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零五章 投资方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前因后果?”罗南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也迫切地想知道da an。</p>

    武皇陛下却没有长篇大论的意思,这时候,就轮到随员出场了。</p>

    章莹莹正对着某幅画作……外的玻璃倒影,修正自家的帽子位置,接到自家老板的命令,便对罗南眨眨眼,顺势一挥手:“现在这家艺术馆里,一共展出214幅画作,以及67件其他类别作品。它们的创作者呢,包括15名市议员以及40多位议员亲属、好友之类的。认真计算一下,大概能涵盖市议会五分之一的席位吧。”</p>

    “呃,是吗?”罗南大概能领会这其中的意思了。</p>

    章莹莹往上挑了挑帽檐,用抑扬顿挫的语调继续:“huo dong主办方相信,这将是一次成功的展出和慈善拍卖huo dong。你一定没看请柬的附件吧,每一件作品的起拍价,都在二十万以上,最高可以到两百万,没有一定权限信用和财富基础的人物,连大门都进不来。</p>

    “艺术展的收入的,全部进入特定的基金会,那可是运行开支不超过七成五的良心基金。而买到这些作品的慈善家们,支付了那么一大笔善款,所得的,也不过就是和艺术家们共进晚餐而已。”</p>

    罗南忍不住翻个白眼:“直接说行贿就好了,哪来那么多弯弯绕绕。”</p>

    他不是愤世嫉俗的那种人,但自小的经历,也没法让他对官商关系抱持任何正面期待。</p>

    “啪”的一声轻响,却是旁边的武皇陛下用书卷轻敲他的肩膀。</p>

    罗南不明所以,愕然看她。</p>

    武皇陛下微微而笑:“接收情报的时候,不要被莹莹不专业的陈述方式迷惑,应该听到结果再做判断。否则,是对不起每天2个积分的开销的。”</p>

    您能不提积分吗?</p>

    罗南难免腹诽,章莹莹则是直接发声抗议:“我怎么不专业了?”</p>

    “他现在需要的是知道da an,而不是猎奇式的聊天。让他多出一分钟真正用于思考的时间也是好的。”</p>

    武皇陛下轻拢长发,看上去女人味儿十足,然而口中所言,却是世间最肮脏的角落之一:“这是行贿,但更重要的,是试探目前夏城官僚系统的立场。”</p>

    “与此同时,还有针对军方的布置。就在昨天晚上,军方与博玛公司合作多年的研发项目突然获得突破,这种外太空生存系统一旦成功,将有效强化月球、火星以及木卫二的前沿开发基地工作效率。军方甚至可以直接派驻深蓝行者进行单兵式的探险,开发效率大大提升。这个项目的进度比预期提前了两年,可为空天军省去研发费用近200个亿……话说你那位mi shu,她的家族这次应该会有小赚。”</p>

    论据在论点之后,一切为论点fu wu。虽然武皇陛下也没有直言,但罗南还是隐约有了da an</p>

    武皇陛下最后总结:“如果再加上里世界的骚动,各路人马纷至沓来,形成直接的压力。那么,这波操作称得上是条理清晰,远胜我们现在看到的这些垃圾。”</p>

    “是那些对瑞雯有想法的资本方动向!”罗南彻底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也明白了武皇陛下将他叫到这里,部分实质层面上的意义。</p>

    他下意识就想以精神感应搜检艺术馆,看是否能够抓到幕后黑手。但很快他便醒悟,他不认识那些人!</p>

    况且这是一次全方位的试探性进攻,除了里世界那些贪婪之辈,其他的操作都是在资本和政治的层面,看不见摸不透,一时间又哪能触碰得到?</p>

    心理的作用是巨大的,罗南虽未真正动手,目光所及,对这个本就莫名其妙的艺术展,更是厌恶到了极点。行走在这貌似高雅的展厅中,他却觉得一脚踩进了粪坑。</p>

    偏在此时,武皇陛下的言语,透出了针砭的锋芒:“相比之下你的做法就让人很无语了。具体的分析我不用再说,你自己应该也能体会得到。既然你的速写不错,为什么在社会上的行为,就像是一个幼儿的信手涂鸦,信笔由之,没有一点儿逻辑?”</p>

    突然被当面训斥,罗南也是愣了神。</p>

    章莹莹见他有些尴尬,忙缓颊道:“老板你也要看看他面对的那些势力啊。他进这个圈子才几天?稀里糊涂的情况下,能见招拆招就不错了,谋篇布局要讲天赋,更要讲条件啊。”</p>

    “条件?”武皇陛下倏地站定,带得其他三人都停下来。</p>

    罗南便感觉到,武皇陛下的眼波凝定在他面颊上,带着温度、锐度和力度:“我们就讲讲条件吧,从你目前享受的条件开始。”</p>

    这是要说起“-137”的前因后果吗?</p>

    然而出乎罗南意料,武皇陛下切入的角度比较宏观:“社会不外乎就是资源的分配与生产。仅以效率为标准计算的话,在这个既定的社会秩序中,每个人的待遇应该是不同的。</p>

    “孩子们没有劳动能力,但有孩子们的待遇,他们可以任性胡为,但必须有一个人身依附关系;大部分成年人具备劳动能力,可以不依附谁,却必须依附于社会规则和生产秩序;少部分专家拥有特殊的地位和尊严,因为他们可以让这个社会更加高效的运转,自然导致社会的资源向他们倾斜。但在实际情况下,倾斜是有限度的,就算是第一流的科学家也有需要跑项目的时候……”</p>

    章莹莹越听越不对味儿,这时候终于醒悟过来:“等等、等等!老板,这明明是罗南他爷爷的格式论嘛。”</p>

    现在的夏城分会,研究格式论的可不在少数,章莹莹作为罗南的朋友,对此也是下过一番功夫。别的不说,最起码的格式塔分级还是知道的。</p>

    “没错,最近除了看佛经,也在研究格式论,还有它的阐发者。那位罗远道先生,如果把他扔回两千年前,或许也能混上一个释迦摩尼的地位呢?”</p>

    武皇陛下貌似随意地评价,却让罗南颇是受用,也就决定暂时略过之前被训斥的些微不快。</p>

    不过,他的感受并不在武皇陛下的关心范围内。这位世界顶尖的超凡种继续她的论述:“从这个理论生发开来,世界上确实还存在一种人,可以获取整个社会近乎无限的资源。其最基本的标准就是,可以引导整个社会,实现脱胎换骨的改变——你觉得,你有这份资格吗?”</p>

    罗南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p>

    武皇陛下又将书卷搁在他肩膀上。罗南不知道这个动作有什么意义,但武皇陛下的结论还是很清晰的:</p>

    “我相信你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应该获得特殊的待遇。但从某段时间开始,夏城分会为你倾注的资源,已经模糊了应有的界限,而你呢,总会给人以惊喜,让人觉得物有所值。可惜,细究起来,那未必是实际的产出,而有可能是资本市场上的一个新故事。</p>

    “世界资本市场上,每天都有故事泡沫崩掉,还有更多泡沫吹进来。作为一个理性的投资者,我们现在就需要看一看,故事背后的项目,是否真的具有继续投资的价值。”</p>

    武皇陛下言语直白,完全就是资本的交易模式,坦白讲,与她超逸洒脱的气质打扮极不相衬。</p>

    但罗南并没有太生气。人家都出头为你硬顶超凡种了,还要怎地?更何况,从格式论这边生发开来,就算只是似是而非的模拟,也让他心中可以接受。</p>

    他心中只奇怪一点:这种话似乎在哪儿听到过?</p>

    他们一行四人站在过道里,俊男说不上,mei nu的质量却是超高,还是挺招人眼球的。武皇陛下并没有被人当艺术品欣赏的嗜好,收回书卷,继续前行。同时,她问罗南:</p>

    “你的特殊之处在哪里?”</p>

    罗南心中哪有定论,便反问回去:“陛下觉得呢?”</p>

    武皇陛下没有绕圈子:“我认为,是你知道自身的发展方向,并且为此而努力,更xing yun的,是该方向极具前景和发展潜力。像你这样的xing yun儿真的不多,世界上绝大多数人,包括莹莹在内,并不清楚他们真正的方向,必须要碰过钉子、受到挫折甚至在生死边打个转,才能明白,可那个时候生命和精神的状况已经不允许他们改变了。</p>

    章莹莹努力做活跃气氛的那个人,又发声抗议:“能不能不要拿我当负面例子?”</p>

    武皇陛下不理她,又道:“特殊并不等于有价值,至少在一定阶段是如此。你是少数的xing yun儿之一,但你最大的价值在哪里?</p>

    “从资本的视角来看,你是你的祖父理论的最终成果。在你之前,为了验证这个理论,无数人失败了、死掉了;唯独你,依靠一个简单的笔记本,凭借着能力、意志还有运气,最终活了下来。现在不少人都想看接下来的发展,看你这样一个孤本,最终能不能成为一个成功的范例,值得无数人去拓印、模仿、学习。</p>

    “但这些人的眼光是非常挑剔的。格式论并不是一个稀罕的项目,早在20年前它已经严重曝光过,资方尝试过它的产业化,但事实已经证明这是一条死路。</p>

    “然后他们根据现实情况找到了一个代言人,对格式论进行了普世化的变形,那就是严宏和他那个实验品儿子——原型格式的出炉,代表着人们走通了一条路,但对你而言这条路反而被堵死了。”</p>

    罗南开口回应:“我没想着要走这条路。”</p>

    “志气可嘉。但你要走什么样的路呢?对于一个投资者而言,无法产业化、无法实现盈利的项目是没有价值的;对于一个学者而言,无法获得认同的理论更是一场悲剧。今后的路该怎么走,你真的想好了吗?”</p>

    罗南重新进入沉默。</p>

    </p>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