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1004章 笑笑

时间:2018-06-11作者:青城无忌

    就在各界对世纪巅峰收购展讯议论纷纷之时,《经济日报》对吴瑞德的采访将联发科推到了风口浪尖。

    吴瑞德才采访中表示:“世纪巅峰收购展讯是无奈之举,palm准备推出600元左右的低端智能机,本来跟某家台弯芯片企业已经谈好,采用他们的芯片,没想到台弯经济部从中作梗,不准这家企业将芯片卖给我们。为了以后不被别人卡脖子,我们只能进行收购,自己造芯片。”

    吴瑞德没有点联发科的名,但明眼人一听就知道说的是联发科,于是网络上对联发科一片骂声,甚至有激进的网友表示要抵制联发科。

    联发科心里非常委屈,他们其实很想做这笔生意的,可政府不让卖,他们也是毫无办法。几十亿的生意泡汤了,还被大陆网友乱骂,甚至可能被世纪巅峰报复,联发科非常不满,就把htc这个罪魁祸首捅出来了。你们和世纪巅峰有仇,凭什么把我们拉下水,现在我们被抵制,你们也不要想好过!

    在联发科把htc捅出来后,众多这样歧视我们,为什么还要买htc手机》的文章。文章指出,htc最新款的手机在内地用骁龙s3的8260,其他地区则用骁龙s4的8260a,两者性能相差很多,而内地的价格竟然还贵一些,这是对内地消费者赤裸裸的歧视。

    这篇文章在网络上掀起了轩然大波,众多张然粉丝,以及网民在网络上发起了声势浩大的抵制htc的活动。

    与此同时,世纪巅峰也对htc展开报复,摩托罗拉在英国、法国和德国三个国家同时发起诉讼,表示htc侵犯了自己的十专利,要求全面禁售htc手机。

    受这一消息的影响,htc股价跌幅高达10%,达到了台弯证券交易所的跌停幅度,这也是htc十多年来最低的股价。

    瑞士信贷、瑞银以及daia证券等机构,纷纷下调了htc的目标股价。在全球关注个分析师中,没有一个分析师给出买入评级,都是卖出,甚至是垃圾。

    不过张然根本没有心思管这些,他的心思都在张婧初和她肚子里的孩子身上。现在孩子出生遇到了一点麻烦,他就更没心思关心其他的了。

    张婧初从怀孕开始,就坚决表示要顺产,因为顺产对孩子更好。不过她肚子里的小家伙有点调皮,在怀孕期间小家伙在肚子里一段时间臀位,一段时间又是头位,在预产期前三天做检查时,又变成了臀位。

    一般情况下,胎儿的正确体位是头朝下,分娩的时候,胎儿头部首先进入产道,既然头部能出来,那胎儿的身体其他部位顺利通过产道就不是问题,但如果,胎儿臀部先进入产道,产妇宫口开的不够大的话,胎儿头部很可能不能顺利通过产道,产妇和胎儿都会有危险。

    现在胎儿是臀位,顺产可能会有危险,医生就给张婧初做工作,建议剖腹。张婧初坚决不同意,说不是还有两天嘛,万一宝宝转过来呢?医生说,你马上要临产了,孩子个头又大,估计七斤以上,转过来的可能性不大。张婧初还是不同意,坚持要再等两天。

    回到病房,张婧初就开始折腾了。先是在房间里走,走累了就跪着,跪累了就在两腿间放音乐,还不停的喝水,以此增加羊水。她还摸着肚子不住地哄宝宝:“乖宝宝,听妈妈话,不要坐着了,快躺下吧!”

    张婧初要折腾,张然只能陪她折腾。这个时候天大地大,老婆和孩子最大。

    足足折腾了整整一天,张然和张婧初都累得够呛。不过这份累没有白受,第二天再做检查,宝宝竟然真的转下去了。

    张婧初得意地张然说,你还说宝宝是熊孩子,宝宝一点都不熊,可听话了!

    这天凌晨三点多,张然被张婧初喊醒了。张婧初说,我疼得厉害,而且频率越来越高,可能要生了。张然见张婧初脸色苍白,浑身发抖,说话的时候牙齿咯咯作响,知道她疼得厉害,就说,我马上去叫医生。

    医生和护士赶了过来后,对张婧初进行了简短的检查,然后将她送进了产房。

    张然利用这个时间,给自己的父母,以及张婧初的母亲打电话,告诉他们,孩子很快就要出生了。

    张然以为进入产房后,孩子很快就会出生,没想到进入产房一个多小时,都没动静。倒是张婧初疼得越来越厉害了,她咬着牙,双手紧紧地攥着产床旁边的扶手,拼命地忍住疼痛。张然咨询过医生,知道可以无疼分娩,他们也要求无痛分娩,就问护士:“都进来这么久了,怎么还不麻醉?”

    护士解释道:“无痛要开三指以后才能上,现在才开两指,需要再忍一下。”

    又等了将近一个小时,麻醉师终于来了。麻醉师非常温柔地对张婧初道:“我是你的麻醉师,现在你可以上无痛了,打上之后十几分钟就会有效。”她又小声对张婧初说:“我是你的影迷,放心地交给我吧!”

    张婧初听到麻醉师是自己的影迷很高兴:“医生,麻烦你了!”张然也赶紧道:“麻烦你了!”

    麻醉师冲张婧初和张然点点头,让张婧初把身子躬起来,露出脊柱,等待宫缩的间隙,用一根很粗的针头把麻醉药管打进脊髓里面。

    麻醉之后,张婧初果然好多了,非常轻松地跟护士聊天:“你们生过孩子吗,是不是也这么疼啊?”护士都笑了:“肯定的,都是这么疼!”有一个护士说:“我生了俩,而且都是顺产!”张婧初惊奇地道:“这么疼你还要俩啊?”护士说:“等怀上了,哪里还会想到疼啊!心里就只有一个想法,希望宝宝能够健健康康的出生。”

    一直等到八点半,医生内检后对张婧初道:“已经开全十指了,准备一下,九点我们开始生!”

    张婧初顿时紧张了,牙齿都在打颤。十个月的漫长征途,现在就要最后临门一脚了。

    张然也有些紧张,看着张婧初的肚子,默默地道:“宝宝,你要和妈妈一起努力哦!”

    时间很快走向九点,医生走到张婧初身边,温和地道:“现在,我们开始用力,我喊一二三,你在第三声结束的时候用力,你使长劲!”

    张婧初点了点头,虽然打了麻药,号称是无痛分娩,但现在她还是很疼。只是她心里记挂着宝宝,哪里还有工夫管疼痛,开始全力配合医生。

    “很好很好!一二三,用力!”

    “头已经出来一大半了!一二三,用力!”

    “身子出来了!一二三,用力!”

    ……

    呜哇!一道清亮的哭声划破这片天地,紧接着一声又一声!

    在孩子生出来的瞬间,张婧初因为用力过度,差点虚脱了。张然呼了口气,抱着张婧初的头,在她满头的汗水的脸上亲了亲,柔声道:“婧初,辛苦你了!”

    张婧初艰难地睁开眼睛,冲张然笑了笑,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旁边的护士道:“9点28分宝宝出生,赶紧记录时间。无侧切无撕裂,有一处擦伤破皮和一处出血点,无需缝合,马上压迫止血处理。”

    医生微笑着道:“张先生,恭喜您,是个女孩!剪脐带还您亲自来吧!”

    张然本来就想要个女孩,现在听到真是的是女孩,那种幸福的感觉简直难以形容。张然接过了剪刀,看着已经会哇哇大哭的宝宝,心里有些紧张,问道:“就这样剪下去吗?她会不会疼啊?”

    医生安慰道:“不会疼的,脐带上没有神经。”

    张然知道宝宝不会疼,但还是有些担心,拍女儿会疼,深呼了口气,然后剪断了脐带。

    护士扎好接头,抱起宝宝,给宝宝按脚印,称体重,量身长,另外一边医生也在对张婧初进行处理。护士兴奋道:“这个宝宝好重啊,有七斤九两!她还在看我呢!”

    护士把小丫头包裹好后放在小车上,轻轻推了过来。张然见小丫头眼睛已经睁开,盯着自己好奇地看,就问护士:“我可以抱抱她吗?”

    护士说可以。张然很小心的将小丫头抱起来,就像抱着价值连城的瓷器,生怕一不小心给抱坏了。张然亲了亲女儿的小脸。柔柔的,软软的。他笑眯眯地道:“臭丫头,你可把你老妈折腾惨了!”小丫头哇的一下哭了,看上去好像很委屈的样子。她这一哭,把张然的心都哭化了,赶紧道:“哎呀,不哭不哭,爸爸不说你了!乖!不哭不哭!”

    张然哄了哄小丫头,然后将她抱到张婧初面前:“婧初,你看她像谁?”

    张婧初体力有所恢复,脸色红润了不少,她看着自己面前的女儿,感觉跟自己想象的有点不一样。宝宝看上去有点皱,身上被羊水泡得雪白雪白的,不是特别好看。以前她希望孩子要长得好看、要特别聪明!现在这些想法都抛开了,只要女儿健健康康就好了。张婧初热泪盈眶,觉得自己所受的苦都是值得的。孩子太小看不出像谁,不过她还是微笑着道:“像你,女儿要像爸爸才好!”

    张然又在小丫头的小脸上亲了亲,笑眯眯地道:“我也觉得特别像我,你看着眉毛这眼睛,真的特别像我,长得了肯定是个大美女!”

    生完孩子需要在待产室观察两个小时,确定没有不良反应后才能转回病房。在这段时间内,张然给等在外面的家人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们母女平安。

    两个小时后,张婧初一切良好,可以回病房了。张然将孩子放在张婧初怀里,亲自将她们母女俩推出了产房。

    等在走廊上的亲人看到张然他们出来,呼啦一下全围了上去,嘘寒问暖。几位长辈问候完张婧初的状况,迫不及待地抱起小丫头,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惊喜激动和兴奋笑。

    黄莺特别激动,抱着小丫头对其他人道:“这么小的人儿,抱出来也不哭,东看西看的,看上去特别机灵,特别像张然小时候。你看这眉毛,这眼睛,简直跟张然一模一样!”

    张婧心也特别想抱小丫头,可现在长辈们都争着抱,哪里轮得到她,就道:“姐夫,宝宝叫什么名字啊?”

    张然笑着道:“她叫张清欢,清澈的清,欢乐的欢,小名叫笑笑。”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