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66章 群众演员是个难题

时间:2018-04-25作者:青城无忌

    《年月日》剧组没有请明星大腕助阵,没有政府领导到场,也没有媒体记者报道,只有剧组全体主创,以及世纪影都的部分工作人员。

    在《未来启示录》席卷全世界后,全球影迷对张然的新片都是翘首以待,很多人都在打探他的新片到底拍什么。如果张然直接公布消息,那观众的热乎劲很快就会过去。因此,张然对新片宣传策略是:饥饿营销,玩神秘,玩低调,充分调动广大网友的八卦积极性,让他们来发掘电影的相关信息。等到网友和观众的好奇心发酵到顶点,剧组再做官方爆料。

    为了让饥饿营销的效果达到最佳,剧组不但对电影的拍摄消息严防死守,对剧本也是严格保密,整个剧组只有极少数人知道电影拍什么。为了迷惑大家,张然还给电影起了个假名,叫《太阳,你好!》。

    张然是电影制片人兼导演,肯定得简单讲几句:“在场有跟我合作过的老人,也有不少第一次合作的新朋友,能够跟大家合作,我非常荣幸。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我们将作为一个团队,为《太阳,你好!》拍摄而努力。

    我拍电影有十年了,主题都是绝望中的希望,这部《太阳,你好!》也是如此。不过《太阳,你好!》跟我以前的电影有些不同,我以前的电影相对比较温情,而《太阳,你好!》则特别惨烈。我在读这个故事的时候内心受到的冲击特别大,我特别喜欢这个故事,也特别希望把这个故事拍好。当然,这靠我一个人肯定做不到,需要我们大家共同努力。相信在我们共同努力下,一定能把《太阳,你好!》打造成精品力作!我就说这么多,谢谢大家!”

    电影的主演李雪建也简单了说了两句,他谦虚地表示:“张导的作品都是艺术精品,而且一部比一部深刻。能够与他再次合作,对我来说是特别幸福的事。这部电影是3d电影,表演难度也很大,对我是一个挑战,希望我能够交出一份让人满意的答卷!”

    随后开机仪式正式开始,在众人注目下,张然、李雪健和赵飞,三个人各自抓着红布的一角。张然高喊一声:“我宣布电影《太阳,你好!》正式开机!”

    话音刚落,张然他们一起将红布掀开;与此同时,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由于群众演员与张然的要求不符,逃荒的戏肯定拍不成了。好在张然的剧组在制定拍摄计划的时候,每次都会制定备用计划。在开机仪式结束之后,张然把李雪健叫了过来:“今天我们先拍你的戏,我们把位走一下!”

    李雪建对这部戏准备十分充分,台词早已记得滚瓜烂熟。根本不需要准备,如何一场戏,只要让他上场,他都可以直接进行表演。他点头道:“那我们就开始吧!”

    一个小时之后,李雪建站在了表演区。在表演区的中央摆着一个祭坛,上面有三盘供品,还有两个水缸。《年月日》的故事里发生在大旱之年,按照当地习俗,这种时候会摆上祭坛,在水缸里盛满水,缸面上画上水龙王,然后,把一只狗捆在两缸之间,让狗头仰着天,渴了给它喝,饿了给它吃,不饥不渴的时候就让它对着太阳狂烈地叫。

    现在是在拍戏,自然不可能真逮一只狗捆在水缸中间,于是,就在水缸中间放了一个蓝色的布娃娃,代表狗的位置。在特效组的监视器里,蓝色的布娃娃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用cg制作的狗,毛都卷焦在一起,有气无力的趴在地上。

    “开机!打板!开始!”的口令响起后,李雪建背着手,走向祭坛。他抬眼看了看,发现两缸水被日晒狗饮,都已经见了底,然后又看向了地上的蓝色布娃娃。

    以往大旱的时候只要把狗捆上三五天,天上就会下雨,但这次都已经半个月,还是没有下雨的迹象。李雪建觉得狗可怜,把它放开了:“你走吧,再也不会下雨了!”

    特效组的监视器画面中,狗从祭台上下来,往前走了几步,直往墙上撞,掉回头来走,又往树上撞。李雪建过去拉着它的耳朵一看,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狗的一双眼珠被太阳晒化了,只留下两个眼洞在头上。

    张然对李雪建的表演非常满意,行动链条非常清晰,潜台词非常准确,简直挑不出任何毛病来。喊停之后,张然问了问录音组和摄影组的情况,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又把目光投向了特效组:“特效组,情况怎么样?”

    特效组负责人点头道:“没有问题!”

    张然又看向3d组的方向:“3d组情况怎么样?”

    3d组负责人大声道:“画面焦点不同步,但情况不是很严重。导演,你过来看一下吧!”

    张然听到画面焦点有问题,就赶紧走到了3d组的监视器后面。3d组有三台监视器,两台小一点的监视器,一个是左眼画面,一个是右眼画面,都是2d的;而那个40多寸的巨型监视器则是看左右眼合成3d以后得的效果。

    张然先看了看左右两眼的画面,没有发现问题,不过等到他戴上3d 眼镜,一看3d效果就发现问题了。由于两台机器焦点不同步,两个画面一虚一实。左边的画面只是轻微虚焦,影响其实并不是很大,这种程度的虚焦在后期的时候是可以修正的。不过张然觉得能够在拍摄的时候直接处理的问题,还是直接处理比较好,就把赵飞叫了过来。

    赵飞戴上3d眼镜看了看效果,知道问题所在了,马上对虚焦的摄影机进行了调校。

    十多分钟后,拍摄重新开始。这一次,表演、声音、画面、特效,以及3d效果都没有问题。张然笑容满面的宣布:“非常好!我们第一个镜头完成了!下一个镜头准备!”

    张然他们是第一次拍3d电影,但在正式开拍前他们做了非常细致的准备,而且李雪建的表演又足够出色。因此,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电影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

    不过张然却高兴不起来,群众演员的问题始终没能解决。周小西找了好几批群众演员,不但把世纪影都的群众演员筛了一遍,还把象山、横店的群众也筛了一遍,找的也基本上都是农民出身的群众演员,都是面容消瘦的那种。

    如果张然没有到耙耧山区,没有跟真正的山区农民生活过,他肯定就用这些人了。但张然跟山区农民生活过,知道真正的山区农民是什么状态,就没法松这个口。

    周小西找的群众演员是农民没错,但这些农民大部分是江浙地区的,生活条件不错,跟生活在山区,过着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子的农民是有差别的。

    张然觉得群众演员这事不能拖下去,必须尽快解决。如果群众演员这个问题不能很好的解决,那电影最后出来的效果肯定大打折扣。于是,他把剧组主创召集在一起,寻求解决之道。

    剧组主创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都有点愁眉不展。

    讨论到最后,张然开口了:“没有其他没办法,只能到耙耧山去,用当地农民来演!”

    如果是拍2d电影,到耙耧山区去拍到不是什么问题。但《年月日》是3d电影,需要的设备特别多,到山区去拍就特别困难。赵飞忍不住道:“其实用现在的群众演员是可以的,绝大部分观众也看不出来。”

    张然轻轻摇头:“也许绝大部分观众看不出来,可我看得出来,我骗不了自己的!”

    副导演郭帆道:“张老师,我看不如这样,我们继续拍,然后让选角导演到耙耧山选一些人,男女老少都选一点,把他们请到这里来。等他们来了之后,就把他们的戏先拍了,然后把他们送回去!这样既不耽误拍摄时间,又把演员的问题解决了!”

    在场不少人只觉眼前一亮,这样既不耽误拍摄时间,又解决了演员的问题,是个好办法!

    但张然毫不留情否决了:“听上去不错,但实际上不可行。不知道你注意到一个现象没有?《一个都不能少》、《小武》这些电影用的是业余演员,他们从来没有演过戏,但他们在电影里的表现却非常出色,看不到表演的痕迹。横店的群众演员,很多人拍了不少戏,但你去看他们的表演,绝大部分却非常糟糕。

    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一个都不能少》的演员没演过戏,对拍电影完全没有概念,不知道拍电影意味着什么。他们不怕镜头,他们在镜头前的行为逻辑跟平时是一样的,说话的方式就是平时的说话方式,他们的表演是本色表演。而横店的群众演员有明星梦,知道拍戏意味着什么,都希望能够好好表现,得到导演的青睐,都拼命想要把戏演好,所以,他们的表演就特别用力,表演痕迹就特别重。

    如果我们把耙耧山的老乡请到临安来,他们就到了完全陌生的环境,完全陌生的世界。等到拍戏的时候,一群剧组人员还会盯着他们。在这种情况下,他们肯定会紧张的;而且会想很多,比如如果拍了这个戏,那我是不是就能够留在城市里了?当他们又紧张又有各种杂念的时候,就不可能把戏演好!”

    说到这里,张然顿了顿道:“我接触过很多群众演员,对他们的心理太清楚了!”

    在场不少人微微点头,确实是这样。赵飞也道:“群众演员很多都有明星梦,他们在演戏的时候都会害怕,担心自己演不好,怕自己拖后腿,他们的表演就特别‘演’,没有那种自然无痕的感觉!”

    郭帆挠了挠头,不好意思地道:“我没想到这个问题!”

    张然见其他人都没有意见,就道:“今天已经23号了,已经是10月下旬,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我们动作必须要快,不能拖到12月了。那边12月份只有几度,我们这个戏又是夏天,演员只能穿单衣,甚至是背心,演员会很遭罪的!”

    张然看着美术组组长霍廷霄,道:“老霍,你赶紧带人到耙耧山区去,把景布一下。等你们把景布好,我们就带着大部队过来!”电影教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