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57章 新千年第一

时间:2018-04-18作者:青城无忌

    英国权威电影杂志《视与听》每十年便会召集全球知名导演与影评人进行票选,评选影史最伟大的电影。评选的目标是排除掉影迷品位波动的可能性,让电影人自己解释电影的伟大性。影片排名是将影评人和导演两组各自的投票数相加后的结果,按照得票数顺序进行排列。

    本次《视与听》票选集结了全球846位影评人和358位导演,在参与人数上是最空前的一次。在最终的票选结果中,《**记》力压《公民凯恩》位居第一,《公民凯恩》排在第二;第三名则是库布里克的《2001漫游太空》。

    在华语电影方面,只有张然的《一个人张灯结彩》和王家卫的《花样年华》杀进了排行榜前50名,李安、张艺谋等导演都没有作品入选。其中有39位影评人、以及12位导演把票投给了《一个人张灯结彩》,总共51票,排在第33位;42位影评人、9位导演将票投给了《花样年华》,总共51票,排名第39位。除此之外,还有9位影评人,以及6位导演把票投给了张然的《飞行家》,这部电影总共获得了15票,排名146。

    影评人和导演参与《视与听》的评选时,都会给出自己投票的理由。

    《电影手册》前主编付东选择《一个人张灯结彩》的理由是:“电影绝对出众,张然以一种特有的超然来看待电影中人物所有的行为。他镇定自若、不偏不倚。大体上他经常以情节中意想不到关联使我们感到惊讶,这是一部令人回味无穷的杰作。”

    《正片》的主编米歇尔-西蒙给出的理由是:“张然对声音和空间的运用让我们真正走进了人物的世界,走进了人物的内心,去感受人物透彻心扉的孤独。开创性的手法、良好的表演、张婧初的精彩诠释,以及赵飞完美的摄影,使得《一个人张灯结彩》堪称伟大的电影。”

    韩国导演奉俊昊的理由则是:“电影研究的是几个孤独的人,以及他们内在的人性,那种存在于每个失败者、每个成功者、每一个人内在的人性。悲伤、动人、有趣并且真实。就像最好的文学,它如此协调、精细与微妙。展现出电影制作的力量,让你为从事电影而骄傲。这部电影让我彻底成了张然的影迷。”

    《一次别离》的导演阿斯哈-法哈蒂则认为:“《一个人张灯结彩》是一部关于孤独的交响乐,也是完美的视觉叙事交响乐。电影不但有史上最佳开场镜头,以及最完美的结尾,而且导演对空间、对声音的运用对我有很大的启发,让我明白原来电影还可以这么拍!”

    在《视与听》的理解评选中,老导演的票往往都投给了经典老片,很少会投给年轻导演。但在这次的评选中,斯科塞斯和科波拉各投了《一个人张灯结彩》一票。斯科塞斯给出的评价是:“《一个人张灯结彩》不仅是一部伟大的电影,而且是一部完美的电影。”科波拉的评价是:“自第一次观看《一个人张灯结彩》我就发现它是一部杰作。它令人无法抗拒、引人入胜;起先梦一般朦胧,而后勾起人的幻想!”

    在《一个人张灯结彩》横空出世前,在评论界关于新千年最伟大的电影的讨论属于两强争霸,王家卫的《花样年华》和大卫-林奇的《穆赫兰道》争第一。

    在《一个人张灯结彩》横空出世之后,有很多人认为这才是新世纪最佳,波德维尔更是称其为“新世纪的公民凯恩”。三部电影在评论界都有粉丝,也都有支持者,谁也说服不了谁,于是,两强争霸就变成了三足鼎立。

    现在《视与听》的评选结果出炉了,关于谁是新千年最佳的争论算是有了结果。新千年最佳电影是《一个人张灯结彩》,新千年最佳导演是张然!

    因为参与《视与听》评选的,不但有波德维尔、付东这种评论界的大拿,有来自世界各地的影评人,还有世界来自各地的导演,包括斯科塞斯、科波拉、昆汀、伍迪艾伦这样顶级大导演,《视与听》的评选可以说是电影圈精英进行的一次集中评选。

    《视与听》的评选结果,能够比较清楚的体现导演和电影在影史中的地位。美国着名影评人罗杰-伊伯特曾经说过,《视与听》影史十大的票选榜单通常被认为是影史上最权威的电影榜单。

    《视与听》的榜单公布之后,媒体炸了锅。大家知道在《视与听》的评选,张然肯定榜上有名,但谁也没想到张然和《一个人张灯结彩》的排名会这么高,竟然能排到33名。

    排在《一个人张灯结彩》前面的是哪些电影呢?32名是库布里克的《巴里林登》,排名31的则是科波拉的《教父2》。排在《一个人张灯结彩》后面的同样是旷世杰作,34名是《雨中曲》、35名是《阿尔及尔之战》,36名是卓别林的《摩登时代》。

    至于很多影迷心中的经典电影,《飞越疯人院》排名97,《低俗小说》排名118,而《辛德勒的名单》甚至连榜都没有入。

    《视与听》评选出来的电影大多是1980年以前的古董级作品,《一个人张灯结彩》作为一部面世才两年多的新作,能够排到33名,真的不可思议。

    对《视与听》的评选结果,罗杰-伊伯特给出了高度评价:“本届《视与听》的评选最大的惊喜是希区柯克的《**记》力压《公民凯恩》排名第一,小津安二郎的《东京物语》成为导演们心目中最爱的电影,以及张然的《一个人张灯结彩》成为新千年第一,业界不只是尊老,对新生代导演的作品同样关注!”

    媒体对张然在《视与听》上的表现用了大篇幅进行报道。

    “新世纪最佳电影《一个人张灯结彩》,新世纪最佳导演张然!”

    “《视与听》影史最佳电影评选,张然《一个人张灯结彩》排在33位!”

    “张然《一个人张灯结彩》入选《视与听》最伟大五十部电影,排名33!”

    “新千年最伟大的电影出炉,张然的《一个人张灯结彩》!”

    国外媒体对张然和《一个人张灯结彩》各种称赞,国内媒体和影评人也是大肆吹捧,将《一个人张灯结彩》说成了中国电影史的第一杰作。他们就跟失忆了似的,完全忘了两年前自己是如何骂这部电影的。当然,这样的事不是第一次发生,《活着》、《卧虎藏龙》都享受过这个待遇!

    张然被评为新世纪最佳导演,国内绝大部分影迷是非常认可的。因为张然一直在用作者手法拍商业电影,要商业性,观众可以看得很舒服;要艺术性,电影有足够的深度可以进行深入的解读,真正做到了雅俗共赏。

    有影迷评价说:“张然最牛逼的地方在于,他的电影是真艺术,而贾樟科、张一谋,以及内地一大批所谓文艺片导演全都在贩卖中国的阴暗面,张然的电影从来不这样!”

    当然,也有不少影迷对《视与听》的评选表示质疑,因为张一谋、李安拿奖无数,可他们却榜上无名;王家卫、侯孝贤根本没有多少奖,可他们的电影却入围了前250名。除此之外,还有人质疑,为什么《一个人张灯结彩》、《花样年华》能够进前五十名,而《活着》和《霸王别姬》这么牛逼的电影却连影子都看不到?

    还有人在知乎上提问:“张然的《一个人张灯结彩》排名33位,比斯皮尔伯格、科恩兄弟这些世界级的大导演都还要前面,他在国际上的地位真的有那么高吗?”

    影评人magasa 对这个问题进行了回答:“是的,张然在电影圈的地位非常高,他对电影美学和电影语言的贡献得到了全世界的认可。可以肯定的是,张然的影史地位会越来越高,因为张然开创的手法影响了很多年轻导演,甚至对成熟的导演都有启发。汤姆-福特曾经说过,他正是看了《飞行家》才决定拍电影的;加拿大的天才导演多兰直接说张然是他的精神导师,他的导演处.女作《我杀了我妈妈》也充满了对张然的模仿与致敬。这样的年轻导演很多,他们要么刚刚走进电影圈、要么刚刚崭露头角,在圈内还没有话语权。等到他们成长起来,成为电影圈主流的时候,张然的影史地位必然会进一步提升!”

    法国巴黎,一栋老式建筑里。戛纳电影节主席雅各布将手中的报纸放在桌子上,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报纸上印着张然的头像,标题是“张然新片即将启动”。

    雅各布手指在桌面上轻地敲着,整个人陷入了沉思。过了将近一分钟,敲击桌面的动作停止,他拿起手机,拨通了电影节艺术总监蒂耶里-福茂的号码:“蒂耶里,我们一定要把张然请到戛纳来,张然是当今最好的导演,而戛纳是世纪巅峰最好的电影节,最好的导演应该到最好的电影节来,我们必须把张然和他的新片请到戛纳来!”

    福茂非常认同雅各布的话,戛纳也确实需要张然。戛纳电影节在业界能有这么大的影响力,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能够把世界上最顶尖的大导演请到戛纳来,因此戛纳被成为大师的舞台。《视与听》的评选结果已经表明,张然是这个时代最好的导演。如果张然始终缺席,那对戛纳来说将是巨大的遗憾。

    不过福茂觉得张然的新片还没开机,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拍完,现在就发出邀请未免有点太心急了吧,就道:“现在邀请是不是早了点?”

    雅各布态度非常坚决:“不早!威尼斯和柏林都盯着张然呢,威尼斯的马可穆勒、柏林的科斯利克跟张然的关系都不错,如果我们下手比他们晚的话,肯定是争不过他们的!”

    福茂见雅各布这么说,就道:“那我尽快跟张然联系,向他发出邀请!”

    雅各布马上道:“不,你亲自到中国去,当面向张然发出邀请,展现我们的诚意。你告诉张然,我已经八十多岁,身体非常糟糕,不能承受长途旅行,不然我会亲自到中国向他发出邀请的!”电影教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