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99章 你就是林云

时间:2018-06-06作者:青城无忌

    几年前房祖明在时尚芭莎慈善晚宴上遇到大甜甜,惊为天人,并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房祖明是有名的花花大少,但因为有“龙太子”这个身份,追求女孩无往不利。

    不过大甜甜对房祖明一点兴趣都没有,知道他是花心大少,怎么可能看上他。就像晋江中的霸道总裁那样,大甜甜的拒绝反而激起了房祖明的兴趣,于是,他展开了更为猛烈的攻势,誓要拿下大甜甜。

    大甜甜被房祖明缠烦了,就告诉了陆征。陆征当即找人把房祖明给收拾了一顿,甚至放话要打断他的狗腿。房祖明吓坏了,把事情告诉了程龙。程龙一打听,知道儿子惹到大人物了,赶紧亲自登门道歉,还表示自己的新片想请大甜甜做女主角。陆征有些心动,最终还是拒绝了,因为张然说过不要让大甜甜急着出去接戏。

    那件事后,房祖明低调了一段时间,但很快又恢复了本性,到处泡妞猎艳。前些日子他在机缘巧合下看了话剧《驴得水》,被扮演张一曼的演员给迷住了,展开了疯狂的追求。梦剧团到临安来演出,他也追到了临安。

    张然戴着帽子和口罩,房祖明一开始没认出他来。不过张然说完这话,房祖明终于认了出来。他对张然用长辈的口气教训自己非常不爽,却毫无办法,略带不满地道:“张先生,我们并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只是追求喜欢的女孩,你连这个也要管吗?”

    如果房祖明他们追其他人,张然才懒得管。但梦剧团的演员都是本本分分,踏踏实实演戏的的好演员。他可不希望,剧团的姑娘成为房祖明这种人的玩物,就道:“我是剧团投资人,这里没有你追的女孩,也不欢迎你们,以后不要来了!”

    房祖明没有开口,旁边的公子哥顿时恼了,大骂道:“孙子,孙子你装什么装……”

    这公子哥是房祖明的朋友,是临安市公安局一位副局长的儿子。但不过祖名知道张然如今地位高得吓人,不是自己朋友能够招惹的,赶紧道:“他是张然!”

    房祖明这句话一出口,把公子哥吓得一个趔趄,生生把后面骂人的话咽了下去。他心里咯噔一下,心道我的个妈呀,我竟然把张然骂了一顿,这可怎么呀c在公子哥反应很快,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张总,我没有认出你来!真的对不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原谅我们吧!”

    张然理都难得理他,看着房祖明道:“离开这里,以后不要再来了!”

    房祖明心里非常不忿,张然你也太霸道了吧,老子泡个妞都要管!但张然真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只能恨恨地拉着朋友离开。张然摇了摇头,和乌尔善他们走进了剧组的后台。

    正在卸妆的张子辰等人看到张然他们进来,嘴巴瞬间张大,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子辰从椅子跳了起来,激动地道:“张老师,你怎么来了?你不是说最一场来嘛!”剧组其他人也纷纷起身向张然问好,有喊张导的,也有喊张老师的。

    张然冲他们点点头,笑着指手指向扮演张一曼的演员,道:“我是来找湛湛的!”然后向众人介绍道:“这是乌尔缮导演,他最近在筹备电影《全频带阻塞干扰》,正在选角。这位是作家刘慈欣,也是《全频带阻塞干扰》的作者。我们今天过来,想让湛湛试试林云这个角色!”

    此言一出,全畅然!

    去年夏天《未来启示录》席卷了全世界,作为续集《全频带阻塞干扰》是全球关注,能够出演这部电影的女主角绝对会火,而且会大火,甚至可能一跃成为国际明星。在场的演员虽然都是话剧演员,能够出演这样的电影对他们来说也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听到张然他们是过来让陈湛湛试镜的,自然是又羡慕又嫉妒。

    张然看着陈湛湛,几年前他介绍陈湛湛进入梦剧团的时候,她演技青涩,表演没有太多的技巧可言,但现在她已经变成了大演员,完全可以撑起一部戏。

    表演是一门技术,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需要演员用一生去修炼。很多演员都懂这个道理,但能够坚持的人却屈指可数。

    张然听到张子辰说过,梦剧团除了逢年过节,剧组所有演员都要进行形体和发声训练,剧组所有演员都有过请假或者缺席的记录,只有陈湛湛从来没有请假或者缺席。正是凭借着这份毅力,她慢慢从没有台词的龙套、到有台词的龙套、到配角、到主演,最终成为了剧团的台柱子。

    陈湛湛不是张然的学生,但她在梦剧团学的都是张然的东西,又是张然将她送进了剧团,让她真正走进了表演的世界,在她心里一直把张然当成自己的老师。她恭恭敬敬地冲张然鞠躬:“张老师好!”

    张然微微点头,问道:“《全频带阻塞干扰》的你看过吗?”

    陈湛湛道:“看过。”

    张然取出一页《全频带阻塞干扰》的剧本,递给陈湛湛道:“既然你看过,那我就不多说了。你看看这场戏,准备一下。等会我给你搭戏,把这场戏演一遍,看看效果!”

    陈湛湛点点头,拿着剧本回到自己的椅子,低头思考自己该如何处理这场戏。

    在张子辰的旁边,一对青年男女又使眼色,又拉他的衣角,示意张子辰介绍一下自己。张子辰就把他们拉了过来,介绍道:“张老师,这两位是《驴得水》的导演周审和刘璐,也是这部戏的编剧。”

    张然微笑着冲周审和刘璐点头:“《驴得水》是一部好戏,现场观众反响特别热烈,演出非常成功,祝贺你们!”

    刘璐一幅迷妹的表情,激动地道:“谢谢张老师!我是你的忠实粉丝,你的每部电影我都看了,每次创作遇到困难的时候,都会把你的电影拿出来看。”

    周审也非常激动:“《飞行家》对我和刘璐的启发特别大,它告诉我们反应现实的作品是可以做得很好看,而且是能够赢得观众的!”他看着张然道:“张老师,你们刚才看了《驴得水》,给评评吧!”

    张然哈哈笑道:“你这是想要我表扬你们呐!”在场众人也都笑了起来。张然就道:“最近几年国内小剧场发展不错,不过恶搞、有笑声无思想的小剧场作品特别多,很多话剧名为话剧,实际上是段子和小品的合集。不是说话剧不能这样搞,而是这样的作品太多了。《驴得水》可以说是一次突破,在令人发笑的背后蕴藏令人深思的立意,这种表达是智慧的,而戏剧的批判性无疑又是令人激动的……”

    聊了几分钟,陈湛湛起身告诉张然,准备好了。张然就道:“你坐在地上,这个椅子就是洪水的控制台,那下面我们开始对戏。”

    陈湛湛拿起一个化妆盒放在椅子上充当炸弹,然后坐在地上,将手臂无力地垂在椅子上。按照剧本,林云会用一枚气体炸弹与敌人同归于尽。那东西是装备武装直升机的,体积很小,由激光近炸信引爆,在距地面半米处发生爆炸。

    乌尔善眼睛一亮,陈湛湛的状态跟演张一曼的时候完全不一样了,气质内敛了很多。张一曼这个角色其实跟林云是相反的,张一曼行事张扬,举止放荡,但内心脆弱;而林云看起来比较安静,但内心却刚烈无比。最让乌尔善满意的是,陈湛湛只用了一个动作就把林云外柔内刚的特点展现了出来,就是整理头发。

    这个动作不但让乌尔善拍手称快,也让张然暗暗点头。整理头发这个动作,呈现了两个方面的涵义,林云虽然是军人,但跟普通女孩一样爱美,就算去死也要美美的去死;另一个表明她的内心非常冷静,坦然赴死,展现出来人物内心的强大和刚烈。

    张然向前走了两步,目光落在陈湛湛的身上。正在整理头发的陈湛湛看到张然,冲他笑了一下,然后伸手从椅子上拿起“气体炸弹”,把它悬在半空中。只要她一松手,炸弹掉下来就会发生剧烈的爆炸。

    张然一怔,朝她伸出一支手向下压着:“镇静,少校,不要激动!”他又朝周围示意了一下,让“其他士兵”的枪口垂下来:“您听我说,事情没您想的那么严重,您将得到最好的医疗,您将被送到最好的医院,然后你会做为战俘被交换!”张然又对陈湛湛笑了一下:“您完全没必要采用这么野蛮的方式,这是一场文明的战争,不会有太多的杀戮,而且它很快会结束的。你没必要……”

    “战争从来没有文明的,”陈湛湛声音轻柔,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210年前,英法联军突破廊坊,打进北平城,火烧了圆明园,中国从此沦为半殖民地。133年前,日军在廊坊击败中国守军,两天后他们攻占了北平。中国人开始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在那场战争里中国军民伤亡3500万。今天要是让你们过去,那我们人类可能就完了。”

    张然盯着陈湛湛手中的化妆盒道:“不,别这样少校,你这样想不公平!我们跟英法联军、跟日军不一样,我们只是想获得自由,想要让你们承认我们,承认我们作为一个独立的种族存在。我们没有恶意,真的没有恶意……你在听我说吗?“

    陈湛湛笑着点点头,但目光冷静得像刀锋。

    “你不想庄宇吗?他还在万年炎帝号上,如果战争结束,他就可以回来,你们就能够团聚了……”张然看着陈湛湛,惊恐地道,“您在听我说吗?您也说点什么吧,求求您说点什么……”

    陈湛湛听到庄宇目光微微一滞,但她马上调整过来,轻笑着道:“上尉,我尽责任。”说完,陈湛湛手一松,化妆盒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刘慈欣、张子辰以及在此的其他人都不由往后退了一步,他们都被张然和陈湛湛带入到了情境当中,仿佛“炸弹”正的会爆炸。

    乌尔缮反应最快,冲过去紧紧抓住陈湛湛的手,生怕她跑了似的:“林云!你就是我要找的林云!就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言情手机版:m.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