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一个人的宗门 第十九章 敌临

时间:2017-10-10作者:麟鳞1

    罗小天黑着脸道:“小和尚,我救了你,你却在这里坑蒙拐骗。你的佛就是这样教你的?”

    王妮往罗小天身后缩了缩。她不愿修仙。

    曾经,罗小天问过她,愿意成为一名修士否?原本罗小天以为她会同意的,以往罗小天与王妮讲述修士的种种之时,总能看到她脸上的向往之色。但是,在罗小天对她问起这个问题时,她拒绝了。

    想都没有想,本能的就拒绝了。

    当时罗小天有些诧异,以为是她怕给他惹麻烦,又或者是因为王叔和王婶的嘱咐。但后来,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对于王妮为什么不愿意踏上修士的道路,王叔王婶好像知道些什么,当罗小天问起的时候。却只能得到两声叹息。似乎,他们有不能言说的苦衷。

    罗小天便没有再问起这事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许多秘密,是只能自己知晓的。比如,他穿越者的身份。或许到死,他也不会告诉这世间任何一个人,他不属于这个世界。

    小和尚微微摇头,说道:“这位女施主与我佛有缘。这是无法掩盖的事实,无论经历多少磨难,施主终将回归我佛。证得那无上菩萨果位。”

    罗小天脸色不善,对小和尚说道:“有什么缘,你说有缘就有缘?我说没缘!休息好了就给我离开这里,别再这里神神叨叨的。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别以为你一个小孩我就不敢打你啊。”

    小和尚认真的看着罗小天,看出他不过是引气二阶,元丹都未结。也不畏惧,目光跃过罗小天,落在王妮身上,一字一顿道:“女施主,你与我佛,有缘。”

    罗小天顿时就火了,想强行把这小和尚给撵出去。还想骗王妮去当尼姑?这小和尚欠揍啊。

    但不等罗小天发飙,原本端坐着的小和尚突然脸色一白,瘫倒在床。昏了过去。

    “诶,我去!还给我装睡是吧?起来!”

    但不论罗小天怎么拨弄小和尚,都不得反应。

    罗小天看了看,发觉小和尚比之前在宗门外边累得睡着的时候还要不如,一句话形容——身体,好像被掏空……

    发现小和尚是真的晕过去了,罗小天也没处发火了。总不能就这样把他丢到外面去吧?

    看着小和尚一时半会也醒不了,罗小天便对王妮嘱咐,一旦小和尚醒来,就躲的远远的,别靠近这小和尚。虽然没有在小和尚体内找到修士的特征,但他总觉得这小和尚并不简单。

    或许,真的如他所言,独自一人来到这无尽山脉的呢?

    ————————

    火符宗。

    虽然是个小宗门,内外门弟子加起来,却也有四百多人。再加上那些宗门里的凡人杂役,差不多有千人。在一个最强的存在只是凝神初期的宗门里,这已经超过了他们所能承担的。但是,火符宗不同于其他的宗门。

    许多年前,鸿宇大陆上最大的符箓宗门,紫天符宗。这个宗门里,有一人离开了。他脱离了紫天符宗,来到无尽山脉,创立了火符宗。那人便是火符宗的开山老祖,天火上人。

    虽然火符宗与紫天符宗相隔甚远,若是修士用飞剑飞行,足足要飞上好几年才能到达。但是,两宗的关系还是密不可分的。特别是近百年来,紫天符宗经常会派来一些修士到火符宗里,火符宗也会去紫天符宗拜访。两宗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借着紫天符宗在后面撑腰,已经沦落到不入流宗派的火符宗,已经有了渐渐崛起的趋势。在无尽山脉里的宗门,没有几个敢来招惹他的。

    然而,这一日,火符宗里传出一声怒喝。门下弟子们都诧异的望向宗内大殿的方向,那声音正是平时一直沉默寡言却执法万分严格的刑堂长老的声音。

    刑堂长老元利见怒喝道:“竖子竟敢如此!宗主,老夫请令出山严惩那罗小天!定要让其知晓我火符宗的威严!”

    火符宗宗主,也便是冯行天的父亲,冯致远。久局高位,早已养成了喜怒不外于声色的习惯。他看上去不过是三十多岁,但实际上已经有九十多岁。凝神境的修士有两百的寿命,九十多岁不过才到一半。

    冯致远沉吟道:“此子确实可恶。但你们需将所有事情都一一道来,不得有半分掩瞒。”

    说着,冯致远目光落在自己儿子身上。他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做父亲的最清楚不过了。大错不犯小错不断,这便是冯致远对儿子的评价。嗯,在他看来,冯行天闯下的那些祸,都不过是小事。不论是在外欺负了谁,或是抢了哪位散修的东西,或是击杀了哪个小宗门的弟子。这些都不是事。修士,本来就是与天斗,与人斗。若是一番平和,到不如去做个富贵凡人。

    冯致远给自己儿子擦屁股也不是第一次了。但是好歹得知晓事情的经过,若是有一丝隐瞒,他都不会替儿子出头。

    冯行天微微抬头,看了父亲一眼,似乎在问,真的要说么。

    冯致远目光不动,等着儿子开口。

    冯行天的目光快速扫过周围的几位长老,一咬牙,开口道:“父亲,起因是一个女子。”

    这话却是让冯致远和其他几位长老都是一愣,第一次见到冯行天这样直截了当的承认自己是为了个女子而起纷争的。这不像冯行天的性格啊。以前,他都会找一大堆理由,来解释自己的行为。虽然也骗不过他们,但总得有个说的过去的原因啊。直接开口就说,为了个女子,这算怎么回事?

    冯致远压着怒火道:“那女子,是修士还是凡人?”

    冯行天见父亲要发火了,知道他误会了,连忙解释道:“是一个凡人女子,九阴体的女子。”

    冯致远在听到儿子前一句话时,心中怒火几乎要压不住了,马上就要脱口大骂。为了个凡人女子,就和一个散修产生纷争,这算什么?争锋吃醋还要带上自家宗门?这是要坑爹?但是,听到儿子的后一句话,他顿时就愣住了,哪里还谈什么火气。

    这时,大殿里所有长老的心中都回响着一句话。

    九阴体的女子。

    短暂沉默之后,冯致远咳嗽一声,道:“你确定那是九阴体的女子?”

    顿时,冯行天感觉所有长老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和平时的目光不同,现在的目光不带任何的掩饰,威压全数放出。让冯行天背后都冒出冷汗来。似乎只要冯行天说个“不”字,就要被大殿里的长老们给撕碎。

    冯行天压着心中的恐惧,定了定神,道:“确定。那确实是九阴体的女子。”

    大殿里又陷入沉默。

    长老们相互交换着目光,最后,都看向宗主。

    冯致远收下长老们的目光,目中露出狠色,道:“不论付出什么代价,那九阴体的女子都必须入我火符宗。”

    元利见目光落在儿子元亨的断臂处,目中露出杀意,又对宗主道:“宗主,那九阴体的女子我不管,但那罗小天必须交给我来处理。”

    冯致远微微皱眉,看向元利见,思索片刻才开口道:“可以,需将那九阴体女子放在首位。那叫罗小天若是跑了,我会在事后发动全力替你抓捕他。”

    说着,冯致远目光冷冽的看着元利见。

    元利见心中知晓,宗主是在告诫他,不得因那罗小天而耽误大事。他也知晓九阴体对火符宗来说意味着什么,冷哼一声,便算是应允了。

    ————————

    鸿宇大陆分八大区域,八大宗门分别占一区域,每一区域,都以八大宗门所在地域命名。比如罗天宗在无尽山脉,这一区域便被称为无尽山域。天宗在天河彼岸,那里便被称为天域。而剑宗所在之处,是青天崖,这一区域,便被称为青天域。

    青天崖,是鸿宇大陆最为险峻的一座山岭,剑宗便位于其上。

    林雪璇驾驭着飞剑落在山脚的山门处,守门的弟子见到林雪璇到来,恭敬的行了个礼,道声师姐好。

    林雪璇微微点头,便入了宗门内。

    她没有直接走上青天崖去向宗主汇报此次去罗天宗拜山的情况,而是来到另外一座山,这里是她师傅所在之处。也是她们这一脉的住所,灵剑锋。

    轻轻的推开大门,空旷的大殿里只有一个看上去年近半百的女子。

    那女子也不睁眼,便道:“回来了。”

    林雪璇轻声道:“师父。”

    半百女子睁开眼皮,有些犹豫,开口道:“你可见到……那位师伯?”

    林雪璇知道师傅说的是谁,微微摇头。这次却是让师傅失望了,罗天宗接见她的不过是一个小弟子,甚至都没让她进如罗天宗。那位被师父牵挂着的师伯,更是连影子都没见到。

    半百女子脸上有些失望,她心中叹道:“他还是……不肯原谅我么。”

    半百女子也没有什么说话的心思,挥挥手道:“你去与宗主交代此次拜山之行,随后便自行修炼吧。我有些累了,去歇息歇息。”

    林雪璇心中暗叹,应道“是”,便推开门朝青天崖走去。

    ————————

    罗小天欲言又止,他说了老半天,口都说干了,还是没能说服王叔和王婶一起进入罗天宗。甚至他都已经将事情的经过原原本本的告知了他们,依旧没能让他们动心。

    罗小天心中暗叹,想到,大概只能强行将他们打昏,带进罗天宗了。这外面实在是不安全,他一人也没有对付火符宗的实力。只能退却。

    王安民面上并没有什么恐惧之色,即便是听到罗小天交代了事情的原原本本,他也没有离开的意思。罗小天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王叔和王婶这么固执的不肯离开。

    王婶端上一大盘菜蔬,这比以往准备的份量要多上两倍还有余。

    罗小天有些不解的看向王婶,准备这么多菜蔬,也吃不完吧?

    王婶似乎看穿了罗小天心中所想,微笑着解释道:“吃不完的带过去给妮妮吃,这些菜都是她爱吃的。”

    罗小天感觉有些不对劲,王婶好像是在交代后事一般的,做这么多的菜,似乎也是担心王妮以后再也吃不到她做的饭菜了。罗小天心中有些不安。

    王叔和王婶都没有同罗小天一齐吃食的意思,他们俩坐在饭桌旁,面前连碗筷都没有准备。

    罗小天也没有吃饭的心思。

    三人就这样坐着。

    王安民吧唧吧唧的抽着自制的烟,这次的烟草比以往都要多,王安民还一连加了三次烟草,最后才停下来。

    罗小天心中有些苦涩,他看得出,王叔和王婶都在享受着人生最后一刻一般的,如同两个即将离去的人。不知为何,王叔和王婶会有寻死之意。

    罗小天明白了,王叔和王婶之所以让自己将王妮带到罗天宗里,是想将王妮交付给他。

    正在罗小天考虑这要不要出手打晕王叔王婶时,王安民敲了敲烟枪,说道:“不用担心我们,去做你想做的事。年轻人就该有活力,去做你想做的事,不要有顾忌。我和你王婶不会成为你的负担。”

    罗小天心中一黯,心中有了决断,抬起头,认真的看着王叔,道:“我会尽力的。”

    王安民敲着烟枪,没有接话。

    王婶微笑着坐在王安民身旁,也没有言语。

    ————————

    无尽山脉,杨家村。

    火符宗大长老宁有财一拱手,对那凡缘客栈的掌柜说道:“晚辈火符宗宁有财见过前辈。”

    那掌柜却是露出不耐烦之色,挥手示意他们快走开。

    宁有财见着掌柜的这般,不敢多做停留,加快脚步带着一行人离去。

    走远了,宁胡才疑惑的开口道:“爹,为何你刚才要如此对那人?他不是一个凡人吗?”

    宁有财却是少见的瞪了儿子一眼,说道:“不该问的别问。你只需要知道,那人不是我们能招惹的。也不要在任何一家凡缘客栈里惹事。”

    宁胡被父亲训诉了,缩了缩头,不再多问,从乾坤袋里拿出一块手掌厚的炖肉大口的吃食着。

    走出了杨家村,宁有财才停下脚步,往腰间的乾坤袋里一拍,一掐剑诀,一柄飞剑从里边飞出。

    三尺长的飞剑,飞出来,变得越来越大,变的足够容十多人站脚才停下来。

    宁有财回头看着通行的元利见,再次告诫道:“元长老,还望不要忘记宗主的嘱咐。”

    元利见冷哼一声,目光瞥了一眼儿子元亨的断臂,目光深处露出狠辣之色,却还是点点头。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