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魔法师拉斐尔传 第二百六十四掌 先钱后人,否则免谈。

时间:2018-05-24作者:残砚

    但即便如此,海员们也开始被这些卫队成员们弄得有些疲于应对起来,杂牌军和正规军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很快,这些海员们就开始负伤了!但海员们身上的护甲是从杰克·肯威那儿更换而来的,防御效果非常的出色,只留下了一些皮外伤!

    这让那些卫队成员们纷纷高看了几眼这些家伙,毕竟他们手中的武器可算是魔法装备了,竟然无法达到一击必杀的效果!伤痛让这些海员们的战斗**更加强烈了起来,出手间的狠辣和脸上的狰狞显得他们战意正酣!

    拉斐尔看到如此,脸上表情不变,心中倒是为这些船员们的英勇表现而赞叹!不是所有人在面对比自己更强大的存在时能够拿起手中的武器进行反抗的!

    “倒是能够将这些家伙进行一些培养,不怯战,战斗**和战斗意志强烈,不错的海军底子!”

    想着,拉斐尔出手了,一根根冰矛向着这些家伙进攻而去,拉斐尔虽然压制了自身的实力,但进攻却丝毫没有留情。这些家伙的实力或许用来守护贵族还算得上一把好手,但是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还是差了许多,即便手中的武器不停地想要抵挡着冰矛的进攻,但拉斐尔的冰矛岂是他们能够轻松抵挡的?

    每一根冰矛都划入这些家伙身上护甲没有遮盖住的地方,似是为了让这些家伙感到痛苦,拉斐尔的进攻位置都选择那些不会致命的地方。船员们看到这些原本牛气冲天的家伙一个个慢了下来,手中的水手刀舞动的更加畅快了起来,似是要将先前所受到的伤痛加倍的偿还于他们一般!

    很快,死亡就在船上出现了。有拉斐尔的从旁援助,船员们的进攻有一种势不可挡的感觉。而下方,小狐狸也使用一些比较隐晦的魔法让船员们虽然受伤但不重伤,并且时不时的还能够斩杀上一两个士兵!

    这儿的情况让远处贵族们的脸色如九月寒霜一般,骑兵的死亡对他们而言无关痛痒。但卫队成员的死亡就不一样了,那可都是各自家族之中花重金培养出来的,死一个不亚于丢了一堆的金索尔,心中的痛谁人知?只是看着站在一旁的格里芬,他们又只能够强撑着,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典型的打脸充胖子!

    轻轻地摇了摇头,格里芬似是有些失望,转身就离开了。让这些贵族们纷纷大眼瞪小眼的,都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不过他们还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现在不是想着要去巴结这位大人物的时候了,手下卫队的小命还被别人捏着呢!

    赶忙拉起身下有些长的衣袍,为了显示重视,他们穿着的都是圣三衣,这是一种庄严的长袍,其上绣有华丽的纹饰,并且为了体现出华贵,后摆处有长托,其中设有一些光亮的附魔,走在那种宫廷烧制的瓷砖之上会更显得十分华丽!

    只是放在平日用来走动的话,这些东西就显得十分鸡肋了!

    然后你就会看到一个十分滑稽的画面,一群身着华丽长袍的贵族纷纷抱着长袍的后摆大步大步的奔跑在码头区的硬石路上,他们脚下的硬皮长靴发出一阵阵不自然的回响,这些平日里‘养尊处优’的鞋子们几时经过如此磨炼?让这些贵族的脚都被磕得有些难受起来!

    但是此刻他们就好像舍生忘死的战士一般,毫不在乎自己脚下传来的痛楚。奔跑时还不停的高呼,“拉斐尔·亚伯拉罕,命令你手下的海员停止这样子的行为!”那模样好像是受了多大委屈的小姑娘一般。

    那些在码头区的苦力们看着这些贵族老爷的模样,想笑又不敢笑,纷纷都低着头假装咳嗽。

    拉斐尔看着远处一群如同猪猡一般奔跑而来的贵族们,忍俊不禁的笑出了声,让这些贵族本就铁青的面容也加铁青起来。下面的战斗因为这些贵族的介入停止了下来,泾渭分明的划分开来。海员们纷纷向着船只的位置靠拢,其上的战斗已经结束,从上面抛下一条条的粗绳,他们十分麻溜的爬了上去。

    那些骑兵士兵们本想要抽出箭矢对这些家伙进行射击的,但是想到拉斐尔先前的反击也就止住了这个念头。

    “拉斐尔·亚伯拉罕,命令你手下的海员停止这样子的行为!你这是在挑衅圣赫利尔海港贵族们的权威!你一个乡下贵族承受得起吗?”好吧,这些贵族即便是势弱的情况之下,口头之上还要占上三分便宜。

    “哈,乡下贵族?”对于这些看不清形势的家伙,拉斐尔不禁摇了摇头。你说输了服软,这些家伙输了还要嘴硬,那是什么?那不是硬气,那是蠢!只是拉斐尔如此的行径反而让那些贵族以为拉斐尔认清了形势。

    “毕竟只是一个从乡下过来的泥巴种,跟我们这些正统的贵族还是比不了的!”这是他们心头的真实想法。

    “恩,你们其实也没有说错。乡下贵族都比较穷,所以找有钱人接济一下好像也没有什么毛病是吧?”拉斐尔看着这些家伙的模样,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而通常,这个笑容出现就证明有人要倒霉了……

    “可以,我们每人都能够拿出一百金索尔来接济你这种乡下贵族!”这些贵族看到拉斐尔服软的模样,一下子都不可一世起来了,纷纷大声的叫嚣着,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

    “啧啧啧,一百金索尔。还真是不少,先前你们让这些家伙来杀我的时候许诺了多少金索尔啊?”拉斐尔看着这些家伙滑稽的模样,脸上的笑容更甚。

    “这……”贵族们被拉斐尔的这句问话噎到了,一时间都成了哑巴,他们还不清楚拉斐尔这句话语中所代表的的含义。

    “来,你说说看。这些家伙许给你多少的金索尔啊?”拉斐尔运用法师之手托起一个倒在地上的士兵,这个家伙的手臂被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创口,要是不及时医治的话,他的这只手可能就要废掉了!

    “五……五千金索尔,魔法师大人,放……放过我吧。”这个家伙有气无力的出声说着,言语之中满是讨饶的味道,比起那些贵族聪明多了。

    “哦?五千是吗?我的命就值五千金索尔吗?”拉斐尔用一种略带疑惑的语气说着,“那么我的要求也不是很高,这些人的命,一人二千五百枚金索尔,不议价。”说着,继续露出那道人畜无害的笑容。

    “一人两千五百枚金索尔?!你怎么不去抢?!”这些贵族们听到拉斐尔的言语,整个脸都通红了起来,一个个用他们生平最大的嗓子吼了出来。

    “我这价格如此的公道,怎么能够说是抢呢?不然你们转头离去,我也不会多说什么的。奴隶市场之中一定会很喜欢这种奴隶的,你觉得他们到时候能够卖出多少的金索尔呢?我这不是为了你们着想吗?”拉斐尔丝毫不在意这些贵族想要生吞活剥他的眼神,怡然自得的出声说着。他这话说的不无道理,这些家伙虽然受到了伤害,但在拉斐尔的留手之下都不是什么重伤,稍加医治就能够恢复。

    这种实力还行,懂得战技,操练得当的家伙往奴隶市场一卖,随随便便都能够超出两千五百枚金索尔的价格!所以众人在听到拉斐尔口头之上的威胁,纷纷脸色一僵。这小子说的话语虽然不怎么的入耳,但还真是铁板钉钉的事实。

    一时之间让他们踌躇了起来,不知道是否应该吃下这个哑巴亏!放弃这些家伙吧?他们更加不忍了,倒不是不忍心这些家伙。而是在他们身上的付出。但不放弃这些家伙,一人两千五百金索尔的价格也不是一件便宜的活计!

    还记得当初拉斐尔最早时候领地之中的产出吗?一年能够拿到的产出也不过三十多枚金索尔,换算一下这两千五百枚金索尔,差不多是八十三年的领地产出。有些时候回首一下数个月前身上的存款,拉斐尔都不禁要稍稍感叹自己真他娘是一个敛财的天才!

    “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你们不愿意的话,我把他们医治一番就带去其他的城市之中贩卖了,省得我的好心没有人愿意接受。”拉斐尔见这些家伙脸上的表情,怎么不知道他们心中的想法。不禁在加上一把火。

    “买……我们买!”这句话就好像是从牙齿缝里面蹦出来的,其中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决心。两千五百枚金索尔一人,拉斐尔数了数在场的卫队成员,总共还有四十五人存活,那就是十一万两千五百金索尔。这还是自己压在这些贵族的购买底线之上,否则那价格还会往上抬高不少!

    怪不得那些战败的战俘都会有专属于皇室的奴隶商人来进行售卖,这他娘确实是一个暴利行当啊!以战养战还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先给人,我们在给钱!”这些贵族们咬牙切齿的说着。

    “是你们傻,还是觉得我傻?先钱后人,否则免谈。”听着这些家伙的话语,拉斐尔又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些家伙不去当小丑实在是太过于屈才了。

    看着拉斐尔那丑恶的嘴脸,这些贵族们也只能够十分不甘的屈服了。从船上伸出木板,那些卫队成员们纷纷被放在拖车之上,就好像是被贩卖的猪肉一般。那些贵族们纷纷从衣袍之中取出一张张的钱币,这些自诩为正统贵族的家伙们对于这种新鲜事物的接受能力还是挺高的,虽然他们还是更喜欢一枚枚闪耀着金光的金索尔,但在外行事的时候还是钱币更加的方便。

    “你们自己将钱币点清,总共四十五人,十一万两千五百枚金索尔。”拉斐尔如同一名精明的商人,丝毫不给这些家伙钻空子的机会。看着拉斐尔那得意的模样,这些贵族真是恨不得一巴掌甩过去,但他们都吞下了这口恶气。形式不如人,实力也不如人,被人坑也只能够是自认倒霉了!

    一沓钱币拿在手中,拉斐尔清点了一下,然后就让海员们将这些家伙推到这些贵族的身前,至于他们接下来要怎么处理那就不是拉斐尔需要关心的事情了。踏着木板回到船上,船员们还很不放心的从武器库之中取出魔法长枪对着下面那些家伙,要是他们有所异动,那就怪他们自己命不好了!

    毕竟都已经得罪死了,还怕多得罪一番?那些贵族看着这些粗鄙的海员竟然拿着长枪对着他们,脸色就更差了。看着这些痛苦哀嚎的卫队成员则有些后悔刚刚为什么会中邪一样把怀中的钱币拿出去?

    “你,你,你!把这几个家伙给我运回去!”那些面色不快贵族点了点后面的那些骑兵们说着,既然钱都花了,那就不能够让它们打了水漂,要是这些家伙死了,那这笔买卖就真的是亏大发了!

    这些骑兵们不敢多说什么,纷纷点了点头,将这些家伙背起然后快步跟在这些贵族的身后,至于那些马匹早已跑得没了影子了。看着这些贵族夹着尾巴逃跑,船员们纷纷吹起了口哨!

    “费兹捷勒,把这些药剂分发下去。每个重伤的海员分发一百枚金索尔,轻伤的分发五十枚金索尔,参与战斗的分发二十枚金索尔。”拉斐尔从储物戒指之中取出一瓶瓶的治疗药剂,同时出声吩咐道。赚了这么一大笔钱,拉斐尔也就不在意这些蝇头小利了。

    “是的,大人。”虽然对于拉斐尔如此大手大脚的花钱有些心疼,不过费兹捷勒也知道这是笼络人心最好的方式。尤其刚刚拉斐尔才赚取了这么一大笔金索尔,这点开销也确实不是不能够接受。

    海员们对拉斐尔的举动纷纷感激涕零,他们曾经侍奉过的贵族哪一个不是把他们当成狗看?挥之则来,呼之则去的。哪有像拉斐尔这般重情义?尤其还拿出珍贵的魔法药剂来为他们治疗伤势?这种待遇都能够比得上那些皇家卫队成员了!纷纷都来到拉斐尔的身前宣誓自己未来、自己未来的子孙都会为拉斐尔而战。

    拉斐尔倒是没有想到这些家伙为什么会突然就发下如此重誓,不过他也没有嫌弃的一一接受了他们的效忠,毕竟这怎么算都是一个不赔本的买卖不是吗?魔法师拉斐尔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