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886章 不能入戏

时间:2018-01-10作者:青城无忌

    走到候机大厅,张然就看到了张一谋助理兼工作室的负责人庞丽微。来之前,张然跟张一谋打过电话,而张一谋表示到时候会派人来接他,只是没想到他把自己的助理派过来了。

    打过招呼后,庞丽微将张然带上了车,朝着外景地开去。

    车子开了两分钟,张然看了庞丽微一眼,问道:“剧组拍摄还顺利吧?”

    庞丽微犹豫了一下,不过张一谋已经决定跟张纬平分道扬镳,跟世纪巅峰合作,张然就是自己未来的老板,而且他是《金陵十三钗》的投资人,只有他能帮张一谋,就实话实说:“其他都好,就是张纬平想给电影加床.戏,之前说了两次,导演没答应。前天他又来了,好拿出了老板派头,口气也不一样了,他给导演说,剧本我看了,我觉得这场戏如果他们不上个床我都觉得扫兴。导演觉得床戏没必要,就特别为难!”

    张然听到这话脸顿时沉了下来,他知道张纬平是想拿床.戏做宣传的噱头,这货真是low爆了!如果是其他电影也罢了,但《金陵十三钗》是反应南京大屠杀的,这样严肃的题材,拿这个作宣传,真是脑子别驴踢了。张然直接道:“这个张纬平真是愚不可及,这件事交给我!”

    从机场出来,一路都是高速公路,不到半小时到达了石湫影视基地。最先映入眼帘的废墟城门,四周是一栋栋成为废墟的楼房。

    庞丽微告诉张然,整个城门按照1:1的实景搭建,但周围的废墟的楼房都是空壳,除了门脸逼真,并没有任何过多的修饰。这些景是由天工重彩的特效师搭建的,《金陵十三钗》的特效,除了爆破是威廉姆斯团队负责外,其他特效全部由天工重彩负责。

    顺着搭建的民国街道往前走,沿途不停的工作人员看到张然都非常吃惊,不断有人上前向张然问好,而张然也点点回应。

    张然他们很快就到电影的主场景教堂了。从外观上看,教堂十分壮观,面的雕塑、窗户都很有质感。不过张然没有进教堂,而是被庞丽微带进了教堂旁边的一个绿色小棚子,这子是导演组的所在地,是《金陵十三钗》剧组的指挥中心。

    帐篷里的工作人员见张然进来,都是一愣,随即纷纷起身向张然问好。

    监视器后的张一谋看到张然来了,也站了起来,向张然伸出手,笑着招呼道:“张然,你来了!”

    陈浩赶紧把张然准备的礼物拿出来,递给张一谋:“一谋导演,这是导演给你拿的点自己喝的茶叶,其他的零食是给剧组工作人员的。”

    张一谋接过礼物,一脸责怪地道:“谢谢,谢谢!张然你跟我还这么客气啊?”他把礼物交给庞丽微,让她把零食分发给大家。

    张然倒也不客气,拉开张一谋旁边的椅子,坐下后,看着监视器问道:“拍摄怎么样?顺利么?”

    张一谋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笑着道:“今天这场戏有点难,要演出那种欲言欲止的状态,演员情绪也有点问题,始终入不了戏。不过没办法,演员是新人,没有学过表演,以前也没有演出经验,只能一个镜头一个镜头的磨。”

    张然知道《金陵十三钗》中的妓女和女学生的演员全是新人,基本上都是零经验,对任何导演来说都是一个挑战。不过张一谋向来喜欢用新人,而且拍过《一个人都能少》这种完全没有专业演员,全是业余演员的电影,对他来说,根本不算什么难事。

    张然问了一下今天拍摄的是哪场戏,又翻了翻剧本,才知道今天拍摄的是倪旎扮演的玉墨和汤姆-克鲁斯扮演的教神父在教堂里的一场对手戏,玉墨向假神父提到了自己的不幸身世,潸然泪下,却又欲言欲止,并没有将自己的不幸说出来,她对假神父并不信任。直到决定赴死的那天夜里,她才将自己的不幸讲了出来。

    正聊着,副导演通知张一谋,准备工作已经做好,拍摄可以正式开始。张一谋当即拿着对讲机发出开拍的指令,而张然饶有兴趣的盯着监视器,等着看倪旎和汤姆-克鲁斯的表演。

    拍摄开始后,倪旎对克鲁斯说,我也在教会学校对过六年书,汤姆-克鲁斯问她,后来怎么样了?按照要求,倪旎要红着眼眶说,不过是一个不幸的故事罢了,你这个过客不会感兴趣的。但倪旎情绪不是很到位。克鲁斯说,我有兴趣,告诉我。这时候,玉墨眼泪应该流出来,但倪旎的眼泪却始终没能流出来。

    张一谋无奈的摇了摇头,拿起步话机喊道:“停!”他起身看着张然,询问道:“我们去现场看看?”

    既然到了剧组,肯定要到现场去看看,尤其得跟克鲁斯打个招呼,毕竟克鲁斯接这部戏完全是给自己面子。张然起身道:“走吧,去看看!”

    教堂里面的演员和工作人员看到张然出现都是一愣。尤其是扮演十三钗的年轻姑娘们,纷纷跑了过来,激动地向张然打招呼:“导演好!”、“导演,我可喜欢您的电影了……”

    汤姆-克鲁斯看到张然,也赶紧走了过来,笑着跟张然握了握手:“张先生,你来了!”

    张然拍了拍克鲁斯的肩膀,笑着问道:“感觉怎么样?”

    克鲁斯摊开肩膀,轻松地道:“感觉好极了,我喜欢这部戏。”

    跟克鲁斯聊了几句,张一谋把女主角倪旎叫了过来。倪旎身材修长而又饱满,走过来时一摇一摆的,透出一股难以形容的婀娜,举手投足间透着秦淮河头牌的风情。张一谋真的太会选演员了!不过倪旎的眼眶红了一片,显然刚刚哭过。

    倪旎是刚入影坛的新人,突然见到张然,显得又紧张又激动:“导演,您好!我特别喜欢你的电影,你的每部电影我都看过!”

    “谢谢!”张然知道这个镜头拍几遍了,始终没过,她应该是急哭了,安慰道,“你不要着急,不要有负担,ng是很正常的事。一谋导演在指导演员上非常有经验,你肯定能够演好的。”

    倪旎点头道:“谢谢,导演!”

    张一谋冲张然笑了笑心想,张然太厉害了,一眼就看出倪旎的状态有问题,想要减轻她的压力。他很快开始跟倪旎讲戏:“玉墨是很不幸的,曾在教会读书,但被继父强奸,卖至青楼,她看到书娟,就勾起了她过往的回忆,有点想倾诉。但她又知道神父是假的,是个骗子,她并不相信这个人……”

    倪旎认真的听着,这不是张一谋第一次给她讲戏,也不是第一次给她分析人物,今天张一谋给她讲了好几次了,她始终入不戏,到现在是越演越急,而越急她的情绪就越出不来。

    讲完戏,张然和张一谋回到了绿色小棚,坐在监视器的后面,紧接着,拍摄重新开始。但拍摄重新开始后,张一谋很快又喊停了,还是不行,倪旎依然没有入戏,情绪始终不到位,哭不出来。

    张一谋再次来到拍摄现场,再次给倪旎讲戏。之后又拍了两次,可不管张一谋怎么讲戏,怎么启发都不行,倪旎始终不能入戏。

    张然没有发表任何看法,演员无法入戏的原因很多,有时候一些非常优秀的演员也会遇到这个问题,比如周迅拍《听风者》的时候就无法进入角色,因为角色表达情感的方式与她本身的方式相悖。要想解决演员无法入戏的问题,就要找到他无法入戏的原因,而张然根本不知道倪旎无法入戏的原因是什么,所以,他无法提什么有效的建议。

    在这之后,又拍了两次,依然不行,而且张然发现倪旎的状态越来越糟了,她的心态已经濒临崩溃,现在这种状态,你越是让她演,她越着急,演得就越糟糕。张然就对张一谋道:“倪旎心理状态出问题了,我去看看,看能不能把她的心态调整过来。

    张一谋对倪旎入不了戏也毫无办法,没什么有效的招数,听到张然这么说,就笑了:“我现在真的没招,就麻烦你了!”

    张然来到现场,看到倪旎正坐在休息区呜呜大哭,剧组副导演和工作人员正在劝她。倪旎一看张然过来,哭得更厉害了。张然是比张一谋还要厉害的大导演,连他都看到自己如不了戏的窘态,以后哪个导演会跟自己合作啊!

    张然冲工作人员挥挥手,让他们走开,他坐在倪旎的旁边,笑着道:“最近几个月你在跟郭珍学表演吧,郭珍是我的学生。你就是我学生的学生,我是你老师的老师。要是搁在古代,你得喊我师公呢!”

    正在抹眼泪的倪旎停止了哭泣:“你是郭珍老师的老师?”

    张然笑着点头道:“郭珍是北电01级本科班毕业的,我是她的班主任。郭珍是我教出来的,在训练演员上我比她更有经验,我是来帮你的!”

    听到张然这么说,倪旎抹了抹脸颊的眼泪:“谢谢导演!”

    张然跟她开起来玩笑:“叫师公!”

    倪旎破涕为笑地道:“这样叫好奇怪哦!”

    张然见倪旎放松了,凝视着她的眼睛,缓缓地道:“根据我的经验,演员入不了戏大概有五种情况,第一,对角色认识不足,对角色缺乏深入的分析和演技,抓不住人物的行动线;第二,没有融入角色,没有走入角色的内心;第三种,演员压力太大,比如一个新演员跟一个大腕合作,由于压力太大,过于紧张而无法入戏。”

    说到这里,张然看到倪旎目光闪了闪,知道她就是这种状况,他顿时明白倪旎的问题在哪里了:“你是第三种,汤姆-克鲁斯是好莱坞巨星,在全球拥有无数的粉丝。作为一个新人,第一部电影就跟他合作,而且出任女主角,你的内心又紧张又兴奋,紧张是担心自己演不好,怕自己演砸了;兴奋是想到跟汤姆-克鲁斯合作,会被全球媒体关注,电影会在全球大规模上映,这个待遇是巩俐和章子怡都没有的,只要演好的话,就能够像章子怡那样,成为国际明星了。我说得对不对?”

    倪旎目瞪口呆地看着张然,心想我什么都没有说啊,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