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电影教师 第834章 东京电影节事件

时间:2017-11-15作者:青城无忌

    第二一早,张然起床之后就来到了片场,为今的拍摄做准备。过了没多久,景田和她的助理来了,两个人一个背着一个大包。张然本来以为她们背的是行李,正觉得奇怪,这行李是不是有点少了。没想到景田和助理直接把包打开了,里面是各种零食,两个人蹦蹦跳跳的向剧组的主创分发食物,并向大家拥抱道别。张然觉得景田这丫头真的很会做人,难怪大家都喜欢她。等景田来到他面前的时候,不由笑道:“你还专门去买了这么多吃的,真是有心了!”景田不好意思地道:“不是专门买的,是我之前买来准备自己吃的!”张然听到这话简直是目瞪口呆,这真是个超级大吃货啊!景田看着张然,脸上浮起一丝红晕,轻声问道:“师父,我可以抱抱你吗?”张然伸手抱住景田,同样拍了拍她的后背。景田也用力抱了抱张然,只是这一抱她就呜呜哭了起来。很多没怎么拍过戏的姑娘,第一次在剧组拍戏,等到杀青的时候往往都会哭得稀里哗啦的。张然以为景田不会这样,这姑娘大大捏捏的,有点没心没肺,没想到她离开的时候也会哭。他拍拍景田的后背,安慰道:“行了行了,别哭了!我最讨厌谁在我面前哭哭啼啼的!”景田“嗯”了一声,松开张然,擦了擦挂着泪珠的脸,了声:“师父,我走了!你保重啊!”完她头也不回,大步流星的走了。景田在剧组是个龙套,她的离开对剧组的拍摄不会产生任何影响。不过在她离开之后剧组工作人员经常会念叨她,张然不只一次听到工作人员感叹:“景田怎么就走了呢,现在都没有免费辣条吃了!”《未来启示录》下半部分主要是讲亚当斯他们被俘后,在南极监狱发生的故事。这部分文戏比较多,与前半部分相比要容易些,整个拍摄进行得非常顺利。时间很快到了十月中旬,电影的拍摄逐渐走向尾声,但张然却不得不暂时放下手中的工作,因为东京电影节要开始了。张婧初自导自演的电影《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入围了东京电影节主竞赛单元,不管是作为老公,还是电影的挂名制片人,张然都得出席。10月20号,张然宣布《未来启示录》剧组放假半个月,然后他回到北平,与《世界上所有的夜晚》剧组汇合,在22号上午与剧组一起飞往东京。本届电影节共有三部华语电影入围主竞赛单元,除了张婧初执导的《世界上所有的夜晚》,还有张猛执导的《钢的琴》和李玉执导、范彬彬主演的《观音山》,三部影片将共同角逐金麒麟大奖。《世界上所有的夜晚》故事极佳,拍得也不错,几个演员的表演更是特别出色,很有拿奖的希望。不过在张然看来,最有可能拿奖的不是张婧初,不是于飞鸿,而是扮演蒋百嫂的颜丙燕。其实张婧初和于飞鸿都很喜欢蒋百嫂这个角色,也都想演这个角色,可惜她们的形象气质和蒋百嫂差得比较远,她们最终把这个角色交给了颜丙燕。而颜丙燕也没有让两位女导演失望,把蒋百嫂这个极具悲**彩的人物演活了。剧组抵达东京后,受到了电影节组委会热情的接待,电影节主席依田巽亲自到机场迎接,并亲自将张然他们送入了酒店。在张然他们入驻之后不久,中影集团副总经理江坪找上门来。江坪在任中影副总之前做过5年总局电影局的副局长,张然跟他打过不少交道,彼此非常熟悉,笑着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带电影来东京电影节展映的吗?”江坪笑着道:“对,电影局和和日中友好电影交流委员会共同主办了中国电影周,正好赶上了东京电影节,中国电影周也被纳入电影节的活动日程内了。今过来就是向你发出邀请,中国电影周25号正式开幕,到时候你一定要来捧场啊!”作为中国电影人为中国电影周展台,张然肯定没有二话:“没问题,25号我肯定到场。不知道有哪些电影展映,有哪些人过来?”江坪简单给张然介绍了一下,这次展映的电影一共有九部,包括《孔子》、《十月围城》、《康定情歌》等等,其中有两部还是张然学生的电影,一个是乌尔善的《刀见笑》,一个是非行的《烟锁殡仪馆》。本来这次展映的嘉宾有很多重量级人物,包括章子怡、范彬彬等国内一线演员。但由于最近日中两国关系紧张,特别是上个月闹出了“东瀛巡逻船钓鱼岛冲撞中国渔船事件”,很多明星对这个时候参加东京电影节有顾忌,章子怡取消了出席影展的计划,范彬彬也宣布自己在韩国拍《登陆之日》,档期调不过来,不会出席了。江坪不希望中国电影周的开幕式太过冷清,那样太没面子了,所以,他亲自上门邀请张然出席25号的开幕式。第二早上八点,化妆师就开始为张婧初梳妆打扮了。作为《世界上所有夜晚》的导演兼主演,张婧初希望自己以最完美的姿态登场。一直折腾到将近十二点,张婧初的造型总算做完了。她站在镜子前打量着自己,并向坐在一边看报纸的张然询问道:“张然,你觉得怎么样?”张然抬头看了看,白色长裙美得不行,发型干净利索,妆容走的是端庄大方的路线,翘翘的睫毛让眼睛有种会放电的感觉,红色的唇膏显得气场十足。本届东京电影节的主题是“行动起来保卫我们共同的地球”,为了体现这一主题,张婧初在胸口别了一只绿色的蝴蝶结,显得非常活泼。他竖起拇指道:“漂亮极了,妆容和裙子都特别适合你!其实我媳妇穿什么都好看,就算穿麻袋走上红毯也绝对会惊艳全场!”张婧初白了张然一眼,笑容灿烂地道:“穿麻袋走红毯肯定惊艳全场啊,大家都会想,张然媳妇脑子肯定不正常了!”张然哈哈笑道:“现在lv都用红蓝编织袋做包了,我相信麻袋做的服装走上红毯是迟早的事!不定还能引得新的时尚风潮呢!”东京电影节虽然也是a类电影节,但组织工作和三大电影节相比差远了,电影节红毯是下午两点开始,而他们竟然是在红毯前一个时专门召开明会,来明进场顺序等相关事宜。张然和张婧初没有吃午饭,只是吃了一点糕点和饼干,就带着剧组来到了本次电影节的主会场六本木新城的森大厦,等走红毯顺序。森大厦是六本木地区著名的高层建筑之一,整个大厦地上为53层,地下为4层。内有东京凯悦大酒店、森美术馆、六本木新城toto影城等设施。雅虎、乐、活力门等众多知名企业总部也位于此大厦。自从03年完工之后,这里就成了东京电影节最重要的主会场,各种典礼以及电影首映式也都喜欢在此举行。《世界上所有夜晚》剧组抵达森大厦之后,立刻被工作人员请进了凯悦酒店三楼的一间单独贵宾室候室休息。在电影节大牌与否,待遇就可看出,一个剧组独享贵宾休息室,大牌的待遇不言自明。张然感觉有些无聊,打算去逛逛;张婧初也没什么事,跟着张然一起出去了。一路上不断有人跟张然打招呼,都是没听过的电影人,张然只能报以微笑。逛了一阵,张然觉得红毯顺序差不多出来了,就和张婧初来到了明会现场。江坪看到张然他们,就走了过来,神情凝重地道:“张然,你看到这次东京电影节的宣传册了吗?”“没有!”张然注意到江坪脸色不对,赶紧问道,“出什么事了?”江坪把手中的宣传册递给了张然:“你看看吧!”张然接过电影节的宣传画册一看,就知道江坪的脸上为什么这么难看了,电宣传册在介绍电影的时候分别使用了中国和台弯的法,介绍两岸代表团的时候,也是将中国和台弯并列在一起。这个时候,张然一按脑门,我怎么把这事忘了,这就是闹得沸沸扬扬的东京电影节退出事件啊!他记得当时江坪要求台弯代表团在台弯前面加上中国,但没有达成一致,最终江坪率领中国代表团退出了东京电影节。其实在电影节两岸代表团不是第一次因为称谓问题发生冲突,07年的柏林电影节,《刺青》和《美》被电影节官方标注为“中国台弯”,台弯电影代表团就向电影节提出了抗议,但柏林电影节根本没搭理。同年的威尼斯电影节,《色戒》出品地区改了三次。最初威尼斯官方站将该片出品国列为美国和中国,但后来由于台弯方面的要求改成了美国、中国和台弯,最后在内地代表的坚持下又改为美国、中国和中国台弯。张然记得曾经有人,这次退出事件是东瀛人在搞动作。张然不知道是真是假,但现在事情已经出来了,关键是如何解决。张然是以个人身份来的,倒无关紧要,但江坪的情况不同,他是中国电影代表团团长,代表的是中国,如果不出来制止,一旦红毯上出现了“****”,将是非常严重的政治问题,作为带队领导他就是严重失职。张然沉吟道:“这是组委会搞出来的事,让他们出来解决!”江坪有些愤怒:“中国代表团出席东京电影节的绿地毯仪式,是受到组委会方面多次邀请的。他们这么搞,是对我们的不尊重。等下你跟我一起去交涉,让他们在台弯前面加上中国!”张然听到江坪拉上自己,知道他是想利用自己的影响力向电影节组委会试压,就道:“你是中国电影代表团团长,我听你的安排!”这时候,组委会正好讲到台弯代表团,而他们的陈述跟画册上一样,依然将中国和台弯并列。江坪忍不住了,当即站了起来,大声道:“我们抗议!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那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台弯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在红毯上只能出现中国和中国台弯,台弯代表团的前面必须加上中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