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个人的宗门 第四百九十章 迟来的教导

时间:2017-10-10作者:麟鳞1

    . ,最快更新一个人的宗门最新章节!

    “就你,说要弄死他?”

    老道人身子干瘦,却蕴含着无限的力量,一身道袍脏兮兮的,腰间别着一个泛黄的酒葫芦。他一手拄着木杖,一手往腰间的酒葫芦抓去。

    砰的一声响,酒葫芦的塞子被拔出来,老道人大饮一口。那葫芦中的酒如同无限一般的,往老人口中灌区,不见减少。

    一口酒下肚,或许是喝急了,老道人面上泛红。把酒葫芦放回腰间,指着紫雷巨人,道:“老子好不容易找到他,你跟我说你要弄死他?是不是屁·股又痒了”

    老道人说着,捋起袖子,一副要发飙的模样,哪里有半点高人风范。

    也不知道老道人当年做过什么,当紫雷巨人听到“屁·股又痒了”这句话时,浑身一颤,雷霆暴涨,几欲疯魔。

    但最终他还是压制住心中的怒意,僵硬的朝着老道人拜下:“晚辈紫家紫繁空,见过黄酒前辈。”

    这老道人,正是黄酒道人留在截天阵中的后手,封住驼山者的同时,一旦罗小天在五行界被超凡境之上的修士围杀,就会触发出现。

    黄酒道人留下的这道虚影也不过是入圣境的层次,同样是入圣境的紫繁空却不敢有半点不敬,行着晚辈之礼。无他,黄酒道人当年在五行界留下的凶名太过可怕。

    当年黄酒道人来到五行界,为五行界留下一座截天阵,镇压域外天魔的化身,却也将五行界搅的天翻地覆。甚至引得紫家老祖出动一具化身前来,却最终也无可奈何,让他离去。

    如今,他的弟子又来了五行界,而他留下的这道虚影出现在五行界中。这次,是两个人。会把五行界弄成什么样,只有天知道了。

    黄酒道人瞥了紫雷巨人一眼,又将目光移回来,在秃毛鸟和邋遢大王身上扫过,眼底多了几分讶异,最终落在罗小天身上。

    师徒俩对望着。

    啪!

    黄酒道人突然出手,一巴掌拍在罗小天脑袋上。

    “真鸡儿的丢人,打个这玩意都打不过。”

    罗小天捂头,呲牙裂嘴:“你就这样对你亲爱的弟子的?小心我叛出师门!”

    黄酒道人冷笑:“呵呵,我倒看看有哪个宗门敢收你。”

    “其实做个散修也不错的。”罗小天揉了揉脑袋,也不知道黄酒道人这一巴掌怎么打出来的,这么痛。

    黄酒道人也就呵呵了一声,表示不屑。

    “打个这玩意都打不过,你要是叛出师门,不用我动手,分分钟就有一堆人上来弄死你。”

    罗小天不服了:“我才凝神,这个至少是超凡,入圣都有可能。”

    黄酒道人不屑的瞥了罗小天一眼,道:“就你这样,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天才子弟。你是我教过的最差的弟子!”

    这话怎么听着有些耳熟。

    罗小天心道,你就丢了本《罗天妙法》给我自己炼,炼成现在这样子已经不错了好吧。

    “诶,我还有师兄?”罗小天眼睛一亮,注意到黄酒道人的用词。

    黄酒道人哼哼了两声,在罗小天期望的眼神中说道:“我可不是随随便便就收弟子的,就你一个。”

    罗小天无语了,要不是打不过……就是打得过也不好下手。你是我教的最差的弟子,因为我只有你一个弟子。这话没毛病。

    “你这样子说话会失去我这个天才弟子的。”罗小天幽怨道。

    黄酒道人不理他,一转身,留个背影给罗小天,瞬间从一个老流氓变成仙风道骨的模样:“为师见你根基很是牢固,法诀运用却是不够熟练,今日便来教你几手。”

    罗小天表示黄酒道人这画风转变的有点快,跟不上这车。

    黄酒道人一手掐诀,特意将速度放慢,让罗小天看清楚。

    看着有些熟悉,变化却不一样,直到黄酒道人将法诀释放出来,罗小天才恍然大悟。

    这是覆雨决和升灵决,但却在覆雨决中混入升灵决,掐一段覆雨决,混入一段升灵决,又继续覆雨决,如此循环,直到将两种法诀完整施展。

    罗小天懵了。

    卧槽,还可以这样玩?

    “一式翻云,二式覆雨,三式倒海。水,升为云,降为雨,落为江湖汪洋。润养万物,亦可覆灭天地。”

    黄酒道人的声音如同雷音,又如同当头棒响,在罗小天脑海中回荡,覆雨决的变化在罗小天眼前展现开来。

    天地间的水,都被牵引而动,从天空的云落下成雨,化作无数的猛兽又回归成汪洋大海,发起巨大的浪潮,要将一切给覆灭。

    化身紫雷巨人的紫繁空心中突的生出极度的危机,一口精血喷出,化作一片紫色雷泽,将朝他覆灭而来的浪潮抵挡。

    雷泽不过抵挡住一部分浪潮,更多的全不没有半点浪费的拍击在紫雷巨人身上,一层一层的叠浪,波涛不止。

    紫繁空所化的紫雷巨人如同被重锤砸下,紫雷巨人的身躯残破不堪,险些就破灭在浪潮之中。最后紫雷巨人缩小成不过十丈的大小。

    “前辈,你这是什么意思!”紫繁空声音嘶哑,目中有狰狑之色,却被他死死按捺住,不敢释放出来。

    黄酒道人却是不理睬,手上再次掐诀,这次是裂土决和升灵决。

    “一式崩山,二式裂地。土,有承载万物之能,亦可裂山开土。显化于内,毁灭于无形,显化于外,可撼天动地。”

    天地间的尘埃被引动,凝聚出一尊一丈高的泥土巨人,它抓着一杆巨大的泥土凝成的锤子。一脚踩在虚空中,将虚空给踩碎,借着反作用力,如同一颗炮弹一般的爆射而出,高高举起巨锤,朝紫繁空砸下去。

    紫繁空只觉得自己被锁定了,不论往哪里跑,都躲不开这一击,不得已,只能硬着头皮扛下。

    紫雷巨人浑身雷光闪动,要将巨锤给挡下来。

    但一切的雷光都在巨锤之下泯灭,无法伤到泥土巨人分毫。

    那一锤砸落在紫雷巨人身上,空间爆碎开来,如同这一锤是砸落在玻璃制品上一般的,破碎的空间碎片飞溅,声势惊人。

    紫雷巨人的身子更是一颤,险些就要维持不住散去。

    泥土巨人又是一锤砸下,与方才声势惊人不同,这一锤显得朴实无华,一切力量都被收敛于其中。

    紫繁空心中一颤,他感觉这一锤比方才还要维持。方才那一锤是针对紫雷巨人而来的,破坏力惊人。但这一锤,却是针对化身为紫雷巨人的紫繁空。这一锤,紫雷巨人挡不住。

    他一咬牙,一直点在眉心,紫雷巨人的眉心,有第三只眼一般的东西。那是紫繁空的底牌,一颗在雷霆中诞生的生灵所留下的卵,被他炼成至宝,其中孕育着最为纯粹的毁灭雷霆。

    那枚珠子被他唤作雷神之眼,一直被他孕育着,终有一日能化成真正的雷霆生灵,受他所操纵。

    但此刻,顾不上以后了,他强行唤出雷神之眼,断绝其中生命孵化的可能,换取此刻的力量。

    雷神之眼中有一声嘶鸣传出,那是其中的生灵最后的哀嚎。随后便死去,它全部的生命力化作雷霆,将雷霆之眼的力量升华到极致。

    雷神之眼撞在巨锤上,瞬息,便将泥土巨人泯灭为虚无。

    但下一刻,一声裂响从雷神之眼上发出,一道裂缝,由内而外的,将雷神之眼裂开来,然后无数裂缝蔓延开来,雷神之眼化作尘埃消散。

    紫繁空哇的一口鲜血吐出来,面色苍白如纸。雷神之眼与他有联系,雷神之眼毁灭,他也受到创伤。

    黄酒道人再次掐诀,断金决与升灵决。

    “一式断金,二式断空。金,当有无坚不摧之利,亦有坚不可摧之刚。”

    一道纯粹无比的金精之气凝聚出来,化为洪潮,能将一切都冲刷为虚无,亦可将一切都阻隔在外。

    那金精之气化为飞禽走兽,化为山川草木,化为神兵利器,漫天的金精之影,朝着紫繁空轰杀而下。

    紫繁空目中有决然之色,紫雷巨人散去,露出他的本身,一指点在眉心,有无穷的紫光从中释放出来。

    “紫极天罚!”

    紫繁空沉声低喝,一道紫光从他眉心被引出来。

    这是他们紫家的血脉秘法,乃是燃烧紫家的血脉而施展出来的招式,不可多用。燃烧掉的血脉无法再补回来,用的多了,体内属于紫家的血脉便会渐渐消散,最终归于无。而紫家,只以血脉浓度来分内外。血脉消散了,即便是紫家家主的后代,也会被从紫家的族谱上划去。

    这是不到万不得已的保命秘法,甚至许多紫家的人宁可身亡都不愿用出来。

    那紫光有灵,化作无数的丝线,织成网,要将金精之气阻拦下来。

    以入圣之境,紫繁空的血脉为祭,施展出来的紫极天罚,能将一切证道之下的存在抹去。

    但这一道金精之气却是不符合常识一般的,将紫光化作的网撕裂,如同一把锋利至极的刀刃,劈斩在一张已经被风雨给腐朽了的网上,甚至都不需要怎么费力,便将其撕烂。

    “怎么可能!”紫繁空绝望的怒吼。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了,并非是金精之气将紫光织网给强力撕破,而是紫光自行的散去,不敢抗拒。

    紫繁空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双目变得通红,如疯如魔。

    口一张,便吐出一杆紫金色的长枪,那是他的孕育多年的本命法器,材质不凡,若是继续孕育千载,便能跨入圣器的层次。甚至他若是有机会得证大道,这杆长枪也能跨入道器的层次。但如今被他提前取出来,却已经是断去了成就圣器的机会。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

    紫金色的长枪有灵,器灵在悲哀,知晓自己跨入圣器已经无望。积攒多年的力量全部爆发出来,在紫金色长枪的前端凝聚出一个偌大的雷球,牵动天地间的灵力,暴虐无比。

    “你们想要我死,我就死给你们看!”紫繁空怒吼,他已经不再压抑心中的暴怒。

    紫金色长枪一抖,便迎上金精之气,雷芒与金精之气同时泯灭着,随着一同毁灭的,还有紫金长枪的器灵,燃烧己身,才将那恐怖的金精之气给抵挡下来。

    随后,有望跨入圣器层次的紫金长枪断做两截,灵性全无。

    炎帝的飞舟上,炎帝深深的看了紫罗衣一眼。

    紫罗衣对炎帝微笑,也不知是在说给炎帝听,还是自言自语:“家祖要他来送死,他如何敢活下去?”

    炎帝摇头叹息:“不愧是紫家,好大的手笔。一个入圣大能,说放弃便放弃了。”

    紫光的消泯,代表着紫家老祖的意愿,他想要紫繁空死在这里,用紫繁空的性命来安抚黄酒道人。哪怕这只是黄酒道人的一道虚影。

    从一开始,紫繁空的死就已经注定。当他却到现在才知晓,家祖让他过来,是来送死的。

    “呵呵,老祖,这就是你的意愿?我紫繁空不服!”紫繁空浑身破裂,即便以紫金长枪为代价,挡下来金精之气,他的身躯依旧被波及。

    他指着天,如疯如魔:“你若如此,有何资格成道做祖!今日,我紫繁空叛出紫家!从今往后,与紫家再无半点关联!”

    话落,从他七窍中有紫色的血液飘散而出,朝天际升去。那是他体内的紫家血脉,如今将其全部排出。

    紫繁空的境界跌落下来,险些跌出入圣境。

    “你们要我死,我便用我的死,来偿还紫家于我的所有恩情。”紫繁空抓起断做两截的紫金长枪,气势一涨,竟是又恢复到巅峰。

    黄酒道人面色不改,掐诀。木灵决与升灵决。

    “一式木灵图,二式木灵印。木,生生不息,金伐之不绝,火焚之不灭。”

    天地间出现如同无穷无尽的生机,将一切都覆盖在其中,无数的花草树藤在虚空中生长出来,演化出万物生长的景象。每一片飘落的树叶,便能滋润万里的大地,每一片生长的花瓣,都有肉白骨之能。

    但其中孕育的不仅是生机,还有毁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