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星辰之主 第二百九十九章 虚之脑(中)

时间:2017-10-09作者:减肥专家

    万塔的理论核心是建立在唯物论基础上。在他看来,就算是精神侧能力者的灵魂出窍现象,也只不过是人体能量结构在物质世界的投影。

    至于精神层面的现状,则可以用高维世界理论来解释。

    且不论究竟谁对谁错,同时接受两个体系的复杂理论,会让脑子完蛋的,罗南只能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加以修正。

    章鱼表示支持:“找竹竿帮忙就对了,这家伙在神经网络算法领域研究很深,平常做模型我都找他来着。当然了,还请罗老板不要忘了区区在下,回头写论文的时候……”

    “我没空写论文。”

    “我有……咳,我是说抽调结束以后,肯定有时间,要不然咱章鱼八只触手是干嘛用的?那个,通讯作者和第一作者咱不提,给个第二作者的名份我也认啊!”

    罗南呵呵笑了两声,心思倒是放松了不少。

    章鱼继续咂摸“统筹”理论,啧啧道:“这位万院长也是妙人。明明是他看家的本领好伐,说传授,一下子就全给传出来了?”

    “并没有。”秦一坤亲眼目睹万塔讲授如此深邃复杂的法门,压力颇大,感觉自家脑袋都是半残废级别。也由于他从头听到尾,故而知道里面的差异,“那位只是直接告诉了结果,说罗先生知道这些已经足够了。真正从基础晋升高级的复杂仪轨,不过提了两句,那还是他们教派独有的东西。”

    章鱼秒懂:“给了图纸,让你倒推,其实都差不多了。”

    “我觉得差别很大。”

    “没差没差,只要有答案,可以多尝试几遍嘛!”

    秦一坤忍不住想叹气,快来个人,好好的控制一下这帮不把小命当回事儿的科学怪人吧。

    叹息声未断,单间的外门打开,又有人走进来。原本不算宽敞的房间,塞了五个人,再加上仪器设备之类,愈显狭小。

    秦一坤和章鱼哥见到来人,都称呼一声“副会长”。罗南则皱了下眉头:“阅音姐,没事吧?”

    进来的何阅音,衣饰简单整洁,干脆利落。然而在她右颊偏上部位,却有一道电殛造成的扭曲伤痕,正是早上与金桐交战时,留下的印记。要恢复如初,也不知要花多少时间。

    何阅音对自身容貌并不太在意,只略一点头:“还好。”

    她的视线扫过安静端坐的瑞雯,随即转入正题:“夏城所有入境及计划入境的能力者名单已经更新……截至下午4点前。c级以上的人员已经突破了200人,他们将在未来一到两天抵达。根据情报公司的估计,还有至少两倍于此的人员,正处在观望状态。”

    罗南眨眨眼,让自己的思路从实验室模式进入现实世界模式:“比想象的要少一些。”

    说话间,罗南下意识抹掉软屏绘画界面上的半球结构,直直落笔,将工作区分为两部分。在他看来,这就代表了目前他所面对的敌方性质分类。

    他在左面写了个“200”,圈起来,又顺手划了个叉。

    此番动作,看在别人眼里也就罢了,身为贴身保镖的秦一坤,刚在罗南与万塔院长的交流中,被灌了一肚子微妙信息,正是敏感的时候,见状眼皮就跳了跳。

    罗南沉吟:“这就是那些又动心、又很有行动力的家伙。受欲望驱使、想来就来,最典型的就是金桐——像金桐这样超凡种,还有很多吗?”

    何阅音坦然道:“有不少。但今早一战后,欧阳会长和武皇陛下会形成一定的威慑力,在确认金桐死讯之前,那些人会比较谨慎观望……另外,欧阳会长正力促总会通过一项决议,反对金桐袭击本协会成员的行为,并要求里世界相关方抵制与所谓‘千分之二’相关的悬赏、任务等。”

    章鱼忍不住插了一句:“总会怎么可能让协议通过?”

    “但可以明确各自立场,让大家都站上前台。”

    “方便上措施吗?要开战?”

    何阅音这回没有回应。

    罗南随意动笔,在另半边空白处抹画:“还有一部分,是那些大势力、大资本,也就是教团、财团。他们也有欲望,只不过更抽象一些,化为了利益考量。姑且认为他们会更有理智一些,至少会做些风险评估……”

    他话中实有未尽之意。这部分威胁是比较理智没错,但他们对现代社会的渗透也是无孔不入。很多对“一百六十亿”、“千分之二”全然没有认知的人物,也会被这些势力所驱动,给罗南造成麻烦。

    就算现在把金桐的死讯公诸于众,最多也就是遏制前一类受欲望支配的散兵游勇。

    而对于那些成规模的势力来说,他们体量大,眼光高,考虑的是几年、几十年后的收益。一两个超凡种的死亡,对他们来说并没有切肤之痛。或许对他们来说,协会内部、乃至于整个里世界这帮人把狗脑子打出来,才最符合他们的长远利益。

    “各路秘密教团,基本上还是按照里世界的规则行事,而部分官方人士也并不希望有关项目掺合太多里世界元素。就目前来看,教团势力仍以观望居多。”

    何阅音轻声分析,也是再一次提醒:“只是对资本而言,威吓并无太大作用,尤其是让他们看到了暴利之后。资本是有意志的,但在大多数情况下并不以个别人的意志为转移。”

    章鱼则要更尖刻一些:“相比之下,政客都比他们更有节操,当然了,绝大多数时候,两边都是有苟且、生孽种的。”

    罗南看着绘图界面,目不转睛,但心思却飘得比较远:“虽是如此,在找到更有效的办法之前,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在他看来,虽然没法砍掉那些资本的大脑,但如果将资本的“工具”等生产资料破坏掉的话,等他们重新制造出来,局面说不定已经发生了新变化。也就是说,他必须主动去改变目前的形势,击破这该死的平衡,而且是要朝对他有利的方向倾斜——这就需要更准确、更强劲的冲击。

    罗南正为其而准备着。

    这时候,章鱼哥提醒:“我开始加料了,要不你们先缓缓,保持安静。”

    何阅音闻言便道:“不打扰了,你们继续吧。”

    说着,她向屋中诸人略加致意,推门出去。

    哎,哎?

    秦一坤脑子有些懵,记得他已经将有关情况汇报上去了呀?以何阅音的理智性格,对罗南的行为,怎么也要提点两句吧?可眼下算什么……

    唔,是有相当的默契了?

    秦一坤皱眉思忖,心里愈发凛然。

    躺椅上,罗南闭上眼睛,体会刺激性药物成分渗入神经元这一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说熟悉,是由于五年多的时间里,这样的情形已经重复了几千次;说陌生,则是因为他的基础容器成功进阶,转为“我心如狱”的格式后,他还是第一次真正接受此类禁忌药物的刺激作用。

    数月修行,他对自家形骸精神的把握,已经远非两个多月前可比。

    就像万院长所说的那样,常人的自我意识其实是被排除在大脑基础运行之外,可这个时候,罗南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脑宫中精密而又粗犷、严格而又随机的自然运转模式。

    这里是一个温乎乎、湿坨坨、随时创造奇迹却又长满了芜秽杂草的奇妙领域。

    随着“统筹”逻辑的进驻,罗南其实并没有改变太多,但是,他现在返观内视,对这片领域的认识已经完全不同了。

    就好比学古文,看着密密麻麻的生僻字、多义字、通假字,以及佶屈聱牙的句法,难思其象,难解其义,概略扫过的时候,一切都是浑沌混乱。可真当你对照训诂注解,成功通读、背诵,一篇文章的结构文法、枝蔓衍生,起码也能做到心中有数。

    “统筹”就是一部对脑部功能逻辑的训诂之作,就算只是一家之言,却也使得文义晓畅,具象成形。

    观乎其法,自然就知道,现在重点关键部分在何处,里面又还有哪些未尽之意,需要在后继学习中用功,求其甚解,

    这种方向性的指针,实在是珍奇绝妙。

    罗南按照“统筹”理论进行推演,一一梳理其中疑难,以备此后向竹竿阐明表述,以形成完备模型,当然也可以向欧阳会长、万塔请教……

    随着一个个滞涩的节点留刻心间,数量渐多,罗南难免进一步思考琢磨,以求其中联系通顺明白,同时也因为刺激性药物成份作用,使大脑皮层分外活跃,一些奇思妙想,说是幻觉也好、灵感也罢,其实就是有关信息的随性拼接组合,映射到他意识层面,缤纷变易,几无穷尽。

    罗南却知这种状态,是心智失控的前兆,当下便准备收摄心神,加以镇压。然而未曾真静心,这些混乱的思绪念头,便自然分流归类、排除对消,去掉了相当一部分无意义的变形。

    这个……“统筹”的初级思维逻辑模型,貌似已经不知不觉有了个雏形?

    他一念未绝,脑中忽有光芒蹿动,不是灵光,而是电光。

    在脑宫深处,忽有电光四射,游走穿插,在那瞬间,仿佛给这片初见法度的区域镀上一层更为严谨的外膜。
小说推荐