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一十三章 大框架(上)

时间:2017-10-15作者:减肥专家

    document.te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 rset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ment.te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 rsetef[3]

    立刻有人醒悟过来:“要血焰教团背锅?逻辑……”

    “完全立得住:急于重整旗鼓,弥补在夏城的损失。 .tw.也想借助以前的人脉,想来个近水楼台——看,很正常对吧?”

    “然而已经死掉了摩伦,他们拿什么去拼两个超凡种?靠黑寡妇色诱?年龄是不是大了些?”

    一阵怪笑声后,补充建议出来:“我们可以给他们安排够份量的合作者,这需要花点儿功夫挑拣,可我们也不需要一个世纪谎言……而且还有一点,要逻辑更重要。”

    “还有?”

    “是时间节点!看啊,血焰教团的立教庆典是12月21日,距此已经不到十天。夏城大本营的信众基础受到冲击,元老挂掉,如果不做点儿什么,他们可能要过一场自教团分裂之后,最凄惨的立教圣日了,也许那是全盘崩溃的时刻——你们知道,涉及到崇拜信仰,那是最棒的理由。”

    “砰砰砰”的敲桌子声响起来,一帮“眼睛”们拍案叫绝:“,被你这么一说,我都觉得血焰教团不惹出事来,简直没天理。”

    很快,这群高级观察员将灵光一现的想法完善成策划,作为他们今天的观察成绩,封包、存储并发送。

    小小的兴奋过去,人们又回到无聊的状态。毕竟在这两天时间里,类似的想法和策划,并不是一个两个,也不是十个八个,而是几十个百个。

    有专门负责整理的人感叹道:“根本全部都是在‘守护者’那边打主意。什么姑姑、姑父、姐姐、哥哥,甚至包括七大姑八大姨,看去真是一盘儿酸甜可口的软柿子。”

    舱室里轰声笑了起来,对这个话题,一帮“眼睛”们最有发言权。

    “最早表明态度,但他又不是超凡种。少年人总会因为冲动而办傻事。夏城分会看去很强势,但已经陷到沟里去了,任由一个小孩子影响他们的布局……”

    “算小孩子未来光明,可天赋不等于智商。听说那小子到现在都不同意‘安全屋’计划,妄想保持原有的生活节奏。那么,生活会教他做人。”

    “攻得轻松愉快、防得狼狈不堪,算起不到什么直接效果,消耗一下夏城这边的资源也是好的。不是有消息说,夏城分会内部意见声音也很大了吗?如果能够温水煮青蛙,在他们之间制造矛盾,甚至是反目成仇大家也能省不少事儿。”

    一片大好的局面下,也有人提出异议:“可是这样一来,节奏会拖慢了。”

    很快,异议遭到反驳:“慢节奏对我们更有利。夏城区区一个分会,算有两个超凡种,再加一批不靠谱的同盟,真要和全世界放对,早晚也磨死他们。”

    这几乎是所有人的共识了,而且是政治正确级别的。偏偏不知道是哪个2b捅破了一张纸:

    “问题是外面的同盟也不一定靠谱啊。”

    船舱里蓦地安静了一下,连呼吸声都听不到。还好有人及时打起了哈哈:“本来以为是一趟短差,万一真在冻雨里面飘十天半个月的,老子的jj都要给缩一圈,回头岸找乐子,那是名符其实的苦逼了。”

    一帮观察员哄笑起来。刚才失言的2b笑得尤其大声,不如此不能消解众人之间的尴尬。

    还有人继续说着无聊的笑话:“知足吧,舱里明明热得鸟窝积水……咦?”

    说话人正想问“谁把温度调这么高”之类,可看见他直面的舱壁,人形轮廓浮凸,如同一座诡异的浮雕,突兀展现在眼前。

    而且,这块浮雕是活的,只眨眼的功夫,迈步进来,好像金属结构的墙壁,只是一个可笑的幻景。

    舱内的温度大幅拔升,瞬间提升了何止二三十度?所有人都觉得,灼烧皮肤的热浪扑面而来,不论是否是幻觉,如此场面,怎么也不可能是玩笑了。

    “敌袭!”

    舱室里至少一大半的人跳起来,他们虽然是坐办公室的观察员,但也都是水准之的能力者。这种时候,遍布舱室的仪器不顶个屁用,他们必须靠自己。

    还有人则是在第一时间摔到桌子下面躲避,并通过各自的渠道,传递出警报和求救信息。船还有专职的战斗和保卫人员,可到现在为止,他们并未做好安保任务。

    舱室内不管是谁,心都有解不开的疑惑:来袭者是哪个?他又是怎么登船的?

    短短半秒钟后,什么疑惑又都没了意义。第一个发现者,也是跳得最早的那位,身形一下子萎顿下去,五官七窍都喷射出血色的焰光,暴露在外的皮肤,则生纹起皱,仿佛在瞬间被抽干了所有水分,也确凿无疑地抽去了所有的生机。

    “血焰……”

    惊叫声里,又一个人被血焰扑身,惨嘶着倒地。

    舱外,安保人员的脚步和呼喝声已经密集响起。脚步声还更早一线,舱门轰响,船的最强者,b级强者胥虎,已破门而入,要打来袭者一个措手不及。

    但这时候,来袭者的人形再度化为虚无,原本实质的身体,转化为诡异的烟气,如雾翻涌,从迸出无数点火星。

    所有舱室内的人物,雨露均沾,谁也没躲过去。

    “窒雾碎火……我草啊!”

    胥虎忍不住破口大骂,同时用更快的速度向舱门外闪掠,把后面的安保人员撞飞了一片。

    这其实是在救人。

    几乎是在他后退的刹那,舱室内轰声爆燃,火光带着妖异浓稠的血色,追着他的身形,在舱门口喷薄而出,形成狰狞的火焰魔舌,其冲击力甚至一路轰穿走廊、舱壁,打穿小半边船体,在冻雨飘洒的海面闪耀。

    门口东倒西歪的的安保人员,终究是让过了正锋,只有两三个倒霉蛋被烧成了焦炭,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至于那帮高级观察员所在的舱室,彻底被血色焰光充斥,惨叫声不绝于耳。里面没有一声属于生命的挣扎搏斗,只有生机化灰时的绝望哀鸣。

    正如他们所预料的,他们确实没有遭遇到滴水剑领域,可在他们的逻辑和想象力之外,却有直接打门的血焰杀戮。

    身为安保团队的最高负责人,b级强者胥虎铁青着脸,一言不发。手下还在试图灭火,他没有制止,但更清楚,这是毫无意义的行为。

    血夺魂,焰毁身,如此凶毒的血焰之下,算把“眼睛”们强行从火场拖出来,也没了活命的指望。

    事实证明了他的判断,等到安保人员扑灭火焰,火场里的人已经死了八九成,暂时吊着口气的,也是大面积烧伤,火毒攻入脏腑,大半身子都熟了,还不如死了强。

    至于来袭者,早已鸿飞杳杳,不知去向。

    胥虎踏进火场,差点踩到某个垂死的“眼睛”。这位高级观察员几乎和地板烧结在一块儿,嘴里无意识地呻吟,也是胥虎耳力不俗,才听清楚:

    “血焰教团,疯了;蜘蛛,疯了……”

    任夏城外海的风力再强劲,也无法将一千公里外的呻吟和焦臭味道,吹到陆地去。更不必说与之再隔一个大都市的遥远区域。

    在夏城的卫星城“芒种”以西一百五十公里,是一片起伏连绵的丘陵地带,也是彻底的荒野范围。而在丘陵的东北边缘区域,有一片开凿在陵丘内部的窑洞建筑,其名曰“野店”。

    野店的建筑风格极具游民色彩,据说它几十年前确实是一处游民部落的聚居区。而现在,其主要功能是餐饮、住宿和物资补给,属于“探险家”和荒野游民等多种复杂群体的落脚点,也是与荒野最贴近的合法民用设施之一。

    强尼是野店的第七任老板,他之所以买下这处所在,当然是看重它能挣钱、挣大钱。但还有一个次要理由:野店的位置位于夏城“27区次声波阵列”之后,处于这处永固工事之后,可以给顾客较强的安全感。

    但自从夏城出了位“人形次声波阵列”之后,环绕夏城的几处类似永固工事逼格狂掉,野店也成为了旅客们嘲笑的对象。

    幸好强尼不指望它讨生活,而且还超级喜欢这个话题带来的热门效应、大量情报以及暴涨的收入。

    自从12月8日晚,夏城进入紧急事态之后,野店的住店人数、消费人数暴增。目前在此的住客,百分之九十九是奔着“千分之二小姐”和“人形次声波阵列”来的。而夏城分会的“拒止令”多少有点儿效果,这帮妄图捡便宜的loser,像一群红眼耗子,对香饵垂涎欲滴,又不敢踏进充满杀机的铁笼,只能在夏城周边徘徊。

    两天多的时间里,有一些人或团队接受了雇佣,潜入夏城冒险;还有一些人或团队仍在寻找机会。

    强尼爱死了这种氛围:这两天只是那位罗同学亲属的情报,为他带来了百万的收入,相应的风险,却不值一提。

    谁让他还是夏城分会的成员呢?

    强尼坐在窑洞二层的角落里,盘算情报该怎么更新升级,也许可以去参加那位罗同学的初级课堂?

    如果那位能活到14号,想来很多人会对他的能力感兴趣,到时候加个“震惊!罗南的能力之源原来是这个”之类的标题,单纯挂到,也能血赚……可间这段时间怎么办?

    便在这时,大堂经理过来抱怨:“老板,巴泽又要记账。”

    底部字链推广位

    ://..///36/36801/.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