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个人的宗门 第五百零九章 变天了

时间:2017-10-14作者:麟鳞1

    每一座擂台上,传送令牌发出强烈的光,凝聚成光柱冲天而起。而在擂台之外,紫帝城各个地方,也有光柱冲天而起,那是紫家内部的名额。

    每一道光柱,在紫帝城大阵的引导,接引而来的万界之路的力量,相互呼应之下,穿透世界的壁障。如同无数道支流,汇聚到主流。支流将随着主流东逝到海,而这一切传送的目标,都直指鸿宇大陆。

    传送虹光已经从天际降下来,罗小天被传送令牌放出的光所包裹着,等待传送虹光的到来。

    他看到其他擂台上的修士,其中阴阳域的修士占据三层,其他五大域的修士分占七层。而那七层中,北极域的修士连一层都未能占据,零零散散的,而且每一个身上都有不轻的伤。

    罗小天看到小和尚在一座擂台上打坐,身上有佛光出现。小和尚倒是没受什么伤,甚至是挑战小和尚的修士都不多。之前紫家的长老对小和尚的恭敬态度,都被他们看在眼底,再加上之前小和尚展现出强悍的肉身之力,能与紫轻羽相抗衡。让许多人都断了念想,即便有想上来碰碰运气的,也都被小和尚轻松解决。

    于是小和尚大多数时候都在打坐休息,没什么人来挑战他,自然没什么消耗,衣角都不曾损坏半分。

    罗小天在看着小和尚的时候,小和尚也睁开眼看向罗小天这里。

    小和尚微微皱眉,突然抬头朝天上看去。

    传送虹光此刻落下,与擂台上的传送令牌相连接。

    而就在这时,剧变奏生。

    罗小天面色突变,猛地抬头看去,死死盯着上方。

    一个身上纹有金色大日纹路的紫家长老突然出现在罗小天所在的擂台上空,手一伸,遮盖所有气息,将这座即将于传送虹光相连接的擂台隔绝开来。

    这并不是什么轻松的事,失去目标的传送虹光开始紊乱,不仅是接引罗小天所在的传送虹光的紊乱,一连影响到其他的传送虹光。

    还未曾被传送虹光所连接的擂台倒还好,那些已经与传送虹光连接在一起的擂台,直接被卷入紊乱之中。

    传送虹光的力量来自万界之路,虽然不过是连千万分之一的力量都不及,但那是纯粹到极致的空间力量,能将世界之外的一切泯灭的力量隔绝在外,当它紊乱时,所爆发出来的空间暴乱将远远超过世界之外的乱流。

    擂台上的修士随着擂台一同被那暴乱的空间乱流所剿灭,甚至都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声音,便在空间乱流之中被剿灭成虚无。

    也并非是所有人都无力抵抗。

    来自诛天域的祝炎双目中有熔岩在流转,背后展开一双熔岩的双翼,猛地一振,身子便从恐怖的空间暴乱中消失,出现在千丈之外。

    “流仙羽衣!”

    剑雨流仙娇喝,身上的衣袍放出神光,将一切紊乱镇定下来,取代传送令牌与传送虹光相连通,瞬息便消失在五行界中。在流仙羽衣的保护之下,直接在世界外侧连通万界之路的传送之力,朝着鸿宇大陆的方向离去。

    “樊木安世!”一个炼心境的大汉猛地睁开双眼,浑身的皮肤变作老树皮一般,有飓风将他托起,送至天外。

    此刻,修士们都不再掩饰自己的手段,施展出最强的手段,突破世界壁障,直接接引万界之路的力量离去。但更多的修士,无力抵挡,或是只能从擂台上离开,留在紫帝城中。

    小和尚站起身,道:“小和尚所见到的将五行界都卷入其中的漩涡,原来便是此事。”

    说罢,朝着前方踏出一步,从擂台上走出,没有离去,而是留在紫帝城中。

    却说紫家那位长老将罗小天连同擂台抓在手中,是搅乱所有传送虹光的源头,引发的空间暴乱之力也是最为猛烈。

    这位紫家的长老虽是超凡境的修为,要抵抗如此恐怖的空间乱流,却也是艰难无比。他不断打出各种法诀,抵抗着空间之力的暴乱,终是不敌,空间之力的暴乱逼近,要将他撕裂。

    紫家长老一咬牙,手上掐诀,喝一声“去”,在他眉心有一道紫火飞出,化作屏障将空间暴乱之力都给焚烧。看得罗小天心惊肉颤的。不说别的,要是这位抵挡不住空间之力的暴乱,届时被一同泯灭的,还有他。

    这可不是世界外侧的时空乱流能比拟的,罗小天用巨神开天之法,能抵抗住世界之外的时空乱流,但眼前这些由万界之路引发的空间乱流,罗小天都不敢靠近半点。

    但紫火所化的屏障在庞大如海的空间乱流的冲击下,不断的被削弱着。紫火屏障每减弱一分,紫家长老的面色便苍白一分。

    修士的本命法器可以是有形之物,例如飞剑。也可以是其他的一些存在,例如火焰。这位紫家长老便是将自己血脉神通炼成本命法器,所施展出来的紫火威力何止增强一倍,但同样的,与他性命相修。紫火灭去,他便是不死,也要去了半条命。

    紫火的损伤直接伤在这位紫家长老,眼看就要支撑不住。

    从紫家长老突然出手将罗小天给拦下来,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刻(四十五分钟左右)。

    五行界之外,万界之路的力量被接引入五行界,原本是不可视。但如今在五行界内的传送虹光的紊乱之下,在五行界之外的万界之路显形出现。

    而在世界之外,早有人在这里等候多时。

    漆烟的河水载着一条小舟,小舟上告死婆摇着船橹,晃晃悠悠的朝着万界之路划去。

    显形的万界之路是一条九彩的大河模样,它贯穿了诸天万界绝大多数的地方,所有的支流汇聚成更粗大的主流,朝着鸿宇大陆流去。而此刻,在五行界之外,这条大河流出一条相对它本体小了太多的支流,流入五行界,化作传送虹光。

    告死婆的小舟停在支流旁,不知从何处摸出一卷紫色的锦布,朝着支流抛下去。

    在丢下紫色锦布的瞬间,告死婆的小舟瞬间离开千万里,朝着五行界回归而去,即便身为入圣境强者,此刻也不敢在此停留片刻。

    紫色的锦布逆流而上,从支流,流向主干。

    在主干中,它绽放了开来。

    紫色的锦布在万界之路的主干中展开,将其上的字符显露出来。

    那是一个不属于任何文明的字符,那是直接与大道相通的符号。

    那是一个……斩!

    宛如有巨人持刀而立,朝着万界之路的主干斩下一刀。

    万界之路坚不可摧,没有任何外力能将它摧毁,即便是入圣境的强者,想要对万界之路的主干出手,也无法撼动其分毫。

    然而,入圣境之上,证道境的存在,他们一举一动,皆是大道流转。这一刀,以大道为器,将坚不可摧的万界之路的主干截断,从中取出一截,被紫色锦布席卷而下,回到五行界中。

    万界之路的主干被斩断的这一段,相对它本体而言,不过是九牛一毛。而且瞬间有如同星海一般磅礴的力量冲出来,将断开的万界之路重新接上。

    但就在万界之路自我修复的那一瞬,冲出来的力量有溢出的,将五行界周围时空乱流,甚至是道则,全数紊乱。

    整个五行界被能泯灭一切力量包围在其中,即便是入圣境的存在,也不敢靠近这股泯灭的力量。而五行界有世界壁障的隔绝,将这股紊乱的力量给隔绝在外,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若是要等待这股紊乱的力量消散,至少需要千万载的岁月。

    就在万界之路被斩断的瞬间,诸天万界,一切的入圣层次及其之上的存在,都心有所感。

    他们抬起眼皮朝着五行界所在的方位望去,目光穿时间与空间,落在这个被隔绝的世界上。

    曾来过五行界的大能知晓这是怎么回事,很快收回目光。

    有些人继续合上目,尝试冲破自身的境界。有些人幽幽叹息,不知是在叹息自己,还是世界。

    在五行界中,五大域的域主,皆是心有所感。他们朝着阴阳域的方位看去。

    暗煌域的百战神王睁开双目,沉默许久又再次闭上。

    诛天域的炎帝头发变作熊熊烈火,整个诛天域的温度瞬间提升十多度,过了片刻才恢复正常。

    冥皇域中在地底沉睡的地龙王睁开眼,眼中再无半点备懒之色,它从地底出来,朝着天空怒吼,将整片冥皇域天空的云彩都震散。

    北极域中,断魂仙唤来霜雪二卫,与她们交代一番,便从北极域离开。

    玄青域中,才回来不久的玄冥道人深深叹息一声,看着远方,目中有深深的忧虑。

    在北极域的李尔王城中,一家铁匠铺里,打铁的老汉停下手中的活,朝着阴阳域的方向看了一眼,自语道:“从此,阴阳紫家将不再。一个好好的大千世界,被弄成这副模样,造孽啊。”

    老铁匠走出铁匠铺,消失不见。不论是周围的邻居,还是李尔王城中的修士,都未曾发觉有这么一位老铁匠消失。就像是从未有过这么一个人似的。

    “你们紫家,想要做什么!”

    紫帝城中,幸存的修士有人怒吼。

    整个紫帝城中,那些降下的传送虹光所引发的空间暴乱已经全数消散。与其说是自然的消散,倒不如说是被某种力量被收走了。

    随后,紫帝城的大阵被激发,将所有的修士围困在这里。

    紫家其他的人不曾出现,只有那位引发空间暴乱的紫家长老在这里。

    敢朝着紫家长老怒吼的修士,是一个炼心境巅峰的修士,若是在平日里,给他九个胆子,都不敢对紫家的长老怒吼,但此刻是紫家在对他们动手。而且就现在的情况看来,他们这么多人,这位紫家长老虽然是超凡修士,却不会是他们这么多人的对手。

    然而,这位紫家长老冷哼一声,眉心有紫火飞出,出现在怒吼的修士身上,仅仅是一瞬,便将他的肉身连同神魂一同焚烧成虚无。

    “这里……是紫帝城!”紫家长老冷声道。

    被激怒的修士心中都有忌惮,虽然不知道紫家为何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但紫家既然敢杀了那么多修士,就不怕将他们这些人给灭杀。

    有沉稳的修士站出来,沉声道:“我等只想知晓,紫家是否要取我等所有人的性命。”

    紫家长老冷哼一声,并未回答。

    一些修士目光阴沉,在思索着。一些人在寻找着逃生之法,更多的人心中绝望。

    罗小天被紫家长老连同擂台抓在手中,不曾放下。

    他冷声道:“原来紫家自己定下的规矩,紫家并不需要遵守。所谓的规矩,不过是用来禁锢他人的么。”

    紫家长老冷冷瞥了罗小天一眼:“你若有你师父那般强,我紫家自是不敢用规矩困住你。弱者的规矩由强者制定,我紫家所言所行,便是五行界的规矩。”

    罗小天目光转动,看到人群中小和尚,他如若无事的在四处看着,目中依旧有金芒闪动,在打量周围的修士。当罗小天的目光投过去时,小和尚心有所感的看过来,朝着罗小天一笑,目光投向天上。

    罗小天愣了一下,随即也将目光投向天空。

    五行界的天,变了。

    一柱紫烟从地底升起,朝着天空升去,紫色的烟将天空染成紫色。随后无数柱烟从阴阳域的各个角落升起,将一片天空染成紫色。紫色在不断的扩散,蔓延至整个五行界。

    紫色的天空取代了蓝天白云,也将大日遮住。

    紫色天空泛着微芒,将整个世界都染成紫色,如同末世将至。

    随后,天空中升起一对紫色的日月,各自占据一方天空,将五行界的天空分割开来。

    在紫色日月升起的时候,所有紫家的人都抬起头,眉心有紫色的血液流淌而出,那是在他们身体中流淌着的紫家的血脉。不论他们愿意与否,身体中所有的紫色血液全数飞出,各自飞向紫色日月中,让那一对日月的光越发的明亮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