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1003章 押宝

时间:2018-06-09作者:青城无忌

    张然听到李力游直接说出risc-v指令集,惊讶地道:“你知道这个指令集吗?”

    作为芯片企业的老总,李力游对芯片行业的动态了如指掌,不但知道risc-v指令集,对它的来龙去脉也一清二楚。

    2010年,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一个研究团队准备启动新项目,需要选择一种处理器指令集。他们分析了arm、mips、x86等多个指令集,发现这些指令集不仅设计越来越复杂,而且还存在知识产权问题,不能随便使用。于是伯克利的研究团队临时组建一个四人小组,从零开始设计一套全新的指令集!

    这个名为risc-v的指令集设计非常简单,基础指令集只包含了不到50条指令,但已经可以用于实现一个具备定点运算和特权模式等基本功能的处理器。如果用户需要的话,也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自定义新指令。这样一来,这套指令集兼具精简和灵活两大特点。更关键的是,伯克利研究团队将 risc-v 指令集彻底开放,实行开源,这样使用risc-v 就不像其他指令集那样需要付授权费了。

    因为risc-v是开源和免费的,众多的学术机构都可以开发兼容risc-v指令集的处理器,不需要支付一分钱的费用。于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麻省理工学院、普林斯顿大学等学术机构纷纷加盟 risc-v。

    李力游解释道:“展讯的cpu跟华为海思一样,用的是arm公版架构。我们光是授权费就花了500万美元,只能用五年,而且每块芯片还要向arm交钱。我们很不情愿,但没有办法。在知道risc-v这种开源指令集后,我研究了一下,发现这个指令集非常优秀,总结了前人教训,避开了很多历史包袱,达到了简约而不简单的效果,而且是免费的。我考虑过,展讯是不是能够基于risc-v开发出全新的手机芯片呢?但只是想了想,展讯资金和技术都有限,用全新的指令集开发出全新的芯片太难了!其实我觉得这个事国家可以搞,国家一直强调自主研发,但自己研发的架构没有市场,而用arm以及mips等架构又要受制于人,采用risc-v的话,就可以很好的解决这些问题。”

    张然凝视着李力游的眼睛,问道:“你认为世纪巅峰基于risc-v指令集来开发vr芯片,或者说把宝押在risc-v上,是否可行?”

    李力游明白张然为什么要押宝risc-v,真正的巨头没有那个希望自己受制于人。芯片别人可以卡脖子,指令集别人同样可以卡你脖子。就拿华为来说,要是美国说我们cpu不卖给华为了,华为根本不怕,手里有海思。但要是美国向arm施压,arm的授权不让华为用了,那华为就真的傻眼了。

    在安卓上市的最初几年,谷歌一直要求应用程序采用java编写,并且能跑在dalvik虚拟机上。很多低端处理器跑虚拟机非常吃力,而且虚拟机占用内存大,会提高成本。但谷歌宁可冒着让安卓在竞争中处于不利的风险,也要推广dalvik虚拟机。因为谷歌不愿看到手机领域里arm一家独大,希望mips、x86等cpu也能够跑安卓。

    张然希望vr采用risc-v指令集显然是不想受制于人,真正将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李力游对此大为叹服,这个人眼光和魄力都不得了!

    李力游沉吟了几秒钟,开口道:“可行,因为vr是全新领域,是一片白地,大家都是从头开始, risc-是收费的,而费用非常高。像我们展讯的处理器就是买的arm的构架,花了差不多500万,此外每块芯片还要向他们付钱。很多大公司对此都非常不爽,但大家没有别的选择。现在arm统治了手机市场,risc-v根本没有机会,但在vr领域就不一样了,arm跟 risc-v处在同一起跑线,risc-v是开源的,是免费的。我相信很多公司会抛弃arm,转投risc-v的怀抱。有这些大公司参与,risc-v完全有可能建起自己的生态系统。”

    李力游顿了顿道:“不过风险也非常大,risc-v指令集是全新的指令集,白纸一张,所有东西都要从头开始。我觉得芯片从设计、到流片制造、到封装测试,到最后上市至少要五年以上。而搭建、生态系统需要更长的时间。在这个过程中,本身是个强大的联盟,有很多厂商参与其中。当他们进军vr领域后,会很快建起自己的生态系统。如果我们搭建生态圈的速度比他们慢,那就彻底输了!”

    其实张然对指令集这东西根本不在行,甚至可以说不懂,不过在他看来芯片之间的竞争跟手机系统的竞争类似,不完全是技术较量。很多人都在说问,中国为什么造不出自己的芯片?其实不是造不出来,而是没有生态系统,造出来了也没有办法在市场上推广。

    作为互联网方面的行家,张然清楚安卓能够战胜其他对手,统治智能手机,关键在于安卓是开源的,有源源不断的开发者为安卓开发应用程序,让安卓迅速建立起了生态系统。

    指令集也是这种情况,其他指令集要么像x86这样,不让你使用;要么像arm这样,需要支付高额的授权费,可以说都是闭源泉的。

    因此,张然有理由相信,当市场上出现一款优秀的开源指令集后,这种指令集很可能像安卓那获得无数开发者的追捧,并变成市场的主流。

    张然对李力游的回答比较满意,这人确实懂risc-v指令集,就道:“这是一次赌博。现在大家都在赌,谷歌赌的是人工智能、微软赌的是云计算,其他的巨头也都在布局,大家都在赌未来,都在对未来下注,只不过我们的注下在了vr上。既然要赌,那么我们就干脆赌大点,在risc-v上也下一注。输了顶多维持今天的格局,但赢了我们就不再受制于人,将超越苹果和谷歌,成为网络的霸主!”他凝视着李力游的眼睛缓缓地道:“展讯是否愿意接手开发基于risc-v架构的vr芯片?”

    李力游吞了吞口水,颤声道:“展讯缺资金,缺技术人才,以现有的实力做这样的研发非常困难,进展会非常缓慢。如果我们有足够的资金,有足够的人才,不,只要有足够资金就够了,有足够的资金我们就可以去挖人。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支持,我愿意接手!”

    张然笑着道:“钱不是问题,在完成收购后的五年中我们会在展讯投100亿美元,如果有需要还可以加大投入。五年之后,投入会继续增加。展讯可以拿钱到美国、到欧洲组建实验室,也可以从其他公司挖顶尖人才来研发vr和手机芯片。我唯一的要求是尽快拿出优秀的芯片来,当然我也不规定时间,要你们多久拿出芯片来,是全新领域,先发优势很重要!”

    李力游听到5年投入100亿美元,心头大喜,真是大手笔啊,展讯终于要摆脱扣扣索索的穷日子了!接受世纪巅峰的收购果然是正确的!他激动地道:“张总,有世纪巅峰的支持,我们肯定可以开发出优秀的vr芯片来!我向你保证,五年内,如果展讯开发不出基于risc-v架构的vr芯片,我提头来见!”

    张然非常希望在vr芯片在短时间内突破,如果展讯能够尽快拿出vr芯片来,就能形成研发和扩张的循环,迅速抢占市场。即使是高通,英特尔想要追赶,也不容易了。不过张也明白,芯片研发不是一朝一夕的事,笑着摆手:“我要你的头做什么?我要芯片,而且我说了,我没有时间表,你们用心去做就好了!”他补充道:“vr是未来,芯片重要,但手机芯片同样重要。在手机芯片上,我希望能够尽快赶上联发科,甚至是高通!”

    李力游知道世纪巅峰收购展讯,是因为台弯禁止联发科卖芯片给世纪巅峰,张然和世纪巅峰的管理层对此非常不满,憋着一口气。他对此显得非常有信心:“芯片这东西是靠钱喂出来的。2008年苹果以2.78亿美元收购了一家小型无晶圆厂半导体打下的基础,然后又收购了好几家芯片公司,并通过高薪挖来各路芯片设计师,这才有了苹果芯片的一路狂奔。我们虽然不能像苹果那样疯狂收购和挖人,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就拿出a系列那样的顶级芯片来,但超过联发科还是不成问题的。”

    张然笑了起来:“我期待展讯的好消息。”

    在李力游离开之后,张然又跟吴瑞德聊了一阵。世纪巅峰虽然将宝压在了vr和risc-v指令集上,但也绝对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接下来,世纪巅峰还要收购或者入股其他芯片企业,arm以及其他构架都要下注。这样就算risc-v失败,世纪巅峰也可以迅速转向其他构架。

    9月11日,展讯通信对外宣布,公司已收到世纪巅峰发出的价值13.8亿美元的收购要约。根据要约条款,世纪巅峰将为展讯通信每股美国存通股票支付28.50美元,较该股前一天收盘价溢价28%。这一价格接近展讯通信历史上的最高价格29.29美元,按照完全摊斌计算,该股票收购交易的总价值为17.8亿美元。这也是约一年以来针对半导体厂商提出的规模最大的收购要约。

    消息公布之后,展讯股价在纳斯达克常规交易中上涨3.91美元,至26.20美元,涨幅为17.54%,此前曾最高触及26.69美元,创下52周新高。过去52周,展讯通信的最高价为26.69美元,最低价为14.50美元。

    世纪巅峰在很多人眼中的印象就是有钱任性,不停的买买买,甚至有个给世纪巅峰起了个绰号,叫“买买买公司”。18亿收购展讯,在世纪巅峰的收购中算不上大手笔,只能算中等手笔。但这则新闻出来之后,还是引发了巨大的关注,毕竟芯片一直是中国之痛,如鲠在喉。

    海外媒体认为世纪巅峰在收购展讯之后,会向联发科和高通发起挑战,联发科受到的冲击会特别大。国内媒体也在第一时间报道了这则消息,很多媒体都在问,张然想做什么?对中国芯片市场而言,这会带来什么影响?甚至有媒体提出了个夸张的观点,中国芯片问题要靠世纪巅峰、阿里巴巴、腾讯,以及百度来解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