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799章 创纪录的分数

时间:2017-10-10作者:青城无忌

    张然他们来到新闻中心,并没有直接进发布会大厅,先被拉去出席官方拍照会,让摄影师拍照。等他们拍完照,进入发布会现场时,本来只能容纳一百多人的大厅内,已经挤进了两百人,简直是水泄不通。

    按照惯例,张然先谈了自己的创作理念,表明这部电影主要是想尝试多声部蒙太奇;接下来,演员们轮流上阵,谈自己对电影的看法,谈自己对角色的认识。

    等例行集体访问后,就是自由发问时间了,也是媒体记者们最期待的环节。第一个起来提问的是个中年大妈,整个人像吹胀的气球,圆滚滚的,腰围是张然的三倍。她叽里呱啦了一通,大家都没听懂在什么,不但张然他们没听懂,就连同声翻译都懵了。

    那记者见大家一面茫然,又了一遍,发现大家还是一脸茫然的看着自己,尴尬的笑了笑,又了一句。这次大部分人都听懂了,她,实在抱歉,我英语太糟糕了。

    张然感觉到了她的尴尬,微笑着问道:“你是哪里人?”

    记者不好意思地道:“柏林!”

    张然故作神秘地道:“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英语比我德语好多了。你看我们都有不擅长的语言,没必要勉强自己,你用德语问就可以了,有同声翻译的。”

    在场的记者都很感动,觉得张然真的太好了,巧妙的让这个记者下了台阶,化解了她的尴尬,难怪看完《一个人张灯结彩》大家会觉得温暖,他本身就是一个温暖的人呐!

    那个记者自然更感动了,用德语问道:“我是来自德国新闻社的记者,你刚才拍这部电影最大的动力是尝试多声部蒙太奇,我们知道电影诞生一百年了,真正在电影中很好呈现多声部蒙太奇的只有爱森斯坦和科波拉,真的太难了,你不怕失败吗?”

    张然微微点头:“害怕失败,但正因为害怕才会有劲儿。人是需要一点压力,需要一点刺激,才能够继续向前的。相对于失败,我更害怕自己止步不前,这样很容易陈腐,很容易被淘汰,这才是最可怕的。”

    第二个记者将问题抛给了张婧初,问道:“我刚才采访一些外国记者,他们是你的粉丝。他们告诉我,你演得很好,但在电影里出现的时间偏少。你自己觉得呢?是否在片中的篇幅有些短?”

    张婧初扭头看着张然,笑眯眯地道:“你看观众都向你抗议,我的戏太短了!”

    在场记者都笑了,张然也哈哈笑道:“我知道了,下次你的镜头我少剪点儿!”

    张婧初瞪了他一眼,可恶,都不给安排一部大女主的戏!她转头看向台下的记者,微笑道:“其实我们拍了很多,其中有好几场我特别喜欢的戏都被剪掉了,这也没办法,是电影的整体节奏需要。”

    又一个男记者站了起来,问道:“婧初姐,你在电影中的表演太出色了,简直不像是演出来的。前面于跟钢渣通过手势交流,看起来很乱,而她学手语之后进行的交流看起来就规律很多了,前面的手语是你自己设计的吗?”

    张婧初神情有些得意,微笑着道:“在演戏之前,我去理发店体验了三个月,加上演戏的日子,大概有八个月我没有话,跟人交流用手势,跟张然交流都用手势。我没有学手语,跟于一样就是自己比划。等到戏中于开始学手语,我也开始学手语,用真正的手语交流。我尽力让自己的状态跟于接近,所以,呈现出来的感觉就比较真实。”

    张然补充道:“婧初由于几个月不话,以至于电影拍完入戏太深,患上了癔症性失语,真的不会话了,在医院治疗了将近一个月才恢复正常。不只是婧初,李雪健老师和胡君在派出所呆了三个月,跟真正的警察一起出警,一起训练,李雪健老师50多岁了,身体又不是特别好,还要跟警队的年轻一起练擒拿,真的太不容易了。远征开了三个月出租。曹炳坤到矿山呆了三个月,又捡了一月垃圾。《一个人张灯结彩》能够拍到这种程度,我特别感谢他们,是他们赋予了这些角色灵魂。”

    听到这话现场的记者们都鼓起掌来,用掌声向张婧初他们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这时又一个记者站了起来:“张然导演,你好,我是《纽约时报》的记者。刚才在电影院,我听到斯科塞斯先生,这部电影是根据贝多芬《第九交响曲》的曲式结构来拍的,我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要这么拍呢?”

    听到这个问题,现场的观众一阵骚动,不少记者觉得不可思议,交响乐和电影完全不搭边啊,两者的结构怎么可能相同?

    也有熟悉电影史的记者想起上世纪二三十年代,好莱坞经典叙事模式中就有一种叫电影交响乐结构的模式,整个结构分为序曲、主题、第一主题变奏、第二主题变奏、主题再现、尾声。他们有些不解,这种结构早就淘汰了,而且《一个人张灯结彩》的结构也不像是电影交响乐结构啊!

    现场记者都紧紧盯着张然,等待他给出最终的答案,毕竟斯科塞斯不可能乱。

    张然没想到斯科塞斯的话被别人听到了,就道:“这个问题讲起来特别复杂,一两句讲不清楚,估计得写几万字的论文。拍这部电影我最大的目的是实验多声部蒙太奇,我们这部电影在叙事上也采取了多声部叙事,而多声部叙事就是通过不同人物的视点出发,围绕同一个事件展开叙述,也被称为复调叙事。比如黑泽明的《罗生门》,张一谋《英雄》都是这种叙事方式。不过多声部叙事距离多声部蒙太奇还很远,多声部蒙太奇是把可以把电影的表现材料画面、音响、对话、文字和音乐看做管弦乐队的不同声部,可以进行齐奏、对位演奏与赋格曲式等多种选择,既保持独立性,又形成对话性,使声、字与画的多元叙事有机融合。

    我拍《一个人张灯结彩》最开始参考了交响乐的曲式结构,电影结构分为四个部分,对应交响乐的四个乐章,但剪出来的第一版不是很满意。在补拍的时候,《第九交响曲》给了我很多灵感,因此就按《第九交响曲》重拍了很多内容。《第九交响曲》第一乐章是奏鸣曲,乐章的引子部分由弦乐器奏出,断续朦胧,空5度和弦像是黎明前的黑暗。而我们电影是从黑屏开头,声音慢慢出来,表现的也是这种感觉……”

    在看电影的时候,不少记者觉得张然是在模仿库布里克的《2001漫游太空》,或者是致敬库布里克,但听到这里他们才知道张然致敬的是贝多芬。

    张然结合《第九交响曲》对电影进行了一番简要分析,是简要分析,但也足足讲了十分钟才停下来,多声部蒙太奇这个问题真的太复杂了。

    讲完之后,张然冲在场的记者们笑了笑,道:“当老师当久,都有职业病了,一讲起来就收不了场,我看到有人都听出瞌睡来了!”

    记者们发出一阵笑声,又纷纷举手提问。他们的提问基本上都冲着张然去的,李雪健他们获得的提问少得可怜。不过他们也乐得轻松,坐在一旁乐呵呵的看张然应付记者。

    等到发布会结束,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张然他们回到了酒店;而记者们在最短的时间内将稿件写好,发回了各个报社。

    早上八点,张然和张婧初走进酒店二楼餐厅时,亚影有好几个学生已经坐在里面吃上了。张然知道学生们不是什么有钱人,就让他们到自己的酒店来吃早餐,能帮他们省一点是一点。学生们见到张然和张婧初过来,都赶紧起身问好。

    张然摆摆手,示意他们坐下,随即招手叫来服务员,点好了早餐。张然见周西和另外一个叫刘苗苗的女生没到,问跑哪儿去了,得到的回答是有点事,很快就过来。

    不一会儿,服务员推着餐车过来,将早餐放在张然和张婧初的面前,恭恭敬敬告退。张然一边吃着早餐,一边问学生们昨的情况。

    张自力看着张然,得意地道:“张老师,昨晚我去酒会蹭吃的,遇到了一件特别好笑的事。进去后,我发现里面的女服务员都没穿上衣,光溜溜的。我以为进错地方了,就找了个人问,这是电影公司的酒会吧?对方告诉我,对啊。我当时饿得不行,就没管那么多,大吃特吃。吃完之后,我觉得不对劲,又找了个人问,这是什么公司的酒会啊?对方告诉我,啄木鸟啊!

    正在喝牛奶的张然差点没喷出来,忍禁不禁地道:“你们将来都要做制片人,不定你真的会成为啄木鸟的制片人也不一定哦!”

    众人窃笑不止,坐在张自力旁边的女生拉了拉椅子,要离张自力远点,坚决跟这位未来啄木鸟制片人划清界限。

    就在这时,周西和刘苗苗走进餐厅,扫了一圈,大步走了过去。她把手里的电影节官方场刊,放在了张然面前,灿然笑道:“张老师,这是今的场刊!”

    “谢谢,西!”张然这才知道两个丫头是拿场刊去了,挺有心的,招呼道,“赶紧坐吧,要吃什么自己点。”

    张然拿起场刊翻到了评分那页,想看看欧美影评人对这部电影的评价如何。在昨晚的采访过程中,媒体记者们反响热烈,他相信应该比国内影评人的反应要好。

    柏林电影场刊的评分制度跟威尼斯不同,威尼斯是五分制,柏林是四分制,四星为完美,三星为好,两星为一般,一星为坏,叉子为糟糕。目前暂时领先的是罗马尼亚电影《我是怎样度过这个夏》,得分为1分,波兰斯基的《影子写手》8分,土耳其电影《蜂蜜》5分,王全安的《团圆》4,美国电影《嚎叫》1分。

    在看到《一个人张灯结彩》的场刊评分后,张然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眼,确实没看错。十个打分者,九个四星,一个三星,平均分为9!

    这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分数,刷新了柏林电影节场刊评分的历史记录!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