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师拉斐尔传 第三十八章 圣者形态所遗留下来的躯壳2

时间:2018-09-03作者:残砚

    这声有些低沉的嘶吼,让原本趴在地上的埃利奥特·黑兹利特登时将头抬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向了这片迷雾。呼吸都为此急促了起来,即便是被缚龙索给困住这么长的时间,他都没有如此之大的精神波动,但却因为这么一声低吼而让他的心境被完全打破了。

    “不可能的,这,这绝对不可能的!”他的口中不停地说着这句话,好似活见鬼了。但此刻众人都将目光放在了迷雾之中,根本就没有人注意到他的这一连串变化。

    “过去多久了,竟然没有人能够破开外层的法阵。这个世界退化得如此之快吗?真是令人感到失望。”一声苍老但雄浑的声音从迷雾之中传了出来,语气十分的严肃,但却带着一丝不快。

    “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这家伙竟然没有死?”在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埃利奥特·黑兹利特终于肯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惊呼出声。

    而随着幻影伯爵卡尔莫斯的话语传出,整个山谷都在颤动着,一块块的岩石自地底凸起,接着就见这些岩石变化成为一尊尊的战将。

    “人还不少,不过难道你们以为只要依靠人数就能够将我布置的考验给通过了吗?真是天真!”迷雾之中传来一声冷哼,就见这些岩石战将十分人性化的扭了扭自己的脖子,活动了一下身躯,然后它们的手中幻化出了一个个的石质武器。瞬间,一支装备精良的队伍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瞬息而来的是一根根的石箭,拉斐尔手一抬,一个护盾就在他们的头顶之上凝聚而成,石箭‘咚咚咚’的打在了上面,泛起一阵阵的涟漪。

    拉斐尔目光如电,精神力脱体而出,想要冲入迷雾之内,但是如先前一般没有产生任何的收效。直觉告诉自己,只有探测迷雾之内的情况才能够将这个局给搅开来,但其内情况不明朗,让他在心中又微微有些踌躇。

    “恩?一个魔法师?好久没有闻到到如此纯粹的魔力甜味了。”其内的声音似乎因此提起了一些兴致,那些石质战将踏着整齐的步伐,如同一支精锐的禁卫军,标枪投射,魔法冲击,箭矢滑落。

    占星女巫们也纷纷有了动作,一个个的星卫应召唤而来,占星术法也从她们的手中连连攻出,‘月光’‘星蚀’‘银月之刃’,白星议会的议会成员们展现出了她们所拥有的战斗力,如此一番进攻让这些石质战将瘫倒大半,但随之站起的是更多的石质战将。

    如此状况就好似陷入如先前应对雪兽的死循环之中,这位半神的手段还真是贫瘠,一点新意都没有。

    似是读到了众人心中的这个想法,这些石质战将糅合在了一起,一头头先前被雕刻在石柱之上的生物纷纷出现在了战场之上。而随着点点光芒落入它们的头部之后,原本静止不动的身躯活动了起来。

    这些家伙对于这个新的躯体虽然不甚满意,但能够重新得到一个躯体,那本身就是一件十分幸福的事情了。而且幻影伯爵卡尔莫斯传递给了他们一个讯息,那就是谁狩猎的入侵者数量最多,幻影伯爵卡尔莫斯将会赋予那个家伙一个真正的躯体。

    这个承诺一出,在场的这些存在纷纷杀心大起。它们都没有怀疑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话语的准确性,一个半神的承诺,那种约束性可比凡人起誓来得严重的多。

    “老头,你把我困在那鬼地方这么久的时间,就是为了让我知晓你没有死去吗?!”埃利奥特·黑兹利特愤怒的声音从后面传了出来,好似一个心爱的玩具被人给偷走了的孩子。他一直认为幻影伯爵卡尔莫斯已经死去了,坚信只要能够熬过去这段时间,他就能够重获自由。

    现在这些似乎都已经成为了泡影,这种感觉让他愤怒,让他崩溃。

    “小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些年来都想着从我手中脱离。但,你觉得你有可能成功吗?哈哈哈……”无情的嘲笑,一如他先前嘲笑占星女巫一般。

    拉斐尔在设下一个个的防护魔法之后就一直观察着场中的情况。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还活着?他千万个不信,这种存在没理由将自己困在这种鬼地方度日。即便是隐居,那排场肯定也不会小。

    而且他先前说了‘过去多久了,竟然没有人能够破开外层的法阵。’这句话就显得极具深意了。那个冒险家看到的景象为什么跟现实有着如此之大的差别?真的是眼瞎还是胡诌?现在看起来那个冒险家是真的有幸进入了这个半神传承之地,但因为见识、实力等各种因素只能够见到一些幻觉。

    而穆丽儿·海伦·双鱼难道真的只是随随便便就闯入一个山谷之中然后又十分凑巧的触碰上一根石柱吗?拉斐尔觉得肯定不止如此,如果真的是这样,这个半神传承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了。

    再者说,而且那头巨龙的说辞,可以得出幻影伯爵卡尔莫斯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他能够遍访多年都找寻不到一个合适的传承者,那就轻易不会将这个传承落入凡夫俗子之手。这也就是为什么穆丽儿·海伦·双鱼虽然破解了外层的法阵,但却因为实力不足而被侵吞。

    这也是考验之一,考验一环接着一环。

    第一层考验观察力和智慧。

    第二层考验统帅力和手下势力。

    第三层考验个人战力和临危不乱的能力。

    那第四层考验的会是什么?

    拉斐尔陷入了思考,他感觉自己已经有点抓住这个大方向了,“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埃利奥特·黑兹利特依旧在后面咆哮着,不敢置信和微微的恐惧。

    “恐惧?”拉斐尔一下子抓住了那个自己所忽略掉的点。他又看向了周围的那些占星女巫们,每个人的表情都显得凝重且不安。是啊,即便是一个半神,那种压力也如一座大山压在每个人的心上。毕竟那,可是神祇啊!

    “原来如此。”拉斐尔收拢起了自己的精神力,不在想要假借它们来为自己探测迷雾之内的情况。

    步子,轻轻的迈了开来。

    一步接着一步,

    没有迟疑,

    无惧其内会不会有陷阱,会不会有埋伏,

    如苦行僧一般,坚定地踏出自己的步伐。

    一众白星议会的成员先是看着拉斐尔,然后望向安吉莉亚·朱莉·双月,似乎想要从她的口中得到一个命令。

    “有些东西是命中注定的,我们无法去篡改。星之王没有在此刻眷顾我们,是因为我们达不到那个层次。”安吉莉亚·朱莉·双月看着拉斐尔渐渐消失的身影,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其实在拉斐尔将手按在石柱之上的时候她就已经料想到了这个结果。

    在这件事情之上,拉斐尔的出力最大。如果只是因为她们半途的参入就让拉斐尔失去这个资格,她才会觉得不可思议。这种事情本来就强求不来,你无法让一个不愿意收你为徒的师傅强行将你给留下。

    众人听着这席话,默然无声。知晓安吉莉亚·朱莉·双月说得没有错,她们先前的被动防守和一些愚蠢的决策造成了现在的僵局。很多东西不是靠等待就能够得到的,她们已然忘记争取这个词语的含义了。

    是因为坐在高位惜命了还是身后的顾虑太多让她们畏畏尾?这答案估计也就只有她们自己才能够现了。

    另外一边,拉斐尔走入了一片散着暗灰色光芒的湖水旁边,湖水散出一股股令人心醉的香味,似美酒、似花香、似女人的体味、似春草出土的清新,一切你能够想到的味道都出现在你的鼻腔之中。

    就在拉斐尔微微有些陷入其中的时候,心脏处的圣心花出阵阵雷鸣声,让拉斐尔从这个状态之中脱离了出来。拉斐尔赶忙晃了晃头,微微有些心惊的看向了眼前的这片暗灰色湖水,他现在呈现一种前行的状态。

    如果继续往这片湖水之中走去,那下场是什么拉斐尔已经微微能够想到了。被湖水吞噬,透过‘创造者’自带的魔力探索天赋,拉斐尔能够感受到这表面平静的湖水暗藏着何等的杀机。触之即死!

    “看起来只是愚勇也是死路一条啊,这幻影伯爵卡尔莫斯接收传承者的布置还真不是一般人所能够承受的。如果真的有人走到这一步,必然会觉得胜券在握然后放松警惕,最后被引入湖水之中被吞噬个干净。这才是真正的一环扣一环啊!”

    拉斐尔为这种智谋所钦佩,这位要是还活着,绝对能够乘着时代的风帆走入那片遥不可及的海域之中。

    第四层考验,勇敢和冷静。

    四个考验,八个考点。这位幻影伯爵卡尔莫斯那粗狂的外表还真是极大的掩盖了他的腹黑和阴险,这点埃利奥特·黑兹利特还真是没有说错。

    “你做的不错,魔法师。”就在拉斐尔如此思考的时候,湖水生变化,一个光影从其中产生。正是幻影伯爵卡尔莫斯,灵魂投影。这就能够解释为什么他能够操纵整个阵法的改变了,看起来他对于自己的传承是真的非常重视。

    留下一个灵魂投影可是会让他无法进入灵魂长河之中,灵魂的缺失会让灵魂长河抗拒他的存在。而这么长的时间过去,即便是神魂也要飘散的差不多了,就好比一个漏掉的水壶,就算孔洞再小,其内的水也终有流光的那一刻。

    除非他选择成为一个亡灵,否则最终只会消散在这片天地之间。

    “这么做,值得吗?”拉斐尔并没有回应他的话语,而是低低的说了这么一句。

    “当然,这是我从一个拯救我人生的大人手中所得到的,我不能够让它随着我的死去而消逝。即便那代价在如何的沉重。”幻影伯爵卡尔莫斯大笑着,显得异常洒脱,他那刺猬一般的胡须随着他的大小张牙舞爪起来。

    拉斐尔微微点了点头,然后抬起头,一双眼睛直视幻影伯爵卡尔莫斯,“那你又觉得我是否有资格接受这个传承呢?”

    “其实你并不是一个很好的人选,我能够感觉到你体内所带有的神力。我原本的想法是为那个传承者重塑身躯,湖底存在着一个我早年得到的某位神祇圣者形态所遗留下来躯壳,但如果是你的话,你肯定不会放弃现有的身躯的。可惜,可惜。”

    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轻轻地摇了摇头,但谁让拉斐尔通过了考验并且站在了自己的身前呢。并且拉斐尔从头至尾的出色表现都在告诉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这是他所能够找寻到的最好选择了。如果要在等个几千年的时间,他怕这丝灵魂投影也会消散在时间之中。

    “圣者形态所遗留下来的躯壳?!”拉斐尔将目光死死地看向了湖底,似乎这玩意比半神传承来得更加重要。

    “是啊,难道你会愿意放弃你现在的身躯而重新构筑?”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见拉斐尔如此,微微有些看不明白,不清楚他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的大。

    “不,但我有一个很不错的提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听听看?”拉斐尔显得有些兴奋起来,这或许就是冥冥中自有天定吧。

    “你说说看。”幻影伯爵卡尔莫斯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个小家伙在卖什么关子,但他不介意听看看。毕竟就结果而言,这个传承是他的,他有自己选择的权利。

    “在我的体内还潜藏的一个灵魂,这是我的至亲之人。我们能够想个方法将她的灵魂送入那个圣者形态所遗留下来的躯壳之中,然后您在将传承灌输在其中,这样您不仅仅能够得到一个您心目中的完美传承者,我也能够达成我心中的夙愿。我可以在此向您保证,在未来,她肯定不会是一个半神,我会将神座高举,让它成为世人瞩目的神位!”

    拉斐尔说的十分认真,那眼神坚定地可怕,如一座万年冰川一般。但其内却燃着熊熊的火焰,野心。

    非常强烈的野心之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