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虚之脑(下)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电光闪烁,顷刻弥漫脑宫。如此场面,使得罗南心神一激,想防御又不知从何做起,身体本能发僵,直到发现电光并未穿透到物质层面,才松了口气,但问题随之而来:

    外接神经元……这是搞什么?

    “喂,别胡思乱想,更别吓唬人!”章鱼哥一巴掌拍在罗南肩上,从两秒种前罗南脑波呈现剧烈起伏,几乎让他以为是药剂成份误伤了哪处神经,当场给吓出一身冷汗。

    罗南定定神,举手道歉:“不好意思,可能是应激反应,等我调整下。”

    其实罗南都不知道自己了什么,现在他脑子里全是外接神经元,却又漫无头绪,一时间哪静得下来。

    “确定没事?”章鱼将信将疑,他凑到仪器集成界面之前,看几条关键数据,仔细斟酌接下来的药量。

    “没……咝,真没事。”

    罗南蓦地打个寒颤,循此感觉移转视线,便见到瑞雯正盯他看。眸子幽沉,分不出是好奇还是关心,抑或只是单纯的观察。

    刚才外接神经元的异动,虽未影响大脑组织,可似乎在罗南封闭体系中,造成了些影响。瑞雯算是暂时客居于封闭体系中,自然也有感应。

    而且,由于是以凝水环状态存在,作为整个灵魂披风的核心环节,相应的波动,也掠过了罗南目前所有的监控区域。

    好在外接神经元的电光一放即收,且是从“极域”深处掠过,就算有些微震荡影响,也是通过精神幕布层层传导,在渗透“极域”的时候,已经微弱到连罗南都很难察知的程度,并未对外界造成什么影响。

    自从把外接神经元从软屏中取出,使之重见日,除了在早期“主动充能”阶段,它还从没有这般躁动过。

    这是怎么个缘故?

    罗南眉心跳动,真想立刻把那玩意儿揪出来,放在眼前打量。可他也知道,此时在人前,又在药物注射期间,里里外外都在仪器监控之下,不是仔细探究的好时候。

    思来想去,干脆强行瞌闭眼睛,然而睡意什么的,早被药物成份碾个粉碎,微微颤动的眼皮之下,心思更难有定数。

    不得己,他唯有默念“我心如狱”的十六字诀,再配合修馆主所授的内炼法,强行平复心绪,以期入定。

    这段时间的修行,用处还是有的。大约一分钟后,他心神渐缓,进入半入定状态。而外接神经元也没有再次“作乱”,像大多数时间一样,又陷入了长时间的待机时段。

    如此,时间飞速流逝。罗南再睁眼的时候,是被章鱼“拍醒”的,事实上,章鱼的巴掌离他肩膀还有十公分,罗南已经抬起眼帘,倒把章鱼吓了一跳。

    “睡得怎么样?”

    “并没睡。”

    罗南实话实,在半入定状态中,他对外界的感知仍然敏锐,特别是对灵魂披风覆盖之下的广阔外围,盯得极紧。倒是对身体周边这片儿,有意无意给予了忽略,间接忽略了自我意义,就像在做一场肆意流动的梦,

    这是他从“统筹”理论中,无师自通学来的技巧,使得大脑皮层部分区域得到了休息。在整个大脑皮层都被药物成份进行了强刺激的大背景下,这种“休息”,更是难能可贵。

    此时的罗南,对这个进步已经顾不上了。待输液时间结束,几个身体指标监控仪器离身,他立刻就将心神集聚到脑宫深处,锁定外接神经元。

    然而,隔了三时之后,在那闪耀于虚无层面的精光之下,又实在没有什么可以目见的变化。它仍然是以凝水环状态存在,虚悬脑宫的物质层面与精神层面交接之地。

    罗南琢磨了一会儿,忽地醒悟,下意识攫紧了手中的分页笔记本,意识也不闲着,调出外接神经元对应的系统界面。

    然后他就看到,主界面上,已经停滞了两月之久的观想图形灰色图标,有了些微的亮度变化。罗南意识集注的时候,其标识的“下载进度”,已经无声无息地拔升一截,从仿佛永远不变的99%,到达了5%。

    他该表示高兴吗?

    事实上,这并不是界面上最显眼的变化。真正扎眼的,是在灰色的观想图形一侧,又有一个新的图标呈现出来。

    它是由复杂却清晰的线条,勾勒出一个完整结构,一个人类大脑轮廓简图。

    其整体呈现透视状态,只有层次分明的线条填充,简图“内部区域”的间隙中,点缀着几点星光般的明点,其间也有线条连接。乍看去,很像古老的星座图,又有点儿像罗南意识描写的“生命草图”。

    最重要的是,这个“虚脑”图标,是上了色的。

    亮白的线条,呈现出与旁边灰色图标截然不同的信息。这个“app”,已经是“下载完成”状态,随时可以开启。

    章鱼的手在罗南眼前晃了晃:“没事儿吧,起来走两步?”

    罗南摇摇头,没有话,又闭上眼睛。他也顾不得别的,只把意念倾注到“虚脑”图标上,几乎不见读取过程,界面秒开。

    霎那间,深邃的深空幕景便填充了他的感知。由于是在意识层面,感觉比任何特效大片都来得强烈,已经达到甚至超越了虚拟实境的效果。罗南好像瞬间坠入了空荡荡的外空间,极远处点缀的一点儿星光,进一步助长了他的虚无感和失重感。

    这感觉不错,然而警报式的弹窗很伤气氛,特别是完全读不懂的情况下——身前突然冒出了一个半透明面板,上面有复杂而秩序的字体呈现。

    它是“字体”,是因为其明显有象形文字特殊的构造规则,而且法度谨严,显然具备某种书写标准。但再规则、再法度、再标准,罗南也是一个字也不认得。

    充其量就是对某些结构有些猜测,有些眼熟罢了。比如面板上唯一的选项,大概就是“确定”、“同意”或者“继续”之类。

    罗南呆看了这个面板几秒种,脑子闪过了无数似合理又荒谬的念头。意念下意识再触,面板当即消失,而他的视角也有所转化。

    一尊与app图标类似的“虚脑”,出现在星空中。在外空间幕景的映衬下,“虚脑”的第一感觉,就像颗半通透的星球,囊括其中的“星图”也变得复杂许多,似乎还蕴藏着一些不太上来的法度。

    这颗“虚脑”星球,就在深空中无声自转,随着它的转动,罗南又看到了围绕它运转的一颗卫星。

    呃,不是卫星,至少看上去不是。那应该……应该是一艘外空间飞舰吧。

    它的体积大约是“虚脑”的十分之一,整体线条显得很纤细轻盈,颇具赏心悦目的设计感,像是一艘可以遨游在外层空间的高级飞舰。

    罗南不是军事爱好者,但也知道,这样的舰艇,除了地球空部队可以配备,也就是那些喜欢遨游太空的超级富豪们,才会购置了。

    怎么突然出来这么个玩意儿,总不会是舰船设计游戏什么的吧?

    一念未绝,又一颗绕行的“卫星”出现。

    呃……

    罗南看着那副漆黑颜色外骨骼装甲转过,不其设计感如何,只看其体积,在整个界面上,竟然只比飞舰略一圈儿,感觉超级硕大,有种比例不谐的别扭感。

    他这才骤然醒悟:别人家比例失调,到底这只是一个app,是某种ui界面。也许这个app就像在齿轮那边呈现的“观景台”一样,也是个控制中枢。

    从这个逻辑上推理,它控制两部分资源,一个是外骨骼,一个是外空间飞舰……

    什么鬼!

    罗南没见过这种模样的外骨骼装甲,更没见过这种样式的飞舰,他的周围也绝没有这种东西存在。

    他试探性地以意念去触碰,清晰的滞涩感反馈回来,也让罗南进一步探清了,两颗“卫星”都是处在一个“不可读取”状态。

    好吧,这很合理。

    罗南又将意念转向最中央的“虚脑”星球,这次有反应了——又一个半透明弹窗面板跳出来。

    依然是一段看不懂的文字,而这回在文字下方,则出现了两个选项,形式上倒也清晰:

    一个为选择状态,一个为未选择。

    还原到正常逻辑,罗南也经常看见这类,大概率为一个“是”,一个“否”。

    问题是,是什么?否什么?

    虽然面板给出选项,但罗南并没什么选择的余地,他充其量就是掷一回硬币。唔,还可以决定是“现在选”,还是“等会儿再选”。

    罗南选择了后者。

    现在毕竟不是深入探究的好时候,他发呆的时间过长,章鱼已经想给他重新上设备了。

    “我没事。”

    “没事你玩什么昏迷啊?”

    “谁昏迷了?内视不要时间啊?机器自检还不定死机呢,更别是神经系统。”

    罗南站起身,稍稍活动一下腰腿,并不见什么变化,除了已经刻印在他脑子里的全新的人机交互界面。

    也在这时候,秦一坤举手向他示意,手上是罗南注射药物前卸下来的手环。这玩意儿正嗡嗡震动,显示的通讯方,正是莫雅。

    <font color=”red”>由于xx问题不能显示: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小说网,继续阅读</font>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