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个人的宗门 第四百九十九章 嫁祸

时间:2017-10-10作者:麟鳞1

    五对一的局势迅速的变成一对二。对方还是血魔,虽然人数还占上风,但瞬间就已经是落入下风。

    林云子没有朝罗小天靠近过来,之前还是友方的冯英卓,变成了血魔的本尊,这种逆转,然他不敢坚信罗小天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罗小天也没有相信林云子就不会出问题。说不定又是一个血魔呢。

    也没说血魔不能是两个啊。

    冯英卓却也不急着动手,脸上带着猫戏老鼠的笑容。

    他的口张的老大,将清音的头颅也给吞噬下去,道:“胭脂味太重,杂味太多扰乱了味道。这个女人的味道还是差了些。”

    林云子目光扫过罗小天,虽然不信任罗小天,但他也知道,此刻不得不和罗小天联手才能对付这个血魔。暂时压下心中的怀疑,祭出本命飞剑,怒喝道:“嫌味道不好,那就用这剑气给你漱口。”

    无数的青色剑芒从林云子的本命飞剑上飞出来,将其包裹住,汇聚成一道十丈之巨的飞剑虚影,猛然斩出。

    冯英卓冷笑着,口一张,血海喷涌而出,其中有一白骨小舟随着血海波涛飞出。他纵身一跃,便落在白骨小舟上,无数的血色冤魂从每一根白骨上飞出来,鬼哭狼嚎地迎上那十丈的飞剑。

    每一剑斩下,便有血色冤魂消散。但每时每刻的,都有新的血色冤魂从白骨小舟的白骨上飞出来,宛如无穷无尽似的。竟是与那十丈之巨的飞剑相持不下。

    罗小天也没在一旁看戏,手上飞速掐诀。

    一片云雾凝聚成型,化作数十甲士,它们身上有土黄色的符文加持,凝成铠甲,地面缠绕出青藤,化作绑腿护膝。每一个甲士手朝身后一抓,便有一个金色波纹在虚空中出现,其中有各自不同的半残武器。

    数十甲士紧抓着武器,冲上血海,剿灭那些血色冤魂。

    冯英卓原本与林云子斗的不分上下,此刻有罗小天参一脚,天平渐渐倾斜。

    冯英卓不慌不忙,拿出一个头骨,放在白骨小舟之上,又喷出一口精血洒落。

    只见那头骨的双眼的烟窟窿处,有两点血色亮芒闪动,如同活了一般的。

    有声音从头骨中传出来,如同说那些血色冤魂的叫声是鬼哭狼嚎,这头骨发出的声音便如同万鬼之王在咆哮。声音传出,血色冤魂一个个变得凝实起来,干瘦不真实的身躯的变作半透明的爆炸型肌肉。

    原本云雾甲士杀这些血色冤魂如同杀鸡,但此刻几个血色冤魂不惧死的冲上去,就将一个云雾甲士给撕裂。【】

    但就在那云雾甲士被撕裂的瞬间,有恐怖的高温从云雾甲士的身躯中爆发开来。

    如同被触动了连锁开关一般的,所有的云雾甲士的身躯竟是全部从内部膨胀,火焰从中喷涌而出。数十个云雾甲士的爆炸,化作火海,将周围的血色冤魂一扫而空。

    虽然并未伤到白骨小舟,还不断的有血色冤魂飞出来,但此刻的平衡以及被打破。

    林云子抓住这个时机,手上一掐诀,沉喝一声,有一道巨大的虚影从他身上浮现。

    那是一个巨人的模样,巨人抓住十丈之巨的飞剑,怒喝着暴斩而下,要一举将冯英卓给灭杀。

    说这是迟那时快,冯英卓也是果断,猛地起身,袖袍一甩便将放在白骨小舟上的头骨给卷起,浑身化作血雨消融入血海中。

    只见那巨人操着巨剑斩下,白骨小舟发出一声哀鸣,组成白骨小舟的无数骨头猛地动起来,汇聚出一只巨大的白骨手掌,迎上巨剑。

    白骨手掌被一剑劈碎,散落成白骨落入血海之中。

    林云子面色不太好看,心中更是一沉。

    显然召出巨人虚影的秘法对他来说负担也很重,更重要的,即便动用这样的秘法,依旧没能重创冯英卓,甚至都不一定伤到冯英卓了。

    与其说是他们在对付冯英卓,倒不如是冯英卓在戏耍他们。

    林云子一咬牙,传音给罗小天,飞速道:“罗道友,我有一秘法,威力巨大,但需要十息的时间才能施展出来,还请你拖延住这血魔。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招了。”

    罗小天目光移到林云子身上,没说什么,抓起铁棒,就往血海中砸去。

    邋遢大王早被罗小天放在远处,而且罗小天相信,以邋遢大王的神秘,一个血魔还动不了她,倒也不用担心。

    林云子见罗小天冲上去缠住血魔,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在身前的虚空中凝成几道血色的字符,玄妙无比。

    血魔与血海化为一体,但罗小天手中的铁棒可不是普通法器能比拟的,一棒下去,就将血魔给砸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法器!”

    冯英卓被砸的没个准备,他与血海化为一体时,寻常法器对他的效果都减弱不少,这铁棒却是砸下来,直接就让他承受不住,一口血喷出。

    “能杀你的法器!”罗小天低喝,抓着铁棒砸上去。

    冯英卓吃了一棒,不敢小觑,这铁棒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落在他身上,竟是隐隐有几分降妖伏魔的意味,有几分佛门的气息,很是克制他。

    “血将!”

    一声沉喝,冯英卓将抓在手中的头骨抛入血海中。

    下一刻,从血海中浮现出一个身披战甲的将军来,抓着一杆血色战戟,浑身散发着凝成实质的杀气。

    这将军一出来便怒喝一声,提着血色战戟便朝罗小天厮杀过来。

    这将军竟是与罗小天拼了个不分上下,罗小天看得出,只凭借肉身实力,自己与这将军能杀的不分高低,而论综合实力,自己还是要强上一些。但要短时间内胜过,还是不容易的。

    而冯英卓到现在为止,都没对他直接出手。这让罗小天心中忌惮,提防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

    这时,身后传来林云子的低喝:“罗道友,我来了!”

    只见林云子身前有数百个血色的符文,密密麻麻的,每一道符文中都有不可小觑的力量。这些符文一起组成特殊的阵法,能发挥出极强的力道。

    但是……

    下面的内容等会改

    五对一的局势迅速的变成一对二。对方还是血魔,虽然人数还占上风,但瞬间就已经是落入下风。

    林云子没有朝罗小天靠近过来,之前还是友方的冯英卓,变成了血魔的本尊,这种逆转,然他不敢坚信罗小天不会有什么问题。

    当然,罗小天也没有相信林云子就不会出问题。说不定又是一个血魔呢。

    也没说血魔不能是两个啊。

    冯英卓却也不急着动手,脸上带着猫戏老鼠的笑容。

    他的口张的老大,将清音的头颅也给吞噬下去,道:“胭脂味太重,杂味太多扰乱了味道。这个女人的味道还是差了些。”

    林云子目光扫过罗小天,虽然不信任罗小天,但他也知道,此刻不得不和罗小天联手才能对付这个血魔。暂时压下心中的怀疑,祭出本命飞剑,怒喝道:“嫌味道不好,那就用这剑气给你漱口。”

    无数的青色剑芒从林云子的本命飞剑上飞出来,将其包裹住,汇聚成一道十丈之巨的飞剑虚影,猛然斩出。

    冯英卓冷笑着,口一张,血海喷涌而出,其中有一白骨小舟随着血海波涛飞出。他纵身一跃,便落在白骨小舟上,无数的血色冤魂从每一根白骨上飞出来,鬼哭狼嚎地迎上那十丈的飞剑。

    每一剑斩下,便有血色冤魂消散。但每时每刻的,都有新的血色冤魂从白骨小舟的白骨上飞出来,宛如无穷无尽似的。竟是与那十丈之巨的飞剑相持不下。

    罗小天也没在一旁看戏,手上飞速掐诀。

    一片云雾凝聚成型,化作数十甲士,它们身上有土黄色的符文加持,凝成铠甲,地面缠绕出青藤,化作绑腿护膝。每一个甲士手朝身后一抓,便有一个金色波纹在虚空中出现,其中有各自不同的半残武器。

    数十甲士紧抓着武器,冲上血海,剿灭那些血色冤魂。

    冯英卓原本与林云子斗的不分上下,此刻有罗小天参一脚,天平渐渐倾斜。

    冯英卓不慌不忙,拿出一个头骨,放在白骨小舟之上,又喷出一口精血洒落。

    只见那头骨的双眼的烟窟窿处,有两点血色亮芒闪动,如同活了一般的。

    有声音从头骨中传出来,如同说那些血色冤魂的叫声是鬼哭狼嚎,这头骨发出的声音便如同万鬼之王在咆哮。声音传出,血色冤魂一个个变得凝实起来,干瘦不真实的身躯的变作半透明的爆炸型肌肉。

    原本云雾甲士杀这些血色冤魂如同杀鸡,但此刻几个血色冤魂不惧死的冲上去,就将一个云雾甲士给撕裂。

    但就在那云雾甲士被撕裂的瞬间,有恐怖的高温从云雾甲士的身躯中爆发开来。

    如同被触动了连锁开关一般的,所有的云雾甲士的身躯竟是全部从内部膨胀,火焰从中喷涌而出。数十个云雾甲士的爆炸,化作火海,将周围的血色冤魂一扫而空。

    虽然并未伤到白骨小舟,还不断的有血色冤魂飞出来,但此刻的平衡以及被打破。

    林云子抓住这个时机,手上一掐诀,沉喝一声,有一道巨大的虚影从他身上浮现。

    那是一个巨人的模样,巨人抓住十丈之巨的飞剑,怒喝着暴斩而下,要一举将冯英卓给灭杀。

    说这是迟那时快,冯英卓也是果断,猛地起身,袖袍一甩便将放在白骨小舟上的头骨给卷起,浑身化作血雨消融入血海中。

    只见那巨人操着巨剑斩下,白骨小舟发出一声哀鸣,组成白骨小舟的无数骨头猛地动起来,汇聚出一只巨大的白骨手掌,迎上巨剑。

    白骨手掌被一剑劈碎,散落成白骨落入血海之中。

    林云子面色不太好看,心中更是一沉。

    显然召出巨人虚影的秘法对他来说负担也很重,更重要的,即便动用这样的秘法,依旧没能重创冯英卓,甚至都不一定伤到冯英卓了。

    与其说是他们在对付冯英卓,倒不如是冯英卓在戏耍他们。

    林云子一咬牙,传音给罗小天,飞速道:“罗道友,我有一秘法,威力巨大,但需要十息的时间才能施展出来,还请你拖延住这血魔。是生是死,就看这一招了。”

    罗小天目光移到林云子身上,没说什么,抓起铁棒,就往血海中砸去。

    邋遢大王早被罗小天放在远处,而且罗小天相信,以邋遢大王的神秘,一个血魔还动不了她,倒也不用担心。

    林云子见罗小天冲上去缠住血魔,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在身前的虚空中凝成几道血色的字符,玄妙无比。

    血魔与血海化为一体,但罗小天手中的铁棒可不是普通法器能比拟的,一棒下去,就将血魔给砸出来了。

    “你这是什么法器!”

    冯英卓被砸的没个准备,他与血海化为一体时,寻常法器对他的效果都减弱不少,这铁棒却是砸下来,直接就让他承受不住,一口血喷出。

    “能杀你的法器!”罗小天低喝,抓着铁棒砸上去。

    冯英卓吃了一棒,不敢小觑,这铁棒也不知是什么来历,落在他身上,竟是隐隐有几分降妖伏魔的意味,有几分佛门的气息,很是克制他。

    “血将!”

    一声沉喝,冯英卓将抓在手中的头骨抛入血海中。

    下一刻,从血海中浮现出一个身披战甲的将军来,抓着一杆血色战戟,浑身散发着凝成实质的杀气。

    这将军一出来便怒喝一声,提着血色战戟便朝罗小天厮杀过来。

    这将军竟是与罗小天拼了个不分上下,罗小天看得出,只凭借肉身实力,自己与这将军能杀的不分高低,而论综合实力,自己还是要强上一些。但要短时间内胜过,还是不容易的。

    而冯英卓到现在为止,都没对他直接出手。这让罗小天心中忌惮,提防着随时可能到来的攻击。

    这时,身后传来林云子的低喝:“罗道友,我来了!”

    只见林云子身前有数百个血色的符文,密密麻麻的,每一道符文中都有不可小觑的力量。这些符文一起组成特殊的阵法,能发挥出极强的力道。

    但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