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885章 师徒

时间:2018-01-09作者:青城无忌

    刘一菲最近几年在好莱坞打拼,《功夫之王》后,主演了《春丽传1、2》,以及《杀人锦标赛》三部动作片。《杀人锦标赛》没有在院线上映,直接发行dvd了,dvd卖得还可以;而《春丽传》由于《街霸》的影响力,以及春丽的人气,票房表现不错,电影投资2000万美元,在北美取得了将近2000万美元的票房,在海外取得了将近4000万美元的票房,在加上dvd,狮门赚了不少。《春丽传3》已经开始筹备,年底就会开机。

    作为黄种人,能够在好莱坞有自己的系列电影,哪怕是b级片,也已经相当了不起了。不过对刘一菲来说,这远远不够,与张然决裂之后,她对自己的定位是要成为好莱坞一线明星,以此来证明张然是错的。只是好莱坞是白人的天下,重要角色他们宁可给黑人,也不会轻易交给黄种人,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有获得像样的机会。

    好莱坞真正能够给黄种人机会,能够在大制作中使用亚裔的只有顶峰娱乐,可那是张然的公司,刘一菲不可能去接顶峰娱乐的戏。看到张然在好莱坞的影响越来越大,而自己却始终无法实现目标,她内心愤懑无比。

    现在突然听到张然收景田做徒弟,并表示等景田演完话剧就会合作,还要让景田做女主角,再想想张然当初对自己横挑鼻子竖挑眼,始终嫌弃自己的演技,就是不肯定带自己拍戏,简直偏心至极。她越想越觉得张然是真的把自己当试验品,对自己的照顾也是装出来的,实际上他的内心对自己非常嫌弃。她越想越气,一怒之下就发了微博。

    刘一菲微博发出来后,网友们都懵了,向来是好脾气的神仙姐姐,今天这是怎么了?粉丝们也很疑惑,谁欺负我家茜茜了?这也太可恶了吧!网络上顿时议论纷纷。

    “谁欺负我家茜茜了?我家茜茜这么温柔的人都生气了,这太可恶了吧!”

    “茜茜不要生气,谁欺负你告诉我们!我们去撕了他!”

    “哇,原来刘一菲也会生气,我还以为她人如其名,就是个包子呢!”

    张然知道刘一菲是在骂自己,这丫头还在记恨自己呢!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当初做错了,坚信自己是正确的,至少刘一菲现在是合格的演员了。

    上一世,刘一菲演戏表情往往是有的,但去看她的眼睛会发现眼神是空的,感受不到内心的波澜,也感受不到人物的灵魂。但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刘一菲演戏跟章子怡有点类似,在《一代宗师》之前,章子怡塑造的角色总有股狠劲,这让角色特别鲜活,也让章子怡走向了国际;刘一菲现在塑造的人物总股恨意在里面,这股恨意让角色不再苍白,让人物有了灵魂。

    作为师父来说,张然真的把这个毫无天赋的徒弟给教出来了!

    在世纪巅峰开完会,张然开车回到自己所在的小区,从车上下來,锁住车门,然后往别墅走去。

    张然掏出钥匙,打开房门,看到张婧初和景田正坐在沙发上说话,便问道:“景田,你不是在临安录制跑男嘛,怎么跑我家来了?”

    景田看到张然回来了,像弹簧似的一下从沙发上蹦了起来,喜笑颜开地迎了上来:“师父,你回来了!”随即朗声道:“录节目没有拜师重要啊!师父,我真的希望能拜在你的门下,跟你学习表演,你就收下我吧!”

    说完之后,景田“噗通”一声跪在张然面前,目光诚恳地望着他的眼睛。

    刚才张婧初跟景田聊到拜师的事,张婧初问景田,倒时候你怎么拜师啊?景田说,我给师父跪下。张婧初还以为她开玩笑,没想到她真跪下了。张婧初目瞪口呆的看着景田,这姑娘真是实在,真的特别可爱!

    “你先起来!”张然面无表情地道:“我问你,你一直嚷着要拜我为师,那你知道师生和师徒的区别吗?”

    景田从地毯上站起来,认真地道:“师生关系比较远;师徒关系比较近,是一家人。拜师不仅是个形式,也宣告你自此要正式向师父学习,从此就是成为一家人了,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张然有些惊讶,没想到傻乎乎的景田真能说出点东西来了,简直出乎意料。师生和师徒当然不同,师生多用于学文化,常常是一个老师对多个学生,学生学完,毕业了,大家就各走各的;而师徒往往是学习技巧,授一技之长,多是一师对一徒。师父要对徒弟的未来负责,徒弟对师父也要像对待父亲那样惟命是从,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尽管现在师徒关系越来越淡,但在表演领域依然非常重视师徒关系,因为表演讲究言传身教,特别重视传承。冯远怔的老师梅尔辛是德国人,她本来希望把自己的衣钵传给冯远怔,但冯远怔为了演戏回国了,梅尔辛为此生了冯远怔很多年的气。德国人尚且如此,更何况讲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的中国了。

    张然严肃地道:“师生关系,老师只要认真教,学生能否毕业,能否学好,老师一般是没有责任的;师徒则不一样,徒弟学不好是不能出师的,师父还要为徒弟铺路。你说我要是收你这样一个既没有天赋,又缺乏阅历,还没有灵气的笨丫头,我岂不是要累死?”

    景田知道不是自己那种特别聪明的女孩,抿了抿嘴,央求道:“师父,我知道自己笨笨的,可勤能补拙啊,我会比其他人更努力的。师父,你不是说过,每个人都有成为好演员的潜质,就像每个人身上都带着一定数量的金子,差别只是我露出了三四公斤而你只露出了半公斤,只要我努力,我是可以成为好演员的!”

    “那不是我说的,是格洛托夫斯基说的。”张然看着张婧初,当初刘一菲这个徒弟闹出了不小风波,景田想拜自己为师,肯定得问问张婧初的意见,“媳妇儿,你说这个徒弟我收不收?”

    景田跑到张婧初身边,拉了拉她的胳膊,可怜巴巴地道:“师娘!”

    昨天晚上,张然和张婧初说过这事,张婧初挺喜欢景田,也表示同意。她知道张然现在这么说,是在外人面前表示对自己的尊重,微笑着道:“我觉得景田挺好的,就收下她吧!”

    景田说了声“谢谢师娘”,看着张然,又紧张又期待地道:“师娘答应了!”

    张然微微点了点头,缓缓地道:“对演员来说,流派、技巧、甚至天赋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有一颗真正热爱表演的心。这一点上,你比很多人都强,勉强收下你这个徒弟吧!”

    到现在为止,张然的学生和徒弟加起来有40来个。如果让他从这些弟子中选择一个传人,他最可能选择景田。尽管景田天赋不高,生活经历也相对比较简单,但张然觉得这些弟子中在表演上走的最远的,反而可能是景田。

    要说表演天赋,杨迷是张然学生中比较突出的一个,但在上一世她却成了人所共知的烂片王,观众听到杨迷的演技都摇头。原因很简单,杨迷的心思没在演戏上,只是趁着年轻和热度挣快钱。你不用心去演戏,胡乱应付,演技自然出不来。

    真正热爱表演的人,会把表演作为一生的事业去追求,就算天赋不高,只要他愿意下苦工,只要能够坚持演下去,演技终有一天会练出来的!

    景田欢呼一声,喜笑颜开地道:“师父,那我们什么时候举行拜师仪式啊?”

    张然记得几年前,赵苯山收徒弟,徒弟群体性对他行跪拜礼,赵苯山就像一个土皇帝被人膜拜,结果被媒体批为封建思想复辟。媒体当时批判说,简直像教主登基,丑陋,封建!

    张然其实也是这种感觉,他不喜欢太过形式化的东西,板着脸道:“办什么拜师仪式啊,难道你不知道师父最讨厌形式化的东西吗?”

    景田希望像余少群拜冯远怔为师那样,举办一场风风光光的仪式,就道:“可拜师是很严肃地事啊,余少群拜冯远怔为师,就举办了拜师仪式,有好多人作见证呢!”

    张然看着景田,心想人家冯远怔徒弟余少群多有天分,多有灵气啊,再想想自己,刘一菲、杨迷、袁珊珊这些烂片女王都成了自己的徒弟或者学生,现在连景田都成自己徒弟了。他忍不住道:“我简直是烂片女王终结者嘛!”

    景田没有听懂,问道:“师父,什么是烂片女王终结者啊?”

    张然自然不会把东杨迷、西唐焉、北景田、南奕欢的顺口溜说出来,咳嗽一声,正色道:“我给冯远怔打电话!”

    景田听到张然这么说,开心地道:“冯远怔老师办过拜师仪式,他有经验!”

    张然淡淡地道:“远征有收徒弟的经验,我把你介绍给她,让他收你为徒弟!”

    景田吓了一跳,赶紧认错:“师父,我错了。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师父说不办那就不办!”

    张然笑了:“那就这样吧,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徒弟了!”

    景田欢呼一声,随即甜甜笑道:“有了师父师娘,这个世上多了两个疼我的人了。”

    张然以为自己答应收景田为徒就完了,没想到第二天景田给他和张婧初送了两件中式棉袄。张然看着手里的棉袄,十分诧异:“现在都四月份了,你竟然送棉袄?脑子进水啊?”他看着张婧初,笑道:“我这徒弟怕是个傻子吧!”

    景田抱着张婧初的胳膊笑嘻嘻地道:“师父,你这就不懂了!这表示我愿做师父和师娘的贴心小棉袄啊!”

    两天之后,北平电影节闭幕,张然参加了组委会召开的总结会议。在会议上,组委会成员都大谈电影节如何成功,取得了那些突出的成绩。张然本来想就电影节的各种不足提些建议,看到这阵势就放弃了,咱就别恶心人了。

    第二天上午,张然带着助理兼保镖陈浩坐上了飞机,飞往南京,到《金陵十三钗》剧组探班。北平电影节开幕时,张一谋带着汤姆-克鲁斯出席了开幕式。当时,张一谋邀请张然,希望他抽空到剧组看看,希望跟张然就创作进行一些交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