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73章 艺术家

时间:2018-05-04作者:青城无忌

    ,精彩小说免费!

    祭坛上,摆着一个香案,上面烟雾缭绕,瓜果供品一应俱全。香案的前面摆着两个水缸,上面画着龙王,缸里面盛满了水。台下站着一百多群众演员,穿着破旧的白褂子,或者小衫,是民国时期农民盛夏时节的标准装束。

    李雪建站稳祭坛中央,用苍凉的声音喊道:“龙王爷,显灵吧!龙王爷,显灵吧!龙王爷,你发发慈悲,给下点雨吧……”

    监视器后面,张然指着画面,轻声道:“有人看镜头了,这个镜头穿帮了!”不过张然没有喊停,任由演员们继续往下演,剧组用的是数字摄影机,不存在浪费胶片的问题。

    李雪建念完祭词,双手举手,手心向天,大声喊道:“跪下!”说完,他带头跪在地上,而他身后的演员以及群众演员也纷纷在了地上。

    群众演员下跪时稀稀拉拉的,显得比较凌乱,自然难让张然满意:“不行,太乱了!”

    “一叩首!”李雪建大喊的同时,俯身向下,双手按住地面,头磕在地上。周围的演员和群众演员都俯身向下,行叩首大礼……

    叩首礼结束之后,张然终于喊了停,然后他把监视器的内容调出来给到场的领导看。李雪建的表演一如既往的出色,挑不出什么毛病,但群众演员的问题就比较多,各种问题都有,连王建国他们都发现了不少穿帮的地方。

    看完回放,张然又让王建国他们带上3d眼镜,感受3d效果。地面两个机位的3d效果一般,但三个无人机拍摄的航拍镜头3d效果就特别明显,给人以极强的视觉冲击力,也让到场的领导赞不绝口。

    看过3d效果后,张然走到祭坛,将群众演员叫了过来:“刚才的镜头没有过,因为有人在看空中的无人机,还有人在笑。你们想想,现在是大旱,已经干了好几天了,大家祭天求雨,你们觉得这种时候会东张西望,能够笑得出来吗?大家一定不要东张西望,也不要笑。你们就看着李雪建老师!按照他的口令来!我们重来一遍!”

    剧组迅速就位,拍摄重新开始,但拍摄的结果依然无法让张然满意。

    “不行,还是有人东张西望的!”

    “有一团烟雾没散尽,空中有一团比较清晰的烟雾会比较奇怪!”

    “还是不行,下跪和叩首的动作比较乱!”

    在一个小时的时间里,剧组一共拍了十一遍。一直拍到11点过3分,祭天的镜头终于达到了张然想要的效果,表演、画面、3d效果都挑不出毛病了。

    张然从大本营出来,走到祭坛的中间,笑容满面地道:“刚才的镜头过了,大家演得很好!我们今天上午的拍摄节结束了!你们的第一次拍电影的第一个镜头圆满完成!大家鼓掌!”

    说完,张然带头鼓掌。在他的带动下剧组工作人员跟着鼓起掌来。群众演员见张然他们都在鼓掌,也跟着鼓掌。他们都格外兴奋,能够得到张然这样的大导演肯定,让拍摄带来的一点点疲惫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掌声过后,张然宣布道:“现在收工!大家都去食堂!准备吃午饭了!”

    张然从祭坛回到剧组的大本营,跟王建国他们聊了几句。他看看时间,又看了看其他到场的领导,笑道:“已经快11点半了,是吃中午饭的时候了。各位领导,要不你们就在剧组将就一顿?”

    县里一位领导马上道:“这里离县城不远,就四十多分钟的路程,还是去县里吃吧!张导,你跟我们一起到县里吃吧!”

    张然轻轻摇头:“从这里到县城,来回要两个多小时,加上吃饭差不多要3,4个小时。我们这个戏对光线的要求特别高,今天这场戏的光线只能是上午10点到11点,以及下午2半到3点半这两个时间段。其他时间段,就达不到我要的效果,我要抢时间,没办法跟你们进城去!”

    王建国是冲着张然来的,希望跟张然有更多的交流,就道:“我还没有吃过剧组的盒饭,今天机会难得,我们就在剧组体验一下,尝尝剧组的盒饭怎么样!”

    王建国要在剧组吃盒饭,到场的其他领导自然不会反对,都点头说好。他们纷纷向张然表示:“张导,那我们就叨扰了!”

    张然的剧组在吃这点上比较重视,跟好莱坞剧组比较接近。不管剧组在什么地方拍戏,生活制片都会搭建一个食堂,保证大家吃饭的时候能够坐在食堂里吃饭,不用蹲在地上,也不用风餐露宿。这次到老树坡村拍戏,村子在半山腰,又不通公路,就将食堂搭在山脚。

    张然他们走进食堂的时候,里面已经坐满了用餐的工作人员和群众演员。张然告诉众领导,食堂为了提高效率提供两种选择,两荤两素的盒饭,以及现场打的四菜一汤。

    张然和张婧初拿起餐盘打了四菜一汤,李雪建则拿了一个专门为他定制的盒饭;而王建国他们有的拿餐盘打菜,也有人直接拿盒饭。打好菜后,众人来到了主创就餐区,找了个空位坐下。

    王建国扫了一眼,发现李雪建的盒饭跟其他人不一样,饭只有很小一团,他的四个菜全是白水煮的,白水煮肉、白水煮鱼、白水煮白菜、白水煮青菜,不由问道:“雪建同志,你的菜怎么全是白水的煮的?”

    李雪建哈哈笑道:“从这两天起,我要开始减肥了。”

    王建国看着清瘦的李雪建,吃惊地道:“你这么瘦,还要减肥?”

    在场的其他领导也都有些诧异,如果是其他人,他们觉得可能是在开玩笑,但李雪建特别实诚,不是随便开玩笑的那种人。

    李雪建轻笑道:“这是电影拍摄的需要,在电影开始的时候,先爷是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身体状态不错,但随着剧情的进展,吃的越来越少,人肯定越来越瘦。如果电影开头和结尾人物是一样的,那就非常虚假了,所以,肯定得减肥。”

    张然介绍道:“拍这部戏,李老师真的是特别辛苦,先是增了一段时间的肥,增加了几斤的体重,最近又开始减肥。每天只能吃一小团饭,肉只能吃白水煮鸡胸肉,因为鸡胸肉的成分是蛋白质,只含有极其少量的脂肪,没有碳水化合物;菜也只能吃白水煮菜。不能吃高热量的东西。隔段时间,饭就完全不能吃了,只吃白水煮的肉和菜,以及营养粉。这真的非常辛苦,一般人是承受不住的!”

    王建国听完对李雪建肃然起敬,忍不住道:“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啊!”

    张然对很多所谓的艺术家不以为然,但对李雪建极为佩服:“李老师是真正的艺术家。经常听到电视里说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我对此颇不以为然。但说李老师是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这个我绝对服气。”

    李雪建见王建国和张然都夸自己,谦虚地道:“我只是一个演员,算不上艺术家,真正的艺术家应该是张然这样的。你说中国画的卷轴、还有宋词,我们中国人都知道。可是有谁能够想到,电影的画面能够像卷轴一能展开呢?又有谁能够想到宋词的结构能用在电影上?只有张然!以前都是咱们学别人的电影语言,但现在很多外国年轻导演开始学张然的电影手法了,这才是真正的艺术家!”

    王建国笑道:“你们两位都是真正的艺术家,因为有你们,中国电影才充满希望!因为有你们,中国电影才熠熠生辉!”

    吃过中午饭之后,王建国一行在张然的带领下,与群众演员进行了简单交流。他叮嘱大家要和剧组配合好,要发扬雒阳人民吃苦耐劳,不畏艰辛,能打硬仗的精神。随后,王建国一行与剧组的主创,以及群众演员合影留念,然后离开了剧组。

    下午一点半,整个剧组动了起来,开始为下午的拍摄作准备。下午要的还是拍祭天戏,主要拍村民在盲狗牵出来绑在水缸山上这部分内容。

    剧组演员和群众演员本来就穿着戏服,不用换衣服,不过妆还是要重新化。演员上了化妆车,而群众演员则在周小西带领下,来到了剧组临时搭建的化妆棚内,开始化妆。

    群众演员没有特写镜头,不需要化得特别细致,化妆师化得特别快,不一会儿就给他们化好了。然后,周小西赶紧将群众演员集合在一起,将他们带到了祭坛。

    到达祭坛之后,几个场记马上拿着连戏表,以及群众演员站位的照片,给他们安排位置:“那个帅哥,你过来,站在这里;那个美女过来,你站在这里……”

    下午的戏和上午拍的内容是一场,是连在一起的,就必须要确保演员和群众演站位跟上午一模一样,否则观众就会发现,这个演员开头站在左边,怎么突然跑到右边去了,电影就穿帮了。在拍摄的时候,剧组的场记会详细记录服装、演员的站位等细节,并且会拍照保存,等到再次拍后面的时候就可以根据记录和照片进行还原,这个叫做连戏。

    很快,李雪建和王珞丹他们几个演员也来到了片场,在张然的指挥下开始走位。

    杨英站在一旁,羡慕地看着认真排练的群众演员。她本以为自己加入了协拍办,可以近水楼台先得月,在电影里跑一回龙套。没想到这部戏群众演员只要那种又黑又瘦的人,皮肤白皙的她根本不在剧组的考虑范围之内,这让她好生遗憾。

    在旁边看了一阵,杨英脚有些酸了。她抬头看了看,就看到摄影组摆在不远处的一堆箱子。她知道这些箱子可以坐,摄影组的工作人员经常坐在箱子上休息。于是,她就走过去,坐在了一口箱子上。

    只是杨英的屁股还没坐热,一个摄影助理就走了过来,板着脸道:“谁让你坐镜头箱的,你懂不懂规矩啊,不知道女人不能坐镜头箱啊?”

    如果对方说,不要坐镜头箱,镜头很贵的,杨英肯定会觉得理亏,但对方竟然说女人不能坐镜头箱,这就让她有些不快了,皱了皱眉头道:“什么意思,什么叫女人不能坐镜头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