的没的了,早早的将这个人类杀死,抢上几十艘大船回去,自己在族群之中地位必然会得到一个提升。

    他可是好不容易才争取到了这么一个大好机会,兽人之中的竞争可远比人类来得残酷。如果自己无法拿出一些实际的功劳出来,后面可还有一大批人将目光放在这个位置之上呢。

    “我怕你不仅嘴巴不够伶俐,手脚可能都会断掉,年纪轻轻的就落得如此下场。真是可怜,可悲,可叹。”这个兽人祭祀居然还跟自己玩口舌,或许这个家伙的言语能力能够在兽人之中名列前茅,但跟拉斐尔比起来,可还真是差了不止一截。

    “你!”兽人祭祀自然不笨,听出了拉斐尔言语之中的威胁之意。眼神之中的清明渐渐散去,微微流露出了一丝嗜血的情绪。毕竟还太过于年轻,没有那些年老兽人祭祀的老练。几句话就让他失去了应有的冷静。

    “血之召唤!”就见他将自己手中的木杖在地上一点。空中,一滴散发着淡淡金光的血液凭空而出。其内,传出一阵阵心脏跃动的声音,‘嗷!!’随着一声巨大的咆哮声自内传出,显然有什么玩意要从中出来了。

    “反召唤。”虽然不清楚对方正在召唤什么,不过拉斐尔在那滴金色血液出现的时候就已经将自己的魔法用了出来,对于空间、位面、时间之上的理解,拉斐尔肯定是远超那个兽族祭祀的,他的这个魔法判定直接就通过了。

    但是那个兽族祭祀却不甘心如此,“放血!”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身后的那些兽人们纷纷将手中的武器往自己的手臂位置一划,一股股的鲜血以一种违背地心引力的方式向上飞去,冲入那滴血液之中,就见原本萎靡收缩的金色血液似乎得到了新的力量,再次迸发出了生机。

    而下方的那些兽人则纷纷有些虚弱的倒在了地上,显然如此的放血对于他们的身体负担极大。不过没有人去将伤口给封闭起来,一脸狂热的看着那滴金色血液,似乎能够为此献身是多么值得骄傲的事情。

    “咔嚓!”

    一声清脆的响动自金色血液之中传了出来,接着就见一个长着蛇驱、手生双翅,头型怪异的生物自其内钻了出来,一股浓郁到化不开的血液味道从它的身上传了出来。长长的舌头自那口锋利的锐牙之中伸出,浓稠的口水自其中流了下来。

    “双足飞龙,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兽族祭祀还真不是只懂得靠嘴炮来战斗的家伙,还真是有些真材实料的。不过他要是以为只是这么个玩意就能够把我压制住,那是不是有些太过于异想天开了。”

    双足飞龙,这是兽族祭司们圈养的魔物。这些家伙极具凶性,有些时候它们甚至连兽人都会捕食。不过它们却并没有因此而遭到兽人畏惧和驱逐,相反还为这种生物的强大而感到赞叹。兽人们总是如此,对于那些强大的生物会保持着敬意。

    不过看起来这个家伙确实还年轻了一些,如果他召唤出来的是双足飞龙的进化体和变异体,拉斐尔可能还会觉得麻烦一些。但是普通的双足飞龙,那还真是有些小看他了。

    “吼!!”就听闻在拉斐尔后方的舰队传来了一声远比双足飞龙来得更加狂暴的咆哮声,天空为此都黯淡了下来,就见一头体型巨大的巨龙正扑闪着翅膀,不可一世的在空中看着那头双足飞龙。

    “巨……巨龙!”即便是那些兽人们也纷纷吞咽了好几口的口水,嘴巴都有些不利索了起来。对方竟然会有这么可怕的魔物,让他们大跌眼镜。

    “怕什么?不就是一头巨龙吗?今天我就让你们沐浴龙血!”这个兽人祭祀言语间没有丝毫的恐惧,相反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模样。如果他能够沐浴到龙血,那么别说地位巩固了。说不定还能够得到兽神的青睐,获得更多的神术。

    双足飞龙并没有因为对方的体型而感到恐惧,甚至还显得有些跃跃欲试起来。不得不说,这种好斗的天性还真是跟兽族如出一辙。两者能够如此的契合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

    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见到这条小虫子竟然敢在自己的面前叫嚣,感觉自己的尊严遭到了挑衅,自己这段时间好不容易找寻回了自己作为巨龙应有的排场,这些个丑玩意在见到自己的时候不仅没有跪下来大声忏悔自己的罪行,反而还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这是几个意思?

    拉斐尔和依耶芙特·亚伯拉罕如此对待自己,他忍了。毕竟这是两位大佬,他惹不起。不过这些家伙明显不值得让他有如此的表现,所以他怒了。

    “你们这些蠢家伙,见到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居然不懂得基本的礼仪,今天就让你们知道小看本大人的下场是什么!”

    说着,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自空中俯冲而下,一双锐利的龙爪直接抓向了那头双足飞龙,丝毫不知道客气为何物。不过那头双足飞龙明显也不蠢,翅膀一拍,身子就快速的脱离了龙爪的进攻位置,这双足飞龙的飞行速度极快,而这也是它们这个族群的厉害之处,尤其那些被兽人祭祀进行特殊培养的双足飞龙更是如此。

    “恼龙的小虫子!”埃利奥特·黑兹利特势在必得的一爪被躲开,龙脸明显有些挂不住,先前的言语似乎正在啪啪啪的打脸。

    一口龙息自他的口中吐出,极高的温度似乎将空气都给点燃了,发出了‘噼里啪啦’的响动。这双足飞龙怡然不惧,凭借自己出众的速度和灵活的躯体围绕着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转动起来,并且时不时的在他身上留下一些不痛不痒的攻击。

    而这般发展明显不是埃利奥特·黑兹利特所希望看到的,好不容易在两个大佬的面前露了脸,不好好的表现表现自己让他们对自己产生印象上的改观,难不成真的一辈子都去当一条巡逻龙?那说出去多没有面子?

    怎么也要有个打手龙的称谓才有牌面不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