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三百零二章 轻点水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面对姑父的置疑,罗南心中产生的第一个情绪不是紧张,反而是暗松了一口气:终于来了。

    事实上,这比方案上显示的最糟糕情况要好出很多。姑父和姑母只来了一位,而且是睿智理性的姑父,摆明了是要谈心交流,而非三堂会审。

    这已经是近乎最理想的状态,越是这样,越不能把事情搞砸掉。此时,朋友群里也进入静默状态,大家都很有默契地让罗南平静心绪。

    罗南仔细对照了一下文档方案,先默默向姑父致以歉意,对外则显示为一次较长的敛默,然后开口:

    “是一次意外。”

    这个回答无法让莫海航满意,他微皱眉头:“意外?意外发生在什么时候?”

    “9月30号。”

    “哪个?”

    “9月30日晚上,中秋节,我们那天一起去看了爷爷,你们说他随时都可能……”

    莫海航认真回忆了一番,眉头锁定更紧:“那天除了莫雅,咱们全家都在一起,从早到晚。”

    “但我昏迷了一段时间,就在晚上,遇到严永博之后……就是那个时候,我去了格斗场。”

    听到严永博的名字,莫海航张张嘴,终于把一句“胡扯”给强行咽了回去,理智的一面占了上风,而心中一直在盘绕的诡异逻辑,自然而然地将da an推出来:

    “灵魂出窍?”

    朋友群里,一帮人都给炸出话来:“擦,果然是个懂行的。”

    “sca的高级技术人员,知道一些很正常,关键是怎么应对。”

    “看这位的表情,先期肯定是猜到了什么了吧?话说这是要坦白的节奏?”

    “我想看何mi shu写的文案。”

    在群里骤然纷乱的留言里,罗南继续平复呼吸,尽可能平静地和姑父对视。没错,姑父在这种事上,是有基本概念的,既然如此,倒省了一些别的说辞。

    现在开始,谎言的元素开始渗透,也正式进入了不可逆转的领域:“我当时是‘寄魂’,意识寄托在……”

    扑楞楞振翅声响起,在窗外淅沥不停的雨声中,也非常清晰。

    罗南做个手势,自动窗帘便徐打开,可见一只硕大的鸟儿伸爪勾住窗台,在屋里光芒的照射下,黑漆漆的羽毛,几乎完全溶化到了夜色里。

    “它叫墨水,本来是一只很常见的秃鼻乌鸦。但我会用它来进行一些实验,所以现在已经变得和正常乌鸦不太一样……那天晚上,我的能力萌发以后,部分意识就寄托在墨水身上,想去追踪严永博,去了解那家伙的底细,但半路遇到了一些事,碰上一个朋友,走岔了道,进入河武区的回收层,在那里我们发现了那个地下格斗场,见到了瑞雯。”

    罗南一口气说到这儿,心跳已经不自觉在加速,现在实打实地回不去了。

    莫海航明显愣了神。他看了看罗南,又盯住窗外的墨水,如此连续几回,竟然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轻声道:“那么,你现在是能力者了吗?有没有加入……”

    罗南点头,一口气把话说完:“是的,我寄魂墨水之后,帮助朋友捣毁了那处地下格斗场。而那位朋友,就是夏城分会的成员;还有我那天所住的医院里,也有分会成员,一来二去,他们把我吸收入会。在上周,我已经正式觉醒,能力为寄魂以及精确感知。”

    “觉醒了?”莫海航下意识地又确认了一遍,恍惚的情况比较明显。

    罗南刚“嗯”了一声,朋友群里,一直都比较沉默的红狐突然吐槽:“正式觉醒……这是我听到的最恶心的笑话。”

    章莹莹也附和:“果然mi shu都是心黑手黑的吧,这文案也恁没诚意了。”

    一帮人能这样讲,就证明现在的形势,并没有走偏出错。

    姑父果然是做了心理建设的,他以一个恍惚但平顺的状态,接受了罗南的这套说辞,数秒钟后,他又问:“你是怎么……你在夏城分会感觉怎么样?”

    罗南不知道姑父没说出来的问句是什么,只能是按部就班地回应:“那里的人挺好的,大家都对我挺好。”

    莫海航想到了另一位和罗南走得很近的年轻人:“薛雷,他也是分会的人吗?”

    “是啊,不过他入会比我晚,还是我吸收他入会的,修馆主也赞同。”

    “是吗?如果是这样的话当然很好。”莫海航忽尔一笑。他还有更多、更深入的问题想询问,但社会经验丰富的他深知,想凭借几句话的功夫,就把罗南所有的底细都盘问出来,是不可能的。

    不只是罗南,就是能力者协会那里,恐怕也不会允许。

    他只能继续闲聊式的询问,蜻蜓点水:“你入会也有两个多月了,这段时间都是怎么过来的?平时协会都给你安排什么工作?”

    “目前我并没有什么明确的职司,毕竟才刚加入协会不久,入会培训才刚刚结束……”

    朋友群里面嘘声一片,某人确实没有什么明确的职司,但不用协会专门安排,他就时不时给人找事做。

    就是莫海航,也不太相信,毕竟这两个多月,罗南可是经了不少事儿,随便一转念就能想起来:“霜河实境那回?”

    “那是公正教团发疯,我只算是适逢其会。而且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已经把那事儿压下去了。”

    罗南也知道,这种话不太好取信于人,想了想,便顶着朋友群里齐刷刷竖起的中指,信口开河:“那次只算是比较倒霉,到目前为止,协会真正安排给我的活儿,就是上个月,配合协会下属一个工作室,搞了一些侦查工作。主要是涉及畸变种渗透夏城的事情。”

    “畸变种渗透?”

    “咳,现在我的工作已经完成了。其实很简单,我只要分出一些精力到墨水身上,然后让它出力就可以了。”

    此时禁言期满的竹竿终于有机会提醒:“stop,stop!话到这儿就差不多了,说多了可能会弄巧成拙。”

    罗南及时停下,而身处权限部门中枢的莫海航,自动脑补了里面的细节:“畸变种渗入的话……是上个月三闸安防立案的那个?”

    罗南略感奇怪:“他们立案了?可是guan fang没有任何风声啊!”

    “这里面涉及到太多的敏感情资,向公众透露只会徒生其乱。”

    说到这里,莫海航已经将罗南坦白的那些情况,形成了一个闭环。具体的时间、地点、事由、发展都已经具备,现在连具体的例子也列出来。仅就逻辑链而言,已经有一个比较可信的骨架,剩下的就是各种细节。

    但琢磨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于是,莫海航再询问一些日常生活方面的变化之后,便停止了这一轮谈心交流:“现在你要怎么做?”

    “我……先这么做下去,也不错。”罗南含糊说了一句,又眼巴巴地看过去,“这些事情,要给姑妈说嘛?”

    莫海航微怔,随即苦笑:“让我考虑考虑吧,你们父子两个,好像生来就要给我出难题一样。”

    冷不丁涉及到那位,罗南也是一怔。接着就看到,莫海航起身要走的样子。

    这就完了?蜻蜓点水的几个问话,就能过关?

    罗南有点懵,本能跟着起身:“姑父……”

    莫海航确实是往外走,一直到拉开门,才又回头叮嘱道:“能力者协会也是一个大染缸,在夏城他们的名声还不错,但你也要注意,不要走岔了路。”

    罗南唯有喏喏而已,眼看着莫海航出门、关门,但在随后的感应中,他并没有回到自己房间,而是去了书房,在那里怔怔思索。

    朋友群里,剪纸就奇怪:“到这就算结束了?不对吧?”

    竹竿就表示:“哪有那么容易糊弄?既然是sca的人,接下来几天,一系列求证肯定是免不了的……不过这种擦屁股的活儿,还是mi shu干来最方便,咱们就不用操心了。”

    “那都散了,散了吧。”

    “谢谢诸位。”罗南在群里表示感谢,随即也关上了视角共享。躺倒在床上,闭眼回忆之前的说辞,看有没有什么纰漏。

    罗南的那些话,差不多有九成是真的,只是在某些关键的性质认定上打了马虎眼,混淆了个别时间线。

    虽然莫海航掌握了比常人多出很多的情报资源,但毕竟不是里世界内部的成员。就像是初学一门外语,里面的意思能够懂得大差不差,可情感色彩、程度轻重,终究难以把握。

    这就给了罗南模糊其辞的机会。

    “真是……自作孽!”从回家到现在,也就半个小时不到,罗南却是身心俱疲,就是伏杀金桐的时候,都没这么累。

    要不要把部分真相告诉长辈,罗南也是纠结了很久。但是何阅音告诉他:且不说姑父莫海航在sca的工作资源,只去考虑罗南祖父、父亲、母亲当年在荒野上的事业,以及相关的敏感事宜,就注定了他家的长辈和那些懵懂无知的普通人的本质差别。

    瞒是瞒不过去的,只在于如何表述。

    其实按照何阅音的意思,当断则断。既然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阶段,还不如将所有的事情通盘告知,然后立刻采取措施,将一家人牢牢保护起来。当然,这是以完全摧毁罗南一家正常生活秩序为代价,建立起来的安全堡垒。

    而且就算是何阅音,也难有十足把握可以确保他们一家人从此真的高枕无忧。毕竟以夏城分会一方的力量,配合夏城军政部门这些立场不那么坚定的盟友,想真正做到万无一失是不可能的。

    最终,罗南选择了部分告知,以疏导两位长辈心中的焦虑。既然定了这个目标,什么压力、危险之类的信息,通通都要瞒下——但瞒了什么,就要担起什么。无论是在家庭之中,还是在这广袤的世界上。

    否则,也不过就是一个逃避现实、祸害至亲的蠢货罢了。

    罗南觉得自己不够聪明,但蠢货……

    是与不是,就看这几日。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