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95章 会议

时间:2018-06-06作者:青城无忌

    维基解密公布的文件表明国内互联网信息安全不堪一击,引发人们对于信息安全以及公民隐私保护类话题的热议,同时也引起人们对国产操作系统的关注,很多人都在问,国产操作系统在哪里?

    其实国内不是没有自己的操作系统,比如深度、比如红旗。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国家对国产操作系统的研发工作充满热忱,早在2003年就与东瀛、韩国正式结盟开发制定linux统一标准;2004年在微软的垄断质疑声中,国信办、科技部、信产部等联手筹办了linux高峰论坛,获得了英特尔、惠普等国际大厂赞助;在政府支持下,当年联相在其商用电脑中首次预装了中科红旗操作系统。国家烧了很多钱,但最终没有一个得到市场认可。

    7月3号,张然飞到北平,参加工信.部的信息安全会议。张然本来不想参加,张婧初怀孕8个月,他希望陪在张婧初身边。但工信.部老大亲自给张然打电话,让他一定要参加会议,他推脱不过,只能前往北平。

    参加这次会议的除了张然外,还有中华联酷米等几家手机厂商,三大电信运营商,以及一些计算机方面的专家。

    工信.部老大神情凝重地道:“到今年6月,安卓已占到国内市场的84.4%,其他系统中,塞班仅余2%,苹果ios占8.6%,国产操作系统中凤凰比较突出,占4.6%。现在国内的移动操作系统对安卓系统存在严重路径依赖,企业普遍都是在安卓基础上进行深度优化与开发,安卓现在是开源的,但其核心技术和技术路线受到谷歌的严格控制,我们的操作系统研发企业时刻面临谷歌的商业歧视,如延迟代码共享时间、通过商业协议制约终端企业等。”

    听到这里张然点了点头,世纪巅峰收购摩托罗拉之后,摩托罗拉手机的系统还是以安卓为主,但谷歌向摩托罗拉提供代码的时间要比三星、htc等公司晚一两个月。这个对摩托罗拉影响特别大,晚一两个月拿到代码,就意味着摩托罗拉的产品比其他手机手机要晚一两个月上市。同样配置的产品,你比别人晚一两个上市,就意味着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在这种情况下,摩托罗拉开始全面转向凤凰系统,但由于凤凰的生态系统非常薄弱,摩托罗拉推出的凤凰系统手机在市场上反响不佳,从去年6月到今年6月,一年的时间,摩托罗拉手机业务亏了11亿美元。为了减少亏损,同时也为了获得更多的资金进行营销,哈斯廷斯以23亿美元的价格,将摩托罗拉的机顶盒业务卖掉了。

    工信部老大继续道:“这些年国家在扶持国产系统上做了很多努力,也投了大量资金,但几乎没有取得什么成果。这个实在太难了。但再难都要做,现在我们国内所有信息化设备的操作系统都掌握在少数的几家西方公司手中,棱镜门已经证明,国外操作系统中存在缺陷和后门。国家对这个事是高度重视,接下来国家会成立专门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由一号首长亲自挂帅。一号首长说,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真的是这样,相信大家还记得前几年,美国通过震网病毒对伊朗核设施进行攻击的事,这就是血的教训!”

    美国通过震网病毒袭击伊朗核设施的事在场众人都听说过。美国在知道伊朗的核计划之后,通过周密计划,设计了一种叫震网的蠕虫病毒,对伊朗核设施的终端发动了攻击。整个攻击过程如同科幻电影:由于被病毒感染,监控录像被篡改。监控人员看到的是正常画面,而实际上离心机在失控情况下不断加速而最终损毁,最终导致伊朗数千台离心机损毁。俄罗斯常驻北约代表罗戈津称,病毒给伊朗布什尔核电站造成严重影响,导致放射性物质泄漏,危害不亚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故。

    在老大讲完之后,与会专家开始发言。轮到工程院院士倪光楠时,他激动地道:“国内的大系统、大单位一般不缺钱,他们给外国跨国公司一个订单就可能是几十亿元,毫不心疼,叫他们用价格低的国产软硬件反而觉得掉价,还怕出问题要负责任。中国过去的潜规则是用进口的出问题不负责任,用了国产软硬件,出问题要承担责任。但棱镜门告诉我们,外国的系统和硬件不可信。

    前些年,国家扶植了很多自主操作系统,但都没有扶植起来。一个是没有生态系统,另一个就是我们的东西确实不如人家。但现在我们有凤凰系统,这个系统非常先进,比如卡片式后台,这些是ios和安卓都没有的。多少年来,国家一直希望有一个自主的操作系统,现在我们有了,国家一定要大力扶持。当务之急是打造自主可控的生态系统,在移动互联网领域争取一席之地,否则就会重蹈pc产业覆辙……”

    看着情绪略显激动的老头子,张然心里有些感慨,抬眼看了看不远处的杨沅庆。

    说到倪光楠,很多人都会想到柳传智和联相。因为联相起家靠都是倪光楠主持研发的,可以高效输入汉字的联相汉卡。汉卡利润很高,在前三年就为公司创造了1200多万元利润。在联相汉卡的10年寿命期中,总共销售出16万套,利税上亿元。

    1994年倪光楠主持开发了联相的程控交换机,而在几个月前华为已经研制出了自己的程控交换机。不过华为的程控交换机性能不如联相,在这一年,联相在程控交换机上的收入是华为的6倍。不过就在这一年,联相内部出现贸工技和技工贸之争。

    作为科学家,倪光楠希望联相以技术为先导确立优势,要求进行计算机芯片研发。但柳传智认为企业最重要的是赚钱,他认为联相的重心是营销和开发市场。两人因为理念发生了激烈的冲突。最终柳传智挤走了想走技术路线的总工程师倪光楠,并下马了联相所有自主研发项目。从那以来,联相再没也有投入过核心技术研发,安心了做起电脑组装生意。

    在倪柳相争的时代,华为根本没法与联相比,但二十年过去了,现在的联相跟华为已经不是一个层次的对手。现在联相虽然是全球最大的pc生厂商,但根本就是个组装公司,没有核心技术,而华为已经是美国都非常忌惮的行业巨头。

    如果联相当初走的是倪光楠的技术研发路线,也许今天的联相的成就不会输给华为。

    在张然看来,联相是活生生的教训,对一个企业来说,掌握核心技术实在太重要了。只要掌握了核心技术,在竞争中才能处于有利位置。做手机系统很难,但再难也要做,不做手机系统世纪巅峰就没有未来!

    正想着,张然突然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一看,见工信.部老大笑吟吟的看着自己说道:“国产系统不少,pc系统,手机系统都有,但真正有希望做起来,有希望取代外国系统的就只有凤凰,我们都想听听你这个凤凰掌门人的看法!”

    张然想了想,缓缓地道:“我们最初的想法是这样,安卓已经很成熟,直接和安卓较量不现实,不如先抓住某个群体的喜好,迅速抢占市场。我们把目标定为年轻女性这个庞大的群体,主打拍照。因为她们对手机应用要求不是特别高,主要刷微博、看电视剧、在淘宝上买东西,这些凤凰系统都支持,能够满足她们的需要,再加上我们的手机性价比高,肯定能够迅速打开局面。我们本来以为用一年的时间,能够将凤凰系统的市场占有率提升到10%。现在看来,还是太乐观了,最终只有4.6%。安卓系统已经非常成熟,而且有比较完善的生态圈,想要破局非常困难,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难。

    手机联盟的其他厂商,华为、中兴他们也推出了多款凤凰系统的手机,但市场反响都不是特别好,主要还是生态系统太薄弱。这也使得用户量偏少,很多开发者不愿意开发凤凰系统的应用,而用户则因为缺乏应用而不愿意选择基于凤凰系统的手机,运营商也不愿意推搭载凤凰系统的手机。这就走进了一个恶性循环。

    凤凰系统要想真正活下来,要达到两条线,第一条线是市场占有率要达到10%,只有达到这条线,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才能指挥众多的开发者共建生态系统;第二线市场占有率必须达到20%,只有达到这条线才能构建完善的生态系统,才能真正活下来。

    按照现在的态势,要达到20%的占有率几乎是不可能的。棱镜门给了我们一个机会,现在大家要求开发自己的操作系统,保障国民隐私的呼声越来越高。不过我们面临的严峻形势并没有改变,现在大家都在喊国产系统,但很多人只是喊喊,但在选择手机的时候,还是会选安卓,因为应用更多,要达到20%的市场占有率依然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如果两年之内凤凰市场占有率冲不起,后面就再也不可能冲起来了。凤凰会就跟黑莓、以及其他系统那样,在安卓的攻势下市场逐步萎缩,慢慢走向死亡。所以,我们要国家层面的支持!”

    工信.部老大看着张然,问道:“你希望什么样的支持?”

    张然吐出两个字:“公平!”

    工信.部老大一怔:“公平?”

    张然点了点头道:“是的,就是公平!”他转头看向三大运营商的老总,缓缓地道:“凤凰不是ios那样划时代的产品,和安卓的用户体验差不多,在这种情况下要想抢占市场,只能靠硬件的性价比,而硬件成本是相同的,要做出性价比,只能打价格战,要么自己出钱高额补贴,要么由运营商进行补贴。安卓能够迅速成长起来,就得益于运营商的力挺。移动、电信和联通三大运营商每年对手机有几百亿的补贴,去年超过700亿,这些补贴主要流向了苹果和三星,而苹果和三星的补贴比例要远远高于国产手机。我们不奢求运营商向我们倾斜,只要能够一视同仁就可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