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914章 新剧本

时间:2018-02-12作者:青城无忌

    在张然打电话的时候,李雪建信手翻开面前的电影剧本慢慢看起来。

    在张然接电话前,李雪建已经与张然谈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张然就剧本的思想立意和现实意义,以及剧中人物等方面进行了阐述。在听完张然的阐述后,李雪建感觉非常震撼,这个故事跟《一个人张灯结彩》有某种相似的地方,是以寓言的方式呈现了一个老人与恶劣生存环境的抗争、同苦难命运的抗衡,进而延伸到对人类终极命运的思考。

    剧本不仅立意很高,而且故事非常精彩,翻开剧本没读几行,李雪建就被深深吸引了,忍不住继续往下读,最终整个人都沉浸在这个无比惨烈,却又无比震撼的故事中。以至于张然打完电话,准备继续聊的时候,他都没有注意到,依然全神贯注的读着手中的故事。

    这个剧本是根据阎连科同名小说《年月日》改编的,阎连科可以说是中国现在最好的作家之一,顾长卫的电影《最爱》便改编自他的小说。《年月日》是他中篇的代表作,是鲁迅文学奖的获奖作品,讲的是某年耙耧山区发生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村民集体逃荒,而先爷因为年纪大了,不愿客死他乡,同时,为了守护一颗玉米苗留了下来。

    先爷搬到玉米苗的身边,日夜守护它,就像看护自己的孩子。粮食很快没有了,先爷就去刨地里播下去,但由于干旱而无法发芽的玉米种子。井里的水几乎没有了,先爷就把褥子扔进井里,让褥子吸进水来再挤出水。地里的种子刨完,先爷就去刨老鼠洞里的粮食,并与老鼠群为争抢粮食发生了人鼠大战。老鼠没有斗过先爷,最终大批迁徙,但鼠躁把玉米苗烧得生了斑,先爷不得不到几十里之外挑水。在小水塘边,先爷遇到了狼群,在与狼群的对峙中,他凭借顽强的意志力战胜了自身的饥饿、疲劳和瞌睡,也战胜了对手。当粮食消耗殆尽,先爷带着盲狗吃鼠肉,鼠肉吃得差不多了,就喝鼠汤。

    在故事的最后先爷发现玉米苗缺肥料,这时候缺肥料,玉米苗就结不出果实。于是先爷决定牺牲自己,把自己的身体作为肥料。最终玉米苗凭借着先爷身躯提供的养料,挺过干旱,结出一颗玉米,上面的玉米粒有大多是干瘪的,只有七颗无比饱满,像玉粒一样透亮。

    《年月日》让李雪建想起了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但《年月日》比《老人与海》细节更加饱满,内涵更加丰富,也更近贴近自己的生活。他是农民出身,遇到过干旱,也见识过逃荒,《年月日》中表现的很多东西他都有切身体会。在他看来《年月日》是一则民族寓言,是炎黄子孙顽强不屈的明证,先爷在某种程度上是中华民族精神的象征,是中华民族的化身。

    合上剧本之后,内心波澜起伏的李雪建见张然正看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对不起,我看剧本看入迷了。”

    张然笑着摆摆手道:“没事。你觉得怎么样?”

    李雪建马上道:“好,真的非常好。先爷这个角色一定让我来演,我觉得自己能演好。”

    张然轻笑道:“我觉得没有比你更合适的演员了,要不然也不会请你过来,我只担心一个问题,就是你的身体能不能承受!”

    李雪建可不想错过先爷这个角色,赶紧道:“我身体没问题!”

    张然解释道:“在电影刚开始的时候,先爷身体状况还可以,但随着故事发展,缺水缺吃的,先爷肯定越来越瘦,到最后整个人非常消瘦。前后必须有反差。如果演员开头和结尾的状态一样,那就比较虚假。我希望在演戏的过程中,演员逐步减肥,到最后的时候,人会比较瘦。你曾多次为了角色而减肥,但那是身体健康的时候,现在你身体不是特别好,不知道你身体条件允不允许这样折腾!”

    作为一个有追求的演员,或者说艺术家,李雪建从骨子里希望自己能多留几个有生命而且观众喜欢的角色,不希望自己塑造的角色成为过眼烟云,而先爷绝对是一个能让人记住的角色。在听到张然担心自己的身体后,他马上道:“你不用担心,我现在身体状况挺不错的。去年我演电影《杨善洲》,讲述云南保山一位退休地高官植树造林的故事。杨善洲就特别瘦,为了接近人物,我就减了肥,真的没问题的。”

    张然听到李雪建去年还为拍戏减肥,也觉得问题不大,就道:“到时候我们会安排专门的医生、营养师为你进行指导,并全程监控,确保你的健康。”

    李雪建摆手道:“不用花那个冤枉钱,减肥我有经验,天天吃白菜就行。”

    张然严肃地道:“那不行,肯定得安排医生、营养师进行指导,并全程监控,保证你的健康。否则你的身体出了状况,耽误了拍摄进度,那损失更大。对了,还有个问题,阎连科是河南嵩县耙耧山区人,《年月日》的故事就发生在耙耧山区,所以,在表演的时候必须讲河南话,你口音得练一练。”

    李雪建点头道:“电影开机前我会抽一段时间到当地去体验生活。”

    张然闻言笑道:“那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吧!等七月份《未来启示录》正式上映后,我也准备到当地去呆一段时间,去体验生活,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正好有个伴。”

    李雪建知道张然为了演好钢渣,在《一个人张灯结彩》开机前专门到矿山去做了两个月矿工,但这次张然不是做演员,而是做导演,不由问道:“你也要去体验生活啊?”

    张然摊开双手,无奈地道:“没办法,我是城里长大的,没在小说中的环境生活过,对人物、对他们生存的状态,对很多细节可能会把握不住。如果不到当地走走看看,到那个环境中生活一段时间,拍摄的时候我底气就不足!”

    李雪建微微叹了口气,其实以前很多导演在剧本创作阶段会到故事发生地走走看看,去体验生活,但现在很少看到导演这么做了。大家都忙着捞钱,都不肯在创作上浪费太多时间,像张然这样的导演真是越来越少了!

    感叹之余,李雪建将自己的疑问提了出来:“剧本中的盲狗太聪明,太有灵性了,跟人似的。如果是普通狗,找那种马戏团的狗应该可以。但这只狗偏偏还是个瞎子,马戏团不可能有驯养瞎狗。那这个戏拍起来恐怕会很费力!”

    “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张然卖了个关子,神秘一笑道,“下午我带你过去看看。”

    李雪建没也多问,笑道:“好啊,我倒是很期待你的解决办法!”

    整个上午张然都在和李雪建聊剧本,聊自己的构思,聊自己对先爷的分析及形象塑造的要求。李雪建大多时候都安静的听着,但有时候他会提出自己的想法,毕竟他对老年人、对农民的认识要比张然深入得多。

    下午两点,张然带着李雪建来到了世纪影都的10号摄影棚。电影《年月日》绝大部分镜头都将在这里完成,因为电影特效非常多,而且还要拍成3d,在摄影棚拍摄更加方便。

    此时,摄影棚内有不少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灯光、摄影和特效组的工作人员都忙着调试设备,为即将开始的试拍做准备。

    李雪建听说过蓝幕拍摄,但像眼前这样整个摄影棚都是蓝色,甚至连地面都是蓝色的场景,还是让他有些惊讶:“这就是蓝幕拍摄啊?我还是第一次拍这种戏呢!”

    张然微笑着介绍道:“这是全球最大的虚拟摄影棚,面积为1000平方米,高度14米左右,比好莱坞最大环球虚拟摄影棚还要大。在这里可以制作任何好莱坞电影,在这里我们真正能够达到与好莱坞电影相同水准。”

    李雪建听到这话非常高兴:“这是好事啊!”

    “我们这部戏绝大部分场景都将在这个摄影棚完成。”张然拿起剧本翻了翻,递给李雪建后,指着剧本道,“我们来试拍一段。就这段,先爷他们的粮食吃完了,挑水回来后,先爷准备把最后一只老鼠吃了,但他发现老鼠不见了,坑里有血迹,有盲狗的脚印,他以为被盲狗吃了,就从这里开始演!”

    李雪建看了看手里的剧本,又看了看四周,疑惑地道:“狗怎么办?”

    张然轻笑一声,冲特效组工作人员招招手,其中一个工作人员立刻拿了只蓝色的玩具狗过来,放在地上,人站在玩具狗的旁边。

    李雪建有些吃惊:“你不会让我跟这个玩具狗演对手戏吧?”

    张然呵呵笑道:“好莱坞大片就是这么拍出来的。你就当成是无实物表演就可以了,工作人员会控制布娃娃配合你的。”

    李雪建做过很多年话剧演员,拿过中国话剧最高奖梅花奖,无实物表演对他来说完全是小儿科。不过这段戏台词很多,而且他是第一次演这样的戏,所以需要时间来准备,同时也需要对自己的表演进行一些设计。

    半个小时后,张然“开始”的口令响起,李雪建开始表演。他坐在一张凳子上,脱掉脚上的鞋,在空中抖了抖,像是要将鞋子里的沙粒倒出来似的。他将鞋穿好,盯着并不存在在墙壁看了看,然后咳了一下,看着地上的玩具狗,轻轻慢慢道:“瞎子,你过来。”这时,工作人员轻轻拿起了地上的玩具狗,向前推了推,又放在了地上。

    与此同时,张然正紧紧盯监视器画面。他身前的监视器与以往有些不同,不是一个监视器,而是两个监视器,一台显示现场的蓝幕画面,李雪建正对着玩具狗演戏;而另外一台监视器却是有背景的,李雪建正坐在一个院子里,院子的地上有洞,旁边有灶,在灶前不远的地方趴着一只cg制作的盲狗,而玩具狗和站在它旁边的工作人员都消失了。

    当李雪建说“瞎子,你过来”的时候,月光中盲狗微微缩了一下身子,费力地站了起来,怯怯地朝前挪了一步,又对着李雪建趴了下来,身子微微有些发颤。电影教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