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75章 把山打亮

时间:2018-05-05作者:青城无忌

    山脚下的空地上停着十几辆卡车,几十个村民和剧组工作人员正将巨大的灯具、遮光布,以及笨重的发电机往车下搬运。

    赵飞拿着喇叭喊道:“大家小心一点!这些灯非常贵,一盏要几十万,千万不要摔着了!”旁边一个乡镇干部模样的男子也跟着喊道:“都小心点,不要把设备搞坏了!”

    在会议结束之后,赵飞迅速跟雒阳和郑州的影视器材公司联系,询问灯具的情况。雒阳没有1千瓦的镝灯,郑州有1千万的镝灯,但大部分是国产的,只有一家有阿莱的镝灯。赵飞就让郑州的公司将阿莱灯送了过来,然后迅速联系中影和北平城的影视器材出租公司,让他们送赶紧送一批1千瓦和24千瓦的阿莱镝灯过来。

    为什么非要用1千瓦和24千万的镝灯呢?因为镝灯亮度高,而且镝灯的色温是5600,这是正午时刻太阳的色温,剧组模拟日光用的往往基本上是镝灯。至于为什么一定要用1千瓦和24千瓦这种高功率的镝灯,一个是灯足够亮,二来是灯可以拉很远,这样不但可以使光线覆盖很大一片区域,还可以让光线方向更平行,各个地方受到的光照更均匀。

    在赵飞联系灯具的同时,剧组的制片也在联系发电机。不过发电机倒不像灯具对品牌有要求,只能用某个牌子,剧组很快联系好了机械公司,对方很快将发电机送到了剧组。

    在灯具和发电机都运抵剧组后,最大的问题就是如何把这些笨重设备运到几百米高的山上。24千瓦的镝灯很大,灯筒有差不多1米4高,重量差不多是140斤,一个人要把这么重的灯搬上上几乎是不可能的,需要两三个人抬。发电机就更重了,一台100千瓦的发动机有几百斤重,需要七八个人抬。剧组平时拍戏用的都是发电车,拍摄的时候直接开到片场,但现在发电车开不上去,只能把发电机抬到山上去,这就非常费劲了。

    为了将这些笨重灯具和发电机搬到山上,协拍办从附近的村子征集了几十个青壮年,再加上剧组的工作人员,有将六十七人。即使如此,大家还是一直忙到傍晚,才将全部设备运上山。

    赵飞一屁股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太不容易了!这感觉简直像是在打仗!”

    这些设备非常贵,一台24千瓦的阿莱镝灯将近100万,所有设备加起来将近2000万,放在山上很不安全。为此老树坡村所在的茅坪镇派出所大部分的民警都被派来看守设备,整座山都被围了起来,可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除此之外,考虑到当地气候干燥,使用这些灯具会带来高温,为了避免引发火灾,县消防中队专门派了一队消防官兵在山上待命,以便处理突发情况。

    在赵飞带着灯光组忙碌搬运设备的之时,在对面山上的老树坡村,张然也正带着剧组的演员和群众演员进行排练。因为接下来要拍摄的镜头都是长镜头,非常考验演员、以及剧组各部门的配合,一个地方没配合好就要重拍,因此需要反复排练,直到大家能够熟练配合为止。这样等到正式开拍的时候,演员们才能够熟练的完成表演,不需要一遍又一遍重拍。

    正式拍摄这天,张然七点就赶到了片场,而群众演员们早就已经换好衣服化着妆在等他了。张然没有多说,让王珞丹他们去化妆,然后带着群众演员开始进行排练。

    上午九点,清池县县长带着几个领导过客慰问剧组,并送来了一批慰问物资。自从电影在老树坡村开拍,几乎每天都有政府官员过来探班和慰问,县里的、市里的、省里的都有。其中不少人希望在电影中露个脸,这个要求自然被张然无情的拒绝了,因为这些官员大多肥头大耳,没有半点山村农民的感觉。

    当然,也不是什么领导到剧组来探班都会被张然接待,至少要副县长级别才行。县里有个叫陈宏的副科长是张然的粉丝,他以为可以利用职务之便见到张然,跑到县里打听情况,结果被县委组织部领导骂了一顿:“连我们都被要求不准随便打听,你还敢问,常委才有资格见!”

    清池县县长跟张然寒暄之后,看到了对面山上大炮筒子似的巨大灯具。他心里非常震撼,忍不住道:“从这么看过去,就像炮兵阵地,每一盏灯就像一门大炮!”

    张然也觉得有点像炮兵阵地,笑着道:“确实像炮兵阵地,不过这些灯比大炮大多了,甚至比巨炮都要大!24千瓦的镝灯有1米4高呢!”

    县长知道剧组因为光线不得不停工都事,问道:“用这些灯能够解决太阳光的问题吗?”

    张然自信的一笑:“可以,等几分钟你就能看到了!”

    山下的停车场的入口跟平时一样挤满了人,有记者,有影迷,但主要是附近的村民。现在是11月,地里庄稼早收了,也没多少农活干。每天都会有很多诺村民赶到山脚,等着看剧组拍戏。当然,也有村民试图翻山越岭,潜入拍摄现场看,但山路的各个路口都有人把守,而且经常有警察搜山驱赶记者,他们无法突破剧组的封锁线,只能聚在山脚的入口处。

    虽然看不到剧组是怎么拍戏的,但每天能够看到张然他们进出,能看到各种领导的车辆进出,村民们还是觉得没有白来。

    此时此刻,聚集在入口处的村民们都激动地议论着,不过他们议论的不是剧组的某个演员,不是来探班的领导,而是摆在山上的灯光设备:“那山上摆的是什么呀?看上去好像是大炮哦!”

    “不是大炮,没有大炮长,我看有点像电影里的探照灯!”

    其中一个村民得意地道:“那不是探照灯,那个叫什么镝灯!专门用来拍电影的。剧组有各种灯,打出来的光不一样。这种打出来的光跟上午太阳光的颜色一样。这种灯可贵了,小点的一盏要50万,大的那种一盏要100万,光是灯泡一个就要好几万呢!”

    村民们听到灯泡要几万,根本不信:“一个灯泡怎么可能几万,你吹牛有个限度吧!”

    “一个灯泡几万,那个灯泡是金子打的还是银子打的?简直吹牛不打草稿!”

    “对啊,你当我们是傻子吗?灯泡怎么可能几万块嘛!”

    那村民哼一声,露出鄙视的目光道:“昨天往山上搬灯的时候我就在现场,我们几十个人忙了一天才把那些灯搬到山上,这些都是剧组一个叫赵飞的领导说的,你们懂个啥!”

    一个记者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过来问道:“赵飞有没有告诉你们,剧组为什么要把这么多灯搬到山上?”

    村民们见记者问话都露出警惕的目光,不再说话了。县里面交代过,不能透露任何消息给记者,还要求附近几个村子要是发现陌生人要登记身份证,上报村里,就是怕影响剧组拍摄。那个说话的村民见记者问自己,得意地道:“说了,但我不能告诉你!”

    记者还要再问,周围的村民突然发出“哇”的惊呼声,所有人都露出震撼的目光。记者顺着众人目光看去,只见老树坡村,不,老树坡村所在的山都被强烈的光线所笼罩。明明是阴天,但眼前这座山却“阳光灿烂”,给人一种烈日炙烤的感觉。他转过头,向对面山上看去,山坡上的那一个个巨大的圆筒正投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柱。

    正是这些光柱将老树坡村,将整座山打亮了!

    记者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简直说不出话来,用几十盏灯把整座山打亮,只有疯子才这么做吧!他喃喃地道:“疯了!简直是疯了!”

    老树坡村,现场的演员、工作人员,甚至是清池县县长都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了。他们亲眼看到对面山上一盏灯光亮起,又是一盏灯光亮起,最终连成一片,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灯阵。

    这是大家以前谁都没有见识过的震撼场面,无论谁第一次看到这种景象都会目眩情迷,心动神弛!

    半晌之后,县长回过神来,感慨道:“年月日这个故事讲的是人与自然、人与老天爷的惨烈搏斗;你们也与老天爷斗了一回,老天爷不出太阳,你们就用灯光造成了人工太阳!”

    张然没有说话,微眯着眼睛,嘴角挂着淡淡笑意,灯光把整座山都打亮了,拍摄终于可以开始了!

    在灯光师们用镝灯将整座山打亮后,剧组没有马上就开始拍摄。阿莱镝灯刚启动时候打出来的光有点偏绿,色温也有偏差,需要等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不过剧组的工人员都动了起来,补妆的补妆,放烟的放烟,所有人都在为拍摄作最后的准备。

    半个小时后,镝灯色温达到了标准的5600,白平衡也恢复正常,剧组工作人员迅速就位,与拍摄无关的人员撤出现场。

    在接到副导演郭帆可以正式拍摄的信息后,张然拿起步话机,问道:“演员和群众演员情况如何?”

    村子左边,负责群众演员的周小西回答:“a点演员全部就位!”

    村子右边,负责李雪健的副导演回答:“b点演员已就位!”

    张然喊道:“无人机准备!”

    无人机操作手回答:“已经准备好!”

    场记将打板对准悬浮着的无人机,对准备无人机下的摄影机,开始报场数:“太阳,你好!、第场、第1镜、第1次拍摄!”

    张然喊道:“摄影机开机!”

    摄影机助理回答:“已开机!”

    张然又喊道:“打板!”

    场记“啪”的一下打响打板,迅速退出表演区域。

    张然喊道:“群众演员走动!”

    a点的周小西用力拍着手,冲现场的演员和群众演员大喊:“大家动起来,都动起来!大家不要笑,千万不要笑!”随着周小西喊声响起,a点的演员和群众演员开始走动。

    “预备——”张然盯着监视器,拖着长长的尾音。这个尾音对大场面调度很重要,就像卫星火箭点火前的倒数,如果发现问题,可以及时喊停进行调整。

    各组情况正常,没人发现问题,于是,张然喊出了最后的口令:“开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